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5章章 光阴

作者:风流书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其实宋立遭受雷劈之后就想说真话,却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在宋有姝湛然双目的凝视下只能一遍又一遍摇头否认,然后一遍又一遍承受天罚,直到此时才发现,所谓的“问心咒”不过是个幌子,宋有姝真正的目的是弄死自己,而且还要让自己身败名裂!

    想到远在马塔星的妻儿,宋立悔不当初,听见宋有姝最后一个问题,欲张嘴承认罪行,却不受控制地说道,“不,我没有陷害你,你偷了我的遗产!”

    我.操.你.妈!这个时候还不承认,是想拉所有人陪葬吗?台下的观众目眦欲裂,尤其是把宋立带回首都星的姬午等人,恨不得跑上去堵他的嘴。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宋家姐弟俩并不存在所谓的遗产纠纷,所有的证据都是他们伪造的,还事先与宋立对好了供词。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又寄望于这只是宋有姝装神弄鬼的手段,只要宋立打死不认,这事也就过去了,最终选择坐观。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有姝缓缓说道,“你在撒谎。”

    宋立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判决,台下的观众却反应不一,有的对此全然不信,正露出讥讽的笑容;有的半信半疑、坐立难安;还有的已经跑到过道试图逃出去,却惊骇地发现所有出口均被某种莫名的力量封死。

    几秒钟后,现场还是风平浪静,捂着面颊尖叫的女观众缓缓把手放下,眼里全是上当受骗的怒火。坐在最前排的姬午冷声开口,“宋有姝,你这次玩笑开的有点大,不嫌丢人吗?”

    在网上观看直播的人打出一连串“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狗屁宋家、问心、天罚、道祖,全他妈是一群装神弄鬼的骗子。曾经凌驾于五大世家之上的宋家也不过如此,难怪能生出宋有姝这么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有姝慢慢抬起按在阵眼上的手,认真回答,“我从不开玩笑。”话音未落,四周的磁场开始接二连三地膨胀并互相吞噬,散发出来的威压顷刻间将宋立绞成碎片,然后朝台下的观众席卷而去。

    被磁场风暴笼罩是什么滋味?这个问题世界上没人可以解答,因为经历过风暴的人都死了,无一例外。这是世界最本源的力量,能撕裂星球、星系,甚至宇宙时空。它一旦爆发将吞噬周围的一切,直至连自己也一并毁灭。分布在宇宙各个角落的黑洞就是它们的杰作,哪怕平息了,留下的能量余波也足够凿穿次元壁。

    直播间内的所有仪器相继炸裂,漂浮在半空中的摄录仪却只是晃了晃,并未受到任何波及,观众们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被磁场风暴拉扯出去,然后碎裂成齑粉,却发现自己的*被死死压在座位上,并未受到任何伤害。痛不欲生的感觉笼罩着每一个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死去,却又绝望地等待着下一轮折磨。

    而在高达三百层的摩天大楼外围,曾闪闪发亮的钢化玻璃被风暴震碎,在掉落的过程中又碎成粉末,裸.露出来的办公室内,所有的仪器正在炸裂,冒出一团一团黑烟,浩大而又混乱的场面堪比虫族入侵。

    快结束吧,求求你了上帝!不,求求你了天道!台下的观众在祈祷流泪,但他们更想做的是呐喊和跪地求饶。磁场风暴将他们压在座位上,太过剧烈的撕扯令他们五官扭曲移位,眼耳口鼻渗出血水,除了默默承受别无他法。

    几百台摄录仪幸免于难,将这一幕忠实地转播出去。网民们再也笑不出来,甚至连呼吸都堵在胸口,他们的智脑发出难以承受的哀鸣,哪怕远离了出事地点,也难免被躁动的磁场波及。

    “够了,快停下!宋有姝,让它赶紧停下!”有人留着泪喊道,因为他们发现当别人快被撕扯成碎片时,唯有宋有姝、林家两兄弟和姬将军等人老神在在地坐在原位。姬将军周围风平浪静,他和几位属下连衣角都没被风暴剐蹭到,而宋有姝更绝,正端着一杯牛奶慢条斯理地啜饮,留下一圈奶胡子,那纯真而又秀丽的脸庞看上去乖巧极了,此时在别人眼里却等同于魔鬼。林德轩正百无聊赖地翻看智脑,林德海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与笼罩在扭曲空间中的观众们比起来,他们仿佛处于另一个世界。当宋有姝轻轻放下杯子,狂啸的风暴戛然而止,场中唯余低低的啜泣声和绝望的哀鸣。

