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27.227.酒店一夜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宿琪喜滋滋地没有再问别的,先这样和陆安森讲定,然后各自结束了通话。

    将手机还给宿寄国时,脸蛋儿红扑扑的,宿寄国心里一本清账似的,自然知道这丫头快活,也就没去笑话她,只叮嘱她早些睡觉,便退出了房间。

    宿琪却越来越睡不着觉了,回到床上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打开,刚才陆安森打不通她的电话,才会打到她爸爸手机上。

    手机保持着开机的状态,无论他什么时候打来都可以找到她,怕辐射到自己,宿琪又把手机放到了窗边那个桌子上,然后才回到床上睡觉。

    激动的情绪阻扰到顺利进入梦乡,后来也不知道何时睡着,窗外也不知道何时飘起了雪花撄。

    第二天醒来,宿琪从昨夜留出的那半个窗户外看见了白雪皑皑的房顶和湛蓝色的天空,一瞬间她便下了地。

    昨夜下了一场雪,寂静无声地在人入睡后降临了大地,将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衣,城市一片白雪茫茫,天空无比的清澈蔚蓝偿。

    今天是除夕。

    美好的心情从新年的第一场雪开始,从等待陆安森回家的每一分每一秒开始。

    兴许真是这肚子里的小家伙原因导致,原本和陆安森只是陌生人的宿琪,现在对陆安森有着浓浓的眷恋和依赖。

    早起的宿琪先去洗漱,碰上了也同她一样早起的宿寄国。

    “爸,昨晚下雪了!”

    “哦,是啊!哈哈。”

    宿寄国走到宿琪身边,拿起自己的牙刷挤上一条牙膏,也同女儿一起刷起牙齿来。

    “爸,陆安森今天回来,我们去菜市买点菜吧。”

    不过春节的人久而久之对待春节会非常随意,但正因为家庭不热闹,所以有了女婿反而会更加重视。

    宿寄国完全听从宿琪的安排,父女俩人洗漱好回房穿好衣服,便高高兴兴出了门。

    大年三十了,街边的商店全部都已经关门,超市只经营到中午,唯独菜市场人来人往,菜贩子们还在叫卖着鸡鸭鱼肉新鲜时蔬,卖完这一摊都要回家过年了。

    过年的气氛如此浓厚,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开心,喜悦,热情。

    宿琪和宿寄国在市场内挑挑拣拣,买了许多东西。

    陆安森家人定是等到亲人头七结束才回来,所以除夕夜,她不用跟陆安森回婆家,晚上陆安森会跟自己睡在自己那张小床上,光是想一想都觉得美滋滋的。

    宿寄国比宿琪还要高兴,他在心里已经计划好了,要准备哪些炒菜,哪些凉拌菜,哪些红烧菜,全部都在脑海里想好了,他要把宿铮和陆杨青也叫回来,和自己儿子女儿以及未来的女婿儿媳妇好好团个年。

    家庭生活是如此的幸福,他真后悔直到这个岁数才意识到这样平凡的珍贵。

    年后,他便准备将恒丰交给宿铮了,等到宿铮差不多可以挑起大梁了,他就退休回家,给孩子们带带娃。

    买好了蔬菜和荤腥,由宿寄国拎着,父女俩人高高兴兴离开了菜市。

    大街小巷门店虽然都已歇业,可挨家挨户都已经贴上了春联,马路上也都是炮仗炸过后的碎屑,穿新衣焕然一新的三口之家们,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走亲访友。

    在圣彼得堡的这五年,每到中国的农历新年,宿琪都会在租房里面煮一碗饺子吃,吃着吃着眼泪就会掉下来,想家想的无可救药,却又憋着那口气,死活都不愿意回来。

    她哥也是啊,虽然人就在中国,但那五年和宿琪也没什么分别,就像在国外一样,每一年的春节,就他一个人待在二建的宿舍里面,听着街上的炮竹声,两眼空荡荡地看着窗外,心像死了一样。

