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2章 光阴

作者:风流书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蚁兽的个头在mh9980星球上算不得大,一只工蚁顶天也就一寸长,爬行速度却很快,尤其是追踪气味的本领堪称逆天。只要你身上沾了一丁点虫卵,就算洗十遍澡它们还能找过来,黑压压的一大群,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也怪安有姝心狠手辣,竟直接把虫卵炸掉,淋了九位巨星一头一脸的汁水,味道足够保留好几个月。当他抱着十几斤重的蚁王兽溜溜达达往回走时,巨星们还在丛林中上演生死危机,爬树不行,遁地不行,除了飞天和入水竟别无他法。好在前方出现一个湖泊,大家接二连三往里跳,却又惊动了隐藏在水底的龙颈兽、食人鱼、水莽等,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好凶残!这是安有姝能干出来的事?我怀疑自己眼花了。”剧情开展与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观众们直接傻眼。他们还以为安有姝会变成人人喊打的老鼠,在九位巨星的联手攻击下失去胜利果实,最后哭得像个娘们儿。但现在,哭得像个娘们儿的却是他们最崇拜的偶像,连功夫巨星卡罗特都绷不住硬汉的人设,向不远处的军官求救。

    “救命!我们来之前与第一军团签有协议,你们必须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

    “快把我们救上去!啊,有什么东西在咬我的屁股!”

    “呜呜呜,我要回家,这里太可怕了!”

    光鲜亮丽的巨星们半蹲在水里,后方是虎视眈眈的狂兽,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工蚁,竟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当着摄录仪的面儿,军官们自然不会表现出内心的轻蔑与不屑,看了半天好戏才拿出驱虫剂把工蚁赶走。当大家狼狈不堪地回到营地时,有姝正把蚁王兽的大肚子剖开,把一种草汁浇淋在虫卵上。姬将军蹲在他身边饶有兴致地看着。

    “你怎么把它肚子剖开了?工蚁会找来营地的,你这个蠢货!”方晓婷歇斯底里地怒吼。

    “这种草汁的气味能溶解掉信息素,并将它转换成一种独特的鲜香味儿。御海棠的鲜酿蚁王兽就是这么烹饪的,难道你不知道?”有姝眨着一双晶亮的眼眸回视。

    众位巨星将信将疑,等了许久都没见工蚁群涌过来,这才精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这一局他们输得太惨,想必画面已经被全星网的人看见了,一时觉得颜面尽失羞愧难当,一时又愤愤不平怒气冲天。

    “我记得姬将军有颁布游戏规则,不允许携带任何高科技产品或工具。安有姝,你是不是喷了驱虫剂才顺利进入蚁群?”卡罗特厉声质问。

    “我只是抹了紫奎草的汁水而已。这种植物在9980星球遍地都是。”有姝捻了一粒虫卵塞进主子嘴里,被他极其暧昧地舔了舔指尖,耳根不由通红。

    巨星们越发嫉恨,咄咄逼人道,“你怎么知道这种草能驱赶蚁兽,是不是有人帮你作弊?”竟把矛头对准了将军。

    “来之前节目组有给我们每人发一本《9980全貌》,上面有相关记载,你们难道都不看的吗?自己不读书,反而怪别人太勤奋,这是什么心态?”有姝简直难以理解这群凡人的脑回路。

    众人脸颊一红,忙找出《9980全貌》翻看。在电子书盛行的星际纪元,纸质书籍已彻底退出历史舞台,除了装点或收藏,并没有太大用途。这本厚达一千页的大开本是节目组赠送给巨星们的纪念品,拿到手里后谁也没闲心翻看,此时却哗啦啦一阵乱响。

    有姝好心提点,“第二章第五百九十七页第三段。”

    众人照着页数一翻,果然发现相关的文字记录与图片,顿时萎靡在地。这一局他们输得不冤,更丢脸的是输了还不肯承认,把往日好不容易建立的豁达形象毁了个一干二净。他们原本还想质问安有姝为何把虫卵炸到自己身上,此时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一个人完败九人,那是他的本事,再争下去连里子都保不住。

    观众也觉得这一段挺丢脸,自己的偶像被蚁兽追得嗷嗷叫,安有姝却优哉游哉地撩汉,两相一对比,真不知道谁才是废物。

    虫卵入了味儿,有姝把架在微火上的锅取下来,端进树屋,与主子拿着勺子对坐,面上均带着傻乎乎的笑容。

    “趁热吃吧。”他拉了拉主子衣袖,似想到什么又从衣兜里摸出一块火红色的心形石头递过去,“这是我在路上偶然发现的,送给你留个纪念。原本我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却又忽然想到:如果我没了心,该拿什么来爱你呢?所以只好找一个替代品,但我的人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你喜欢吗?”说完极其忐忑地眨眼。这句情话是他从星网上看来的,听说很能撩汉,不知道现实中效果好不好。

