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4第144章 光阴

作者:风流书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骂惨了的有姝最近涨了很多粉,点开粉丝栏,入眼一片鲜红色的大v字样。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帝国甚至联邦的天之骄子,无不出身显赫,身居高位,是普通人只能仰望的存在。然而每个人都是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哪怕再受宠爱也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但这些表面光鲜的天之骄子们面临的却不是不痛不痒的小缺点,而是致命的威胁。

    从记事起,他们每年都要接受至少三次的基因检查,就是为了预防基因崩溃症的忽然爆发。但这种病就像埋藏在人体中的炸弹一样,哪怕你再小心,也总有一天会触动,而且是毫无征兆的。

    每年都有人从云端跌落,每年都有傲骨铮铮的天之骄子因受不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而结束自己的生命。但现在,宋有姝出现了,他能拿掉悬挂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条消息足以撼动很多人的心。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一无是处的宋有姝竟然得到了诡医之道的传承?不,这其实是有征召的,只是被人刻意忽略了。在三个月的大冒险中,他曾用一根草茎毒死了一条河的龙颈兽,也曾用几颗果子混合而成的汁液驯服了一头巨猿,命令它带着自己爬上高达千米的悬崖。所有任务他都完成的十分轻松,这本身就证明了他的不凡之处。

    原来宋有姝一直在隐藏实力,如果没有姬老爷子的刺激,他或许永远不会表现出来,那么等他与姬长夜结婚之后,第一军团就能顺理成章地得到治愈基因崩溃症的药方。好险!幸亏两人分手了!这样想着,不少与姬长夜关系敌对的世家子弟跑到他的个站下冷嘲热讽,紧接着又去追捧“神棍有姝”。

    曾经满屏都是脏话的页面现在好看很多,临到现在还对宋有姝谩骂不休的人要么是没有能力也没有社会关系的纯*丝,要么就是姬将军的死忠粉,但他们很快就遭到了来自于将军的致命打击,只见他了好几个骂得最凶狠的粉丝,慎重宣告,“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不是有姝配不上我,而是我配不上他。他的优秀远胜于任何人。”随即把这些人移除。

    【上帝啊!将军你为了抬高宋有姝,有必要把自己往泥里踩吗?一个没有精神力、异能、连体质都是f级的废物,怎配与你相比?将军你该吃脑残片了,说实话,我对你自降身份的行为非常非常失望,也非常非常生气。你已经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帝国战神了,你如果再堕落下去,根本不配当一个军团的统帅!】

    这条留言得到很多人点赞,甚至连参加《星球大冒险》的九位巨星都纷纷回复,说将军的确和想象中不一样,的确挺令人失望,他的很多举动都没过脑子,连欣赏水平都low得让人崩溃。你们相信吗,他还跪下给宋有姝穿过鞋子,当时所有工作人员都快眼瞎了,最后还是导演为了照顾姬家的颜面把这一段屏蔽,当时画面闪了几分钟雪花就是这个缘故。

    □□一爆出来,许多人感觉三观已裂。什么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帝国战神,原来是个为爱痴狂的脑残!还我这些年的少女心,还我舔烂的几百块屏幕,还我跪破的几千条裤子!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姬长夜从没想过被黑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头上,看见直线下降的粉丝数,不免冷笑一声。没有推手主导,一般人绝不敢非议帝国上将,这其中有其余四个家族的手笔,更不乏姬家内部人员的指示。看见自己与老爷子闹翻,想趁机上位的人自然会蠢蠢欲动。但无所谓,因为再过不久姬家就会失去眼前的风光,他们争来争去也不过得到一个徒有其表的空壳罢了。

    姬长夜恨不得把所有粉丝移除,只在页面上留下有姝一个,最终却什么都没干。他发送了一条消息并神棍有姝:【亲爱的国王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爱你。】

    有姝秒回,【再给你一次机会?好的,让姬擎苍跪下求我!】背地里却私信自家主子,【将军我也爱你,么么哒(づ ̄3 ̄)づ!】

    姬长夜忍俊不禁,同样在浏览个站的姬老爷子却气得眼睛都红了,冷声道,“让姬午在十二个小时之内把人带回来。我要宋有姝身败名裂,在无尽的屈辱和绝望的折磨中死去!不,他不能死,我要让他失去所有,生不如死!”

    管家点头应诺,匆匆下去了。

    姬老爷子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低头一看,眼睛差点瞪裂,只见那不肖子孙竟然觍着脸回复,【我给你下跪可以吗?】后面附加一个跪钉板的动画表情。

    姬老爷子一口气没喘上来,不免连连咳嗽。气死了,真的快气死了!更可气的是宋有姝竟回了一个一脚踹飞的动画表情,态度实在是猖狂!姬家的天之骄子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废物嫌弃?还有,向来眼高于顶的孙子怎么变得如此卑微?他难道就没看见一直往下掉的粉丝数吗?短短两天时间从八.九百亿跌至两三百亿,足以打破星际记录!

