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0章 光阴

作者:风流书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姝指尖转了一会儿就厌烦了,偷偷把小蝎召唤出来,将精神丝缠绕成的光球递到它跟前。都说“物似主人形”,小蝎自然也是个吃货,飞快吞掉光球,然后用螯肢夹住精神丝,麻溜地吸食。

    而受害者却一无所知,穿上跳伞服后状似紧张地说道,“安有姝,你没接触过高空表演吧?我虽然有些经验,但说老实话,把自己的生命维系在几根绳索和一块布料上,真有些心里没底。我听说中古时期每年都有人因为跳伞而死亡,那还是在5000米的海拔高度,但我们是15000米,不说缺氧和严寒,剧烈活动的空气流就是一个大问题。”

    有姝知道玛丽说这番话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恐惧感,因为待会儿她会催动精神丝,让自己脑死亡或心脏骤停。被高空跳伞活生生吓死,这名头可不好听,画面转播出去,不知多少人会嘲笑安有姝胆小如鼠。

    死也不让人好过,这样的手段堪称毒辣,有姝不想与她虚以委蛇,微抬下颚答道,“我和将军一起跳,他会保护我的。伦德尔小姐您自己保重。”

    是啊,人家的搭档可是帝国战神,会出什么问题?玛丽自嘲一笑,慢慢走开了。现代人已经征服宇宙,对高度的恐惧似乎早已成为过去,但那是在拥有高科技飞行装置的情况下。当他们重返中古时期,用最原始的工具去降落,凛冽的飓风还是让很多人捏了一把冷汗。

    “你们确定降落伞真的安全吗?可是它看上去太简陋了!”露丝不停询问自己搭档,惹得对方烦不胜烦,直接把绑带系牢后将她扯了下去。空中传来一连串高亢的尖叫声,令大家脸色骤变。

    有姝其实一点儿也不害怕,但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坚强,因为那对他没有一点儿好处。太坚强意味着不需要人照顾,不需要人照顾意味着与主子的接触时间大大降低,简直得不偿失。他努力装出瑟缩的模样,往主子怀里躲,小声说道,“好可怕!”

    “别怕,有我在会没事的。15000米的高度并非我的极限。”哪怕被流放到外太空,姬长夜也能在缺氧的环境下存活好几个月,只是从万米高空坠落,对他而言就像从一个台阶跳到另一个台阶。这就是普通人与特种人之间的差距,说是天渊之别也不为过。

    当然,他也了解国王真正的实力。他曾不止一次看见他在森林上空飞掠而过,从万丈深渊攀援而上,像鱼儿一般遨游水底。他把磁场之力运用到极致,以强硬霸道的手段改造着这个全新的世界,而非逼迫自己去适应。哪怕乘着飓风一跃而下,他心里必定是畅快的,又哪里会害怕?

    所以说,亲爱的国王为了接近自己正试图伪装成一个柔弱的小男孩吗?这个想法惹得姬长夜低笑起来,一面把表情并不怎么传神的少年搂进怀里拍抚,一面把两人之间的绑带系牢一点。有姝往主子怀里钻了钻,默默为自己机智的行为点赞。

    巨星们陆续被搭档拽下去,有些很从容,有些很兴奋,但大多数人在尖叫声中变成一个小黑点。轮到有姝时,他把双手塞进主子大掌里,做了个比翼双飞的动作,然后干脆利落地跳下去。

    说好的害怕呢?说好的胆小呢?国王大人您做戏也要做全套啊!樊肇扶额,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没想到强大如神祗的国王,在现实中却是个脑袋缺根筋的活宝,这大概就是网上说的反差萌吧。不过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事,究竟是什么?

    “中将,你还记不记得国王大人指尖缠绕的那圈精神丝?一圈一圈绕速度很慢,威胁性也不大,但下面是15000米的高空,这一跳下去,精神丝肯定会疯狂抽取,不知道那人精神力等级是多少,能不能坚持住。”一名将领幸灾乐祸地说道。

    “对,就是这件事!快让医疗小队做好准备,接下来恐怕会有意外发生。”樊肇连忙朝整装待发的飞艇跑去。

    半空中,有姝双手与主子紧紧交握在一起,俯瞰万米下的山川河流。他与主子经历过误会与分离,也经历过同甘与共苦,却从未绑在一起飞跃过天际。这畅快的感觉就像插上了翅膀,想飞到更遥远更广阔的地方去看一看。

    “嗷嗷嗷!嗷嗷嗷!”他太兴奋了,却不知该怎么表达,只能飞快晃动与主子缠绕在一起的双臂,做出鸟儿扑腾的动作。

    姬长夜笑不可仰,戏谑道,“有姝,你怎么叫得像一只小狗。跳下来之前你不是说很害怕吗?现在不怕了?”