    上帝!国王大人太与时俱进了,连这种套路都能学会。从直播中看见这一幕,樊肇等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若是换个人说这些话,他们只会觉得对方油嘴滑舌,虚情假意。但国王大人不同,他是远古人,什么都不懂,所以是以极其认真谨慎的态度在汲取周围的一切。话虽然老套浮夸,却也代表了他的真心。

    姬长夜显然也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位神奇人物,接过石头后放在紧贴左胸的口袋里,哑声道,“我很喜欢。”随即解下别在领口的军徽,替少年戴上,“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那么,我们现在是正式的恋人关系对吗?”

    “对。”有姝快活得直点头,舀了一勺虫卵喂进主子嘴里。

    姬长夜也笑了,同样喂给他一勺。两人当着全星网的面交换了定情信物,你侬我侬好不甜蜜,把观众虐得鬼哭狼嚎。他们坚决不同意帝国战神与这么一个废物结合,坚决不承认安有姝“将军夫人”的身份,等回了首都星,定要把心机婊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终于把主子泡上手,有姝对节目录制更加懈怠,平时赶路总围着主子打转,要么就挖挖灵药,捉捉虫子,压根不与其他九位巨星交流,然而任务奖励一旦涉及主子,譬如与他共进晚餐、共乘机甲、共睡一屋,就会变得十分拼命,无论是上天捉鸟还是下海捕鱼,总能拔得头筹。久而久之,大家开始意识到:安有姝或许并不似他们看见得那般弱小,否则也不会次次都赢。这位八成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纷纷留言说安有姝隐藏了实力。但他们的想象力终究有限,觉得安有姝或许能与卡罗特持平,却绝想不到日后他会成为在星际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三个月的大冒险结束了,有姝的真爱粉涨了一丁点,黑粉却遍及全国,甚至有人扬言见他一次打一次,打到他主动滚出飞马星系为止。他们绝不同意让一个心机深沉又一无是处的废物霸占姬将军。

    回程的飞船上,露丝一面翻阅新闻网站一面冷笑道,“某人可要小心了,这次回去一定要往偏僻的地方走,免得被打成残废。”

    方晓婷接口,“你也太不会说话了,什么叫打成残废,不打也残废了好吗!”

    “哈哈哈哈,不打也残废,这话真好玩。”杰西卡捂着嘴巴笑倒在躺椅里,眼角余光时不时朝特等席位瞟去。这次旅行他连将军的衣袖都没摸着,所有与将军相关的奖励全被安有姝霸占了,心里不免恨得咬牙切齿。

    卡罗特和赵涛一言不发,眉宇间却隐隐流露出轻鄙的神色。他们对姬将军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很失望而已。原来姬将军的审美水平也就那样,只看一张脸,别的都不顾忌。安有姝或许有几分才能,却只是与普通人相比,若非节目组严禁动用异能,也不会次次都让他占了便宜。可笑他还摆出“天下第一”的做派,除了将军竟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凭这负无穷的情商和刚刚达到及格线的智商,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作死,旁人只需等着看戏就好。想到这里,两位影帝暗暗摇头,表情颇有些幸灾乐祸。

    特等席上,有姝丝毫不为自己的安危操心,一遍又一遍询问,“你说要带我去注册结婚?我们能结婚吗?扯结婚证的那种?”

    “当然能。你连心都送给我了,难道还想收回去?”姬长夜拿出心形石头晃了晃。

    有姝欢快地叫了一声,把主子扑倒在躺椅里又亲又舔,还像小狗一般直往他怀里拱。姬长夜忙把石头揣进兜里,又把这活宝死死扣着,热烈回吻。两人一下飞船就直奔民政厅,想把关系确定下来。

    工作人员无奈摆手,“抱歉将军,您的权限已经被锁定,不能办理结婚手续,请解锁后再来。”话落隐晦地瞥了有姝一眼,目中满是嘲讽与鄙夷。就算你把将军勾搭到手又怎样,姬老元帅还没死呢,轮不到你一个废物入主姬宅。

    姬长夜面色阴沉似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从中阻挠。这么多年过去,老爷子还是没看开,总试图控制这个,左右那个,把所有人当成手中的棋子任意摆布。父亲因他战死前线,姑姑因他郁郁而终,现在又轮到自己……

    “没事,我们先回家看看,明天再来。”看见少年从欢喜雀跃变成大失所望,他连忙把人抱进怀里拍抚,末了宠溺万分地亲了亲他嘴角。

    有姝乖巧点头,心里却在盘算是谁能限制主子自由。两人前脚刚离开民政厅,工作人员后脚就在网上爆料,“最近很火的一个贱婊来我们民政厅办理结婚手续,没想到某位大人的权限却被家中长辈锁定,不能如愿。贱婊现在跟着大人回去质问长辈,你们来猜猜他怎么死?”