    姬老爷子忍无可忍,立刻拨通孙子号码,气急败坏地喝骂,“姬长夜,你要是再敢给宋有姝发那些丢人现眼的消息,我就取消你的继承权!你有没有身为军人的骄傲?有没有作为姬家子孙的尊严?”

    “媳妇都被你赶走了,我要骄傲和尊严有什么用?你别费心了,我主动退出继承权的竞争。”姬长夜掐断通话。

    没了姬长夜的第一军团不过是个华丽的摆设而已,早晚会被其他三大军团吞掉,这一点姬老爷子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药物的帮助下,他终于恢复平静,却又被宋有姝发来的消息气得吐血——【你跪没用,我要姬姓全族的膝盖。】这地图炮开的,这仇恨值拉的,除了胆大包天的宋有姝也是没谁了。

    全星网的人都在盯着两人互动,对宋有姝几近癫狂的行为表示难以理解。他究竟跟哪儿来那么大底气与姬家叫板?要知道,就算他找到治愈基因崩溃症的方法也撼动不了姬家的地位,更无法让其余四大家族加入这场对局。他的筹码看似很有分量,但与姬家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还远远不够。

    得志就猖狂,宋有姝情商果然很低,没救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包括那些有可能患病的天之骄子。要知道,他们有成百上千种方法从宋有姝手里夺得药方,而他除了林家两兄弟,并没有别的护持。林德海兄弟俩被他灌了迷.药脑子不清醒,难道林家族老不会阻止?必要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壮士断腕保全全族,所以说宋有姝还是太天真。

    然而与外界预料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一位林家族老站出来反对新任家主的决定,他们甚至联合发布了一条声明,表示会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宋家主。筹码不够?恰恰相反,两台超能机甲足够他们为宋家主赴汤蹈火。

    当外界一片哗然时,林德海终于迎来了姬家的报复。他的队员全部退出比赛,刚递交上去的入伍函也被第一军团打回来,可说是一夕之间前途尽毁。但他丝毫也不慌乱,正用无比平静的嗓音汇报这一切。

    “你的意思是,接下来的团队比赛你没有资格参加,而在个人战中,姬家会全力围杀你?”有姝写下一句极其肉麻的情话,然后把折成信鸽形状的符纸放飞出去。

    “是的。团队赛必须十人参加,而现在只有我和德轩。个人战其实是所有参赛者的大混战,姬家必定会趁乱向我们下手,更有可能向您下手。”林德海嘴角抽搐地看着符纸上一句句破廉耻的话。两天而已,家主学会的套路更多更深了,将军能招架得住吗?

    “失去团队赛的五十分,我们就与冠军无缘。”林德轩有些遗憾。短时间内,他们很难招募到八名同伴,而且在姬家地打压下想必没人敢与他们搭档。林家子弟固然可以凑数,但团队赛还设置了每个队员必须独自完成的小环节,所以平均实力很重要。

    特种人终究是少数,放眼整个林家也只有林德海和林德轩两个,而超新星机甲大赛几乎招揽了闻名全星系的所有特种人,可说是众星云集。在这种时候把普通人编入队伍,就像木桶插了几块短板,迟早会出漏子。家主想凭借这场比赛扬名立万的计划也就功亏于溃。

    想到这里,林家兄弟俩露出担忧的表情,却见家主不慌不忙地摆手,“没事,还有七天才开赛,队员会自动送上门来的。”

    林德海见他智珠在握也就没敢多问,正准备告退,一封律师函忽然出现在帝国新闻网的头版头条,宋家真正的继承人回来了,并且准备状告家主。原来宋家后裔除了安有姝的母亲,还有一个舅舅宋立活在世上,当初姐弟俩把家产一分为二,安母拿走“异鬼”,宋立拿走《诡医杂记》,这原是宋家的两样传家之宝。

    为了避免矛盾冲突,两人还曾立下切结书,表示绝不染指彼此的遗产,然后分道扬镳。按理来说,宋有姝应该得不到诡医传承,然而他却治好了林德轩的基因崩溃症,所以宋立很有理由怀疑姐姐偷拿了自己的遗产。

    这次回来他有两个目的:一,状告外甥,夺回遗产;二,公开治疗方案,让饱受基因崩溃症之苦的人得到救赎。与此同时,他还把当年立下的切结书发布到网上,通篇文章有理有据还弘扬了民族大义,令很多人深受感动。

