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 7章 光阴

作者:风流书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团队赛结束了,赛场关闭之后主办方本该马上宣布名次,但现在半个小时过去,悬浮于空中的显示屏还毫无提示,唯有赞助商的标语不停滚动。大饱眼福的观众并未抗议或离场,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两台超能机甲横空出世,虽然还未拥有太多传承技能,配合起来杀伤力却堪比帝神。林德轩的异能是禁锢,单人作战时顶多影响到方圆百米的敌人,换成超能机甲威力却是巨大的,足以冻结一片星域。而林德轩的金系异能偏重于进攻,两者结合起来简直是不可破解的绝杀阵。

    难怪林家愿意离开姬家转投宋家,竟是因为这两台超能机甲!原本还觉得林德海脑子进水的人这下什么都想明白了,纷纷感叹道:“妈的,林家简直运气逆天,竟然抱上宋家主这么粗的金大腿。只可惜姬老爷子看走眼,到手的好处全没了,还结了死仇。”

    “快去看宋家主个站,他说要帮一个普通人进化成特种人。”闲来无事,大家纷纷去刷个站,然后就看见这条夺人眼球的消息。

    “这不可能!实力高低是由基因决定的,宋家主医术再厉害也不可能让普通人变成特种人,除非他重组那人的基因。但基因重组技术已经被斥为魔鬼的科学而遭到全星系封禁,如果继续调整基因,人类将爆发大规模的基因崩溃症,连普通人都不能避免。我们的基因链在数千年的重组中已如此脆弱,再动一动就是毁灭。苏倩华博士曾预言,第二次灭世纪元的来临正源于基因重组技术的滥用。宋家主如果真这样干就是触犯了‘人类安全进化法’,必须处以极刑!”某位医学家义愤填膺地斥责。

    “我觉得宋家主没那么傻。他虽然很狂,但他有狂傲的资本,你们仔细想想,一路走来,他简直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包括姬将军、五大世家、军部、帝国学院,他游走于这么多庞大的势力之间,却最终从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人成为隐隐超越五大世家的存在,他的能力和智商绝对处于顶尖水准。我就等着看他怎么实现这位粉丝的梦想。”说这话的人是真心实意赞扬宋家主,却也暗藏几分私心。如果宋家主真的能让普通人成为异能者甚至特种人,那追捧他绝对错不了。万一哪天他心情好,也给自己一个圆梦的机会呢?

    想到这一点的人还有很多,原本吵吵嚷嚷的页面安静下来。就算不说宋家主好话,这个时候也没人敢乱喷,就怕最后被打脸。话说回来,飞马星系至少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被宋家主打过脸,什么废物、蠢货、贱婊,出现过类似词语的评论和留言现在全删得一干二净,就怕被宋家主异军突起的粉丝们挖出来鞭尸。

    宋家主的粉丝栏用一句星光熠熠来形容也不为过,军部高层,国会议员,刚刚回归的八位将星,每一个拉出来都能闪瞎人眼,而这些人又拥有庞大的粉丝群,现在一窝蜂涌进来,短短两个小时就从一两百亿达到千亿,目前还在急速攀升中。

    星网也适时更新了本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曾经连上榜的资格都没有的宋家主直接超越五大世家家主,排到第一位,主脑给出的评语是——他带来了全新的机甲改造技术,攻克了本世纪最可怕的绝症基因崩溃症,他的异能或许与磁场有关,他的出现打破了现有的势力平衡,也将对帝国政局造成深远的影响,排在第一位名副其实。

    一场大赛打出了宋家的威名,也奠定了宋家主超然的地位。樊肇一面翻看不停刷新的新闻网页,一面摇头感叹,“排名前十的热搜新闻都是有关于国王大人的。神人就是神人,无论处于哪个年代都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吾辈只能仰望啊!”

