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32.232.陆安森的眼泪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安森虽然在群里接连发了言,可是今天晚上的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谁也没有在群里出现过,但他知道,所有人都潜水在,尤其那个陆杨青。

    到了第二天,天气又是晴空万里撄。

    宿琪起床后甚至还没去洗漱,就先去了趟宿铮的房,敲了好几声没有人应,于是推门进了屋,满屋子寥落的气息,床上的被子枕头已经叠放整齐,宿琪一下子惊了。

    忙不迭地跑回房间,陆安森还在睡觉,她也顾不上吵醒他,冲到床头边便拿起手机打了宿铮的号,结果那边只响了两声便被人为的拒接了。

    陆安森半撑起身子看着在床边拿着手机显得很是着急的宿琪,哑着嗓子问道:“怎么了?”

    “我哥走了,不知道去哪了,打电话不接。”

    陆安森一听,就很快从床上起来了,拿了自己手机也往外拨电话,却不是打宿铮的,而是打史晖的。

    兄弟二人在电话里面三言两语说了下,宿琪只抓住了重点信息,他们准备去一趟陆涛老家。

    史晖这个护短的老大早就想搞陆涛了,一直碍着陆杨青的面没有出手,当初陆杨青爱陆涛爱到什么都能放弃的时候,史晖是真他妈搞不懂,这陆杨青是不是眼睛瞎了,长那么大的眼睛,难道全都用来装饰了吗?

    陆安森急急忙忙穿衣服,又让宿琪帮他拿一下身份证,看来他们跟着就要去陆涛老家了,宿琪问:“我哥也是去陆涛老家了吗?偿”

    陆安森给了个100%的肯定回复。

    “好吧,那你们小心,廖凡裴凯去吗?”

    “一起去。”

    陆安森那厢急急忙忙往身上套衣服,宿琪这厢帮陆安森检查证件和钱包,两边行动起来特别快。

    不出五分钟,陆安森已经把皮夹塞进大衣口袋,拉开门便准备走了。

    宿琪踩着拖鞋跟着陆安森邦邦邦地往楼下跑。

    他这一次去那个男人的老家,说实话宿琪是担心的。

    那个男人人人都对他的印象极差,若不是她哥喜欢陆杨青,宿琪压根不愿意让陆安森和宿铮跟这种杀人放火都敢干的男人接触,只不过眼下宿铮是非陆杨青不娶了,她也实在是没办法。

    只是邦邦邦地跑到楼下,还没来得及换鞋,陆安森大衣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了一个提示音,他也没当一会儿事,只是在准备换鞋子的时候把手机掏出来,顺便看了一眼,但是这一眼,却叫他那只从拖鞋里面拿出来的脚,瞬间踩在了地上。

    看着陆安森微微发愣的模样,宿琪紧跟着走到了他的身边,挨着他往他手机上看,然后双眼定格,面目表情像石头掉进了大海中,沉了。

    提示音是微信发出来的,群里面有最新的两条消息,第一条是宿铮发的。

    一张在人头攒动的春运火车站里自拍的照片,背景是极易辨识的火车站大厅,面对镜头的男人面容沧桑,仅仅两日的时间已是胡子拉渣,眼神也透露着浓浓的疲惫,下眼睑硕大的眼袋,毫无精神。

    发了这张自拍照片后,没有任何人,却在群里发文字说道:我来找你了,别走

    谁都知道他这话是对谁说的,看着只觉得心酸无比,宿琪更是,再一看宿铮发这条信息的时间是8:33分,也就半个小时前,想来他现在就在火车站,在等开往陆涛老家的火车。

    宿琪的心,只觉得被刀狠狠地宰了一遍,疼的想哭。

    从来不自拍也完全不注意形象的男人,这一次对着手机自拍,面容那样憔悴,连笑都挤不出来一个,独自一人坐在拥挤的春运火车站内,火车站的每个人都是笑容满面等待着回家,只有他,像个孤魂待在那儿,一张脸憔悴到让人心疼。

