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神罚破魔界

作者:悲伤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神罚破魔界

    这股气势……残爪邪主眼中惊芒一闪即逝,沉淀数千宙,突破两重极道,果与之前不同,但他所想杀的也正是这尊惊世战圣!

    “至邪之名,倒也配得上本座。”魔影傲然挺立,一根根触须随着那战矛重重刺出,堪称一阵腥风血雨铺天盖地来临,似也为对应先前五座圣界皆灭之言,在这攻伐中分明浮现出五座圣界虚影,它们皆面魔威降临,无可抵挡地扭曲破灭,无尽生灵哭声喑哑,不过至邪取乐的一介玩物,翻手倾覆,又化毁灭之象从杀而来!

    “而你是否做好,陨于至邪的准备?”狰狞的冷笑就像是从叶天的身后响起,爆发虚戾之威极度恐怖的一击从背后极刁钻地袭来,乘混沌域攻伐不过假象,对至邪来讲即便大型混沌域伟力也不过绵薄,可锦上添花,却绝无法对他本身的战斗节奏产生半点牵制!

    伴随着锵然之响,焚寂的锋刃抵住战矛矛尖,汹涌着血色不输于魔的凶猛更是直接冲着残爪邪主本心而去,扫过五圣界虚影却令所有生灵皆呆滞升华,在一等安宁静谧中净化解脱,所向披靡处为魔邪俱灭,杀意昭然,却又不负神圣浩然。

    “屠魔妖戮杀?”残爪邪主神色冷然,手中战矛作螺旋而动,旋聚无量锋芒杀威如呈世界之恶朝那专为惩恶而显的血红獠牙悍然迎上,又是万重大道的啸聚崩塌,螺旋碎,血牙崩,却依旧有残余之力轰然而出,层层绞碎星炎之势在漆黑的战皇羽前部留下一道邪意昭然的烙印,也徘徊在残爪邪主咽喉,在至邪之兵笼罩下丝毫无畏地纵横恣意,那一道伤中流淌出的混沌黑血直接焚灭。

    “这一股势是……”残爪邪主察觉到了叶天与之前的不同,这招屠魔妖戮杀更强了,这是本质的升华,一招逆天战技逼近顶尖层次的殊荣,只是一招一式的提升他当然不在意,但可怕的是从这屠魔妖戮杀与先前的九刀炎花中他却感受到了一种堪称无敌的气势,眼前神圣已为战道之主,一招一式皆辉光,全都具备过去不曾有的浩然新力!

    九道炽烈的轨迹再一次形成,只是这一次花朵的绽放与凋零却在同时到来,而其战果则是无数宛若邪雷的触须碎断纷扬,甚至整座沦为魔界的混沌域都在炎花凋零所爆发出的浪潮冲击下为之颤抖,浩瀚混沌域酝酿已久的力量就这么被叶天出鞘所展现的刀锋斩断了半数,这简直就是此界之耻!

    混沌域震颤,像是有一声尖利怒号响起,滚滚魔气汹涌间赋予更强杀力攀附触须,使之如同一根根磨尖的魔枪成枪林之势弥天来袭,其森然可怖虽被九刀挫断一半却显得比先前更加骇人,可对叶天来讲这般恐怖邪潮也远远比不上面前那尊手持战矛的至邪恐怖,灭世的邪意不可束缚地恣意在混沌中撕开至深痕迹,以破坏混沌中汲取出那骇人的毁灭之力朝这混沌中胆敢违抗的唯一一人怒然碾下。此时此刻整个世界都在阐释着毁灭的真理,在神圣面前唯有那覆灭的结局,命运早已荡然无存,一切道路悉数断绝,这种时刻还有挣扎的余地吗?不可徘徊,只能速速从死,屈服于魔灭的世道!

    对此叶天的回答是那如伴有无数声怒吼的恐怖一刀,那骁勇纵横,血战不屈的一世降临,是一场在圣者眼中微不足道的最终决战,更是那一道道光辉英姿的重现,万世豪雄于此征战沉浮,大宙极道的缩影其中有显,更有暗金色的身姿在其中出类拔萃,耀世披靡,其名为星炎神,乃古往今来第一战神!

    高阶逆天战技,我果道心祭英魂!

    世界辉荣所加,神界锋刃所载,无当之军他领主,皆随那一道绝耀的刀光斩过残爪邪主身躯,分明是一招蓄势长久的战技却令残爪邪主尚来不及阻挡便从他的身躯悍然穿过,待得他神情狰狞,虚戾化爪凝成真正属于他残爪邪主的恐怖之技即将爆发,却又瞳孔微缩,见那尊不可阻挡的战圣极速转身,宇宙战场的烟尘尚在,一柄刀锋却在超然,赋予他此世唯一的辉光!

    “我为通天战圣,大道为刀诛魔邪!”一声怒喝,霸道刀光夺目而出,战圣通天斩!

    所向披靡,澎湃浩荡,一斩之威竟没残爪邪主而过,将他身后那狰狞而来的深邃枪林一举扫断,便像是决意征服却遭遇暴风雨的舰队被这势不可挡的力量搅作一团混乱,彼此间碰撞中湮灭的魔光!

    混沌域再一次颤抖,此时龟甲之上隐有崩裂痕迹产生,水母触须迅速吞噬混沌再生,可此时分明有一种震颤畏缩的趋势出现。

    残爪邪主的面色显得森寒,明明以逸待劳,占据地利,可他竟然被先声夺人!这通天战圣真不可以道理计,万全准备乃是必要,这一次非要将他绝杀!

