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三百六十五章 雷

作者:猫琲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么一吼,相当于拆穿了西洋镜。

    但尼克不管那么多,他守在母亲身边,张开手臂护住母亲,戒备地喝道:“你是谁!”

    不对,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到底跟自己这将近二十四小时以来的经历有什么关系,先把他撵走就是了。

    尼克这样想着,对那位军官的敌意更加强烈。

    军官看到他这个样子,更是火冒三丈。他在众人的搀扶下爬了起来,对尼克身后的莱菲布勒夫人阴沉地说:“夫人,你不打算给个答案么。”

    莱菲布勒夫人似乎呆住了。

    周围几乎鸦雀无声,只有那位军官身后的人们在爬起来的时候,可能会疼得哎呦两声。就这个,他们都是捂着嘴巴,不敢大声,生怕自己被集火的。

    有人看不过去了,站了出来,小声催促尼克:“尼克少爷,你赶紧跟他道歉。”

    既然有人站出来了,其他同样看不过去的人也受到了鼓舞。有人去哄劝军官:“雷上校别动怒。尼克这不是才回来么,可能在外面被吓到了,还没缓过来,行事有些冲动也是难免的。”

    雷上校冷笑一声,目光依然像刀子一样射向尼克母子。

    但主要的还是尼克身后的母亲。

    以尼克的年纪,基本成年了,但他毕竟还没有承袭爵位,按照传统还是受监护的对象。出了事儿自然要找他的监护人。

    莱菲布勒夫人困惑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当着众人的面,尼克没法解释今天自己都遇到了什么。而且一个已经死去了的修理工的话,也不可能拿到这里作为证据指责那人,所以他现在只是很着急地想要将那人撵走,非常坚定地说:“无论如何,请你离开我家。”

    尼克并没有想太多。在他看来,那人本来就有嫌疑,而且这是他的家,他让一个可能会伤害到自己家人的人离开,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但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那名姓雷的军官更是一副被侮辱了的神情,怒极反笑:“怎么,未来的莱菲布勒伯爵这么快就看不上我们了?”

    有人急了:“尼克少爷,您是不是不认识雷上校?他是您父亲当年最信任的副官。也是您母亲多年的好友。帮了您母亲很多!”

    “是啊,您家有很多事,都是雷上校出手相帮的。比如说这一次。”旁边还有人说道,“像他这样的人不多了。他是他们的代表。您这个样子,不止是伤了他的心,更是伤了所有站在您这一边的军官的心啊!”

    尼克听不懂。

    他进入到贵族圈子才三十天上下,很多东西都没有实感。

    听到这位军官是自己那从没有见过面的父亲的朋友,又帮过母亲很多,尼克心里的确动摇了一瞬。

    然而朋友难道是一成不变的么?

    青山公墓里躺着的那些人里,也不是没有被自己的好朋友送进墓穴的。

    尼克咬紧嘴唇,不肯说话。

    旁边的人都要急出白毛汗了,只好也转向莱菲布勒夫人:“夫人,您说句话啊!”

    您儿子不知道这里头的利害关系,您还能不懂么!

    莱菲布勒家嫡系的唯一子嗣到今天都没有承袭爵位,您难道不明白这背后的阻力么?

    这位雷上校,是为数不多站在您这边的人了!

    您这是要放任您的儿子把最后的助力得罪完么?然后把本属于您儿子的爵位还有军中的职位,都拱手送给你的那些烂亲戚?!

    我们在你们这儿可投资不少,你们要是搞不到这些东西,我们也会跟着遭殃!

    莱菲布勒夫人困惑地文自己的儿子:“尼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尼克咬了咬嘴唇,眼中闪着焦急,但到底什么都没说。

    他能怎么说?说自己有可能体内有虫族的血统?有可能他的母亲……这绝对不行!

    可连他都感觉到了,自己这实在有点无理取闹了。

    看来得想点别的办法了。反正只要让那个人不近身就好了。不,那也不行,这里人多手杂,说不定还有其他什么人潜伏在这里头。

    但偏偏他又没有什么威信,说话很不好用。这他早就知道,今天则是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这该怎么办?

    正在纠结之时,尼克突然听见母亲大喝道:“你们,都给我离开我的家!所有人!”

    “夫人?!”

    在场的人都蒙了。这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打击面有点大吧。

    刚才几个劝说莱菲布勒夫人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了。你在这儿跟人掏心挖肺,人家转脸把你踹到一边,这换成谁都不会好受吧。

    虽然他们是不是真的为莱菲布勒母子着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雷上校也是没想到,懵了一瞬,然后冷笑出声:“戴安娜夫人,您可真是宝贝您的儿子。”

    听到他这么说,尼克顿时皱起了眉。

    很平常的一句场面话,但尼克总觉得这话的语气非常不对劲。

    果然,他的母亲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这话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这是专属于莱菲布勒夫人的嘲讽。

    嘲讽她养小三的儿子养了十几年,嘲讽她不顾一切,只为了给别人的种报仇雪恨,更嘲讽她想儿子想疯了,随便找了个泥腿子,抱回家当儿子养。

    见她被气成这样,雷上校算是出了口气,又冷哼一声,恶狠狠地说道:“可惜,泥腿子就是养不熟。”

    “够了!”莱菲布勒夫人从担架上起来,紧紧抱住尼克:“这是我的儿子,你再说一句试试!给我滚!”

    “女人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雷上校咬牙切齿,指着尼克的鼻子,“啊,是,没错,这是你的儿子。你自己生了个野种就罢了,别把他跟伯爵扯在一起!我们这些老部下都被你恶心坏了!”

    尼克的胸口猛地一震,而尼克的母亲更是气得脸色铁青,嘴唇都在发抖。

    雷上校脸上闪过一丝恻隐之意。“行了夫人,您别再执迷不悟了。您要是非想养个儿子做寄托,我们也不管。可您毕竟是伯爵的妻子,我们这些伯爵的老部下不能看着您这个样子。今天正好做个了结吧。您跟这个泥腿子断绝母子关系,然后您爱养他可以接着养,我们谁都不会管,军中的职位和伯爵的头衔,我们都会帮您争取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