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八章

作者:二雅左卫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武林盟作为历代武林大会的举办地,排场自然很是气派。赤红的灯笼点缀着黑夜,随着微风轻摇闪烁,仿佛天上星辰落入人间,带着别样的美感。

    正堂前的石板路上摆着二十几张大圆桌,分散为左右两边,正中间留出一条长路,尽头则是盟主所在的主座。沈嘉禾随着八方庄到达时,已经有三三两两的门派随着武林盟引路人的指引,坐在椅子上,高声寒暄,相互恭维,闲谈着无关紧要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如一冷淡不愿多话的特点传遍了江湖,那些门派看到八方庄入座也仅是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沈嘉禾这个对于武林人来讲颇为陌生的面孔,倒也没人不识趣地跑来搭话。

    八方庄被安排在了主座的右手边,距离盟主的位置最近,大概一抬眼就能清清楚楚地看清对方每一个表情。

    秦九有些忐忑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挠挠头,有些纳闷地说道:“盟主怎么把八方庄安排到这里来了怪让人不自在的。感觉就像没背好书被先生故意提到前面来似的。”

    沈嘉禾撑着下巴,一手摆弄着银制的酒杯,漫不经心地环视四周,搭着话:“就是故意的呀。下马威还是第一步,等一会儿夜宴就会变成一场鸿门宴了。”

    八方庄与盟主的恩怨,秦如一并没有告诉过八方庄里的任何人,但秦九从他之前回八方庄时对武林盟骤然改变的态度,也猜出他与盟主或许发生了什么。然而秦九一向聪慧,知晓这事不该多问,便顺着沈嘉禾的话,愁眉苦脸地说:“那等一会儿鸿门宴上我们该做什么啊?”

    沈嘉禾瞧了他一眼,拖过桌上的果盘摆在秦九的面前,“吃。”

    “啊?”秦九愣了一下。

    沈嘉禾随意道:“你们就负责吃垮武林盟。”

    秦九:“……”

    分配任务是不是太草率了点啊庄主夫人。

    秦如一没有加入他们的闲谈,默不作声地盯着主座看去。

    盟主还没有来,那里空荡荡的,只是在桌上简单地摆了一壶酒和几个精巧的碟子。

    沈嘉禾握住他的手,温声细语地问道:“等一下就要见到盟主了。怎么样?紧张么?”

    “在这之前我忐忑过,想过该如何面对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得住仇恨。”秦如一回握住她的手,望着那空无一人的位置,低语,“可如今不会了。”

    他此刻若说怕,也只是怕沈嘉禾来到这龙潭虎穴会遇到危险。

    秦如一将种种思绪埋入心中,温声叮嘱她:“万事小心些。此事一了,我们就回家。”

    说话间,各大门派陆陆续续来到正堂前,本来略显空旷冷清的场地,不多时便填满了人。

    沈嘉禾无所事事地瞧着,看向穿着一身雪白在黑夜中尤其显眼的黑花庄那边,若有所思地嘀咕道:“黑花庄的庄主,没有来呀……”

    “黑花庄都来这么久了,那小子就没露过面,也不知道让盟主给拐哪去了。”一个声音爽朗地接起沈嘉禾的自言自语,大大咧咧地坐在对面,笑容满面地问着,“秦贤侄,沈家小姑娘,你们的婚礼究竟什么时候办啊?”

    沈嘉禾讶然地看了过去,随即微微笑了起来,“白庄主,写信还不够,你怎么追问婚期都追问到这里来了?”

    赵英权站在白勇身边,愁眉苦脸地劝着:“庄主啊,白花庄的位置不在这儿,在后面呐。要叙旧等夜宴散了再说。等一会儿盟主就要来了,万一怪罪下来,要让黑花庄看笑话的。”

    白勇不耐烦地摆摆手,“我好不容易牵成一个媒,什么事都没现在这事重要。”

    赵英权:“……”

    庄主你有牵媒这个毅力早就重建青花庄了好么。

    被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沈嘉禾半是无奈地说道:“婚期还未定,等定下来一定快马加鞭通知白庄主,你看这样可以么?”

    总觉得白勇简直比她的爹娘还要操心婚事的问题。

    白勇勉为其难地点点头,从果盘拿过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抱怨道:“不是我跟你说,现在这个媒人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刚来的时候给几个姑娘牵线,被她们的师父以‘心术不正’为理由活活追了我五里地。虽然现在是武林大会,但牵媒有错么!是错么!”

    沈嘉禾:“……”

    虽然武林人人搞副业,但像白庄主这么执着的还真是一股清流。

    沈嘉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牵扯下去,若无其事地问道:“现在还有些门派没来吧?”