    宿琪打电话叫宿铮去圣彼得堡和她团年,宿铮每一年都拒绝,拒绝的理由非常简单,没钱。

    宿琪说,我给你打钱,你买机票过来,宿铮说,不来。

    她哥性子她知道,两人前后一块儿离开家的,离开家的原因基本上一样,没了妈的孩子,真是可怜。

    如今宿琪能挽着她老爹的胳膊,幸福地走在除夕的大街上,感觉就像坐上了时光机,回到了小学的时候。

    何况肚子里还揣了一个小的,这上有老下有小的滋味真别说,幸福。

    车子不好打,父女俩沿着人行道往前面走了一阵子,就快看见丁字路口时,宿寄国突然对着街对面那家四星级大酒店的旋转门愣住了脚。

    挽着她老爹胳膊的宿琪感觉到宿寄国停住了步子,回头望向宿寄国,本来准备问一句“怎么了”的,可是看见她老爹的目光朝着街对面出神地望着,宿琪就也扭头望了过去,这一望过去,自己也跟着她老爹一样,愣住了。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出奇得快。

    街对面是家四星级大酒店,酒店的旋转门光可鉴人,镶嵌金边,看起来很豪华,陆杨青便和一个年轻男人从那道豪华的旋转门走了出来。

    陆杨青的打扮,让宿琪更加的吃惊。

    一米七出头的高挑身材,纤瘦、苗条,穿着一件低胸的皮衣,脖子下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肉,两胸高高的隆起,下身穿的同样是一条皮裙,只不过这条皮裙紧身,而且是超短款,堪堪只能盖住重点部位,那两条引以为傲的美长腿,隔着距离远,实在看不出是光着的,还是套了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长腿下面是一双红色细高跟鞋,黑色的皮草大衣挽在她的臂弯里。

    穿着厚毛衣裹着羽绒服还觉得冷的宿琪,看到陆杨青眼前的这套打扮时,彻底震惊了。

    陆杨青爱美,爱时尚,这是有目共睹的,可是袒胸露汝打扮成这样,实在是有辱尊严,严寒的天气里,宿琪曾经看到过穿着风衣站在路边还不断跺脚的陆杨青,她就不信在这刚刚降雪的冬季里,她会不冷。

    身边的那个男人,又是谁?

    那个男人瘦瘦高高,皮肤黝黑,穿着一身黑,符合宿铮在群里询问的样子,难道陆杨青这两天一直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身后便是一家四星级酒店。

    宿铮曾经问她借过钱,又是洗澡又是换衣,宿琪依稀感觉到,宿铮喜欢的那个女人很讲究,尽管只是一夜,也住不惯宾馆级别的房间。

    两个人在上午九点多钟从一家四星级酒店出来,昨晚宿铮也没有找到陆杨青,那么……

    宿琪张着嘴巴,一口雪白的雾气呵了出来。

    男人拦了辆计程车,陆杨青踩着红色高跟鞋,两手捏着一只银色的包包,弯腰便钻进了车中,短暂的一眼,隔着一条马路,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让性格清冷的陆杨青根本没有看见她和她爸就在马路对面。

    那辆计程车开走了,视力极好的宿琪把车牌号记了下来,然后快速拿出手机,输入了进去。

    虽然是和一个男人离开的,但好在他们没有肢体接触,也许不是那种关系也说不定呢?

    宿琪只知道,万一这男人真是那个叫陆涛的,她哥这一次又要受到伤害,兴许比唐婉瑜带给他的伤害还要大。

    “爸,我们走吧。”感觉到冷意的宿琪把头往羽绒服领子里缩了缩,挽住宿寄国的手,就欲继续往前走。

    宿寄国还是那样愣怔地看着那辆计程车离开的方向,末了才转回头看向宿琪,开口问道:“这个陆杨青,作风是不是不好?”

    “我不知道。”

    她犹豫了,她不敢说。

    宿寄国满脸愁容地皱着眉,努力地想着什么。

    那天和陆杨青父母见面,陆杨青说她曾经谈过一个渣男,跟那个人同居过很长时间,还得过性/病,这话让宿寄国吃惊。

    但那一切都是建立在陆杨青也是受害者情况下的,可是今天亲眼所见并不相同,这个女人穿成那个样子,还和男人从酒店出来,这已经不是同一性质了。

    “爸,我们走吧,我把宿铮叫回来,这事得跟他说一下。”就算还要和陆杨青在一起,宿铮也要提防一点了。

    宿寄国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点头的,他只觉得肢体动作异常的僵硬,脑子嗡嗡的,陆杨青是他已经认定的儿媳妇啊,怎么又像陌生人一样了呢?看着穿成那样的女人,宿寄国仿佛都快要不认识了她。

    父女俩很快拦到了一辆车,奔着回家的方向火速地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