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千零一十七章:不过如此尔

作者:悲伤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千零一十章:不过如此尔

    神罚斩落,混沌光耀,无数道裂纹的纵横取代了先前如爬虫般蜿蜒的恐怖邪纹,属于神圣,无双星将的英姿凛然也盖过了魔邪之主的张扬凶怖,昔日沉浸在魔邪之气内,被邪主视之为魔殿堡垒的混沌域此刻邪力碎烂,甚至洋溢神圣之辉,残爪邪主倚此为战的大计破灭,这本在他预料之内,却来得太快!

    夺命的寒芒在残爪邪主的眼流转,这是耻,被突袭碾压,打破全盘计划的奇耻大辱!身为至邪,他必须以眼前神圣的使命将其弥补,还有之前在天煞混沌域,在混沌的新仇旧恨皆要在此一并清算,他从不惮于此,如今更有着绝佳会。

    万物凋零的轮盘,若可倾覆世界般呼啸着到了。

    以构筑一座大型混沌域的积累将这极限难以揣度的战圣逼入困境,却也并非败笔。

    “锵!”冷冷地挡住了夺命的刀,叶天当然明白残爪邪主的意图何在,凋零的力量在身后汹涌而来,就好似一座泰山倾轧不可阻挡,战皇羽之后双翼张开,像是一对犄角死死挡住这双重顶尖逆天战技的恐怖,而接触的第一刻,断裂与粉碎的悸动就顺着战皇羽传入叶天心,能感受到这高傲巅峰圣器此时的骇然,曾经破解的杀招竟有此凶悍,如可将万世战尊倾覆!

    恐怖的魔力顺着战皇羽悍然冲涌而入,顿时在叶天体内掀起惊涛骇浪,五脏六腑,经骨圣脉第一时间便枯萎绝灭,凋零万物的力量比之前催命的魔音更可怕得多,代表着一等无形绝命。恐怖迅速侵入了圣魂之内,一颗颗星辰表面沾染无名的灰雾,整片星空蒙蒙无光,烈火企图将这些污秽席卷,自身却转眼作成灰白,成为幽魂般的鬼火游弋,似乎再没有什么能阻挡这种凋零力量的疯狂入侵,而一旦它吞噬四肢百骸,一代天骄的传奇自然随之终结。

    怎能抵挡如斯恐怖?叶天此时感受到的不只是重,还有轻,那身躯与魂魄如同不再受丝毫束缚,挣脱了命运桎梏将飘然而去的轻,这是自由,是逍遥,也是叶天所知,亡者窥见冥国之时所产生的病态感受。从始至终,这残绝生归,残爪枭亡都是不容小觑的灾难,这可是残爪邪主昔日的最强底牌段,持虚戾者轻描淡写可惊天,更何况双重顶尖逆天战技爆发!

    “可叹通天战圣,竟陨落于此。”就在这时残爪邪主摇了摇头,真仿佛极为可惜般面带遗憾之色,只是魔眼之底所流露的却是讥讽。双重顶尖逆天战技何其浩劫?只怕就是幽毒妖王、罡风元圣也需稳扎稳打,将如此杀招稳妥抵抗再寻攻伐吧?可这通天战圣,偏偏要险求胜,直接凭逆天战技穿透这杀招汪洋突袭残爪邪主自身,这一场突袭恐怖,令至邪魔主伤痕累累,辛苦经营的混沌魔域也被破坏根基,恢复原本状态,可这不过小利尔,好胜冒进的叶天却为此赔上自身性命!

