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百第一百零七章

作者:二雅左卫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如一参加武林大会是以八方庄庄主的身份去的,所以秦九和几个八方庄的弟子也随着他一同去往颍州。

    他们见到沈嘉禾,改口尤其快,还没跟两天,就庄主夫人长,庄主夫人短的叫开了。

    沈嘉禾本来就是以家眷的身份参加的,所以他们这样叫,她就是乐呵呵地看着。

    倒是秦如一害羞了起来,每次听到他们这样称呼,眼睛四处乱看,就是不敢看向沈嘉禾。

    台州方面,因为黑白两庄的庄主都去参加了武林大会。

    为了避免两边争斗,发生难以处理的事情,所以黑白两庄暂时休战。

    不过休战是休战,两边的关系却完全没有变好,隔着三米都能靠眼神斗起来。

    沈嘉禾不由替白勇担心起以后重建青花庄时,这两边根深蒂固的敌对心理该怎么处理。

    但白勇估计也不需要她为他担心,毕竟能牵成两个媒,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了。

    沈嘉禾离开台州之前,特地去了趟黑花庄去问浮拓所假扮的李梧的行踪。

    那些弟子并不清楚,只是说李梧自打去了颍州,几乎小半年没回来了。每个月倒是有信送来,说他一切安好,过问过问庄中近况,至于其他倒没说什么。

    而最近的一封信,是点了几个弟子,让他们选好人,一同去参加武林大会。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点到名的那几个弟子,有一半跟李梧不合起过冲突。

    李梧当上庄主之后,他们更是明里暗里的反对,甚至有过取而代之的计划。

    但李梧是盟主钦定的黑花庄庄主,所以他们就算再怎么想也掀不起风浪,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这些李梧都是知道的。

    所以武林大会这么重要的场合,点名要他们过去,实在让庄里的人一头雾水。

    半夜时分,夜深人静。

    沈嘉禾和秦如一熟门熟路地潜入进黑花庄的书房,从抽屉里翻出李梧到达武林盟之后发来黑花庄的信件。信封上的印章确实来自颍州的驿站。

    她在丞相府时,曾见过李梧本人写的信,所以李梧的笔迹,她是认得的。

    然而如今的李梧,是浮拓假扮的。

    浮拓最大的本事,就是能惟妙惟肖地模仿任何他所需要假扮的人。

    从容貌举止,到声音仪态,最基础的就是模仿笔迹。

    所以浮拓在江湖上,还有个“千面相”的称呼。

    不过据浮拓所说,如非必要,他一贯都是以真面目示人的。

    书房里的这几封信,确实是李梧的笔迹不假。

    但模仿笔迹不是什么难事,沈嘉禾只要留心一些,也是能模仿个八成像的。

    所以下笔写这封信的究竟是谁,实在很难让人轻易判断出来。

    不管是不是,浮拓这么久都没回来,也不曾和丞相联系,必是遇到了险事。

    沈嘉禾不由沉沉叹了口气。

    早知道当初直接把浮拓带回去就好了,至多不过是让爹说上几句,怪她自作主张,其他的也没什么。总好过像现在一样让人担心。

    书琴缝好的小褂可还留在丞相府里等他穿呢。

    离开台州之后,他们很快就乘船到了宿州的乾坤庄。

    班庄主还没动身,留守在庄内等着沈嘉禾的到来。

    沈嘉禾是丞相之女,这件事江湖人不知道,但盟主是知道的。

    只要他对着参加武林大会的人提及她的身份,以江湖人对朝廷的敌视态度来看,就算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在他们眼中也会变成,这是朝廷妄图分裂武林的阴谋。

    因为和沈嘉禾的关系,连带着秦如一也是不适合开口的。

    即便盟主牵扯到了八方庄的那场血案之中,也总有人会先揣测着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论。

    或许还会有人觉得秦如一勾结朝廷,污蔑盟主,成了朝廷的走狗。

    总之有这层关系在,无论沈嘉禾到不到场,效果都是一样的。

    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将他们查明的事情交由别人来开口。

    他们只需要在适合的时刻推波助澜一番,再装装傻就好。

    沈丞相有意将班庄主推上盟主之位,所以英勇揭示当今武林盟主种种恶行的任务,交给他来做最是合宜。

    虽然班文入朝为官,成了丞相的门生,班庄主一直想让班文的名字重归家谱。

    但知道这些事的人很少,毕竟班文是被班老爷子亲自赶出去,亲手把家谱上的名字划去的,就算班老爷子如今不在了,乾坤庄内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提这件事。

    否则班庄主不会拖到现在还一筹莫展,难能两全。

    所以,明面上,班文被乾坤庄逐出,就是和班家没有任何联系了。至于他们兄弟之间是否有书信来往,没有人会闲着去打听这种事情。

    班庄主坐在木桌上,迎着昏暗的烛火,轻声道:“确实由我来说,最是适合。”

    班家因为仁义,在江湖中威望颇高,由他来说,可信度自然增长了许多。

    他微微仰头,对着秦如一说道:“秦贤侄,你觉得我应下此事,可是为了名利?”