    虚戾所化的魔刀以远超昔日三绝生归的形式暴涌煞气攀附手掌,如血脉相连与沧洋澎湃带给残爪邪主无穷力量感,在这混沌中遨游太久不曾动用的杀招醒悟他的威名,遥指宿敌,展现了夺命的獠牙。

    无形风暴已经开始对混沌的肆虐,至圣噤声的恐怖气机凛然降临,这是顶尖逆天战技的恐怖,残爪邪主的绝世杀招正在归来,正如天煞混沌域的恐怖爆发,残绝生归,残爪枭亡!

    如同覆天的磨盘显化,乃是万物凋零的灾难蔓延,残爪邪主终极的杀势尽数灌注此中浩然而发,残绝生归,残爪枭亡,足足两招顶尖逆天战技结合爆发乃是巅峰战圣都难以掌握的绝技,在邪兵虚戾的辅佐下更将迸发出不可争锋的绝世邪光,混沌寂然,凋零之势倾绝诸世,残爪邪主的一双眼眸此时增添了世界终末的意义,在视线之内的叶天如坠冰窟,临世间至凶魔乱,怎可逆转,结局已然注定,无论如何挣扎都失去意义!

    “好!”当叶天这一声应出,灭世的凶怖也伴着残爪邪主的嘴角上扬碾压而来,凋零磨盘下混沌悉数黯然,竟向那禁忌的虚无转化,闪耀圣辉的叶天在这混沌之中也只是沧海一粟,没有抵抗浩劫的可能,于是他就如残爪邪主所想的那样被这场浩劫吞噬,共混沌一起失去所有生息。

    没有喜意,眼中甚至流过一抹悸动,残爪邪主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堂堂通天战圣,踏上前所未有道路的人族,怎会如此轻易陨落?哪怕这一招乃是他倾力所为,足以令世界为之震撼!

    “回!”残爪邪主意念立动,那双重顶尖逆天战技恐怖之势直接调转归来,分明依旧保留浩瀚之力,仍可作诛杀破灭!

    只是,一道刀光却来得比这凋零末日更快!

    火舞绚烂,星辰

    爆耀,简直以不可思议的形式在残爪邪主眼前突现,战靴悍然踏足魔域疆土爆溅起烈芒万千——这才令残爪邪主惊觉自身竟是随着这道绝耀的刀芒被逼上了那经过自己不断筑造而几乎骨肉相连的混沌域老巢,而这持刀人竟对这远胜虎穴龙潭的凶险无畏,甚至还倚仗手中之刀将自己不断朝这混沌域的内部逼赴!

    “闯我魔殿,倒是好胆!”残爪邪主先是一惊,接着才冷笑着开口,随即一重重魔道从这充满邪异与残酷之相的混沌域腾涌暴起,或为魔须邪电,或做毁灭邪兵,又是灭绝法相,且现蛮兽凶象,皆奉邪主号令到来,对这不知死活踏入魔域的神圣予以诛杀!

    而在混沌域之外,如同恐怖风暴的末日凋零之威倾覆而至,这是残爪邪主掌握的诛神恐怖,便在手中,那亘古邪意萦绕的虚戾同样带给他必胜的自信,眼前战意昂然的神圣固勇,却不过是自寻死路!

    邪意爆发,恐怖肆虐,便像是万座圣界与大宇宙共同沦丧的悲歌不断对叶天的心神施以逼迫,而末日与魔刀更是避无可避的真正灾难,分明执掌着如此恐怖残爪邪主却偏偏感到不祥,就好像那柄圣刀已是不止斩中自己咽喉,更将它彻底割断,同时将魔邪本源捣得倾覆湮灭。

    踏入我之魔域,你这战圣还能翻天不成?残爪邪主神色泛冷,手中魔刀高扬,以一股必杀之势斩落,这种势源自虚无圣器,即便是勇如通天也不得不抬起圣刀承受硬撼,因此当锵然响起残爪邪主的笑容更冷,一切都随着他所想的发展,这注定眼前的神圣逃不出致命蛛网。

    可真是如此?一种强烈的不祥之感却令残爪邪主心头一颤,紧接着他就见到笼罩自己的无数刀影,有的如同流星绚烂,有的则血红森然,有的冲破桎梏,展望苍茫无极,有的空灵虚幻,却作梦幻之路。

    这是令魔圣也不得不赞叹的美丽,犹如一道道星轨所交织的星空,可紧接着残爪邪主所感受到的就不只是美丽,更是恐怖,当这些刀影共同陨落悍然冲击在他手中虚戾,残爪邪主的双足竟是被深陷混沌域之内,周围魔影也悉数荡然无存,谁能知道这一片刀影笼罩究竟是多少逆天战技结合?残爪邪主却在这生死的恐怖间大开眼界,其代价无限惨痛。

    凋零的磨盘发出怒吼,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回自己的魔域,誓要将那挑战者撕成碎片,可比这凋零更快的是一柄柄神罚之刃随着叶天的神迹刀舞悬立而起,以一等绝对肃然的审判之势悍然斩落!

    残爪邪主的瞳孔于此刻收缩,他所见的是无尽的刀锋将这弥漫魔气的大型混沌域斩尽,一道道涌现神圣之辉的裂缝遍布魔界,混沌域剧颤,所有邪纹随着绝世神圣浪潮的披靡灰飞烟灭,那将之完全掌控的霸主畅快感随之不断削减虚无,剧变之间,残爪邪主感到自己的心头被狠狠剐去一块血肉。

    岁月积累,邪物垒砌,残爪邪主呕心沥血所构筑的混沌魔域,竟是在叶天一招神罚世无邪的悍然斩落后,荡然无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