    有姝看完却不屑一顾,“把形同烫手山芋的‘异鬼’赠予姐姐,让她吸引仇家的追杀,自己则优哉游哉地跑到马塔星系当贵族小姐的上门女婿,现在听说外甥发达了又跑回来分一杯羹,这个舅舅倒是很有情有义。”

    林德海略微低头,不敢搭话。凡是自己往家主枪口上撞的人最后都会下场凄惨,宋立也是够拼的,隔了几亿光年还要跑回来送死,实在是勇气可嘉。

    “明天法庭上见?”有姝冲林德轩摆手,“你回复他,说我们现在就见,顺便把媒体请来当见证。”

    “好的。”林德轩现在也跟哥哥学会了,家主分派的事只管去做,别问太多,反正他第一步刚迈出去,已经把后面的棋局下完了,智商高得吓人。

    “姬擎苍想对付我?还是太嫩了。”有姝拿出一张符纸,认真写道:【当我们站在同一片天空下遥望同一颗星辰,它会因为我们的爱而变得特别闪亮。哪怕不能见面,漫天的星星也会帮我凝视着你。我爱你,爱你(づ ̄3 ̄)づ╭~】

    不小心瞟到一眼的林德海忍不住抖了抖,默默腹诽道:家主,您一边讽刺人家祖父一边给人家写情书,这样真的好吗?姬老爷子今年四百八十八岁,您还嫌他太嫩,网上那些人叫您“帝国第一狂犬”果然是有理由的,真是逮谁咬谁。

    有姝并未注意到属下一言难尽的表情,在信鸽上吻了吻才将它放飞。

    姬长夜已经搬到自己位于皇城中心的公寓,正把铺了满地的情书一封一封拆开看,然后噙着温柔万分的微笑回复。他不知道自己写了多少句“我爱你”,画了多少颗红心,却始终觉得不够。忽然,窗外飞来一只超大的纸鹤,背上驮着一个纸片人,刚跳下地就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热烈说道,“将军快给我一个吻,我想你了!”

    “有姝?”姬长夜掏了掏耳朵。

    “是我。这是交感符,你吻它一下。”有姝清越的嗓音从纸片人嘴里传出来。

    姬长夜很快猜到交感符的作用,将它捧在掌心万分珍惜地吻了一下。预想中的单薄触觉并未传来,而是熟悉的甜蜜滋味,他愣了愣,随即多吻了几十下,啾啾声不停在卧室里回荡。

    另一头,林家兄弟俩盯着躺在沙发上一边翻滚一边傻笑的少年,很想斗胆问一句,“家主,您今天吃药了吗?”

    不怪有姝失态,姬长夜亲完小嘴竟开始戳纸片人的咯吱窝和脚底板,还重点关照了它的敏感部位,等纸片人受不了摧残直接自燃才罢休。这一闹,有姝差点把宋立的事给忘了,缓了半个多小时才迟钝地问道,“他回信了吗?”

    “回了,他请你去星网直播间,当着全星系人的面进行谈判,如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会诉诸法律。姬家帮他请了最好的律师团,十八位顶级律师会全程监督你们谈话。”林德轩把回复函发送到家主的智脑上。

    “好大的阵仗,那就多谢他帮我造势了。”有姝站起来,抖了抖并不怎么宽大的袖口。

    --------

    两人在直播间坐定,台下满是闻风而来的观众。毫无疑问,他们全都支持宋立,昨天把有姝捧到天上去的世家子弟也纷纷倒戈。公开药方是最有利也最公平的做法,这样他们就不用受制于人。姬家这回倒是做了件好事,他们无话可说,更不会下绊子。

    宋立还未说话,台下观众已经嚷嚷开了,“把药方交出来,你这个小偷!”

    相貌儒雅的宋立飞快翘了翘唇角,仿佛胜券在握,连做了好几个下压的手势才把喧哗声止住。有姝却懒得理会这些人,也不想进行什么见鬼的谈判,抢先道,“你是宋家人,经过基因检测了吗?有没有凭证?”

    宋立有备而来,马上出示了相关证明,还拿出一本厚厚的家谱。家谱年代久远,部分书页已经脱落,有姝借检查为名哗啦啦一阵翻阅。

    原来这个宋家竟是宋丁香的后代,她与方氏被赶走后隐居在乡下,年岁到了却无人提亲,只能坐产招夫。也不知她的后人如何坑蒙拐骗,竟把自己的杂记弄到手,一代一代传下来。灭世纪元后原谱已经遗失,这都是后人经过反复誊抄修改的传记,肯定遗漏了很多细节,还做了一定程度的美化,但一看见“宋丁香”三个字,有姝就能猜到大致情况

    看完最后一页,实际上只过了半分钟,他将家谱压在掌心,徐徐开口,“宋家人自称天命之子,受命于天,这事你承不承认?”