    秦如一摇头,低声回道:“庄主若是在乎名利,不必等到现在。”

    “贤侄此话,令我心安。”班庄主的手指抚了抚桌上的账本,慢慢道,“我应下此事,一是为了告慰秦兄的在天之灵,二是想还武林一个太平。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错事,江湖已不再像从前的江湖。”

    班庄主的声音顿了顿,望向沈嘉禾,眸中含着细碎的希冀,“丞相应允我,只要我能当上武林盟主,江湖事朝廷不再暗地把控。希望他能言而有信。”

    沈丞相推班庄主当武林盟主,主要目的是想换上自己的人,牵制野心过大的迟辕。重心还是在沈家和朝廷上。

    至于整个武林会如何发展,他其实兴趣不大。

    反正凭着班庄主的品性,江湖乱不到哪里去,势力再大也撼动不了国本。

    姜夫人在沈嘉禾从八方庄回来之后,就派人送了封信来,同意了沈嘉禾提出的建议。

    她作为开场掀起风浪的人物,自然不能和沈嘉禾他们同路,言辞也不能和他们扯上关系。

    好在,姜夫人虽然容易受人利用,但这点利害她还能拎得清。

    沈丞相派了一些人悄悄护送姜夫人来宿州,预计到达的时间大概在他们离开三日之后。

    等姜夫人到了乾坤庄,班庄主就会动身,带着她一同去往武林大会。

    至于他们为何会在一起同行,班庄主知道这个理由该怎么去编。

    一路跋山涉水之后,终于到了文州。

    听秦如一说,无垢剑庄因为文州离颍州很近的缘故,所以每届武林大会都是掐着正式召开的时间去的。能晚动身就从来不早去。

    沈嘉禾没有直接去无垢剑庄找白景钰,而是等到了傍晚,去了云芳院。

    樊姐果然还在文州。

    沈嘉禾进门时,她正趴在床上,手指灵活地拨弄着算盘记账。

    她听到关门的动静,头也不抬地说道:“我听说,天门庄的老庄主,把她那个宝贵金算盘送给你了?我从前开了三百金的价钱要买那个算盘,都能融上一箱的算盘了,老庄主都不干,居然就这么轻易送人了。”

    沈嘉禾怔了怔,笑着回道:“樊姐你消息还真是灵通。”

    樊姐微微笑了起来,“毕竟是吃着这碗饭的,哪敢不灵啊。”

    她将账本合上,慵懒地抻了抻腰,打着哈欠道:“你来我这,是为了问无垢剑庄的事?”

    沈嘉禾随意坐到一边,撑着下巴点点头,“自从上次分别之后,好久都没有白景钰的消息了。班若那边也没有,让我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但来之前,我去无垢剑庄附近看了看,风平浪静的,街市里也没有异常的流言,不像是出了什么事。”

    “要说事,也没什么大事。”樊姐侧躺在贵妃榻上,懒洋洋地说着,“就是白老庄主回来了而已。”

    说来白景钰离开之前,确实说过是白老庄主召他回去的。

    沈嘉禾微歪头,“白老庄主回来……难道是因为绪欣的事?”

    “白老庄主为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儿子,是站在盟主这边的。”樊姐悠哉道,“白老庄主的性子很固执,是没办法说动他的。从白景琛口中得知绪欣的事情,不仅没能被说服,反倒把白景钰召了回来,把他们两个人软禁在无垢剑庄里。”

    沈嘉禾垂眸,若有所思地说着,“白老爷子……确实不好办啊。”

    “你们两个想要见白家兄弟,估计很难。”樊姐漫不经心地说着,“白老爷子看得很紧。白家兄弟想要出门,周围都得跟上三十多个盯梢的。就连白景钰想来我这里,都很难。”

    沈嘉禾:“……”

    老爷子,那俩是你孙子啊,用不着这样吧。

    沈嘉禾思索一番,问道:“白景钰姑且不说,白景琛作为下一任庄主,还能去参加武林大会了么?”

    “啊,那个啊。”樊姐慢悠悠道,“无垢剑庄今年不参加武林大会。”

    沈嘉禾:“……”

    还能缺席的哦?

    沈嘉禾纳闷道:“为什么啊?”

    樊姐竖起两根手指,“武林盟的说法是白老庄主觉得身体不适,景钰的说法是武林盟根本就没把新的请帖发给他们。这两种说法,你可以选择一个去信。”

    沈嘉禾摸了摸下巴,“按理讲,我们这边的举动盟主不可能一无所查。白老庄主是盟主有力的支持者,就算是迁怒绪欣的事,至多不让白家大哥参加就是了,没理由白老庄主也要退居三舍才对。”

    樊姐微微一笑,轻声道:“人心难猜和消息不同,再多的我便不知道了。”

    沈嘉禾其实也不是非要见到白景钰不可,听到他没遇到什么大事,就放心了许多。

    就是可怜他这个喜欢满江湖闲逛凑热闹的性子,被关在家里这么久,连封信都不能写,怕是要被憋坏了。

    但盟主不让无垢剑庄参加武林大会又是闹什么幺蛾子呢?

