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33.233.漂泊无依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日渐冰冷的心一天一天的封闭,到最后就无人可以进入那个地方了,他会不会彻底的进入黑暗世界呢?

    陆杨青,你为什么给了他温暖,又要来亲手毁掉这份温暖?难道你不知道这对于一个伤痕累累的人来说,比不给还要残忍吗?

    满脸是泪的陆安森掩藏在花洒下的水流中,不断地将压抑的情感发泄出来,心底也恨透了这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女人。

    等他回到房间,已经又是那样一副淡然的模样,看了眼靠在床头握着手机的宿琪,微微一笑问道:“在干什么?”

    宿琪却没有回答,所以只等到他亲自上了床,靠在了宿琪的身边,才看见宿琪的手机中放大了陆杨青自拍的那张照片撄。

    美艳的女人比十几岁酸甜果子般的小女孩还要漂亮好几分,她的身上全是成熟性感妩媚,找不到任何稚嫩懵懂,这样的女人对寻求生理刺激的男人来说像罂粟一般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而她美艳勾人的微笑下,脖颈连着胸口的那一片暴露的皮肤又满是可疑的吻痕。

    一张自拍照拍的全是潮湿的荷尔蒙气味,握在手机上的指端竟然控制不住微微一抖偿。

    “不要看这些了。”陆安森将手机夺走,放到了自己床柜这边,试图跟宿琪讲些别的转移她的注意力:“明天想吃什么?我刚刚看了天气预报,明天天气也不错,要不要陪你去公园走走?你不是想去公园走走吗?”

    “如果可以,陆安森,我真的不想我哥遇到陆杨青。”

    陆安森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或许我爸说的对,陆杨青这个人本身作风就有问题,所以那个坐牢的男人跟她才是绝配。”

    宿琪的话说的这般过分,可以说已经上升到侮辱人的地步了,但是身为陆杨青本家人的陆安森,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脸色苍白了下来。

    “我哥被唐婉瑜背叛过,现在又被陆杨青骗了,但是这也是他咎由自取,谁叫他没有眼光,选的都是些什么烂女人,不怪别人,怪他自己窝囊,我不心疼他,他遇到这个事,算他倒霉。”

    宿琪将枕头放放好,躺下便侧对着陆安森睡了。

    如若陆安森再听不出宿琪说的全是一通反话,那他就不要当她的老公算了。

    半夜时分,久久不能入睡的宿琪果真发出了非常克制而压抑的哭泣声,陆安森听见了,说不上来那种刺痛的心痛感觉,挨近了宿琪只把她搂到了怀里去。

    “明天我们去看看宿铮吧。”

    “……嗯。”终于在陆安森的怀抱里把压抑释放,宿琪点了点头。

    *******************************************************************************************************************

    新年不知不觉结束了,宿铮和陆杨青的关系也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自那日陆杨青将她国外度假的照片发到群里后,宿铮没有再找过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又开始了一成不变的生活,与陆安森等人见面时也绝口不提那个女人了。

    看起来似乎是遗忘了,其实谁都晓得宿铮心里承受的是什么,大家商量好了,在宿铮面前不提陆杨青,至于他们究竟要怎样,留待有了机会再说吧。

    日子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流逝了,新年也结束了,恒丰开始上班。

    上班的第一天,宿铮就跟宿寄国出现在了恒丰的公司会议上。

    也许投入了工作之后,精力有了用处,一旦忙起来,根本没有时间想其他事情,时间一久,宿铮好像完全忘记了陆杨青,生活让工作填充的满满的。

    大半个月结束,陆杨青有没有从国外回来,没有人知道,“兄弟姐妹”那个群,自宿铮和陆杨青闹分手以来,再也没有一个人在里面发过言,大家很有眼力的避开了一切让人尴尬的话题和事。

    又过了大半月,恒丰的会议上,将汤山希望小学的筹备案彻底提到了议程之上。

    去年汤山工地出了人命案,赔偿了受害者家属几十万,当地政府对恒丰有了点意见,宿寄国打算开年之后在汤山贫困山区建一所希望小学,从而拉拢一下那边的政府和市民。

    会议之上,穿着西装的宿铮,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也才一个多月,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来,脸颊越见修长,眼神越见深邃,聚在人多的地方总是扮演着那个最不起眼的人物,话本来就不多,如此就越来越少,但是提到汤山希望小学的案子时,宿铮率先表示他愿意去当地负责这件企划案实施。