    此贴刚出现就火遍全星网,大家略微思考便猜到“贱婊”和“大人”分别对照的是谁。因评论区太过热闹,有人开设赌局让大家预测贱婊的下场,参赌人数由一两千万飞快增加至百亿,却没有一个人看好这段恋情,均在赌他们什么时候分手。有的压一天,有的压一星期,还有的压一个月,然而最长也不过九十天,由此可见民众的反对情绪多高,简直比皇储选妃还操心。

    当姬长夜带着有姝和樊肇回到姬家老宅时,嫡支的重要人物早已齐聚一堂,姬老爷子身边伴着一位容貌绝艳,气质高雅的女人,正指着智脑说话,表情似笑非笑。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一个人看好这段恋情,我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他的脾气太犟了。”姬老爷子摇头叹息。

    女人,也就是帝国三公主陆明珠,柔声劝解,“您别生气。长夜也是一时糊涂,您越阻挠他越是跟您反着来,您得好好与他沟通。”

    姬老爷子缓缓摇头,神态疲惫,连孙子走到近前打招呼也置之不理。姬长夜喊了两声就作罢,将神色好奇的国王大人安置在沙发上,命下仆倒茶。樊肇捧着军帽正襟危坐,瞥见左看右看安之若素的国王大人,忽然也跟着镇定下来。

    “祖父,请您解开我的权限。”姬长夜开门见山。

    姬老爷子并不搭话,姬长夜的母亲却拉着有姝哭起来,“小安,这么叫你你不介意吧?长夜是姬家唯一的sss级特种人,他是我们的未来,也是帝国和人类的未来,所以他的基因一定要延续下去。我并不是让你离开他,你如果愿意,我给你买一套房子,离这儿很近,随时能过来,明珠也会与你好好相处……”

    姬长夜眸色越来越冷,正想说话就听祖父气急败坏地呵斥,“别胡说八道!他是谁?凭什么让明珠忍让,明珠是帝国公主,他算老几?安有姝,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离开长夜,我们姬家不能保证你的生命安全。这是一张前往吉雅星的船票,你如果识趣的话现在就走,我还能补偿你十亿信用点,如果给脸不要脸,我能让你永远消失。”

    “祖父,你在惹怒我?”姬长夜一字一句开口,独属于特种人的威压在空气中蔓延,把一干长辈、平辈、小辈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也在惹怒我!长夜,你虽然很强,却不是万能的,护不住一个废物。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教育你的?不要给自己平添软肋,那会要了你的命。而你如果执意与他在一起,别人想对付你不容易,想捏死他却轻而易举。你如果真为他着想就趁早把他送走,别闹到最后只能替他收尸。哦不,或许你连尸体都找不到。”

    有姝还在懵圈状态,樊肇就“噗嗤”一声笑了,在姬老爷子地瞪视下悻悻掩嘴。捏死国王大人轻而易举?抱歉,这句话真的是他有生以来听过最荒诞的笑话。

    姬长夜漆黑眼眸渐渐转为暗红色,当“帝神”在他狂怒的精神波动下几欲出现时,有姝却迟疑开口,“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误的话,你们在嫌弃我?”

    姬老爷子冷笑不语,姬母状似和蔼地拍抚少年手背。

    有姝指着陆明珠,继续道,“她是你们选定的姬家主母?你们选她,却看不起我?”

    原来鬼医大人也有被看不起的时候,这份认知深深伤害了中二少年的骄傲与自尊。他垂头拨弄智脑,把自己刚赚到的演出费全压在“两小时内分手”这个选项上,痛快道,“好,我同意分手。今后你们不上门跪求,我绝不踏入姬家一步,姬家人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告辞了。”

    姬长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要不是看见少年暗暗投过来的眼神,怕是会当场发疯。他快步追上去,满心都是恐惧与彷徨,压低嗓音不停解释,“有姝你听我说,权限的问题我很快就能解决,祖父虽然是第一军团元帅,却已经没有能力阻止我。我们结婚后住在外面……”