    沈嘉禾猜的头疼,只想一碗毒送他归西。

    樊姐食指轻点额角,向沈嘉禾招了招手,“你把曼吟护得很好,我就免费送给你个消息。”

    沈嘉禾不明所以地走了过去,好奇问道:“什么消息?”

    樊姐轻声问道:“你还记得,我在信中同你说过黑市异动的事么?”

    “记得的。”沈嘉禾点了点头,“我查过,说是有好几个人在大量购买刀剑之类的兵器。”

    “很多时候啊,那只是障眼法。”樊姐低低笑着道,“你附耳过来。”

    沈嘉禾弯下腰去,口中还疑问道:“障眼法?”

    樊姐将手拢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了一句话。

    沈嘉禾睁大了眼,惊诧道:“他疯了么?”

    “所以啊,你还是别把他逼得太急才好。”樊姐略带嘲讽道,“狗急了还会跳墙呢。”

    沈嘉禾坐在原位,思量了许久,摇摇头,“不行。都走到这一步,没有退路了。”

    樊姐微微挑眉,“那你打算怎么办?想好对策了?”

    沈嘉禾垂眸,低吟一声,“险中求胜吧。”

    樊姐不急不缓地说着,“这个赌注可有点大。你要考虑清楚。”

    沈嘉禾掏出从白景琛那边借来的地煞教印章,又向樊姐借了纸笔,慢慢写了几个字。

    她吹干墨迹,小心翼翼地将那张纸折好,同印章放到一起。

    樊姐默不作声地看着沈嘉禾将这两样东西交给自己,不解问道:“这是什么?”

    沈嘉禾微微笑道:“樊姐就帮我把这些东西还给白大哥吧,就跟他说是物归原主。”

    樊姐不置可否,将两样东西放到木盒当中,低声道:“让我转送东西,可是要另算钱的。”

    顿了顿,她轻松道:“算了,就拿曼吟和你师父成婚时的份子钱来抵吧。”

    沈嘉禾:“……”

    本来能给师父随份子的人就少,现在还被她给败出去一份。

    樊姐微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你这小姑娘还挺招人待见的,要是能活着多好。”

    沈嘉禾:“……”

    沈嘉禾:“……我也没说要死啊。”

    在文州逗留了两日,沈嘉禾还是没能在街上撞见白家的两位兄弟。

    眼看着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他们终于动身去了颍州。

    然而刚走到半路,也不知武林盟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早有弟子在那里等着他们,并且一路护送到了颍州。

    按照要求,参加武林大会的门派需要拿着请帖核实身份,并且在武林盟安排的地方休息。

    一是为了方便管理和通知,二是防止那些互相看不顺眼的门派私自打斗。

    今年休息的地方安排在了武林盟内部的客房,像黑花庄白花庄这种见面就爱打起来的门派,客房都被安排得很远。如非必要,一般都是见不到面的。

    距离武林大会的正式召开,还有五日。

    但江湖上各个门派已经来的差不多了,除去那些缺席的,只剩极少数离得较远的门派还在路上,没能到达颍州。

    八方庄的客房被安排在了东苑,相邻的都是沈嘉禾不太熟悉的门派。

    唯一算是比较近的,就只有白勇带着的白花庄了。

    沈嘉禾随着八方庄刚来东苑时,恰好路过白花庄的门前,就看他拿着几张画像,对着几个九天庄的小丫头,口舌如簧,如火如荼地展开着自己牵媒的大业。

    看起来不像是参加武林大会,而是跑来潜伏组织相亲会的。

    只有旁边的赵英权还没有放弃,苦口婆心地劝着,“庄主啊,快回想起你自己的身份啊。”

    到达武林盟时,已经是下午了。

    沈嘉禾将行李放到柜子中,休息了没多久,就有人敲了敲门,说道:“晚宴就要开始了,请各位务必赏光,移步至正堂。盟主恭候各位大驾。”

    那人说完就没了声响,然而从门缝中却掉出一张纸条。

    沈嘉禾狐疑地走了过去,站在原地瞧了瞧,确认上面没撒什么药之类的,才弯腰捡了起来,只见上面字字清晰地写着——明日小心。

    这个字迹很陌生,沈嘉禾的印象里是不曾见过的。

    而字条的右下方,画着一个模糊成一团的兰花,在兰花的中央有个朱砂点上的小红点。

    这是小兰花的标志。

    但小兰花的字她看了许多话本再熟悉不过,这不是他的字,而且他也不会来这里。

    假设不是有诈的话,知道这个标志,而且觉得我看到这个标志就会明白他的身份的人。

    小兰花,书琴,签名……

    对了!

    沈嘉禾记得自己曾把小兰花给书琴的签名交给了浮拓,让他留着认亲。

    难道说……这个人,是浮拓?

    他让她小心,是说,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