    姬长夜心里溢满骄傲,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他发现场下等待的刘琨吾正抬头凝视少年,然后举起拳头做了个对撞的动作,又置于唇边亲吻无名指上佩戴的戒指。凭借远超常人的眼力,他发现那枚戒指雕刻着彼岸花与小蝎子,毫无疑问,那是国王大人的信物。

    该死,刘琨吾是什么意思?表白还是挑衅?姬长夜一瞬间怒到极点,却又惊恐不安地发现,少年也举起小拳头撞了撞玻璃,大拇指上佩戴着同样的戒指。他再也无法忍耐,当着所有世家子弟的面将恋人拽走,锁进洗手间里。

    “将军,你要干什么?”看着红了一圈的手腕,有姝脑子有些发蒙。

    “你不是想要我的膝盖?现在就给你。”姬长夜单膝跪下,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

    ……

    ……

    “刘琨吾,比赛结果出来了?”看见斜倚在洗手台边的某人,有姝耳根一红。

    “还没有,除了我们队,其余队伍均被淘汰,他们正在测量每一台机甲的损毁率,以便计算出第二名和第三名。”刘琨吾握住家主微红的指尖,放在水龙头下冲洗,认真的态度令姬长夜大为恼火。

    他拽过少年,爱怜地亲吻几下,低声道,“亲爱的,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刘将军谈。”

    有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懵懂地出去了。姬长夜这才盯着刘琨吾无名指上的戒指,命令道,“还给我。”

    “恐怕不能还给你。这是我们向家主效忠的象征,通过这个他可以掌控我们的生死。”刘琨吾并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如果没有家主,他们每一个人都将在屈辱中死去,又哪来今天?更何况家主并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让他们保证不伤害自己与姬将军,不向外界泄露他任何隐秘。

    这个条件并不苛刻,事实上用“宽宏”二字来形容也不为过。能被他选中的人心性都不差,自然懂得感恩。刘琨吾亲了亲戒指,冷声警告,“姬长夜,如果你试图欺骗或利用家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更不会放过姬家。”

    原来这枚戒指只是一个咒术媒介,并不具备任何含义,姬长夜大松口气,却依然很看不惯刘琨吾亲吻戒面的行为。他把散乱的领带系好,同样语气严肃,“刘琨吾,我对有姝的感情不容任何人质疑,你多心了。”

    刘琨吾拉开门,冷笑道,“没有欺骗和利用最好。姬长夜,如果你敢背叛家主,多得是人想要你的命,sss级特种人又怎样,照样会死。”

    姬长夜盯着他远去的背影,阴郁的表情慢慢变成无奈和骄傲。国王大人终究是国王大人,无论走到哪儿,身边都不乏忠心耿耿又实力强大的骑士。他哪里敢背叛伤害他,将他放在心坎里珍藏还来不及。

    被刘琨吾揉乱了头发,又被主子吻得喘不过气,有姝不得不躲进洗手间整理仪容,等激情的红晕彻底消退才一脸倨傲地回到卡座。为避人耳目,姬长夜晚来几分钟,悬浮在半空的显示屏恰好亮起彩灯,结果出来了。

    姬家派出的四十名队员尽数死亡,另有赵家、伦德尔家、李家、陆家的二十七名队员殒命,其余家族的参赛者却只是受了轻伤。自从超新星机甲大赛举办以来,这一届的死亡人数无疑是最多的,而且均来自于五大世家,复仇色彩很浓重。八位将星在赛场上宣泄着深埋在心底的仇恨,也宣泄着重生的喜悦与激狂,更想把这份荣耀奉献给救他们于水火的家主。

    十双手臂共同举起奖杯,走到家主所在的卡座下方致敬,终于等来结果的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有姝冲队员们扬了扬下颚,黑亮眼眸充斥着愉悦的神采。这次真是赚翻了,十亿信用点他还没见过呢。

    与此同时,姬长夜已率领部众赶往医院。

    人才储备是一个家族兴衰与否的决定性因素,而每一届的超新星机甲大赛则是让这些人才正式亮相并增加资历的捷径。每次赛后,总有人一夕之间扬名星系,然后顺理成章地占据要职。察觉到孙子对第一军团的掌控力正在加强,姬老爷子自然会培养一批心腹来牵制他,并借这次大赛将他们捧上去。

    这些人无不经过严酷地训练和长时间地打磨,论实力,在家族中均可排到前一百名,在帝国也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的存在稳固了老爷子的地位,也让外人意识到,姬家除了姬长夜,并不是后继无人。

    但现在,这些人全死了,至少一百年内,姬家再无拿得出手的人才,而空缺的职位也急需填补。但从哪儿填?除了孙子旧部,老爷子竟再也找不到合适人选。宋有姝这一手玩得真绝,彻底把元老派系打击得一蹶不振。如果想保住姬家,唯有仰仗姬长夜。真正的内斗还没开始,自己就输得一败涂地,起因不过是一次拒婚而已。如果早知道宋有姝握有这么多底牌,老爷子一定会让孙子用最快的速度把人娶进门,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

