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36.236.我怀着孩子你忘了?

作者:美杜莎夫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古以来皇帝都是多疑心的,身边害他的女人太多,防不胜防,叶丽君这样的人身在古代,做了皇帝身边的妃子,应该也是手段用尽的那一类。

    十多年前叶丽君使尽手段勾/引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宿寄国知道,只是那个时候荷尔蒙太冲动,现在反倒看清了许多事撄。

    “爸,我晚上要跟陆安森去他外公那边吃饭。”宿琪并不知道宿寄国出神是在想叶丽君,时间不早了,她准备跟陆安森先走。

    回缓过来的宿寄国点点头道:“嗯,好,你们去吧。”

    宿琪下了楼,远远看见工作日的陆安森西装革履双手插袋站在落地窗边看着外面马路,便说:“走吧。”

    陆安森转身看了宿琪一眼,微微一笑,率先走到了鞋柜边开始换鞋。

    冬夜,天色晚的早,挡风玻璃上一层雾蒙蒙的水汽,陆安森打开了雨刮,一路向着外公家疾驰。

    柴家坐地面积比陆安森父母家还要大,家里尤为亮堂。

    保姆阿姨从鞋柜中拿出两双拖鞋,笑眯眯地站在宿琪身后帮她拿着她刚脱下来的羽绒服,从小跳舞的女孩,身型出落的不错,肚子隆起了一些,看着分外喜人。

    柴玟伶和陆竞平都在,前面那一位在厨房帮忙,后面那一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偿。

    晚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着桌子享用,柴龙龙拿了坛药酒,陆竞平喝了一小杯,觉得还不错,入口苦中带甜,便又找柴龙龙要了一杯。

    翁婿喝的还不错,就给陆安森也倒了一杯。

    每年冬天,柴龙龙都会亲自泡一些药酒,给两个女儿拿回家,自己再留一点,据说非常补身,史晖和陆安森也就跟着喝一点。

    陆安森酒量不行,红酒还能喝几杯,遇到白的很快就醉,晚上陪着柴龙龙陆竞平喝了几杯,头就有些晕,等晚饭吃完,脸已经微微红了。

    陆竞平也喝了酒,不能开车,柴龙龙就让女儿一家住在家里,柴玟伶自然是愿意的。

    保姆阿姨收拾了厨房便回家了,柴玟伶上楼给陆安森和宿琪收拾房间。

    年轻人的房间在楼上,老年人碍于手脚不便,自然是住在楼下的,柴玟伶和陆竞平也图省事,住在了父母隔壁房间。

    到了九点多,宿琪抱着郭美兰的睡衣去浴室洗漱,陆安森已经坐在沙发上松开了衬衫领子卷起了袖子,袒露出来的锁骨透着红,脸颊也蒸出了热气。

    宿琪洗好出来,陆安森掀眼看了看她,近来怀着孩子,总感觉她胸部变大了一些,现在穿着外婆那么少女心的睡衣裤,胸口也被里面的两团兜的紧紧的。

    宿琪暂且还没有注意到陆安森,走到梳妆台那边,拿了一把梳子梳起了头发,蓦地就听到那人醉醺醺地说道:“给我倒杯水。”

    猛地回头瞧向他,宿琪也是骇了一下,放下梳子就往他走了过去,到了他身边,拿了一只手往他蒸熟的脸颊上摸了摸,顿时缩回了手。

    “怎么这么烫啊!”若不是亲眼看他喝了几杯药酒,还真以为他感冒发烧了,宿琪又往他额头上摸了摸:“你难受?”

    陆安森领口和袖子全都解开了,脸颊还热烘烘的,靠近了他,连他身体都蒸着热气,是不是喝了那两杯药酒的原因?本来陆安森喝酒就不行。

    “去给我倒杯水。”陆安森靠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

    宿琪端着一杯温度适中的白开水回到房间,坐沙发里的那个人已经轻微打着鼾了,宿琪走到他旁边,拿脚踢了他一下,“醒醒。”

    那人微微动弹了一下便张开了眼睛,猛地一接触到亮光眯了一下眼,宿琪把水杯递给他,他捧着水仰头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干净净,喝完后把水杯又递给宿琪,人懒洋洋地又往沙发靠了回去。

    “你上床去睡啊。”宿琪又拿脚踢了他一下。

    陆安森拽了拽领子扶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空气中飘来一股药酒的味道,淡淡的不算太浓稠,只不过已经让不胜酒力的陆安森脸颊越发的红润起来。