    “啊,有的。”白勇权当为沈嘉禾科普,慢慢数到,“听说白老爷子突然身体不适,无垢剑庄今年缺席,剩下的就是蕲州的问天庄,禹州的散星庄,这些都是比较远的,要来还得有一阵子。然后就是……对了,乾坤庄还未来。”

    他们赶路不算快,又在文州逗留了几日,按理讲乾坤庄应在他们之前到达才是。

    “乾坤庄?”沈嘉禾的手指轻敲桌面,表情略显困惑,“班家现在还没来,是不是路上被什么事困住了……”

    忽然,秦如一握着她的手动了动,低声道:“来了。”

    话音刚落,本是喧闹的场景顿时安静了下来。沈嘉禾后知后觉地向着门口看了过去,就见武林盟主端着浅淡的笑容,不急不缓地走向主座,目光略略停在秦如一的身上,见他看向自己便若无其事收回目光,平和地说道:“寻常夜宴罢了,大家不必拘礼。”

    身后的随从“啪啪”拍了两下手,丫鬟们便端着一盘盘精致的佳肴从正门鱼贯而入。

    沈嘉禾上次见他不过是在一年前,比起那时,他好似老了许多,鬓边已染上丝丝银白。

    盟主似是也感受到了这种视线,目光沉沉地看了过来,见到是沈嘉禾,神色微动,竟是笑了起来,举起一旁的酒杯,慢悠悠的,仿佛寒暄一般说道:“没想到沈姑娘也来了这武林大会。上次一别,好似也过了一年了。”

    连惯例的开场白都未说,突兀地与别人眼中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寒暄,实在很引人注目。

    盟主却好似全然不知一般,慢慢地问道:“听闻丞相如今为了朝中大事繁忙得很,沈姑娘身为丞相的独女,不留在家中,怎么在这个时候参加武林大会了?”

    本是安静的武林众人,听到盟主这话,顿时讶然地议论了起来。

    “盟主刚刚说什么?丞相的独女?那个坐在八方庄庄主身边的小丫头?”

    “朝廷的人来武林大会做什么?该不会有什么企图吧?”

    “丞相的独女不是身体不好在养病么?怎么会出现在千里迢迢的颍州?”

    在这些议论声中,唯独白勇错愕地看了看沈嘉禾,一脸挫败地捂住脸颊,喃喃自语:“完了,丞相之女诶。这得随多大的礼才够,最近白花庄财政赤字了呀……”

    沈嘉禾并没有慌乱,倒不如说,她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

    今日就要揭穿她的身份,说明盟主急了,想要先下手为强,在武林面前封住八方庄的口。

    手指摆弄着酒杯,她露出不太开心的表情,假装懊恼地说着:“盟主!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好不容易趁爹忙的时候逃出来闯荡江湖,你怎么就说出来了”

    “我也是担心。江湖毕竟不好闯荡。”盟主淡淡看向秦如一,“不过有这个如意郎君护着你,我倒是问的多余了。”

    他顿了顿,目光沉沉,唇角却还是带着笑,问着秦如一:“我偶然间听说你们要成亲了。你怎么变得与我这般生分,都不曾告知过我。好歹子真不在了,我也算代他照顾了你许久。”

    盟主这番话,无疑是把秦如一往朝廷方面推。话中的含义不过是在暗指秦如一在与他划清界限,不顾江湖情义,暗投丞相,要为朝廷效力。

    秦如一自然听得懂,见他毫无愧色的说起最后那句话,眸色微暗,颇感荒谬地摇了摇头。

    “盟主你这样说,当真是错怪少侠了。”沈嘉禾装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信口胡说,却字字挑衅,“我是想与他成婚的,但盟主你的女儿绪欣被地煞教所害,去世不久,他念及情义,婚期还迟迟没有定下来,又该如何告知于你呢。这次来参加武林大会也是为了将沙鸢抓住,好让绪欣她死个明……啊,不。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听沈嘉禾提及绪欣,盟主的手瞬间握紧,眉眼泛上几分阴郁,口中极缓地回应道:“哦?那确实是我错怪他了。你放心,我一定让杀她的人血债血偿,让你们……早日成婚。”

    一向拥护盟主的门派,听到他这样说,立刻站出来表忠心,扬声道:“盟主放心!我们这次一定要铲除地煞教,为小姐报仇!还武林一个太平!”

