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30.230.折磨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穿的皮衣皮裙不该露的该露的全露着,成什么样子?哪个正经女孩那个样子?

    宿寄国显然非常生气,闲事他不管,可是他儿子他不能不管,宿铮性格沉闷老实,若是遇上老道的女人,还不被耍的团团转?

    备显沉默的宿铮努力让自己静一静,忽略了宿寄国的问题,他只是问那家酒店是不是**大酒店。

    宿铮猜测的不错,根据他爸和他妹买菜的菜市回忆了一下那边所有的酒店,四星级以上又在他们买菜回家的路上,只可能是那一家了。

    转身就走的宿铮没有留给宿寄国任何一句话,没能来得及拉住他的宿寄国跟着宿铮跑出去,却只能看着那家伙已经跑到了小区门口了。

    到底是老了,追不上年轻人了偿。

    宿寄国没有跟着去追,他在公寓楼下站着,远远望着宿铮从小区门口消失了。

    “爸,你先回家。”回家等着他们,不管能不能找到陆杨青,宿铮总会回家交代一番的。

    也只能如此。

    宿寄国对陆安森点点头。

    裴凯两根烟已经抽完了,舌苔苦涩,便暂时没有点上第三根烟。

    猛然间听到前面出现了脚步声,扭头一看,淡然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

    宿铮从小区门口跑了出来,沿着人行道越跑越快,须臾的时间,渐次又看见廖凡和陆安森从小区跑了出来。

    裴凯二话没说直接上了车。

    那三人跑到车边也跟着火速上了车。

    裴凯淡然地握着方向盘看着副驾驶上的宿铮,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去**路的**大酒店。”

    保时捷一路疾驰,穿了几条大街,停在了酒店旋转门前。

    除夕夜的酒店看起来冷清一些,穿着棉大衣站在外面的侍者立刻跑来给副驾驶开门。

    宿铮却已经迫不及待将车门推开,猛然撞上外面侍者,急着下车的他匆匆说了句“对不起”,便大步朝酒店跑了进去。

    向总台询问了一番,人家自然不可能说,纷纷摇头推说不知,宿铮终于火了,也急了,拳头砸在人家台子上,充满红血丝的眼睛焦急地看着漂亮的总台小姐,再次说了一遍到底有没有这个女人。

    陆安森跟廖凡从后面走了过来。

    争执声音很大,总台小姐只好叫来了值班经理。

    陆安森拦住宿铮,先把名片递给了经理。

    看见上面印着陆氏集团四个烫金字体的男人,抬头打量起陆安森来。

    “你把你找的人再重新讲一遍,长什么样,多高。”有关系就是好办事,经理非常有眼力见地把宿铮重新带往了总台。

    “穿皮衣皮裙,个子一米七二,浅棕色的长卷发,很时尚,化着浓妆。”宿铮把宿寄国向他叙述的穿着打扮全体向总台小姐说了出来。

    微微瞥了眼经理,眼神带着询问,明显欲言又止的心态。

    “没关系,说吧。”陆氏的公子哥都来了,这个面子怎能不给。

    得到了经理的同意,总台小姐才把知道的说了出来:“有这位客人的,她是昨天晚上和一位先生来酒店开/房的,早晨九点多办理退房手续的。”

    “查一下记录。”在陆氏总裁面前,还是做到仔细认真为好。

    按照经理的交代,总台小姐又在电脑中查询了一下记录,确实如她记得的那样,陆杨青和陆涛的确是昨天晚上来酒店开/房的,早上退房的。

    “要看一下监控录像吗?”原本是出于好意跟讨好,可是看到这三个男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经理很快就缄默不语了。

    宿铮从总台前退了一步,身形摇晃了一下,廖凡扶住他,关切地看着他,却不知道能说什么好。

    沉默的陆安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问他一句,要不要看监控。

    没有人知道宿铮现在是什么心情,所有安慰的话变成了多余。

    推开了廖凡,宿铮走出了酒店,站在旋转门外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压抑胸闷的感觉逐渐好转一些,身体却越见冰凉。