    下面的一条消息,便是陆杨青发的了,发进群里的时间是8:34分。

    看来,果真如陆安森所料,陆杨青就是躲在手机背后,不敢出来面对宿铮。

    她也像宿铮一样,把她现在所处的地方融入背景,自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群里。

    只是,这张照片和宿铮的那张照片,对比下来,让人很是心酸。

    陆杨青在一片湛蓝色的海岸边,那里的海水比天空还要清澈,几乎能看清自己的影子,浅沙如雪白色的水银一般,那里天气晴朗,温度宜人,几把太阳伞像一朵朵蘑菇般立在海岸边,穿着豹纹比基尼的陆杨青一头浅棕色的大波浪披散在背上,露出胸前大片美好风景,脖子上有可疑的吻痕,画着精致美艳的大浓妆,乌黑的假睫毛像鸦翅般浓密,金色的美瞳将大眼装扮的更是妖娆了几分,对着镜头自拍的她,浅浅勾勒着一抹微笑,过分美艳的让从她太阳伞下路过的外国男子都忍不住朝她看了几眼,却恰好被她拍进了背景中。

    这条残忍的照片下,有零星几个敷衍的字:不要找我了,我在国外度假

    宿琪看到这里,眼眶骤然就红了。

    陆安森那只踩在地板上没有放进鞋子里的脚,似乎也不需要往鞋子里塞了,迟疑的慢半拍后将那只脚放回拖鞋中,感觉到整个家都死寂了。

    廖凡的电话打了过来,和陆安森隔着电话沉默了好久,才黯然说道:“我去火车站把铮哥接回来。”

    宿琪没有能忍住,喉头刹时哽咽了一下,泪水便滑落了下来。

    想到宿铮那个鬼样子消沉又落魄的坐在火车站大厅里,和形形色色在外打工准备回家的人挤在一起,等待着一辆开往从来没有去过的城市的火车,不由得要宿琪突然想到了五年前宿铮背着个背囊,用兜里那么点可怜的钱流浪到了湛市,宿琪失声哭了出来。

    那是她哥哥啊,亲哥哥啊,她的心真的快要痛死了。

    陆安森把宿琪捂在眼睛上的手拉了下来,用另一只手帮她脸上的泪水擦干净,沉默了片刻,重重释放出一声叹息,便把宿琪拉到怀里紧紧抱住了。

    宿铮没有回来,两个小时后,廖凡打陆安森电话,告诉陆安森宿铮回公寓了。

    沉重的低气压席卷在宿家的上空。

    已经到晚上了,家里大大小小的房间陆续开了灯,灯火通明的大房子里,却没有人说话,而窗外的炮竹声焰火声此起彼伏,更是衬托着这间大屋子里的人心情是何等的抑郁苦闷。

    宿琪一直没提去公寓看看宿铮,这是陆安森欣慰的地方,宿琪也没有说一句陆杨青的不是,今天晚上她格外的沉默,吃完晚饭打扫卫生,然后去了卫生间洗澡,连话都甚少跟他说上一句。

    等宿琪洗完澡,陆安森去用卫生间,拿着衣服进去的时候,看见宿寄国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陆安森又走了出去。

    “爸。”

    “嗯。”宿寄国走到陆安森面前,淡淡点个头,便道:“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初五回来。”

    “嗯。”宿寄国再度点了下头,又道:“等你爸妈回来了,我想请你家人吃顿饭,宿铮和你堂姐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尚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宿寄国,只是那天看见陆杨青大清早跟个男人从酒店出来,就已然接受不了,认定陆杨青作风有问题,死活再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了。

    陆安森心中泛起苦涩,好在那些更不堪的还没有让老人家看见。

    陆安森点点头道:“好。”

    宿寄国回房后,陆安森在卫生间里洗澡。

    洗着洗着,右手突然重重地撑在了墙壁上,那条胳膊是那样的用力,以至于皮肤下浮起了非常粗的青筋,花洒下的水流中,热气腾腾,低垂着颈项的男人,终究是不忍,慢慢地滑下了眼泪。

    他这辈子,如果说欠了谁,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宿铮。

    让宿铮离开家的是宿寄国,可是让宿铮背负这些难堪的过往的人,却是他。

    那时候自私的他,只想要留宿铮在身边,好一直能得到远在圣彼得堡的那个人的消息,所以放任他堕落,让他原本就饱经风霜的心在堕落当中更加的饱经风霜,没有得到温暖,反而在一日复一日的醉生梦死中找到了灵魂的解脱。

    如若这一生宿铮没有遇到陆杨青,还会不会遇到温暖的女孩呢?又有没有温暖的好女孩愿意接受这样不堪的宿铮呢?

    如若这世上人人都怕人言可畏,再也没有好女孩愿意接受这样不堪的宿铮,那么宿铮是不是会继续堕落下去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