    “天道为证,我宋有姝才是宋家真正的继承人。”这句轻描淡写的话语终于把众人的神智唤醒。

    为了给宋立造势,姬家给很多人发了邀请函,有资格出席的都是帝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平时有多么高高在上,现在就有多么狼狈凄惨。除了连渣都找不到的宋立,磁场风暴看似没有伤害任何人,但唯有他们自己知道,风暴对他们的灵魂进行了怎样剧烈地摧残,反复被撕裂又反复被拼接,就像是经历了几千几万次死亡。

    渐渐的,有几名特种人回过神来,垂头一看才发现时间只过了五分钟,短短五分钟,却比五万年更难熬……

    守在网络上的人松了一口气,画面开始分屏,有摄录仪飞到外面,把光秃秃的星网大楼拍摄出来,满目疮痍的景象令人心惊。不明就里的路人站在下面指指点点,表情慌乱,安保人员直到此时才撞开直播间的大门,对瘫坐原地的人进行救治。

    有姝站起身拍打不染尘埃的白色衬衫,闲适开口,“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几百台摄录仪立即飞过来拍摄,每一台都给他一个大特写。当他缓缓走到门口,被他坐过的椅子,抚摸过的桌子,竟一点一点化成尘埃,放置在桌面的牛奶杯失去支撑摔得粉碎。

    风暴过处片甲不留,甚至连时空也能撕裂,而宋有姝想保护的东西,例如林德海、林德轩、姬将军、樊肇、姬兴、桌椅、摄录仪,却都完好无损。普通观众只会觉得这一幕很神奇,而稍有眼力的人却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这代表什么没有人会说出来,也不敢说出来——宋有姝能操控磁场,而且是极其精细的操控。他能把磁场风暴辖制在某一个区域内,大到毁坏一座摩天大楼,小到保住一个牛奶杯,竟已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

    他从哪儿学到的这些手段?难道他拿走的不是宋家传承,而是“异鬼”的传承?难怪“异鬼”会莫名其妙报废!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懂得如何脑补,竟然也摸到真.相的一点边角。他们原本对早已败落的宋家是极其轻鄙的,现在却不得不重视起来,甚至有人还产生了畏惧心理,尤其是那些经历过磁场风暴的倒霉鬼。

    操控磁场,这种手段恐怕只有创世神才能做到,但宋家传承里却拥有此类秘法,只不知有多少,威力巨不巨大?对了,《道祖传记》里不是有相关的描写吗?翻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同一时刻,无数人正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搜索《道祖传记》。

    有姝走出星网大楼,姬长夜也亦步亦趋跟上,头顶悬浮的摄录仪正在拍摄两人交流的画面。

    “你真的不打算理我了吗?”俊美男子用渴求的语气问道。

    少年慢条斯理地拍打他胸口,还拽了拽他领带,语气十分欠揍,“我说过,除非姬擎苍跪着求我,否则我们永远不可能。再会,你好自为之。”话落登上悬浮车飞快驶离。

    在帝国,能直呼姬老爷子姓名的人数来数去只有几个,他们大多是飞马星系呼风唤雨的人物,宋有姝与他们比起来连号都排不上。但看见这一幕的人却都不敢乱喷,他们被宋有姝之前的手段吓住了。

    摄录仪围着姬将军转了几圈,全方位无死角地记录他痛苦难耐的表情。当它们陆续散去,姬长夜才掏出贴在左胸的纸片人,用力亲了几口。这是有姝刚才拽领带的时候偷偷塞进去的,他表面上冷酷无情地拒绝,纸片人却一下一下拍着将军的胸口,安慰道,“将军我会永远爱你,再忍耐一下好吗?”

    姬长夜差点笑出声,最终却忍住了,登上悬浮车后捏着纸片人亲了几口,哑声道,“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接下来你要小心,他们会趁你还未强大之前下杀手。宋家的手段太诡异了,他们也会感到恐惧。”

    事实上,宋家天师的手段压根不能与有姝相提并论,二者之间的差距就像滴水与海洋,完全不成比例。可怜那些人还以为能把威胁掐死在萌芽状态,却不知有姝早已长成参天大树。

    纸片人点着小脑袋,乖巧答道,“我会小心的,你也一样。将军我爱你,将军么么哒。”

    姬长夜忍笑道,“我也爱你。”

    家主上一秒还软萌可爱的说着“么么哒”,下一秒就面无表情地点开智脑,与艾伦和苏明博士互喷,画面太美,辣到了林家两兄弟的眼睛。他们把眼泪眨回去,津津有味地盯着智脑上的撕逼大战。

