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31.231.我不回来了,再见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想要解救窒息的气氛,没想到说完了这番话,让气氛更加的窒息。

    陆杨青这个大傻瓜,二十岁时落入了一个情场老手的手心里,往后那么多年被人家捏的死死的,自杀的傻事都干过了,三十二岁了,也应该成熟了,关键是,遇到了宿铮这么温暖的男人,怎会还爱着比人渣还不如的男人呢?

    那个男人可是房间里面必须有几个女人才行,不然会死的畜生啊。

    廖凡见不得他的铮哥难受,既然他的铮哥喜欢杨青姐,他一定会证明杨青姐是被那个人渣逼迫的。

    “阿森,凯子,我们去找杨青吧,我想,大过年的,陆涛应该带杨青回老家了,我们去陆涛老家吧,妈了个巴子,老子就不信治不了这人渣!撄”

    慷慨激昂的话也只是感动了他自己,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给他任何反应,好像自说自话,十分的孤独。

    望了望死气沉沉的家,廖凡快哭了偿。

    大家能不要这样吗?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啊,谁亲眼看见了啊?虽然杨青是和那个人渣开/房了,但是说不定他们只是聊了些过去的事情呢?杨青跟铮哥五年的感情了,怎么会干伤害铮哥的事呢?大家能不要这个死了亲人的表情吗?

    没有人回应,还是没有任何人理会他,一气之下,脾气来的快的廖凡抱着自己的头狠狠的揉了揉。

    “别再说了,这个女人以后跟我们家没有关系了,你和她趁早断掉,你要想叫你那早死的妈地底下都不得安生的话,你就继续混吧,混了五年,也不怕再混个五十年。”恨铁不成钢的宿寄国这一刻是真的恼火了。

    他把宿铮的路铺好了,继承了恒丰,再成个家,以后幸福的生活等着他,如果这个女人是这种德性,那自然是不能够找的,天底下好女人多的是,重新谈一个就是。

    不免想到了那天两家人见面,陆杨青流着眼泪亲口说的,她说她父母都瞧不起她,连陆竞松和邢淑媛都瞧不起她,可想而知她究竟是有多么伤风败俗,已是没救了。

    “爸爸,这事让哥自己处理吧,你不要插手行不行——”

    宿寄国向宿琪摆了摆手:“不用处理了,那个女人那么厉害,你哥这么老实的人,根本就约束不了,婚后也是不对等的关系,趁早断了。”

    “爸爸——”

    “别再说了。”有气无力的声音让众人都愣了愣,互相交换了眼神才纷纷朝宿铮看过去,一直靠在沙发上闭眸忍受难受的宿铮,发出了这么一句丧气的话。

    仰头靠着沙发许久了,耳畔听着他们议论着他的事,当事人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心里明白,陆杨青已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在前天晚上就已经……

    否则昨天上午他去公寓,她不会把他往外赶,家里的那道脚步声是属于男人的,而并非她的父母的。

    家里安静无声,宿铮对各双看着他的眼睛恍若不察,手中握着的手机终于黑了屏,他把屏幕打开,弯腰趴在自己腿上,再次看了看陆杨青发来的微信,悬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宿琪。”伸手朝着宿琪递过去。

    不明所以的宿琪惑然地走到沙发边,接过宿铮手机,借着未灭的屏,看见了陆杨青发给宿铮的微信。

    具体来说,是宿铮先发给陆杨青,然后陆杨青回复的。

    宿铮说:什么时候过来,一大家子等着你吃饭

    陆杨青回:不用等我了,好好回恒丰工作吧

    简短到不像是情侣的对话,却让宿琪的手腕狠狠地抖了一下,有什么东西跟着在心里碎掉了。

    宿琪抬头看向了宿铮,弯腰将手肘抵在大腿上的男人,埋着头,终于掉下了眼泪。

    陆安森走了过来,拿走了宿铮的手机,看过之后,叹息声放在了心里,一只手搂住了宿琪的肩膀。

    两个人沉默地看着偷偷地埋着头哭泣的宿铮。

    陆杨青的那句话是分手的意思,不用等我了,宿铮,我不回来了,再见。

    **************************************************************************************************************************

