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28.228.抓奸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除夕这一天的鞭炮已经响彻在城市上空,湛蓝色的晴空上飘着几朵祥和的云彩,预示着新年的吉祥如意,挨家挨户欢度这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

    复式小洋楼在炮竹声的此消彼长之中,显得更加寂寞,窗明几净的客厅不像其他人家亲朋满座,只有两道孤单的影子透过窗户向着外面无助地张望。

    宿寄国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愤,第十五次拿起固话话筒,倒背如流地拨出了宿铮的手机号码,结果依然是无人接听。

    “啪——”气愤难消地摔下话筒,身为老子的人被儿子不接电话这个举动气的不轻撄。

    “爸,你暂时别打了,我估计宿铮跟陆杨青吵架了。”哪有吵了架的人心情还明朗的,宿铮不接电话也实在情有可原。

    看着她爸爸焦急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宿琪只盼着陆安森能快些儿到家。

    说好早晨从山东出发的男人,现在已经过了中午十一点,人也还是没有回来。

    会不会被什么事情耽误了呢偿?

    宿琪最终忍不住地拿起了手机,按下陆安森的号码,等待嘟音结束掉,然后传来他熟悉亲切的嗓音,但是这通电话最终因为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怎么人人都不接电话。

    宿琪也有些儿着急起来,原地不断地踱步,视线一直放在家门口的那条马路上。

    如果陆安森回来,一定会从计程车上下来,她能第一时间打开门出去迎接他。

    “那个陆杨青,是不是作风有问题?”

    亲眼目睹到她是如何和一个男人在上午并肩走出酒店的,宿寄国对儿子喜欢着的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好感。

    宿琪没有回答她爸爸的这个问题,导致她爸爸越加的烦躁,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回忆着陆杨青那暴露的穿衣打扮,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背着他的儿子和别的男人去过了酒店,宿寄国整个人和吞下了一只苍蝇没有区别。

    恶心,实在是太恶心了。

    可惜他那个儿子,可恶到打了十几遍电话,却始终置之不理。

    “琪琪,我去趟安森那边的公寓,你在家等消息。”按捺不住的宿寄国最终拿起外套,准备亲自去一趟宿铮现在住的地方。

    宿琪赞同地向宿寄国点了点头,却也提醒她爸爸不要说些难听的话,一切等宿铮心情平复下来再同他仔细地讲,现在他和陆杨青的情况没有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宿寄国听从了女儿的意见,穿上外套换上鞋子,便匆匆地打开门走到了家门外,站在马路边上等待着一辆死等都等不来的计程车。

    好好的一个除夕夜,原本父女俩计划着张罗一桌子菜,一家人围着桌子开开心心地团个年,却被半路上碰到的陆杨青和那个陌生男子破坏的干干净净。

    宿铮一定是有了什么事,否则不会一直不接电话。

    宿琪陪着宿寄国站在马路旁边,等车的途中她继续给陆安森打电话,原本不抱太大希望,却没想到须臾过后那端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嗓音:“喂?”

    宿琪愣怔地回过神,眼睫毛控制不住地眨了眨,随后就问起陆安森现在在哪里。

    他道:“我在环湖别墅这边。”

    轻飘飘的回答却让宿琪顿时冒出了火,等了一个上午,心也跟着煎熬,不成想这人早已经回来,却把她晾在一边,连一通电话都不知道传给她。

    电话那端的人还在说话,宿琪却生气地将通话结束了。

    “爸,不用等了,陆安森早就回来了。”明显冒着火气的向着宿寄国抱怨外加叱责,转身便回到了家中。

    宿寄国惦记的是宿铮的事,宿琪和陆安森的小矛盾他暂且管不了,只是回了个身交代宿琪把早晨买的菜放进冰箱。

    拦下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奔着陆安森的公寓过去了。

    宿琪站在落地窗边目睹着宿寄国钻进了计程车,拿了口杯去厨房倒了热开水捧在掌心,稍稍抿了一口,开始将丢在料理台上的那些蔬菜和荤腥拿出来。

    整理时蔬和鱼肉的同时,想着陆安森做的这件可恶的事,明知道亲人在等他消息,下了飞机打个电话报声平安很难吗?