    见孙子推门进来,他强硬道,“去把宋有姝追回来。你们的婚事我同意了。”

    姬母也柔声说道,“当初是我们过分了,有姝那么好的孩子,我们竟还挑三拣四。其实家世、能力,都不重要,只要你们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也就够了。”

    姬长夜差点被母亲唱作俱佳的话惹笑,坐定后一面扯开领带一面沉声询问,“那陆明珠怎么解决?你们不是已经在族里宣布了吗,她是姬家未来主母。”

    “明珠很乖巧懂事,主动提出来给你当情.妇,绝不往老宅凑。她还祝你和有姝幸福,将来生下的孩子抱给有姝养也可以,她不介意。”姬母叹息一声,表情欣慰。

    抱给有姝养?顺便继承有姝的一切?陆明珠果然善于利用身边的资源,也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陆高黎回来了,大皇子哪里还有立足之地?作为大皇子的嫡亲妹妹,她当然也得夹起尾巴做人。

    姬长夜冷笑嘲讽,“你们让我分手就分手,让我结婚就结婚,也不看看有姝愿不愿意?怎么,这时候你们不提我作为姬家子弟的骄傲了?不提我作为军人的尊严了?”

    这么打脸的事,老爷子实在说不出口,只好朝姬母看去。姬母连忙安抚,“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暂时舍弃骄傲与尊严又有什么关系?长夜,你还爱有姝吗?还爱他的话就勇敢去追。妈妈承认这样做是为了家族,但也同样是为了你的幸福,这样两全其美的事上哪儿去找?你难道舍得有姝跟别人结婚?”

    舍不得,但我更舍不得让你们利用他、欺骗他。姬长夜站起身,徐徐说道,“母亲,我总算知道父亲为什么不爱你。你的心中不存在情感,只有利益。你是合格的主母,却不是合格的妻子、母亲。”话落转身就走。

    姬母脸色煞白地追上去,坚持问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长夜,我们都是为你好,也是为家族好,你为什么不能体谅?”

    “算了,随他去吧。”姬老爷子闭上双眼,语气冷酷,“如果不能拉拢到宋有姝,干脆毁了他。长夜现在不答应,将来总有后悔的时候。”

    -----

    大赛过后,八位将星并未留在宋宅,而是各自离开,有的重新回到家族,有的自立门户,与外界猜测的发展方向完全不同。宋家主花了这么多精力把人治好,怎么没笼络住?果然还是太嫩了。

    但这些轻鄙的话没人敢说,只因宋家主医术高绝,竟真的帮助那名粉丝进化成s级特种人,且觉醒了木系异能。帝国医学研究所把该粉丝带去检查,发现他的基因并未改变或优化,也就是说宋家主的医疗方式并未触犯星际法。

    但他是怎么做到的?无论催眠专家怎么询问,该粉丝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只一再重复自己睡了三天三夜,醒过来就进化成功了。因为这件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轰动,几乎全星系的目光都聚焦在此人身上,医学研究所和军部不敢拿他怎样,只好把人放了。

    这人立刻报考了帝*事学院机甲操控系,并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录取。他成了星网上热议的人物,被封为本年度超级幸运儿。有网友叹息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总算明白宋家主为什么要发这条消息。他在用事实告诉我们,拥护他的人就能上天堂,比如超级幸运儿方淼;背离他的人都会下地狱,比如姬家那四十个参赛者。现在想起来,跟他作对的人似乎都没有好下场,看看安家,再看看姬家,还有他舅舅宋立……不说了,说多了我瘆得慌。”

    “细思恐极!这一手扮猪吃老虎玩得漂亮!听说姬老元帅被他气吐血好几次,没准儿现在正逼姬将军把人追回来呢!”

    “可惜现在的姬将军高攀不上他了。昨天我还看见刘将军在个站上晒给宋家主亲手做的甜点。”

    “这算什么,昨天二皇子把自己正式册封为皇储的皇冠拍了照发在个站上,表白说这顶皇冠也属于宋家主。宋家主回复说他比较喜欢甜点,结果二皇子就跟刘将军撕起来了,哈哈哈哈哈!”

    “总觉得宋家主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变成现实。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来日我让你高攀不起,现在还真是这样!”