    “曾经你对我爱答不理,将来我让你高攀不起。”有姝幽幽打断主子焦急的话语。

    “你在说什么?”姬长夜面色惨白。

    “你乖乖在这里等我,迟早有一天姬家会跪着求我娶你!届时我要为你举办最风光的婚礼,让全帝国的人嫉妒你的好运。”

    “娶,娶我?”姬长夜风中凌乱了,感觉自己的脑回路与国王大人压根不在一条线上。他什么时候敢对国王大人爱答不理,他恨不得把心脏挖一个洞用来安放他。

    “将军,这是,这是《千古一帝》里面男配与女配的台词。”随后跟来的樊肇快笑晕了。从这方面来看,国王大人真没泡过妹,也没撩过汉,所有手段都是从网上或电视剧里学来的,真的太可爱了!不行,肚子好疼,笑得太猛拉伤肌肉了。

    姬长夜恍然大悟,有些想笑又急忙按捺,心里的彷徨恐惧一扫而空。他正欲开口,下颚却被国王大人捏住,然后就是一记强势而又热烈的亲吻。两人抱在一起难分难舍,令姬家众人恼恨不已。

    姬老爷子把上前阻拦的儿媳妇叫回来,“算了,让他们告个别吧。安有姝不是说要分手,要姬家跪着求他吗?我倒要看看将来是谁跪谁。”

    陆明珠挽住姬母笑道,“别人给他取了个绰号叫‘脸皮第一厚’,今天我总算见识了。”

    姬母摇头叹息,“也不知道他给长夜下了什么迷.魂.药,身上那么多缺点,怎么像是看不见一样呢?长夜这孩子以前眼光多高啊!”

    听见姬家人自以为是的话,樊肇刚憋回去的笑意又涌了上来,连忙捂住嘴,免得得罪人。

    姬长夜恨不得把国王大人一口吞掉,却也知道场合不对,依依不舍地与他分开,哑声叮嘱,“以后少看点网络剧,台词太狗血了。让他们跪着求你,你打算干什么?”

    “听说诡医宋家曾凌驾于五大家族之上,是真正流传几千年的隐世巨族?”有姝淡然道,“我准备重建宋家。”

    “你准备重建宋家?”一瞬间的错愕之后,姬长夜低笑开了,爱恋不已地揉搓少年红肿的唇瓣,“好,我等着你重建宋家,等着你爬到姬家头上。”这才是他倾心爱慕的少年,强大、睿智、骄傲,没有人能让他屈服,更没有人能把他打倒。遇见困难他想到的从来不是退缩,而是迎头痛击。高攀,的确是高攀了,却并非少年高攀姬家,而是姬家高攀少年。

    早晚有一天世人会知道:真正愚蠢,无用,卑微的那方是谁。

    “将军我爱你,你要等着我。”有姝举起双手比划了一个心形,然后三步一回头地离开。

    “在第一军团官网上发布我跟将军分手的消息吧。我压了五十万信用点赌我们在回姬家老宅的两个小时之内分手。”坐上樊肇的悬浮车后,有姝软乎乎的表情转瞬变成严肃。

    樊肇差点被国王大人轻描淡写的话吓出心脏病,却又不敢不从,把悬浮车调整到自动驾驶状态,发布了这条消息,并且向将军解释原委。姬长夜如何脸黑暂且不提,有姝却开始琢磨怎么用刚赚到的两百万信用点把消失近百年的宋家重建起来。他手里有很多丹药,不愁没人捧场,但要找一个比较好的宣传方式,这样才能一举扬名。

    当然,扬名立万的种种手段鬼医大人早就驾轻就熟,只考虑了半分钟便认真道,“樊肇,回去告诉你家将军,我要把林家召入宋家麾下,以后就没他们老姬家什么事了。”

    这几句话仿佛也是《千古一帝》里的台词,叫樊肇憋笑憋得难受,连忙假借咳嗽遮掩,“咳咳,林德海那小子不早就变成您嫡系了吗?您放心,将军不会多想。”

    有姝点开《千古一帝》的播放网站,旅行三月差点错过大结局,现在全得补回来,边打出“啊啊啊,我老公宗圣帝好酷炫”等破廉耻的话,边正儿八经地吩咐,“你把能查到的有关于宋家的资料全发到我邮箱里,我回去之后研究研究。”

    樊肇毕恭毕敬地应诺,忽然想起一句高深莫测的古语,用在国王大人身上最合适——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就化龙。所谓的帝国学院、娱乐圈、甚至姬家,在国王大人看来什么都不是。他凭一己之力就能建立一个巨族,这并非自高自大的狂语,而是即将实现的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