    家主不愧为“帝国第一狂犬”,把艾伦和苏明噎得毫无还手之力,两人要求他公开治愈基因崩溃症的方法,否则就是没有道德没有人性,他就理直气壮地承认,“对,本家主就是没有道德,没有人性,有本事你咬我。”然后发布了四条原则:一,看不顺眼的人不治;二,得罪过本家主的人不治;三,姬家人不治,态度狂得没边儿了。

    但治疗方法是他研究出来的,谁也不能逼迫他公开,否则就触犯了《星际知识产权保护法》。在高科技时代,人类对知识产权越来越重视,触犯这条法律将被判两至三百年的□□,属于十大重罪之一。而法律凌驾于道德之上,这是所有人的共识,艾伦和苏明怎么争论都站不住脚,又被宋家主的无耻和厚脸皮弄得十分尴尬,只得消停下来。

    当然也有人瞄准了宋立的《诡医杂记》,花费重金从他遗孀手里购得,却没发现任何药方,更无法破译里面的道术,最终只能存放起来。

    姬老爷子费心费力布了杀局,却被宋有姝轻易化解,还帮他扬了名,立了威,气得差点吐血。

    “机甲大赛上你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务必杀了林德海和林德轩。没了林家,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坚持多久。”姬老爷子正在翻看《道祖传记》,不知怎的,心里忽然瘆的慌。

    “是。”管家恭敬应诺,迟疑片刻后禀报道,“姬午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体质跌到c级,异能和精神力永久受损,这辈子没有恢复的可能。其他人也一样,还有几个已经废了,每人赔偿了一亿抚恤金。”这次姬家损失惨重,最倒霉的还是姬午,原本很有可能与姬长夜争夺元帅之位,现在却前途尽毁。

    勉强维持镇定的姬老爷子终于坐不住了。姬午都如此,那别人呢?要知道,当时绝大部分观众是受姬家邀请前去给宋立造势,在社会各界拥有极重的分量。他们如果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等于跟姬家结了死仇,如果联手报复,足以动摇姬家的根基。

    不,就算要报复,他们头一个对付的也该是罪魁祸首宋有姝,倒是可以祸水东引、借刀杀人。想到这里,姬老爷子镇定下来,正准备联系几名心腹,却见宋有姝在个站上发布了一条消息:磁场风暴后若有人感觉不适,可前来宋宅求医,姬家与狗免入。

    他竟然把姬家和狗相提并论,简直欺人太甚!不,不对,他竟然能治疗磁场风暴造成的创伤,而且拿这个送人情,连消带打之下拉拢了一批高层,又狠狠压制了姬家,这是把姬家当成踏脚石在踩啊!

    姬老爷子从未被人如此耍弄过,顿时就捂着心脏倒下了。管家连忙给他喂药,急声道,“元帅您别生气,他未必治得好那些人,咱们等等再看。”

    受邀前往直播间的人分量的确很重,而且都是冲着治愈基因崩溃症的药方去的,实力也可想而知。但帝国狂犬的热闹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回到家后他们立刻进行全身检查,然后不可避免地陷入绝望。

    体质跌到c级,精神力和异能永久受损并不是最严重的,某些人竟直接成了废人,更触发了基因崩溃症,这一变故等于毁掉他们整个人生。他们恨姬家,也恨宋有姝,本打算报复,却被心中暗藏的恐惧感阻止。

    不身在局中永远体会不到那种灵魂撕裂的感觉,没在现场的人或许还想着怎么把宋有姝这个巨大的威胁掐死在萌芽状态,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却只想尽量远离他。他们用颤抖的双手找出《道祖传记》,试图从中窥探宋有姝的真正实力,却发现所谓的道祖也只能运用五行之力,根本无法引爆磁场。道祖还是个凡人,但宋有姝的手段似乎已经跨越这个领域,到达旁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越思索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心中的忌惮就加深一层,他们只能默默吞下这枚苦果,却欣喜若狂地发现宋有姝竟然发布了一条消息,扬言可以治疗他们遭受的创伤。什么怨恨恐惧全被一股脑抛掉,这些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曾经的林家别院,也就是现在的宋宅。

    有姝把这些人一个一个治好,送走时指着竖立在门口的灯牌说道,“今天的一切是我造成的,我负责给你们治,但今后再想上门,你们就得守我的规矩。你们之中的某些人曾经羞辱过我,今后有事也不要求到我门上。”

    大家唯唯应诺,并不敢斥责他态度狂傲。让你睡一觉就恢复如初,宋家主的医术实在是邪门,难怪宋家被尊为诡医世家,原来是这个缘故,不亲生经历你永远想象不到。

    思忖间,路边传来喧哗声,原来是姬家的几个人想硬闯,被林德海拦住了。早知道宋家主有这本事,当初姬老爷子何苦阻挠他跟姬将军的婚事。毫不夸张地说,得到宋家主等于得到几十条十级能源矿脉,足够姬家秒杀其他四大家族。

