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作者:二雅左卫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文聪大概有种叫做“只要开饭我必到”的天赋技能,晚上又恰好出现在了饭点。

    沈丞相觉得他太闲了,便顺将七皇子贪污的事情,丢给他去找证据。

    至于如何去找,该从哪方面入手,又牵涉到什么人,沈嘉禾早已一一同沈丞相说起过。

    沈丞相虽然还是不懂她怎么会知道,但沈嘉禾的行踪,他也不是完全了解,便下意识为她寻了个理由,想着她或许是在某处恰巧知道了这件事。

    沈文聪执着筷子,一脸茫然地问道:“这怎么……找个几个月,一下午就全知道了?”

    沈丞相抬下巴,向沈嘉禾的方向示意,“问你堂妹。她说的情报。”

    沈文聪夹了一只虾,不感兴趣地说道:“她肯定回我是因为她聪明。她就这点非常自信。”

    沈嘉禾:“……”

    沈嘉禾低低道:“鹤缘楼……”

    沈文聪一脸正色地补充道:“正是因为有底气有资本,所以才自信。”

    说完,他将剥好的虾放到沈嘉禾面前的碟子上,“堂妹你吃虾。”

    沈丞相:“……”

    总觉得这俩人背着他偷偷搞了什么交易。

    饭桌上的气氛其乐融融,最起码没有像中午那样透着股诡异。

    沈文聪仍旧是埋首只顾吃,偶尔夸赞一下沈周氏的手艺,便什么都不管不理了。

    沈丞相大概是因为同沈嘉禾的交谈起了效果,态度略有松动,虽然仍是颇为冷淡,但没有像中午那般,再去为难秦如一。

    沈周氏还是温温和和的样子,光从态度上,瞧不出是对秦如一感到满意还是不满。

    不过吃着吃着,她却忽然说道:“小秦啊,明日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我去找个算命先生,看看八字合不合。我觉得应当是合的,你也不用紧张。”

    沈丞相被汤呛住,猛咳了两声,“咳咳咳……太,太早了吧?”

    “早么?”沈周氏漫不经心道,“我们两个不是刚出生不久,八字就被拿去算了么?”

    沈丞相严肃着脸,“我们是指腹为婚,哪能一样。”

    沈周氏不置可否,只是略略抬眸,向秦如一示意了一下。

    秦如一了然,微微点了点头。

    沈嘉禾纳闷地看着未来丈母娘和准女婿的互动,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呀?买菜的时候,你做了什么让她开心的事了么?”

    秦如一自己也不太清楚,轻声回道:“不知道。伯母只是问了几个问题,我都答了。”

    待到晚宴结束,沈嘉禾在沈丞相虎视眈眈的目光下,不为所动地先是送秦如一回了房间。

    临别之前,秦如一拿出用油纸包好的糕点,放到沈嘉禾的手中,说道:“给你。”

    沈嘉禾好奇道:“这是什么?”

    “同你说过的。”秦如一回道,“颍州的特产。你说过想吃的。”

    顿了顿,秦如一继续道:“大部分当作见面礼给了伯母。留了一部分给你。”

    关于秦如一准备的见面礼,沈嘉禾倒是听他说过。

    因为她没能去成颍州,来了京都又一直留在府中,所以这个糕点,她也没有吃过。

    沈嘉禾拿起其中一块,小巧精致,带着糯米的香气,吃起来不算太甜,正合她的口味。

    她弯起眉眼,笑着评价道:“好吃。”

    秦如一便放下心来,露出一抹浅淡的笑,低低道:“那便好。”

    沈嘉禾慢悠悠地吃着手中的糕点,安静地看着他,发现少侠比起从前似乎更爱笑了。

    不是为了让她安心而扯出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感情。

    虽然浅淡,但也让他天生冷淡的面孔染上了几分温柔。

    沈嘉禾毫无意义地感慨道:“少侠你笑了呀。”

    秦如一怔了怔,似乎也没发觉自己在笑,手指抚上嘴角,才意识到他的唇角微弯。

    沈嘉禾伸出手指,点在秦如一的唇角上,笑着道:“好看。”

    秦如一握住她的手,轻吻她的手心,垂眸轻声道:“看到你,不自觉就会笑起来。是不是有点傻气啊?”

    沈嘉禾莫名被这句话撞了下心口,微红了脸颊,一下子扑到他的身上,在他的胸前像小猫似的蹭了蹭,唉声叹气道:“诶呀……怎么办。”

    秦如一抱住她,有些不解,“恩?怎么了?”

    沈嘉禾低低道:“越来越喜欢你可怎么办呀。”

    喜欢到都什么事都不想干,只想腻腻歪歪呆在一起,像是沉沦了一般。

    这心理要是让季连安察觉了,怕是又要被批判一波。

    秦如一垂眸,耳根似乎因沈嘉禾那句喜欢而不自觉有些发红。

    他微弯腰,极轻极轻地回应道:“我也喜欢你。”

    过了片刻,他补充道:“一刻比一刻要喜欢。”

    两人在月色中,又是轻声细语地说了几句话。

    沈嘉禾觉得自己再不回房,她爹怕是要来抓人,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她慢悠悠地拐回自己的闺房,便见沈周氏在小院的石桌上放了盘糕点,正在等她。

    沈嘉禾走了过去,探身一瞧,问道:“娘你又做了好吃的呀?”