    “宋家主我爱你,从最初我就很崇拜你,别人说你废柴,我却知道你是个天才……”讨论页面被一篇歌功颂德的长文刷屏了,网友早已见怪不怪。自从方淼进化成特种人后,很多人试图模仿他的成功案例。当初黑过宋家主的人大多是些*丝,在现实中过得很窝囊,也就更需要一步登天的机会。他们急急忙忙删掉辱骂他的留言,绞尽脑汁地构思一些谄媚的文章发上去,每天一篇不带重样的。

    每个网络红人都会有黑粉,但曾经黑粉最多的宋家主却没有任何人敢诋毁,点开他的个站满屏都是拍马与讨好也是没谁了。

    赵涛推掉了近期的工作,专心致志地翻看宋家主个站,表情夹杂着懊悔与挫败。

    他的经济人叹息道,“宋家主好深沉的心机。他早就得到“异鬼”的传承,却一声也不吭,反倒把机甲以那样轰轰烈烈的方式还给安成杰,最终害得安家家破人亡。当时多少人骂他蠢货,他有没有皱一下眉头?这样平稳扎实的心性,你们看不穿他很正常,没见姬老元帅也斗不过他吗?我怀疑安成杰和玛丽·伦德尔被废,安成浚暴毙,都是他的手笔。一般人最好别惹他,下场太可怕了。”

    “邓哥,我后悔了。”赵涛以手遮面,嗓音沙哑,“其实只要我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真.相。宋有姝在我们面前那样倨傲,没有足够的资本撑不起那样的气场。他从未把我们看在眼里,唯有姬将军才能让他平等对待,当初只要静下心来想想,我一定能抓住隐藏于细微之处的端倪,却都因为自高自大错过了。邓哥,他能让普通人变成特种人,也一定能提升我的体质。但凡在录制节目的时候我对他多照顾一点,回来之后不带动粉丝黑他,我就有变强的机会。我真蠢,真蠢!”他懊丧地直扯头发。

    “别跟自己容貌过不去,你现在还要靠它吃饭呢。”经纪人连忙阻止,“医学研究所不是一直在逼他拿出药方吗?他斗不过那些人,早晚会妥协的。”

    “你看他向谁妥协过?第一军团厉不厉害?军部厉不厉害?五大世家厉不厉害?现在他们又在哪儿?早就被他那些追随者搅合得天翻地覆。”赵涛狠狠捶打沙发宣泄心中的懊悔,然后偷偷摸摸给宋家主发了一封歌功颂德的私信。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功夫巨星卡罗特身上,他渴望变强的心不输给任何人,而他的问题也最容易解决,只要治好辐射过敏症就行,对宋家主而言应该不是难事。

    “宋家主有回复我的私信吗?”练完武技,他擦掉满头大汗。

    “没有。当初我们那样黑他,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应该不会搭理我们。”经济人摇头暗叹。这位神人已经不是小明星能攀得上了,跟他并肩站立的都是帝国最具权势的人物。当初他挤开玛丽·伦德尔就有一大帮人骂他不懂尊卑,以后在娱乐圈混不下去,现在想想真是可笑。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压根没把这些超一线巨星放在眼里,也根本没想过出道,他的舞台在凡人仰望不到的顶峰。

    越想越觉得这个人很可怕,而姬将军之所以对他一见钟情,是真的爱上还是看穿了某些真.相所以加以利用?经纪人一瞬间脑补出许多阴谋,只觉得浑身发冷。

    卡罗特很失望,却并不打算放弃,点开宋家主个站给他发私信,一天一封绝对不会停。

    玛丽·伦德尔不是傻子,很快就猜到自己异能被废与宋有姝有关,直至他扬名星系才知道自己招惹了怎样一个可怕的敌人。回忆过往的每一个细节,她总会陷入恐惧无法自拔,在梦中常常挣扎呐喊:“不要去惹他,他不是废物,是天才,是魔鬼,是能掌控你生死的人。快把精神力收回来,不,不要……”

    梦境总在最绝望的时刻戛然而止,她起初还打算控告宋有姝谋杀未遂,刚张开嘴舌头就烂掉,刚点开智脑准备打一封律师信,手指就化为白骨。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月,她渐渐心如死灰,不得不接受宋有姝为自己安排的命运。

    然而也有人是幸运的,比如刚回归家族的多明尼克·伦德尔,他曾经是伦德尔家的少主,在外流亡三十年后得到宋家主的帮助,于是以更强悍的姿态回归。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原来世界上真的存在如此狂傲又无所不能的人。玛丽·伦德尔关掉宋家主的个人网站,悔不当初地痛哭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