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作者:二雅左卫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门庄不愧是江湖不走寻常路中的第一门派。

    城中商铺林立,听秦如一说,大部分都是天门庄名下的产业。

    沈嘉禾大概一瞧,似乎什么行业都涉及了一些。

    秦如一的外祖母是天门庄上一任的庄主。

    女儿死后,她便早早地将庄主之位让给了自己的关门弟子,呆在庄里颐养天年。

    虽是如此,但外祖母还没有真正放权,庄里许多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听她决断。

    而八方庄名下的店铺,也是由她亲自打理。

    听闻秦如一的外祖母喜欢翡翠,沈周氏便特意将宫里赏的飘花翡翠镯给拿了出来,要沈嘉禾当作见面礼送给外祖母。

    沈嘉禾双手捧着装有见面礼的小木盒子,心里随着马车的摇晃,有些忐忑不安。

    外祖母毕竟是秦如一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可以,沈嘉禾自然是希望她能够喜欢自己。

    秦如一瞧出沈嘉禾的坐立不安,轻轻握住她的手,低声安抚道:“别怕。”

    沈嘉禾回握住他的手,打听道:“你外祖母……是个怎样的人呀?”

    大抵是天门庄喜欢闷声发大财,不愿在江湖中凸显自己,所以传言总是很少。

    秦如一想了想,回道:“听说外祖母她年轻时雷厉风行,如今似乎和善多了。性子多少有些冷硬,但心肠很好。她一定会喜欢你的,不要担心。”

    顿了顿,他似乎想起什么,小心翼翼地在她脸颊边落下一吻,正经道:“给你底气。”

    沈嘉禾忍不住笑了起来,摸摸自己的脸颊,低声道:“谢谢啦。”

    天门庄并未建在闹市,而是临近郊外,较为偏僻的地方。

    沈嘉禾从马车上下来,听秦如一说“这里就是天门庄”,便抬头仔细看了看。

    天门庄的宅邸很是气派,但装饰不多,颇显朴素,门前也比想象中要冷清一些。

    秦如一解释了一句,“门中弟子这时间大多会去商铺巡视,晚些才回来。”

    沈嘉禾刚要点头,却忽然见到一名青衣男子执剑跳上围墙,又轻盈落在地上。

    紧随其后的便是黑衣男子,顺着那名男子的轨迹也跳了下来。

    两人双双执剑,面色阴沉地瞪着对方,无声无息地对峙。

    沈嘉禾:“……”

    总觉得这个侠客对峙的场景有点眼熟。

    与上次不同,这次背对着沈嘉禾的是青衣侠客。

    她微微侧过头去,便见那黑衣侠客漠然地站在那里,鼻子上有一道细长的横疤。

    他忽然开了口,淡淡说道:“我的青棠剑法,你是打不过的。”

    那青衣男子冷哼一声,“你就这般自信?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说完,他执起长剑,喝道:“看我的相落剑法!”

    沈嘉禾:“……”

    从鸭血百叶都进化到香辣清汤了。

    你俩是经商的底子,直接去开火锅店好么。

    秦如一已是见怪不怪,瞥了他们一眼,对沈嘉禾说道:“进去吧。”

    来之前,秦如一早已写好了信寄到天门庄,门前看守的弟子刚刚也被他打发去通知外祖母,所以此刻直接进门倒也无妨。

    沈嘉禾指了指那边你来我往正是激烈的祁家兄弟,问道:“不打声招呼可以么?”

    秦如一点点头,“无妨。他们打起来,最少要一个时辰才结束,我们先去拜访外祖母。”

    沈嘉禾回首瞧了瞧浑然不知有人拜访的两个人,便放弃打招呼,随着秦如一踏入天门庄。

    大概是许多弟子不在天门庄的缘故,庄里静悄悄的,没有想象中那个噼里啪啦的算盘声。

    正厅离大门不远,所以即便由秦如一带路,也没怎么走歪,顺顺利利地到达了目的地。

    外祖母早已等候在正厅,手中拿着个龙头细杖,静默地站在门前。

    她的两鬓已然花白,但目光如炬,不见浑浊,看起来还是很精神的样子。

    见到他们走来,她的眼神添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温和,声音却很是平淡地说道:“来了。”

    秦如一点点头,简短地唤道:“外祖母。”

    外祖母若有若无地点点头,目光落在沈嘉禾的身上,打量了一下,问道:“沈姑娘?”

