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25.225.小傻子一样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宿琪脚步停住,转身看向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的那个男人:“嗯。”

    决定去公寓过夜后,宿铮整个人心情好了很多,他从床上爬起来,利索的穿上外套,再次将掏出来的那些零碎物品重新又塞回了外套口袋,拿起车钥匙就准备下楼了。

    宿铮还是非常在乎陆杨青的,不管陆杨青是不是因为他在家住这个事生气闹别扭,但和自己亲人相比较起来,宿铮还是把陆杨青放在第一位的。

    其实这也没什么,每个人都会变成成熟的个体,寻找与自身相伴的那个人,在乎那个人本来就没有错。

    只是在厨房热火朝天炒菜的宿寄国,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跑到厨房门口一看,恰好穿着黑外套的宿铮走了出去,消失在傍晚的夜色当中,那个时候,宿寄国真是超级失落。

    他前半生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后半生家里住进来一个贤惠的儿媳妇,家务活从来没有伸过手,难得今天精心的准备一次晚饭,没成想儿子又这样冷漠地出去了偿。

    宿琪送走了宿铮,走到了厨房来。

    宿寄国两眼无神地瞅了她一下,转身回到了灶台旁继续炒菜,不过明显看出来没刚才那么大干劲了,刚才还哼着小曲儿,炒着菜身体都跟着运动起来,现在死气沉沉地拿着锅铲在炒锅里面翻着。

    “哥去找陆杨青了,好像闹了点别扭吧,我让哥晚上不用回来了。”

    宿寄国没说话,只是机械地在炒锅里面翻着菜。

    本来宿寄国准备炒个几个菜,晚上和儿子喝点小酒,把这几年的这些心结都打开,现在儿子走了,他也没心情了,只炒了两个菜,做了个汤,就和宿琪简简单单围着桌子吃起来了,喝酒的人又碰不到能陪他喝酒的人,喝了两口就觉得酒很苦涩,把酒瓶盖子盖上,也不打算再喝了。

    宿琪看着她爸这样,也实在不忍心了,就对宿寄国说:“爸,不行让哥带他女朋友回来住吧。”

    宿寄国倒是不反对,但是谁知道人家陆杨青愿不愿意呢?看她那打扮,应该不是愿意跟老年人住一起的人。

    宿寄国说:“你问问你哥吧,他们愿意就行。”

    宿琪只好点点头。

    父女俩正埋头吃着饭,家院子突然来了人,来人走到台阶上,拿钥匙开了门。

    “咦?”宿琪放下筷子就往客厅走去。

    以为是宿铮去而复返,没想到家门一打开,叶丽君先走进来,手中提着好几个袋子,乔斯楠跟在她后面也走进了屋子。

    宿琪站在客厅到餐厅那边,一声不吭地看着这两个人,她爸在餐厅喊她:“是不是宿铮回来了?”

    宿琪望着叶丽君和乔斯楠回话道:“不是,是乔斯楠。”

    宿寄国很快便从餐厅出来了,有点愣顿地看着突然回家的叶丽君,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变成了空气。

    望着叶丽君冷冰冰的样子,宿寄国开不了口。

    其实他还是了解女人的,当初房清芳还没有去世,他和叶丽君偷偷摸摸在一起时,他就知道,叶丽君是个矫情的女人,说分手其实并不是想分手,而是想逼他答应她的要求。

    所以她前些日子跟自己提离婚,应该也是一时气话,哪有人到老了还想要离婚呢?

    宿寄国轻轻推开宿琪,朝叶丽君走了过去,声音充满了关怀和体贴:“吃了没有?没吃先吃饭吧。”

    叶丽君倒也没再别扭,宿寄国找她说话了,她也就顺理成章地告诉他,她已经请律师起草离婚协议了。

    “恒丰还有其他股东的权益,但你私人的财产必须分我一半,这些离婚协议里面都会写清楚,这个房子我不要,你变成钱给我就行。”说着这样一番话的叶丽君,就像从来没有和宿寄国结过婚一样,眼中只有金钱。

    宿琪看见她爸的身形晃了晃,她上前准备开口,她爸却已经对叶丽君开了口:“小叶,你是真的要跟我离婚?”

    “没错,我要跟你离婚,我受够了,你找你律师把你的私人财产算一算吧,该给我的给我,你要是不愿意,我只有把你告到法庭上去。”

    宋丹丹不是说过吗,你以为你了解一个人,其实不到离婚的时候,你都不能完全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

    宿寄国心里也有苦,他没给房清芳买过的钻戒,给叶丽君买了一个一百多万的;结婚以后房清芳操持家务任劳任怨,他没让叶丽君沾过一滴水一口油,这些他都向谁去说?