    幸好姬老爷子有眼无珠,否则其余几家就麻烦了。这样想着,与姬家交好的人摇头叹息,与姬家为敌的却额手称庆。送走所有伤者,林德海回到客厅,嘴角抽搐地看着家主个站上不停翻页的感谢信,他们来自于社会各界的重磅人士,言辞间虽极力遮掩,却还是流露出几分惶恐与小心翼翼。

    瞥见弟弟正给每一个装发丝和心头血的小瓶写标签,林德海扶额喟叹:果然是帝国第一狂犬,逮谁咬谁不是白说的。但愿今天这些人识相点,别跟家主作对,否则下场会比宋立还凄惨。

    似想起什么,他走到拿着纸片人卿卿我我的家主身边,躬身询问,“家主,我的队员已经在网上宣布退出比赛的消息,还剩下六天,我们上哪儿招人?如果滥竽充数的话,等于自己打自己脸,您看……”

    有姝不以为意地摆手,“没事,队员很快就会自动送上门。你们别急,我肯定帮你们挑最好的。”

    林德海没再多问,跑去帮弟弟写标签,看见一个个显赫无比的名字,手有点抖。这样下去也不知道家主要祸害多少人,太可怕了,简直不敢想。

    临到晚上陆续有人偷偷造访宋宅,达到要求的门自动开启,没达到要求的一直在路口打转,几次从宋宅经过都忽略了墙上的门牌,最终只能失望而返。林家兄弟俩从最初的震惊狂喜慢慢变成麻木,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没有家主解决不了的难题。

    六天后,机甲大赛团队战如期举行,网上开了赌局,赔率最高的自然是神棍队。瞧这队名,难听不说,还一连有八个队员宣布退出,能赢才怪。

    “只能说狂犬太会得罪人了。”有网民幽幽叹息。

    “林家跟了他真是倒了血霉。听说姬老爷子有令,要林家兄弟俩死在赛场上。”

    “姬将军真是重情重义,为了不与狂犬对上已经让他麾下的参赛者退出了。”

    “退出又怎样?姬家不是他的一言堂,只要姬老爷子发话,多的是人参加绞杀行动。赛前队员们都签了生死状,死了也是白死。”

    “那惨了,姬家今年入围的战队有五支,退出一支还剩下四支,排名都在十五名之内。四十个精英对付两人,等于一面倒的大屠杀啊!”

    “那也未必,万一林德海招募到实力强悍的队员,还有逃生的机会。”

    “做梦去吧,所有实力强悍的人都已经各自抱团,就算招到队员也是些凑数的。我看林德海和林德轩这次在劫难逃,我们不如赌他们能活多久吧?”这话一出,网上再开一个赌局,参加的人越来越多,赔率也节节攀高。

    有姝把所有积蓄押在“神棍队获胜”和“林家兄弟逃出升天”两个选项上,只等赛后天上掉钱下来。

    姬长夜坐在他隔壁的vip卡座,目光有些深沉。少年今天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银灰色西装将他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双腿勾勒出来,同色丝绸领结点缀在颈间,显得优雅而尊贵。他斜靠在软椅上,嘴角微微翘着,露出两个小梨涡,叫人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围坐在他四周的林家族老腰板一个比一个挺得直,表情一个比一个倨傲,仿佛胜券在握。

    樊肇挥了几次手都没能引起国王大人关注,只好碰碰将军胳膊,“你知道林德海那小子找了谁当队友吗?”

    “不知道,有姝不愿意告诉我,但是他让我押神棍队赢,有多少押多少。”姬长夜指尖连点,将自己账户上的余额全押进去。樊肇自是对国王大人深信不疑,也跟着押注,姬兴几个有样学样,把神棍队的赔率拉低不少。

    开赛前最后一刻,赌局封闭,押注停止,主持人开始请出所有参赛队伍。当神棍队走上高台时,场中一片寂静,三秒钟后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和惨嚎。妈的!押错了,全押错了,这时候自杀逃债还来不来得及?

    樊肇僵坐片刻,随即笑开了,“不愧为国王大人,每次出手都石破天惊。”

    “我家有姝真厉害。”姬长夜摇头失笑,为不听从自己命令退出比赛的四支战队默哀。不过这些人早就各投其主,死了也不可惜。

    隔壁卡座,中二期来得特别晚,病情却特别严重的有姝冲自家主子扬了扬下颚,故作挑衅,然后在个站上更新了一条消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很多网友表示看不懂,文化造诣较深的人帮着翻译:拥护我的,我送你们上天堂;背离我的,我踩你们下地狱。妈的,宋家主狂犬病又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