    胜利已是昭然,但尽管如此,残爪邪主也不会有丝毫小觑,那一柄魔刀化作苍白的纤薄姿态,看上去倒像是随着舞者翩然的艺术品,可实质却是与那凋零之力共通,将威胁不断朝叶天本心侵入的凋零之刃,能以对敌人最具威胁的形态进行呈现,这也是虚戾作为虚无邪兵的恐怖之处,只是体内原有的凋零之力就挣破了叶天的全力镇压,将通天战圣拖向深渊,而在这情况下还与其共鸣?怕是将令绝世天骄的挣扎会都完全失去。

    极致的寂灭之道正在颤动,作为寂灭之主,占据上风的魔邪很满意地感受到叶天体内的邪恶正恣意妄为,在圣力镇压下以无法阻挡的气势进行蔓延,无论是星、炎、刀、战,甚至叶天将逆天战技于体内投现都无法阻挡这绝命的恐怖,魔是最擅长破坏者,若令魔力逼近本源,那么这尊圣者眼前的道就仅剩毁灭了。

    念及此,残爪邪主所领悟的毁灭之道便更加灼热激荡起来,屠灭通天战圣,这是不世之功,若以此登临毁灭极尽,更可助残爪邪主成就至强之位,为此永世桀狂。

    但在这时,心头火热,如临毁灭极道的残爪邪主却分明感觉到这毁灭的恐怖反倒朝自己突袭吞噬,便若那一道令人心悸的必杀之刀穿透甲胄,留下刻骨蚀魂的深刻痕迹。火在燃烧,作一尊英雄在魔域内纵横,同时也是执掌秩序审判者对无尽罪孽缔造者严厉拷问,一道道秩序锁链加身,剧痛感下即便残爪邪主都不禁震颤。

    神令必杀之,同样接近顶尖逆天战技,这是……明知必死,要与本座搏命不成?

    倒也是英雄本色,只是我残爪邪主,怎可能被你这死前疯狂诛灭?残爪邪主欲要冷笑,却被凌厉与火热打断。

    与此同时,身为寂灭道主的残爪邪主分明感觉到叶天体内先前无往不利肆意征伐的凋零之力此时遭遇真正恐怖对,竟是开始迅速消融衰退,面对着那极度澎湃的生命重生气息毫无抵抗之力!顿时,天平倾覆,大恐怖笼罩残爪邪主心头,被神令必杀之所斩出的伤痕似乎比先前更加灼烈刺痛,令一世至邪的心都骤然收紧。

    好一个通天战圣,藏得真深!寒芒在心闪耀,此时此刻,残爪邪主已能见到叶天攀附体表的战炎,那代表不屈的战炎,如同永恒的战炎,曾几何时,宙碎渊魔皇也以必杀之志对叶天将灭宙之力碾下,却伴着这战炎的燃起功败垂成!

    好可怕的逆天战技,虽不及圣级低下时的星炎神重生可令起死回生,但这同样是绝地逢生,不死不灭的绝技!残爪邪主终于理解到此时的叶天与当初的对截然不同,此人底蕴浩瀚,丝毫不复战之极道。

    凋零的攻势已不再奏效,想要将此——欲改变战略之时那如同经过重锻而更加勇猛的焚寂悍然将本就显得弱不禁风的凋零之刃粉身碎骨,并顶着这些邪意昭然的碎片狠狠的撞上了残爪邪主的脸庞,这一次是当头棒喝,属于通天战圣的雄威从头颅起始,将残爪邪主的身躯层层崩塌!

    “不过如此尔!”轻描淡写地将凋零之危抚平,一声冷喝在此基础上对残爪邪主的尊严再一度挑衅,紧接着化作魂魄状态的残爪邪主便感受到战影纵横,如同风暴席卷般将自己所在区域吞噬,绝可怕的威胁临来,竟是一尊尊姿态各不相同的叶天,承载不同时刻的战意杀至!

    “沧澜风波平!”一种恐怖涌上残爪邪主心头,又是一招并领悟到直逼顶尖逆天战技层次的昔日绝技,这尊通天战圣沉寂了数千宙,可他的刀不曾锈钝,反倒磨得愈发锐利。接下来,他还能带来多少恐怖?

    无数道刀影以远胜凌迟姿态带给魔邪重创之时另一

    种显然也直逼顶尖逆天战技的雄威盖下,又是无数身姿,但不只是叶天,更是一名名力量孱弱到残爪邪主吐息可灭的人族,还有那云霞萦绕的仙族,持骨杖的巫族,金光璀璨的佛族,生长双翼的天使族,凶悍强势的修罗族,如同规则本质的道族……那是一个时代,弱小却蕴含着强大潜能的万族随着其无上强者的号令降临于此,对阻拦万族之路的魔邪赴命一战,只要种族辉煌,吾一身死无妨!