    宿琪忍不住摇了摇头:“下次不要喝酒了。”

    她爸能喝几杯,她哥就更能喝了,陆安森跟老爸和老哥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宿琪想笑,又偷偷瞟了他一眼,看他乖乖地上了床,这才下楼去送水杯。

    这人头有些晕,靠在床头不动弹了,脸也没洗,脚也没洗,一靠近他,就感觉他附近的空气热烘烘的,还有股酒味,宿琪只好进浴室打了一盆热水,给陆安森洗脸洗手。

    陆安森听话的任凭宿琪摆弄他的脸,他闭着眼睛闻到宿琪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气。

    她才洗过,涂抹了一些护肤品,这些护肤品的味道闻起来也特别舒服,热乎乎的毛巾盖在脸上,轻轻擦拭着,腾腾的热气敷在太阳穴附近,本来有些酸胀,但又感觉好了一些。

    陆安森微微张开眼,猛地看见宿琪的胸正对着他,时而靠近自己就会贴上自己脸颊,嗅着自己女人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陆安森伸手将宿琪揽到了怀里抱着。

    “别闹,松开。”正给他擦脸的宿琪冷不防地给他抱住,自然是这个反应,她在干活好不好,他还一个劲的捣乱,推了他几下,见他没反应,宿琪就拍他头:“陆安森,喂,陆安森!醒醒!”

    沉沉的呼吸听着就像睡着了一样,好在及时叫醒了他,他松开宿琪就靠向了床头,整个人瘫着,宿琪弯腰脱掉他的袜子,给他擦了擦脚。

    享受着自己女人伺候自己,舒服地都快要睡着了,陆安森微微动了动眼皮,喊了声宿琪:“别忙了,咱们睡吧。”

    宿琪回浴室倒了水,又把毛巾抻在横杆上,这才回了卧室,把扎头发的皮筋撸掉,在陆安森的旁边躺了下来,孰料,她这么一趟下来,旁边那人就带着热烘烘的空气缠了过来。

    宿琪冷不防地被陆安森身上那股酒味惊醒,忙着就往旁边躲开。

    平时清清爽爽的也许还有点心痒痒,现在这个样子她一点都不想。

    眼看陆安森的脸朝她埋了下来,宿琪果断地拿手盖住了他的嘴巴:“臭死了。”

    “哪有臭死了?”陆安森滚烫的两片唇往宿琪掌心里吻了吻:“我有点想,老婆。”

    “我怀着孩子你忘了?”

    因为靠着床头,两人就都笼罩在床头台灯的柔光里,趴在宿琪身上的陆安森五官英俊,眼神微醺,身体还缠着她,即便有些酒味,也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赶快睡吧,别折腾了。”宿琪本想把陆安森推下去,不料他突然直起了上身,抓着她两只手腕分别往两旁一扣。

    身上那人趴了下来,头埋在自己脖子附近吻了起来。

    或许赖这事本来就让人舒服,宿琪给陆安森吻了一阵,也有点没有原则了,抽出两条胳膊扶住陆安森的腰,高高仰起了下巴也回吻着陆安森的唇。

    其实陆安森晚上并没有喝太多。

    他酒量不行,身边人都知道,外公和老爸根本不可能灌他酒,让他喝一点纯粹只是这酒不错,对身体好,陆安森身体软绵绵的,但意识还是很清楚的,他知道他在温柔的爱着他的女人。

    只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宿琪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当即就跟陆安森说了,陆安森再怎么想要也不敢拿自己女人和孩子开玩笑,匆匆退了出来,脑子也清醒了,一个劲问宿琪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

    陆安森退出来后,宿琪就觉得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抚了抚肚子,也感觉不到难受,就跟陆安森说,叫他以后别这样了。

    陆安森是情难自禁才干出这件事,女人怀孩子得那么长时间,生了孩子还要坐月子,他克制的特别辛苦。

    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陆安森口渴爬起来喝水,回房后看宿琪还睡的熟,便悄悄掀开被子,望了望床单,没见床单上有血迹这才放了心。

    白天还要上班,喝了水回床上裹着被子待了一会儿就起床了,洗漱干净,人清清爽爽,晚上那股子克制不住的***自然消退了下去。

    陆安森站在床边扣着皮带扣子,宿琪听到声音,才睁眼看了他一眼。

    “没不舒服吧?”他担心昨晚出了什么事。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