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587章 存心刁难

作者:蝼蚁望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丁教授,你倒是说话啊。”

    方才开口那人觉得有些尴尬,因为他开腔攻击齐麟,却未能得到丁渊的声援。

    丁渊冲着齐麟微微一笑,不过笑意有些敷衍,很快就收拢,瞥向齐麟的眼眸之中带着几分锐利凶狠。

    齐麟当成什么都没有看到,依然在看着手头上的文件。

    然后一言不发的,在众人的关注下起身。

    “齐教授,你有什么需要么?”倪祥敏小心翼翼的问道。

    副校长答应了她,只要做好这份助理的工作,后面留校的机会就大了,所以在倪祥敏对齐麟的事情相当关切。

    当然,她只是当成一种任务在完成,不参和半点个人情感。

    “没有。出去走走。”齐麟说完之后,便示视若无睹的离开。

    “哼,他心虚了。”方才在言语上对齐麟进行攻击的家伙,这会儿变得越发的嚣张起来。

    龙城大学法学系不少人在议论纷纷,对齐麟如何进入学校这件事情颇多争议。

    不少人在故意将这件事情闹腾大,还说龙城大学什么人都能当教授,简直笑话。

    “别跟着我,我自己可以。”齐麟说完,一个人走在龙城大学法学院的校园内。

    倪祥敏喔了一声,定住脚步,目送着齐麟远去,说道:“奇怪,怎么有这么怪的人?”

    说完之后,倪祥敏撇了撇嘴,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管他呢,只要能让我留校就行!”

    当倪祥敏回到教训楼的时候,教室外头聚集了不少人,都在朝着教室里看,教室内人声鼎沸。

    “祥敏,问清楚了么,那齐教授什么来路?之前在国外什么名校就读?是博士还是博士后?”李慧对此最为关心,第一时间朝着倪祥敏八卦。

    “对啊祥敏,齐教授那么帅,结婚了么?如果没结婚,有女朋友么?”李慧身边一个女孩饶有兴致的问道。

    “齐教授他……”其他人均七嘴八舌的朝着倪祥敏询问,问的倪祥敏瞬间无语。

    倪祥敏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按照自己对齐麟的感觉来说,她顿了顿,说道:“齐教授不太说话,冷冰冰的……”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汇聚在了倪祥敏的身上,静静的等待着她说下去。

    原本喧闹的环境,此刻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让倪祥敏相当不适应。

    “说下去啊,还有吗?”李慧悄声问道。

    “没了。”倪祥敏回答。

    “啊?这就没了?”现场再次哗然,一阵沸腾,不少稀碎的声音表示道:“那个齐教授只怕身份很特殊,这么年轻就成了龙城大学的客座教授。一般能够成为客座教授的,都是一些名人,他我看都没看过,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

    “就是,现在可是有钱有势的人的天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什么本事都没有,也能来这儿嘚瑟。”几个年轻的助教在窗外经过,默默叹息。

    他们在龙城大学已经助教了好几年了,都未能转正。

    结果冷不丁空降一个教授,直接让他们转正之路更加艰难,这越发的加剧了他们心中的那种仇恨和不爽。

    周围都是对齐麟的讨论,除了一部分的女生在说齐麟帅,还带着花痴的表情之外,其他的几乎都在羡慕和嫉妒齐麟。

    倪祥敏从未看见过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带来这么多的关注。

    对于这些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倪祥敏表示不屑。

    不过,有些事情,一个人两个人说或许还没什么,但一帮人说,这事儿就引人深思了。

    倪祥敏回想起齐麟的样子,沉默寡言,冷若冰霜,确实不太像是一个教授。

    难道真跟别人说的一样,齐教授没什么本事,来混日子的?

    简单思忖一番,倪祥敏觉得吃不准。

    ……

    齐麟到处走着,重归平静生活的惬意,让他的心头无比舒畅。

    没有了战场上的硝烟弥漫,没有了厮杀和血腥,昔日的阴暗被光明冲破,让他重新沐浴阳光。

    “苏北这个龙城这个地方不错,比较适合平心静气,提升自己的能力。阴阳野和意的奥义齐麟现在还不是特别明白,希望能够在这样一个承载着古运河文化,并且人杰地灵的龙城可以让自己更多一些顿悟。”齐麟看着周围美丽的景色,心中嘀咕。

    在导师见面会上,出现喝了几杯茶,然后就走了,估计也只有他齐麟了。

    一出现引起这么大轰动,在整个龙城大学,闻所未闻。

    齐麟到处看了看,然后便去了教室。

    大学的课是选修的,所以可以自由听课。

    一个空降的教授,听说很帅气,以至于其他系的美女都来蹭课,反倒是男生的比例很少。

    在众人的等待之中,齐麟出现。

    “上课,我们今天要讲……”齐麟按照上课模式讲着要说的一些内容,以前有想过要在法律方面有所建树,所以对于这方面相当有研究。

    “我去,太牛了,来了都不自我介绍。这可是第一次上课好么?哪儿有一来一句上课,然后就自顾自讲课的?”一个女孩子嘴上在埋怨,不过心却已经被征服。

    她单手托着腮,嘴角不时出现少许的笑意。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能问个问题么?”就在齐麟讲解着一些著名案例的时候,他的说话被人打断。

    众人朝着那个站起来提问的人看着,一脸错愕。

    “这是咱们法学系去过国外深造的大师兄陈正,听说好几家国外高端法务机构已经看上他了,希望他毕业之后就过去,薪酬很高。他也是咱们法学院内定的留校重点培养对象,特别抢手。”知道内情的人压低声音议论着,暗暗咋舌。

    “我们法律上说的一些案例,都是结合实际情况的。不过我们通常会遇到一个问题,是应该法里有情,还是完全遵循法度,不考量其他的东西。如果说我们想要考量人情,应该如何去权衡?”陈正故意刁难着,因为这个问题就好像是在追溯人类起源一样,问题形同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问的刁钻,相当难以回答。

    “法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用于实际生活的,而不是一些教条。如果按照齐教授你这样的方式教

    下去,我觉得我们大可以去图书馆多看几本法律书,不用在这儿听课那么累了。”陈正又道。

    他说完之后,一片哗然大笑。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