    除夕夜的悲剧,在这一刻画下了句号。

    已经是太阳落山之际,再过几个小时,中国人便迎来了春节联欢晚会,当象征着喜庆和吉祥的鞭炮炸响时,代表着这一年就这样结束了,而来年将会带来更多的丰收和喜悦。

    新春佳节来到之际,旧的一年不如意的地方,将烟消云散。

    站在窗边拉阖窗帘的宿琪,再一次听到了大街上燃放烟花炮竹的声音,毫无喜悦欢快之感,反而更觉得一种说不出的难受袭遍了全身。

    陆安森就在这时候悄然拧开门把走了进来,远远看见宿琪站在窗边关窗,人却走神得厉害,于是进了屋反手阖上房门后,便径直向着宿琪走了过来。

    “还在想宿铮的事吗?”

    一个下午,足够清净,也足够混沌的大脑寻回理智,陆安森始终是不信陆杨青要跟宿铮分手的,她定是因为陆涛的事觉得对不起宿铮,又或者本身就陷入了混沌状态,他们之间只是需要时间,让彼此冷静一下。

    但是宿琪并不这么认为。

    至少,她不愿意再看着她哥难过伤心,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愿意。

    将窗户关上,宿琪轻轻将陆安森往旁边推开,就从他旁边走出了房间。

    年夜饭吃的可谓是冷冷清清,吃完后,廖凡和裴凯便起身告辞了,看着两道高高的影子从夜色下的家门口消失,宿琪转身又走回了厨房。

    厨房的水槽中堆积着不少碗筷,她卷起袖子正准备把水龙头拧开,不料陆安森突然站在了她的身后,双手一捧她的双肩,便要将她推到旁边去。

    “别洗了,放着吧。”现在宿琪怀着孩子,陆安森是一点儿家务活都不愿意让她干的。

    宿琪却摇摇头对他说:“你先上去吧。”

    宿铮连年夜饭都没有吃,裴凯又是客,家里的杂物活一下子落到了宿琪肩上,放到明天早上,也还是她来洗。

    晚上,宿琪和陆安森并肩靠着床头,手上都拿着手机,耳畔时不时有焰火升入天空然后爆开一个五彩斑斓的烟花,大街小巷也处处尽是燃放炮竹的声音,可是群里却安静的像个坟墓。

    原本新春佳节,群里的兄弟姐妹们定是要发一些祝福的句子,然后开始红包雨,可是今天晚上,大家好像商量好似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谁都没有来打破这一份平静。

    陆安森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了陆杨青,言辞非常简单,并且有些犀利:别装,出来!

    平时发微信甚少带标点符号,今晚不仅带了个标点符号,还是个惊叹号。

    尽管这句话十分具有威慑力,可是群还是像坟墓一样没有半点儿动静,被的人,也和坟墓的主人一样,装死装的十分成功。

    陆安森知道陆杨青能看见,罢了,她不愿意出来,他便说给她听。

    几十秒的语音发到了群里,带着怒火和怨气。

    “宿琪和她爸早上看到你和陆涛从**酒店出来,不出来解释一下吗?躲着算怎么回事?宿铮是你男朋友,你觉得不需要跟他解释一下吗?你跟陆涛在哪里?是不是在他老家?”

    大概过了五分钟,恼火程度又上升一级的陆安森,又发了一条语音:“陆杨青,别他妈装死,敢做不敢承认?你到底在哪?”

    手机都握出了温度,这两条语音消息却仿佛沉入了大海一般,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眼看着陆安森准备继续按下语音,宿琪先一步按住了他的手,语气充满了无奈:“算了。”

    算了,死缠烂打没有意思,也许陆杨青压根不想搭理他们。

    陆安森转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宿琪,那条准备开骂陆杨青的语音,还没有录下来,就被宿琪的一声劝,瓦解了。

    两个人靠着床头谁也没有说话,房中连电视都没有打开,映衬着窗外的绚烂烟花,他们这个年,过的只怕是相当的憋屈和冷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