    收拾好厨房,宿琪回到客厅,拿起手机还是忍不住给陆安森发了条微信,问他什么时候过来。

    约莫过了个十分钟,陆安森打回了一通电话,对宿琪说中午可能不过去了,有些事情要忙。

    “大过年的有什么事情要忙?”借口找的完全不合理,她自然不会买账:“你是不是跟我哥在一起?”

    “我在找他。”

    是裴凯去接陆安森的飞机的。

    走出机场的陆安森看见了那个穿着短款羽绒服的男人,性格稳重的裴凯在人头攒动的地方也能安静地自成一派,即便在人堆里也很容易被人发现。

    机场大厅不允许抽烟,所以他双手置入了裤子口袋。

    “阿森。”

    陆安森点点头,两人眼神交流过,便径直朝着机场外走去。

    和裴凯走出机场,钻进裴凯开来的车中,一边回环湖别墅一边说事情。

    裴凯昨天晚上带着公寓的钥匙和宿铮碰了一面,打开公寓大门,很容易就能看见地板上清晰的鞋印,鞋子码数很大,必然是属于男人的。

    宿铮看见客厅分布着凌乱不均的鞋印后,径直走去了卧室。

    裴凯告诉陆安森,卧室的床很乱,卫生间的垃圾篓里装满了卫生纸。

    陆安森当时靠在了椅背上,微微降下一点车窗,向着窗外呼吸了一口新鲜口气,他实在觉得憋得慌。

    平稳而急速地向着公寓方向驱车前行,抵达小区时已经过了十点。

    卧室的床凌乱不堪,陆杨青的浅棕色长发落满了枕头,卫生间的垃圾桶里丢满了使用后的卫生纸,这预示着什么,已经不用明说。

    想要安静的宿铮给人的感觉十分阴沉,脸色已趋近苍白,裴凯顾及着他的心情,昨晚丢下了公寓钥匙先行离去。

    这里的钥匙有好几把,裴凯打开门,一种直觉袭上心头。

    宿铮应该已经离开了。

    两人进屋寻人,果然印证了裴凯的直觉,公寓空无一人,完全是人去楼空的样子。

    陆安森站在客厅中央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一根烟的时间里,他没有想要说的话,但是却发现了沙发上有可疑的污迹。

    不想去承认心中的那个想法,陆安森拿着烟灰缸走到了外面阳台吹冷风。

    宿铮的心情他不是不能揣摩,如若今天他是来抓宿琪的奸,只怕现在已经闹出了人命。

    宿铮电话始终打不通,不知道那个人跑到哪里去了,陆安森却接到了宿琪的电话。

    下了飞机直接被裴凯接走,上车后得知了事情已经这么严重,竟然把报平安的短信都忘记了。

    犹豫了几秒钟心中思考着要怎么说,这才接了宿琪的电话。

    确实听出来她不高兴,他不能把这些事说出来,只能说自己在环湖别墅,还想问问她在干什么,不成想她生了气,把电话挂掉了。

    陆安森握着手机趴在了栏杆上,一根烟已经抽的差不多,眼看着长长的灰屑就要掉下去,可是他依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裴凯站在阳台的推拉门旁边,还不待说话便闻到他身上属于他的淡淡烟草味,如果说廖凡在几个人当中比较能喝,那么裴凯在几个人当中,就是烟瘾比较大的那个人。

    身上一直闻得到淡淡的烟草味,不论洗澡还是换衣,这股味道都已经挥之不去。

    烟灰最终掉了下来,陆安森在栏杆前站直身体,和裴凯离开了公寓。

    到了公寓楼下,除夕的太阳温暖的沐浴着他们,微微让他们的眼睛眯了起来。

    裴凯准备跟陆安森商量一下接下来去哪里寻找宿铮,宿琪却给陆安森发来了一条微信。

    看着陆安森低头看起了微信,裴凯收回要说的话,转身去了车库取车,把时间留给陆安森和宿琪。

    尽管她生了气,却还是问他什么时候过去,自然是想着他的,一股温热袭上了心脏,唇角也跟着翘了起来。

    和宿琪电话中说了几句话,裴凯将车就开出了车库,两人结束通话,陆安森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廖凡就是这个时候联系裴凯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