    依旧站在车边的裴凯,这一次没有抽烟,他两手放在裤子口袋里,看见宿铮的颧骨发青,便转了身面朝着马路。

    宿铮在没有人看着他的情况下,眼眶四周逐渐湿润了,强行憋着的结果,导致了眼睛通红一片。

    “走吧,先回家。”走上前来的陆安森拍了拍宿铮肩膀。

    沉默了好一会儿,调整了一下呼吸,宿铮才上了车。

    裴凯开车,其余三人安静坐着,保时捷笔直的穿梭在空旷的马路上。

    宿家门口也是空无一人,连炮竹燃放后的碎屑都没有,若不是今天除夕,看着格外冷清。

    车子缓缓停在门口,家里那扇防盗门火速拉开了,宿琪穿着拖鞋走了出来。

    “回来了?爸说你们去酒店找她了?找到了吗?”确定这样的事她哥承受不住,于是一走下台阶,宿琪的眼睛便盯着宿铮。

    除了陆安森看了宿琪一眼,没有人给她一点点回应,四个男人同时的沉默,让宿琪敏锐的感觉到事情不太乐观。

    外面太冷,一切进屋再说。

    宿琪拿了好几双拖鞋摆在地垫上,四个男人一个接一个换鞋,连个声音都没有,家里有人比没人还要安静。

    “怎么样了?”还是担心,纵然看得出宿铮脸色那么难看,可是宿琪还是忍不住又向陆安森打听起来。

    将宿琪拉到了角落里,陆安森才把事情告诉了宿琪,总之就是陆杨青昨晚和陆涛开了房,早晨退了房,至于有没有找她,陆安森无话可说,眼神也遗留出一抹无奈来。

    陆杨青的性格众人皆知,真要做出这种伤人的事,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她不会道歉。

    一直憋着火气的宿寄国忍了好久,偷听到陆安森和宿琪的谈话后,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当即就在客厅发起了火。

    “作风这么乱的女人怎么能娶?趁着还没结婚赶快断掉!这家庭学历什么的都不要紧,关键是这人的品性,这么乱的女人你还敢要?不怕结婚以后她给你在外面乱搞?”当着人家堂弟的面就说出了这么一番难听的话,可见宿寄国是有多气。

    宿铮不言不语地坐在沙发上,除了手里握着手机,其余就和放空了一样。

    廖凡瞅了眼宿铮,才对脸色气的通红的宿寄国道:“叔叔,你先消消气,也许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没说出来。

    “误会?能误会啥?我和琪琪四只眼睛看的清清楚楚的,还有什么误会?大清早的和男人从酒店出来,你告诉我能误会啥?两个人不是去睡觉的,是去干啥?”话糙理不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酒店谈天说地的可没有人信,何况还是旧爱前情。

    被宿寄国狠狠的堵住了回话,廖凡的脸也不由得红了红。

    “宿铮,这个事我不同意我跟你说,如果她是这种女人,我绝对不会同意的,你找不到对象我也不会同意你跟她在一起。”当着宿铮的面,宿寄国毫不留情的表示了他的反对态度。

    几句话下来,客厅顿时安静极了,没有人说话以后,客厅安静的几乎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得到。

    在宿寄国的叱责谩骂声中,宿铮不堪重负的靠在了沙发背上,闭上了双目,陷入了一种叫折磨的境地里。

    宿琪明显能感觉出宿铮全心全意喜欢着陆杨青,五年多下来,感情早已不知深浅,只怕陆杨青就算真的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也很难做出分手的决定。

    可是……

    如果真的已经背叛了,还能原谅吗?难道心里不会有刺吗?发生关系的时候不会觉得恶心吗?

    站在女人的角度,宿琪无法原谅做出背叛事情来的另一半,可是站在宿铮的角度又会怎样,宿琪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在这个时候,她似乎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安慰,说白了,一切还得宿铮拿决定。

    毕竟他究竟有多喜欢陆杨青,没有她是不是不能活,爱她爱到能不能忍受背叛,这些都只有宿铮才清楚。

    可是宿寄国的态度非常明显。

    忍受不了这种古怪压抑气氛的廖凡,率先打破了死寂:“先不要乱猜了,找到杨青再说,我敢说,杨青绝对不爱那个人渣了,她要是还那么糊涂,那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