    毫无疑问,这招逆天战技在此时的叶天绽放全新光辉,在这澎湃的始源浩荡有的不只是寻常万族生灵,更有持钢枪的人族之将凛然迎战,也有驾驭战车的始祖肃然前行,有督察历史的王尊统领英雄,更有那持最初之剑的皇者劈出绝耀剑芒,浸淫亘古邪族已久企图彻底觉醒其古老气运的残爪邪主此时终于感受到了倾族之力的恐怖,只是这股力量却是自面前敌碾压而出!

    “杀!”一声怒吼几乎嘶哑,他冲入振兴明的始源卷内,一爪掐住最初修真者的咽喉令他浑身爆灭,虚戾如战锤舞出,泰坦族与佛族举族覆灭,鬼神赋吟诵无上战歌而至,残爪邪主冷笑,注视着这尊至圣人至半途便身影虚幻,紧接着灰飞烟灭。

    人族?始源万族?太过孱弱,太过渺小,历史不过洪荒,仅仅是一尊神族创造出的造物,却焉能抵抗昔日几乎将古神族覆灭的力量?狰狞的笑在残爪邪主面庞难以形容的疯狂扩张,撕裂了脸颊,却迎来了他心最美妙的场面,一尊尊代表着极致完美毁灭概念的存在漠然降临,他们身躯的每一处都胜过圣兵,举投足皆勾勒出毁灭的玄奥,象征着始源万族举族之力的浩瀚在这些强者降临之时直接支离破碎,不论至圣、先民、人皇,悉数崩灭!

    “好一招始源大势征天卷,只可惜你们的大势,在我等面前却太过渺小了。”屹立于那些肆意将世界逼向绝灭的恐怖存在之内,残爪邪主的笑容森冷而嚣张,叶天在不断进步,难道将魔邪之道结合的他就驻足不前吗?当这杀招出世,不到顶尖逆天战技的花招就会像这可笑图卷,被轻易撕成碎片。

    “杀!杀!杀!”一尊尊邪族屹立于残爪邪主身前身后,眼涌出的是不输于此世至邪的恐怖杀光,它们是最纯粹的杀戮者,伴着残爪邪主的血染降临此世,没有什么能动摇它们的杀心,更没有什么存在可阻挡它们的杀力,当群邪降临,对的结局便是注定。

    “可笑。”叶天注视着站在残爪邪主周身的无数邪族,不仅毫无畏惧,反倒轻描淡写地将那如刀目光一扫而过,便像是一道迅影在邪军之内肆意穿梭,将这所有邪恶尽皆斩杀,不待残爪邪主反驳与这群邪怒吼,叶天便扬起了刀,浑身上下而耀起无尽的光,这种光在残爪邪主看来,极为熟悉,又是莫名的陌生……

    “辉煌!”一个概念从残爪邪主的心涌出,紧接着他就见到这片辉煌对自己覆压而来!

    “无论何方魔孽,欲要撼我辉煌之世,便唯有一战!”不屈的怒吼由叶天引领全世传出,属于辉煌时代的浩荡军威在残爪邪主面前展现,分明从那尊至勇战圣攻伐而来,裹挟着整个时代的恢宏碾碎一切!身为魔邪,身为祸乱,身为亘古的重现者,残爪邪主分明感受到了整个时代的真实压迫,此时的叶天乃是顺天而行,将他这逆行倒施者诛杀!

    实在大胆!至邪者的面目狰狞无比,残爪邪主直接统领怒吼的邪军与那辉煌大军强强碰撞,古往今来的道威溅射混沌动荡不断,简直就是两座大宇宙在此碰撞生灭,敢当道者,自然万劫不复!

    终于,两重浩瀚将彼此穿透,身后英魂甲衣残破的叶天冷然转身,注视着那自傲邪军荡然无存的残爪邪主,面容傲然,又是五字吐出。

    “不过如此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