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作者:二雅左卫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嘉禾在去天门庄之前,亲自去瞧了瞧姜夫人和李梧。

    他们两个被分别看管在不同的地方,不过两人离得并不算远,大概也就一刻钟的路程。

    位置比较偏僻,单从外表看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宅子,实际上周围是有人看守的。

    沈嘉禾没见过姜夫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同她说些什么才好,便索性什么都不说,只是让秦如一带着自己在隐蔽的地方藏好,大概确认一下姜夫人的样貌和状态。

    在来这里的五天前,沈嘉禾经过沈丞相的同意,曾派人安排李梧去见姜夫人。

    目的自然是想让李梧告知她关于姜护并没有杀害老庄主的真相,毕竟姜夫人现在孤立无援,比起外人来说,她还是更加相信身为黑花庄弟子的李梧,即便他是姜护信任的手下。

    当然李梧是不知道姜护是因何而死的,他所告知给姜夫人的真相,就是沈嘉禾经过姜夫人与盟主往来的书信,以及其他消息,大概拼起来的。

    从姜夫人全无怀疑地照着盟主的指挥而行动看去,她虽然在报仇这一点上比较明确,但实际上没什么主见,是个比较容易□□控利用的人。

    沈嘉禾要做的事情,其实也是在利用她的这一点。

    姜夫人骤然知晓她被人蒙骗,亲手杀了自己的夫君,必然会难以置信,随之而来的就是愧疚懊恼悲伤,等这些情绪过后便是心中茫然不知未来,五天差不多足够了。

    沈嘉禾要做的,就是在姜夫人迷茫无措时,给她指一条路。

    姜夫人安静地坐在小院中,怀中抱着半梦半醒的孩子。

    她若有若无地哼着小调,抱着他的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似是在哄他入睡,一双眼茫茫然地看着天上随风而来,又随风而走的云。

    她未施粉黛,面上显露出几分憔悴,瞧起来弱不禁风,仿佛随时都会折倒一般。

    秦如一默不作声地看着,忽然问起沈嘉禾,“姜……夫人以后会怎样?”

    “以后会怎样?”沈嘉禾微歪头想了片刻,回道,“武林大会过后,我爹自然不会再拘着她。到时李梧不会坐视不理。白勇重情重义,重建青花庄时,也肯定会照拂老庄主的养女,不会任她凄惨度日流落在外。”

    秦如一沉默片刻,微微点头,轻声道:“也好。”

    沈嘉禾觉得没必要再看下去了,便拍拍秦如一的胳膊,示意可以离开了。

    秦如一环抱着她,轻盈落地,随即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了下来。

    沈嘉禾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有些迷茫道:“我家暗卫在哪里呢?”

    秦如一:“……”

    秦如一默不作声地向着对面的参天大树指了指。

    沈嘉禾仰头看了过去,分辨了好一会儿,才瞧出那里有人,而不是个树枝。

    沈嘉禾:“……”

    虽然她是知道暗卫是需要完全隐藏自己行踪的,但这未免有些太拼。

    那暗卫似是感觉到了沈嘉禾是在找他,身姿轻盈地从树上滑下,几个闪身便出现在沈嘉禾的面前,半跪在地,低低唤道:“大小姐。”

    暗卫从上到下都包裹得很严实,体态也都差不多,比较瘦小,善于隐藏。

    沈嘉禾大概知道府里有几个暗卫,但具体到姓名她便不太清楚了。

    她叫他先起来,随后从怀中掏出两封信来,吩咐道:“把这封信交给姜夫人。让她好好想一想。同意的话,就让她写封回信给我。不同意,把另一封信交给李梧,要他劝劝她。”

    暗卫恭敬地接过,低声应了一下,确认沈嘉禾没有别的事情要吩咐,就径直离开了。

    秦如一轻声问道:“她会同意么?”

    沈嘉禾漫不经心道:“八成会吧。毕竟姜护的死,她虽然会怪罪自己一段时间,但很快为了好受,她就会觉得这些全都是盟主的错。如果不是盟主骗她,她根本不会这样做。所以要想报仇,对付盟主,最好的选择就是同我们联手。”

    虽然沈嘉禾觉得盟主想让姜护死,就算不利用姜夫人,他还是会死。

    但姜夫人若是能再多信任一下姜护,也不会变成由她亲手杀掉自己夫君的结局。

    明明执意要和姜护成婚的是她,到了最后了结姜护的也是她。

    至于沈嘉禾要姜夫人做的事其实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在武林大会露露面而已。

    他们手中有两人往来的书信,可以对那群江湖人揭露盟主分裂青花庄妄图接管的事情。

    武林盟一贯是正派的形象,这件事又触及到各个门派的利益,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拿此事当作开场,动摇人心,自是最好。