    秦如一在信中已经讲明了他与沈嘉禾之间的关系,所以外祖母自然也是知晓的。

    沈嘉禾微微笑着道:“外祖母好。”

    她将手中的小木盒递上来,说明道:“听闻外祖母喜欢翡翠,这是家母和我准备的见面礼,希望外祖母能喜欢。”

    沈嘉禾所准备的是墨翠,虽然比不上宫里赏赐的,但也是上品。

    外祖母将木盒接过,将其打开,便见两种翡翠由软布隔开,并排放在一起。

    她盯着瞧了片刻,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是将其认真收好,淡声道:“费心了。”

    沈嘉禾有些摸不透她的想法,难免有些拘谨,便微微笑了笑。

    外祖母手持龙头细杖,转过身去,慢慢道:“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等下我派人准备好账本,带你们去查账。”

    秦如一低声说道:“外祖母她只要不是看了一眼马上转开视线,就是喜欢。刚才她盯着翡翠看了有一会儿,说明她很喜欢。”

    沈嘉禾:“……”

    沈嘉禾:“……原来如此。”

    这个判断标准好微妙啊。

    两人刚一坐下,就有弟子前来奉茶。

    外祖母温存的话语不多,寒暄几句,便问起正事,“为何忽然查起帐来?”

    其实查账的目的很简单,归根结底,是在为盟主与教主是同一人的事情找证据。

    无论是武林盟还是地煞教,维持一个门派的运作,必不可缺的就是银钱。

    而盟主得到这些资金的重要渠道,便是八方庄名下的那些店铺每年赚取的利润。更重要的是,盟主知道秦如一向来是不查他的帐的,所以很有可能会借机抽取一部分用在地煞教上。

    为求谨慎,盟主或许不会经常这么做,但只要账目有点问题,秦如一便能顺着去查。

    毕竟秦如一也是一庄之主,大概能估算出维持武林盟运作需要的金额。

    不过调查账目虽然简单,但追查那笔钱的去处,就有些麻烦了。

    盟主将多出的钱转存在钱庄,肯定不会用着自己的名字,而且他们也不清楚是哪个钱庄。

    不过好在,沈嘉禾能从沈丞相那边申请些权限,天门庄这边经商,有属于他们的人脉。

    虽然困难些,但好歹不是大海捞针。

    秦如一将盟主和八方庄之事,还有他们此行的目的,简洁明了地说了出来。

    外祖母神色微露动容,低声叹道:“子真他啊……”

    言罢,她摇摇头,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唤了名弟子,问道:“账本准备好了?”

    那弟子乖乖应道:“准备好了。”

    外祖母慢慢说道:“既是如此,你们便去查吧。早些查出来早些安心。”

    两人应了一声,便随着那弟子去往账房。

    沈嘉禾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外祖母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她回以一笑,外祖母像是怔了怔,略略点头,随即敛下眸来,手指抚着那个木盒。

    沈嘉禾放下心来,虽然很难瞧出,但她觉得外祖母是喜欢着这份见面礼的。

    账房与正厅相距不远,他们随着那弟子走了一会儿就到了。

    那名弟子将房门推开,恭敬道:“账本已经被备好。”

    秦如一点点头,迈步走了进来,似是想到什么,转过身来,吩咐道:“随意取本书来。”

    那名弟子稍微想了下,应了一声,为他们将房门关上,随后步履匆匆地离开。

    大概是提前吩咐过,所以账房里除了他们两个便没有别人。

    有两本颇为厚实的账册叠在一起,安然地摆在一个木桌上,旁边还有一个长算盘。

    秦如一坐在桌后的椅子上,沉默地翻起账本,瞧起来倒是挺像模像样的。

    那名弟子很快便按照秦如一的吩咐拿着本书回来了。

    沈嘉禾从他的手中接过,看了看封面,上面写着《周易》二字。

    她翻了翻,问道:“少侠你要这本书做什么?”

    秦如一看着手中的账本,分神回道:“给你看的。怕你无聊。”

    沈嘉禾:“……”

    她不是很擅长卦爻啊。

    沈嘉禾虽然从前是看过《周易》的,但总觉得这本书她不太参悟得透。

    她将书放下,口中说道:“我也可以帮你查账啊。”

    秦如一闻言,略一挑眉,将另一本递给沈嘉禾。

    沈嘉禾翻了两下,细细看了看,顿时觉得一堆数字晃得她头晕。

    她默默放下账本,拿起《周易》,慢慢道:“我还是参悟一下这本吧。”

    秦如一听她这般说,眉眼微弯,浅笑道:“你想看什么可以叫他再换一本。外祖母喜欢读书,天门庄里有个书库,离这不远。”

    沈嘉禾正想着该如何是好,房门却从外向内缓缓推开。

    外祖母慢悠悠地走了进来,望向秦如一,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账本可有哪里瞧不懂?”

    秦如一摇摇头,“刚开始看,还没有不懂的地方。”

    外祖母点点头,随即看向沈嘉禾问道:“沈姑娘,可会打算盘?”

    沈嘉禾犹豫了一下,诚实道:“不会。”

    “不会也无妨。”外祖母慢慢道,“你随我来,我教你。”

    沈嘉禾:“……”

    沈嘉禾:“……谢外祖母。”

    怎么来一趟天门庄,还得学门手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