    “不是我做的。”沈周氏手指点在盘子的边沿,温柔道,“是小秦他送给我的见面礼。我尝着味道不错,听说是颍州独有。你们赶路不可能备着这些,我便拿来了一些。”

    顿了顿,她看到沈嘉禾手中的那包糕点,了然笑道:“不过有人疼你,怕是不需要我了。”

    沈嘉禾因为娘亲的调侃,微红了脸颊,坐到沈周氏的对面,岔开话题道:“娘,你怎么忽然想要少侠的八字了?难道你同意了?”

    “早测晚测都是要测的。”沈周氏温和道,“我同不同意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能待你好。天下父母都是希望女儿能嫁个好人家,幸福一辈子的。”

    沈嘉禾面露动容,唤道:“娘……”

    沈周氏拍拍她的手,说道:“我问过他家里的事,那孩子也是命苦。不过我瞧着他为人坦诚,心细,又时时刻刻念着你。我谈起你的事情,他总是听得格外认真。娘身为过来人,偶尔也会有种直觉,比如我这女儿托付给他,是会幸福的。”

    沈嘉禾握住沈周氏的手,低下头,略带些哽咽,深呼吸一口,才笑着说道:“娘,你不是说,不想让我找个闷葫芦么?”

    “他话是不多。但该说的话不含糊,听着顺耳。”沈周氏日常怼丞相,“反正比你爹强。”

    沈嘉禾破涕为笑,为她爹说起好话,“我爹就算不会说话,但心里时刻惦记着娘呀。”

    “我知道。”沈周氏带着些别扭道,“要不然我也不会嫁他。”

    沈周氏同沈嘉禾闲聊了几句,劝她早些休息,便离开了小院。

    沈嘉禾拿起沈周氏送来的糕点慢慢吃着,只觉得明明都是同样的糕点,却尝出两种甜味。

    她仰头望着高悬于空的明月,忽然想起前世呆在冷宫时,她也时常望月。

    同样的月亮,不同的心境,那些事已经彻彻底底成了一个逐渐被她遗忘的梦。

    她活在此处,还有长长的路要走,虽然路上的一切成了未知,但她知道有人会陪着她走。

    即便回了丞相府,仍有许多事情要做。

    沈嘉禾来之前因樊姐的嘱托,曾修书一封,让沈丞相派人去保护好李曼吟。

    当然在信中,她不能提自己去过云芳院的事情,只说是朋友所托。

    既然有浮拓在,沈丞相那边必然是知道李曼吟曾是地煞教的人。

    沈丞相觉得云芳院鱼龙混杂,不好保护,便将李曼吟安置在了宅子中,周围会有人看护。

    宅子的位置颇为偏僻,要去那边少说也得耗去半日的时间。

    沈嘉禾知晓李曼吟还安全,便不急着去见她,而是打算先去瞧瞧季连安。

    因为皇上病重,时不时就犯点毛病,所以季连安被勒令呆在宫中,至多被允许出宫一个时辰。这还得是看在沈丞相的面子上,宫中才肯放季连安轻松一下。

    沈丞相下朝的时候,顺便将季连安给带了出来。

    朝中事务繁多,他还要赶去处理别的事情,就将季连安放在了一旁的茶馆,自己离开了。

    季连安一脸茫然不知道沈丞相是什么意思,四下看了看,见到沈嘉禾那熟悉的笑脸时,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惊讶道:“你回京都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嘉禾,问道:“沙鸢没对你怎么样吧?”

    沈嘉禾站起来,在季连安面前转了一圈,“四肢健全,五官都在原位。”

    季连安还是有些不放心,为她号了号脉,感觉无事,才点头道:“是没事。”

    沈嘉禾瞧了瞧季连安身上的衣裳,“师父你怎么还穿起白衣了?”

    “别跟我提这个。”季连安忿忿不平道,“宫里那群人,烦都烦死了。你说他都吊着口气了,还有余力说什么我穿青色晃得他眼晕,旁边那群马屁精就愣是给我换了白衣。”

    沈嘉禾:“……”

    皇上还有闲情这么作呢啊。

    说完他不顺心地扯了扯衣服,一脸不耐烦道:“回去之后还得换。估摸着他也是躺床上没事干嘴皮子不利索但好歹能说。我出来之前还在那发火说什么‘白色是提前给我穿孝服么’,让我用一句‘你再说话就是了’给怼了回去。烦死了。”

    沈嘉禾:“……”

    几个月不见,她师父已经进化到连皇上都敢怼回去的地步了,这何止是吃了炮仗的程度啊。

    她莫名对季连安肃然起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