    “承认。”宋立不明其意,却不得不点头,因为家谱上明文写着这句话。

    “宋家有一秘法可分辨忠奸善恶,家谱中也有记载:在末世纪元,道祖宋涛曾以问心咒辨别麾下旧部的忠心,天道有所感应,曾降下雷霆为他张目,你可敢与我一试?”不知不觉,有姝说话间竟带上了几分古韵。

    坐在旁听席的姬长夜唯恐国王怀念往日的生活和亲友,看向宋立的眼神更为冷酷。

    宋立骇然道,“你也知道问心咒?”虽然他控告安有姝及其母亲偷拿了自己遗产,但他心里却十分清楚,安母别说偷,连见都没见过《诡医杂记》。老祖宗早就发过话,这本书只传男不传女。他也曾修习过书上的内容,却至今没摸到门槛,只是把各种道法名称记住了而已。

    书是自己写的,里面有什么内容有姝当然也一清二楚。凭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别说过去几千年,就是几万年也仿佛发生在昨天。他咬破指尖,在桌上画了一个法阵,逼问道,“宋家的事用宋家自己的方法解决。我只问你一句,你敢不敢承天问心?”

    宋立冷汗都下来了,只因他认出了这熟悉的图案。那的的确确是问心咒,安有姝是怎么得到的,难道他能催动法阵?不,催动了又如何,他懂得道法就表明他的确偷拿了宋家传承,就算问心自己也无愧。这样想着,宋立毅然决然把手压在法阵上。有姝觉得不够保险,又让律师当场拟定了两份生死状,表明彼此若是在问心中死去,与人无尤,不予追责。

    宋家早年曾出过一本书叫《道祖传记》,点击量高达千亿,很多人都曾看过,对里面的情节也耳熟能详。“问心咒”三个字一出来,看过书的观众就惊呼道,“原来问心咒和天道降罚竟是真人真事?我一直以为那是玄幻小说!”

    “我也把《道祖传记》当升级流小说看的。网上还有人封这本书为升级流玄幻类小说的开山鼻祖。我了个大操!这回有好戏看了!”

    年龄小的网友还在问什么是问心咒,有人立刻做出解释,“问心咒是一种辨别真假的方法,和测谎仪的作用差不多。说假话的人会受到天道惩罚,不得好死。”

    “天道是什么?”

    “是中古时期某个宗教的神祗,类似于上帝,但这个教派已经失传了。”

    “也就是说撒谎的人会受到神罚咯?世界上真的有神?”话题歪楼了,但很快就正回来,因为问心已经开始。

    宋立抢先发难,“你是不是偷走了宋家传承?”

    “不是。”有姝面无表情。

    法阵没有动静,宋立马上意识到这或许是安有姝在装神弄鬼,正想说我不陪你犯傻了,就听对方逼问,“安有姝的母亲并没有偷走你任何东西,你在帮别人陷害我对吗?撒谎的话会被五雷轰顶,你想好了再回答。”

    宋立飞快摇头否认,然后紧张地盯着棚顶。

    台下观众发出嘻嘻哈哈的嘲笑声,觉得宋家人果然和传说中一样都是群疯子,却在下一秒目瞪口呆,只见五道闪电凭空出现在直播厅里,把宋立劈得死去活来,惨嚎不已。

    “谁动用了雷电异能帮他作弊?”所有人朝雷系异能者姬将军看去。

    然而台上两人还在继续,有姝不断重复之前的问题,结语却变来变去,一会儿是“撒谎的话会业火焚身”,一会儿是“撒谎的话会七窍流血”,短短十几分钟,宋立尝遍了各种各样的天罚,有火烧、冰封、千刀万剐、粉身碎骨……看见忽然出现的火焰、冰霜、闸刀、风刃、土刺,再也没人怀疑姬将军帮宋有姝作弊。众所周知,他只是雷火双系异能者,使不出这么多手段,而其余异能者纷纷举起双臂,表示自己并未暗中帮助。

    终于,宋有姝一字一句给宋立判了死刑,“安有姝的母亲并没有偷走你任何东西,你在帮别人陷害我对吗?撒谎的话会被磁场风暴绞成碎片,你想好了再回答。”

    磁场,那是世界的本源力量,没有人能支配它,除了传说中的神祗。一旦某个地点发生磁场风暴,整颗星球的磁场都会形成连锁反应从而引发巨大的灾难,它的危害远远超过火山喷发、地震海啸,甚至于行星撞击。

    宋有姝这句话等同于把宋立、在场观众,乃至于全首都星的人送入地狱。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希望问心咒只是一场骗局,但他们混乱的头脑却找不出一丁点证据。他们脸色煞白,心脏骤停,一再向上帝祈祷平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