    宿铮的私人生活,恒丰的人有所耳闻,老员工们都有听说过宿铮曾经在湛市做过那种性质的工作,新员工来到恒丰,也会从老员工的口中听到这点八卦,表面上大家对宿铮客客气气,私底下常常议论他。

    有怜悯他的,也有看不起他的,但是宿铮的私人感情,大家知道的不多,更是没有人知道,宿铮和自己妹婿的堂姐谈过恋爱。

    会议结束后,宿寄国把宿铮叫到办公室,商议希望小学那件事。

    宿铮站在宿寄国的老板桌前,眼神看着宿寄国,却透过他看到了更远的地方,注意力明显不在上面,宿寄国只得叹叹气,让宿铮先回办公室去了。

    当天傍晚,宿寄国批下了汤山希望小学这件企划案,总负责人是宿铮。

    宿铮拿到了宿寄国亲手盖章的批复文件,当天晚上回家开始收拾行李,默不作声将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折叠整齐,有条有理的放进行李箱中。

    坐在床边的宿琪看的好不是滋味。

    贫困地区条件艰苦,宿铮这一走就是一年半载的时间,再见面已经到她生小孩的时候,可他并不想去那个陌生的地方啊,他完全是为了逃避陆杨青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啊。

    “我早习惯了漂泊,去哪里都无所谓。”

    曾经宿铮对宿琪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拿出来讲,也是特别合适的,对宿铮而言,确实是去哪里都无所谓的。

    眼看着宿铮将衣服一件件放进了行李箱,基本上一个衣柜里的衣服都掏空了,宿琪只好默不作声地离开了他的房间。

    晚上,陆安森过来接她回他爸妈那边,途中,陆安森告诉宿琪,陆杨青从国外回来了。

    宿琪猛地看向了陆安森,却只见他耸了耸肩,表情遗露出三分无奈七分遗憾,陆安森告诉宿琪,陆杨青是和那个渣男一起回来的。

    “她的部分行李放在我家,下午让我帮她回家取出来的。”握住了宿琪的手,发现她的手冰凉的不像样子,急忙将车里的温度打高。

    宿琪不仅仅是手,就连一颗心都凉掉了,她问陆安森,陆杨青这是什么意思。

    陆安森这样回答的:“取走了行李,跟陆涛走了。”

    一股莫名的恼火涌上了心头,宿琪将火气发在了陆安森身上:“她这是跟那个男人同居的意思吗?那我哥算什么?”

    尽管被宿琪的火气席卷到,可是陆安森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握着宿琪的手,却将脸转向了前方。

    安静的行车过程中,宿琪调整了一下呼吸,转头询问陆安森能不能见陆杨青一面,陆安森忍不住看了宿琪一眼,末了,淡淡说道:“现在没有人能联系到她。”

    宿琪没有再问。

    两厢沉默无语时,陆安森眼神逐渐深上了几分。

    犹记得多年前和陆涛在一起时的陆杨青,便和如今没有分别,也是违背着所有人的意愿,提着小小的行李箱和陆涛在外同居,长达几年的时间没有和亲人联系,如今做下同样一件事的陆杨青,是不是也要再次展开和陆涛的同居生活呢?

    她,还爱着那个人渣是吗?

    宿铮的异常安静不知是好是坏,如果时间真的可以治疗一切伤口,这样长此以往的下去,也未必不是好事。

    宿铮能忘记陆杨青最好,就把这段关系当成露水情缘,等到一两年后,重新寻一名合适的女孩,结婚生子,过着平淡简单的生活,日子一久,也能寻到那份安稳和幸福,不一定非要轰轰烈烈,也不一定非要陆杨青这样成熟性感的女人。

    ---题外话---文文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很快就会进入简介最后一部分内容,这段时间更新不稳定,各位宝宝们多担待,最近事儿特别多,感谢你们的包容,还有亲亲给我送月票打赏,愧疚的很,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