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七五章 情急拼命贾金刀

作者:寂寞宇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钱青健避而不答,继续切口:“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贾金刀激动万分,稍稍提高了声音道:“门朝大海,三峡河水万年流!”又压低了嗓音道:“母地父天。”本以为对方会说“明复清反”,却不料对方淡然一笑,说的是:“反清,不复明。”

    钱青健此言一出,室内酒客皆闻,顿时惊碎一地眼球,“反清”俩字其能宣之于口?就是此时遍及全国的地下党组织天地会都不敢这么说,那些汉人顺民就更不敢了。

    人们惊愕的同时,均想:这人是真的不想活了,非但留了头发,而且还敢公然造反。

    贾金刀也懵逼了,这大兄弟的革命宗旨不对啊,反清复明才是革命人心中的梦想,这兄弟想干啥?想自己当皇帝么?

    未等人们有所反应,酒店里又进来一波客人,这一波客人数量较多,足有七八人之多,都是短打扮的旗人,各个赤裸着半个上身,走路膀子乱晃,却是满州摔跤的布库。

    自从满清得了江山伊始,旗人就对汉人有着天然的岐视,有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更是自觉肩负起监视汉人管理汉人的“责任”,刚才钱青健那句“反清不复明”说得响亮,这些布库在门外也已听得清楚,为首一名布库进门便杀气腾腾地喝问:“刚才是哪个汉狗在说话?”

    这句话辱及了全体汉人,在座的酒客十个人里面倒有七八个人心生敌忾,只有极个别的把自己当做满人的走狗才会无动于衷。茅十八第一个忍不住拍案而起,“操你奶奶的,汉人都是你们满人的爷爷!”也不多说,直接一掌劈向辱骂汉人的那名布库。

    布库们也是大怒,在这北京城里,还没见过哪个汉人敢反骂旗人,敢于先动手的就更没有了,于是纷纷扑上前去,一场殴斗就此展开。

    茅十八是泰州五虎断门刀的传人,只能说是寻常江湖把式里的好手,但是对付这些只懂得摔跤的布库却是没什么问题,掌劈脚踹,顷刻间就放倒了四个。

    那满人布库辱骂汉民时,贾金刀也是愤怒的,不过她身在天地会,深谙地下工作的原则,并不会在如此场合下暴起杀人,毕竟还有这个大兄弟已经惊动了官府,于是她一拉钱青健的手腕,急道:“快跟我趁着混乱逃命。”

    钱青健早已轻运河洛内力,在手背手腕周围形成了一层护罩,并未让贾金刀的肉手接触他的肌肤,那护罩极其绵薄,贾金刀竟然未能觉察,只觉这大兄弟的肌肤异常温润,有如玉石般光滑坚实,这一拉却也没能拉动,便知道大兄弟是身负武功之人,只怕功夫还在自己之上。

    “别急,你放心,咱们就等在这里,谁都奈何不得我们。先看会儿热闹再说。”

    不知怎的,这淡然的话语里竟似有着一种魔力,令忧心如焚的贾金刀平静下来,纵然心里一万个不信这青年有实力对抗官差的缉捕,却偏偏就想听他的吩咐,在这里观望下去。

    其实,贾金刀对这个青年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如同武功高强的男人路遇美女蒙难时必然出手相救一样,贾金刀来挽救钱青健,是另一种形式的英雄救美。英雄是女英雄,她来营救这英俊的青年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为天地会青木堂吸收新鲜血液。

    场中的打斗还在继续,茅十八以一敌众,虽然放倒了数人,但是他自己也未能全然幸免,身上也挨了重重的几下拳脚,上身挨的是拳,双腿挨的是脚,饶是他马步较为坚实,也被打得蹒跚了起来,踉跄着倒向那老太监的桌边。

    眼看这大块头就要砸在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