    地煞教早就成了武林的心病,此言一出,也得到场上大部分门派的支持。一时间群情激昂,口中阵阵高呼,若是被不知情的人听到,还以为现在就要去讨伐地煞教。

    盟主没办法再继续之前的话题,只好故作感动的模样,安抚道:“大家的鼎力相助,绪某感激不尽。话不必多说,唯以这杯清酒敬给诸位,愿我们此番旗开得胜。”

    沈嘉禾冷眼地望着这个场景,端起酒杯,却是将酒洒在了地上。

    秦如一微皱眉头,悄声问她:“你此刻挑衅他,容易惹祸上身。”

    “他如今比起针对你,更是恨我。绪欣如何先不提,光是我爹逼他到如今这个境地,我挑衅他一下,处境也不会变得更坏。”沈嘉禾似是毫不在乎一般,慢悠悠地说着,“把话题转到地煞教身上,他就没办法再去诋毁八方庄,最起码你的处境不会变得太糟。”

    秦如一没想得这样深。

    他只当他是来复仇,知道盟主会针对于他,却忘记了比起过往遗留下来的威胁,沈家步步逼盟主落到如此境地,沈丞相他没法动,那就只有沈嘉禾才是盟主真正想要拔去的眼中钉。

    秦如一怔怔看着她,“你早就意识到了?”

    沈嘉禾含糊道:“多多少少?反正他现在有闲心跟我们虚与委蛇,事情还没那么严重。”

    秦如一却不管,当机立断对秦九道:“把她送回京都。”

    本来安心吃菜的秦九被突然叫到名字,呛了一嗓子,猛咳了两声,有些发懵:“啊?”

    秦如一一字一顿道:“送她回去。”

    秦九:“……”

    这是咋了小两口闹翻了么?

    秦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没敢动。

    早知道不在他面前说这些话了,明明知道秦如一把她的安危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

    沈嘉禾暗自有些懊恼,脑中转了几种说辞好似都没办法说服他,只好耍赖补救道:“我来都来了,怎么回去啊这里离京都那么远,我刚上小路肯定就被地煞教啊或是武林盟的人给咔嚓了,秦九就算武功再高也护不住我呀,还连累了他。”

    秦如一冷着张脸,“那我带你回去。”

    沈嘉禾怔了怔,“你,你不复仇了?”

    “复仇还有机会。”秦如一看了看她,却又别过脸去,声音透出几分颤抖,仿佛已经看到了悲剧的未来,“你若不在了,家便不在了。离了你,我自己一个人已经活不下去了。”

    这种时候开心,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沈嘉禾半是无奈地笑了起来,“这一世我什么都有了,我可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死去。你的坏毛病啊,就是总会把事情往坏处想。我想要和你共度一世,不是假话。你对我有信心一点啊,我可没打算栽在你仇人的手里,给你旧恨添新仇什么的。”

    她温温柔柔地笑着,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们还要一起回家呢。”

    秦如一微微露出疑问的神色:“这一世?”

    沈嘉禾笑意盈盈地说道:“是啊。这一世。前世我肯定是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地方做了许多好事,这一世才会遇到你。”

    秦如一微愣,敛眸低声道:“那我一定……是做了十世的好事,今生才会遇到你。”

    白勇捏着赵英权的胳膊,小声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对儿肯定牵成撒不了了!”

    赵英权努力地抽出胳膊,无奈地揉着:“庄主,你冷静一点啊。”

    白勇美滋滋地看着他们,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口”专心吃菜的秦九,忽然招了招手,悄声叫道:“小兄弟你过来一下。”

    秦九纳闷地指了指自己,看到白勇肯定的点头,一脸茫然地坐到他的身边,小心谨慎地问道:“白庄主,您有什么事情么?”

    “那一对儿看到没有,就是你们庄主和庄主夫人。”白勇指了指沈嘉禾和秦如一,“就是我牵的。他们包了‘如胶似漆’‘甜甜蜜蜜’双重套餐。你要不要也被牵个线呀?还有好几种套餐可以选呢。”

    秦九:“……”

    赵英权:“……”

    要命。怎么还一本正经地发展起套餐来了。

    沈嘉禾假装没听到他们之间的交谈,正想着要不要从盟主口中套点情报,就听到一个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十分慌张地奔向夜宴,一个武林盟的弟子跪在地上,大声道:“乾,乾坤庄来了!”

    嗯?班家来了?

    沈嘉禾下意识一抬眼,却见盟主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又若无其事收了回去,仿佛透着某种胸有成竹,表面上却略皱眉头问道:“乾坤庄既然来了为何还不快快迎进来?慌里慌张的做什么?”

    她微微有些疑惑,却听那弟子深吸一口气,大声道:“乾坤庄来时遇到了地煞教的伏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