    但光凭书信有些单薄,总得需要当事人证实真伪,这便需要姜夫人出面了。

    然而姜夫人出面,就意味着是在承认自己杀夫的事实,还要昭告整个江湖。

    江湖中人或许会说姜夫人蛇蝎心肠,又或是别的,但这件事她都肯承认下来,即便盟主狡辩不肯承认,大家也会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有了这个铺垫,给他们在心中播下怀疑的种子,后面的事情就会一步步顺遂起来。

    就看姜夫人肯不肯了。

    沈嘉禾一边往回走,一边瞧了眼秦如一,问道:“你觉得我的计划有些不近人情?”

    “不是。她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的。与你的计划无关。”秦如一摇头,低声回道,“我只是觉得……无论选择哪一边,那孩子都有些可怜。他本无罪。”

    姜夫人若是出面了,那孩子未来会有人在背后议论,他有一个杀了自己爹的娘。

    姜夫人要是不出面,还是会有人议论,他有一个勾结地煞教背信弃义的爹。

    无论选择哪一边,都避不开这些事情。

    “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淡出江湖,隐姓埋名,平平淡淡地生活着。”

    沈嘉禾语气轻松地说道:“人都是很健忘的,当时或许会议论得很热烈,但只要姜夫人无声无息地消失一段时间,他们就不会再提了。至于那孩子,你若是觉得可怜,就给他寻个好的教书先生,教他读书习字,君子品德。”

    顿了顿,她道:“只要他自己不做错事,就能堂堂正正地活着。”

    讲完,沈嘉禾细思一番,忽然满足地说道:“我觉得刚才那段话我说得很好,回去给书琴大概描述一下,看她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就让浮拓未来转职的时候加到书里。”

    秦如一:“……”

    为了兄妹相认,也是操碎了心。

    秦如一的外祖母这个时候基本都会出门一趟,待到下半月才回天门庄。

    沈嘉禾在看完姜夫人之后,又在丞相府呆了几天,估计着秦如一的外祖母应该是回来了,便打算启程去往天门庄。

    启程之前,自然得向沈丞相和沈周氏请示一番。

    沈周氏答应得很痛快,本还打算亲自去拜访一下秦如一这唯一的亲人,但无奈她下半月事务繁多,去不了天门庄,只能百般嘱咐沈嘉禾要多带些见面礼,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而沈丞相则显得有些不甘不愿,两人一路独处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去拜访秦如一的外祖母,明明在别人都倒戈的情况下,他这边还坚守阵地并没有同意两个人的婚事。

    经常跳进女儿挖的坑里的沈丞相不由深思起来。

    他要是同意他俩去天门庄,会不会就被默许为他就是同意了婚事啊?

    沈嘉禾猜透了沈丞相的心思,半是无奈道:“爹,我这次去是为了特别正经的事。”

    沈丞相批着公文,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是说你俩的婚事不正经?那以后就别提了。”

    沈嘉禾:“……”

    沈嘉禾觉得这个气氛不方便她继续说,就暗自扯了扯秦如一的袖子。

    秦如一临危受命,干巴巴开口道:“婚事是正经的事。”

    沈丞相将笔放到一边,好整以暇问道:“哦?有多正经?”

    秦如一微歪头,想了想,不确定道:“十个正经那么多的事?”

    沈丞相:“……”

    十个正经是什么,着重强调么?

    沈嘉禾瞧了瞧他们两个,只好说道:“爹,我们这次是为了盟主的事。”

    沈丞相狐疑道:“天门庄跟徐玮阳有什么关系?”

    沈嘉禾耐心道:“八方庄名下的许多店铺,少侠不在时由天门庄打理。盟主定期会支出一笔钱,账本在天门庄。少侠觉得那笔账或许会有些线索。”

    沈丞相闻言垂眸想了一下,手指轻点桌面,看向沈嘉禾,警惕道:“不会是借此让我同意你们的婚事的策略吧?确定会有线索?”

    沈嘉禾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下得套确实有点多,便老老实实道:“确定。不挖坑了。”

    沈丞相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含糊道:“行。去吧。”

    说完,他严肃道:“不许拉小手,不许搂搂抱抱的。出门在外,彼此之间没必要说那么多话,每天三句就够了。听到没有?”

    沈嘉禾:“……”

    沈嘉禾嘀咕道:“每天三句话说什么啊?”

    沈丞相想了想,一脸正经道:“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足够过一天了。”

    沈嘉禾:“……”

    这三句话明显只够沈文聪的一天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