    叶丽君这些话,确实伤到了宿寄国,当初他为她花了那么多钱,到头来她死不认账,埋怨他对她不好。

    乔斯楠站在靠落地窗那边的位置,陷在昏暗的光线中,人显得略有些消瘦,气色也不是很好,陆安森打他这一次,让他在医院呆了很久,主要是伤到了他的自尊心。

    陆安森那天晚上拿着剪刀意欲剪掉他的命根子,其实是吓唬他的,但他真的被吓到了,尿了裤子,这事对乔斯楠这种极度好面子之人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其实他妈和宿寄国要不要离婚,他已经不在乎了,他今晚从进这个家开始,眼睛就一直盯在宿琪身上。

    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宿琪肚子都大了。

    两个人的目光终于远远地交锋了,宿琪并不害怕他,更加不心疼他,看他的眼神已经和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她爸才娶他妈那几年,宿琪是非常叛逆的,很难管教,后来是他越挫越勇地靠近她,成为她的朋友,变成她的依靠,最终打开了她的心,如若从那之后他们一直很好,然后结婚生子,现在根本就没有陆安森什么事。

    只可惜,在恒丰和宿琪之间,他没有办法选择宿琪,得知宿寄国想把恒丰给宿铮,他只能勾/引唐婉瑜,成功引诱了唐婉瑜后,宿铮整个心理防线崩溃了,再到后来和宿琪摊牌,宿琪被放逐到了圣彼得堡,他和唐婉瑜开始同居后,宿铮像条狗一样逃走了,这一切都符合着他的计划和要求,一步一步地越走越顺利,谁能想到五年后宿琪回来,会遇到陆安森那么个有钱有势的富二代。

    不属于自己的,即便拥有过,也是昙花一现,时候一到,还是得还给人家。

    宿琪肚子已经大了……

    唉。

    乔斯楠苦涩地笑了笑。

    叶丽君上楼去收拾行李了,这是最后一遍收拾东西,将要把她和乔斯楠在这个家里生活过的所有气息全部抹去,以后就各自安好珍惜眼下了。

    二层小洋房灯火通明,却十分的安静。

    楼梯上传来辘辘的轱辘声,几人纷纷抬头望过去,乔斯楠有伤,伤口正在复元,这些重活只能叶丽君一个人干。

    母子二人终究是离开了这个家,在这个除夕夜即将到来的前一天晚上,天色已黑的夜生活初始之时,恰好天边有人燃放了烟花,璀璨的焰火到天空中爆开,正好衬着叶丽君那已经不再年轻的脸庞。

    宿琪是恨的,如果年轻时仗着有资本去破坏别人的家庭,等到老的时候,会让人看笑话的。

    她爸没去送行,但她去了,她站在家门前的台阶上,看着那对母子融入了夜色。

    乔斯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英俊单纯给她温暖怀抱的大哥哥了,叶丽君也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勾/引她爸爸破坏她家庭让她妈妈含恨而终的狐狸精了。

    宿琪站在台阶上,感受着除夕前夜的冷空气,目光笔直地看着那个身形都已经改变的女人,缓慢地说道:“叶丽君,这是你欠我妈妈的,让你在我家过了十年的好日子,真是便宜你了,以后,你也该尝尝自食其力了,而且你已经老了,你想去勾/引谁,也没那资本了。”

    叶丽君停下步子,竟然含着笑意转身面向了宿琪。

    两人隔着几步远,尽管宿琪已经长大了,肚子都挺起来了,可她最最忘不掉的,还是当初那个戴着草莓发卡,站在房门口,一脸呆怔然后嚎啕大哭的十三岁小女孩。

    那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将永远地留在叶丽君记忆里,小女孩的爸爸压在她身上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小女孩傻子一样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

    叶丽君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眼睛,对宿琪笑道:“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枕边人,你妈妈是前车之鉴,我也是。”

    有意无意已经不需要再去考证了,只是离开的时候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凄凉感觉,尽管她挽着她儿子的胳膊,嘴角噙着微笑,可还是……

    *************************************************************************************************************************

    晚饭之后,宿寄国负责打扫卫生洗刷碗筷,他的背影给人一种颓唐的错觉,兴许这与叶丽君今晚最后一次归来有关,带走了所有的行李,似乎真的不打算再回到这个家。

    宿琪捧着一杯热白开水无声地站在厨房门口,被宿寄国几近苍老的背影搅扰的于心不忍,温热的指端触碰着水杯,却始终犹豫着要不要去开导一下这位老人。

    “你上去吧琪琪。”尽管没有回头,水流下刷着碗筷的宿寄国却早已经预感到女儿就在身后,仿佛是对他充满了关心,老人微微一笑。

    “好,那爸我先上去了。”感情上的事外人无从插手,何况眼下这个情况是宿琪乐于见到的,等再过上几个月,她爸就会从这种失落消极的情绪中走出来。

    宿琪捧着那杯热乎乎的白开水回到了房间,也才刚过八点,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有几小时,没什么事情可做。

    将暖手的水杯放下,宿琪打开了电视,且不论看与不看,最先得让房间出点声音,不然也太安静了不是。

    电视机播放着不太好看的青春偶像剧,宿琪靠在床头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上一眼,手里也拿着手机。

    没有陆安森发来的短信或微信,觉得无聊,就先去微博上看了看新闻。

    这样折腾了一会儿,时间也才打发了半个钟头左右,电视中依旧播放着那套不是很精彩的电视剧,宿琪觉得也太没事儿干了,于是把手机搁下,拿发箍把头发箍起来,抱着睡衣裤去卫生间洗漱去了。

    没想到陆安森一走,自己的日子变得这么无聊。

    晚上躺在床上,很想和他通个电话,或者聊聊微信,但似乎他那边还有许多正经儿事要做,又特别不是时候。

    洗的干干净净回到卧室,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了,宿琪拿着遥控器上了床,靠在床头换着频道。

    眼神有意无意看过几次手机,手机躺在床头柜上,没有任何反应,她估计陆安森今晚不会联系她了,既然这样,不如早些睡觉吧,明天早上早些起床。

    她爸心情不好,就别再让他伺候自己了,早些起来,不慌不忙准备一下早饭,然后拉着老爸去菜市买些菜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