    有姝浑身一僵,随即补救道,“跳下来才发现其实没那么可怕。”

    “骗子!装无辜,装可怜,装柔弱来博取将军同情。安有姝就是个白莲花,绿茶婊,将军你快戳穿他的真面目!”观众们义愤填膺地抗议。然而姬长夜却爱极了国王大人笨拙的演技,尤其喜欢他假装柔弱接近自己的行为。他愿意配合他,甚至乐在其中,无可自拔。

    他低笑了一阵,又摸了摸少年略带婴儿肥的脸颊,关切道,“我要开伞了,你抓紧点儿。”

    有姝转回头答应,嘴唇却擦过主子坚毅的下巴,被短短的胡渣弄得有些疼,有些痒。他脸颊瞬间涨红,本想立刻调头,彩色的降落伞却猛然拉开,把两人扯了上去。惯性与冲力让他们贴得更近,作为一个懂得抓住先机的将军,姬长夜顺势张开嘴,叼住少年粉嫩的唇瓣。

    有姝只犹豫了半秒钟就开始热烈回应。他想念这一刻,也等待这一刻,既然已经表明爱意,为什么还要拖拖拉拉,躲躲藏藏?这是他的主子,他们本就应该在一起,哪怕全世界都反对又能怎样?

    此时此刻,全星网的观众都在哀嚎。继相互表白后,二人飞快进入实力虐狗的阶段,发展速度快得简直丧心病狂!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姬将军看上了安有姝哪一点。难道说越强大的人越喜欢保护弱小的动物?

    “哈哈哈哈,弱小的动物?哈哈哈哈……”坐在飞艇里刷留言的樊肇笑得差点喘不过气。

    已经降落地面的巨星们正抬头仰望拥吻在一起的人,虽极力遮掩,却不免流露出几丝不甘与嫉妒。玛丽·伦德尔扶着额头走了几步,然后缓缓倒下,不仅脸色变得极其苍白,连呼吸都很微弱。幸好医疗小队及时赶到,给她做了急救措施,否则说不准会出人命。

    “她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晕倒?”参演者们七嘴八舌地询问。

    樊肇不厌其烦地回答,“检查过后才能了解具体情况。大概第一次参加高空跳伞,有些吓住了吧。”然而在磁场解析屏上,玛丽·伦德尔的身体已经变成没有丝毫能量波动的灰斑,唯余一颗浅粉色的心脏在缓慢跳动。她已经从ss级的精神系异能者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废人,这就是招惹国王的下场。

    有姝捂着被主子吻肿的嘴唇挤到前沿,含糊道,“让我看看。”

    “你看有什么用?你懂医术?”杰西卡讽刺一笑。

    “你们似乎忘了我母亲出身诡医世家。”有姝一句话让大家陷入沉默,也让守在播放器前的观众恍然意识到:安有姝的家世其实并不差,恰恰相反,哪怕安家摆不上台面,宋家却绝对算得上威名赫赫,若不是学习跪医之道会遭受诅咒从而导致五弊三缺,这个曾经凌驾于五大世家头上的超级巨族不会无缘无故消失。真要寻根溯源的话,安有姝竟也是名门之后。

    当大家沉默时,有姝已走到担架旁,撩起玛丽眼皮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又掰开她嘴巴,用障眼法在她舌头上贴了一张禁言符。一直盯着解析屏的樊肇忍不住掉落一滴冷汗,心道国王大人太狠了,这块玄色光斑正慢慢跳动,看着极像一枚□□,该不会也是一种控制人的手段吧?

    他猜得没错,禁言符虽然不像傀儡符那般能置人于死地,却足够保证玛丽·伦德尔这辈子都别想把有姝的事说出去。符纸刚与舌头长在一起,她就悠悠转醒,看见冲自己笑得诡异的少年,心中一阵发冷,待浑浑噩噩上了医疗艇,从检测报告里得知自己成了废人,才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安有姝,一定是安有姝!她想咒骂,想找姬将军给自己主持公道,刚张嘴,舌头就开始溃烂,短短数十秒竟只剩下一截软骨。这种病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把毫不知情的军医们吓了一跳。首次在现实中见到国王大人的手段,樊肇等人也错愕不已,正准备联系将军商量善后事宜,却又发现一条惊悚的新闻,在法庭上接受审判的安成浚因心脏爆裂而猝死,法医至今无法查出原因。

    一个又一个实例表明:与国王为敌绝对没有好下场。还是将军深谋远虑又勇气可嘉,竟然敢把这妖孽给收了。不过这对第一军团,对姬家,都是天大的好事,如果国王爱上其他四个家族的继承人,樊肇几乎不敢想象那腥风血雨的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