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灭世万劫

作者:悲伤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灭世万劫

    一场碰撞,号称不可阻挡,可灭当世的邪军在当世的威光下灰飞烟灭,身为其召唤者的残爪邪主同样遭受重创,不仅仅圣体再度彻底粉碎,就连圣魂也被那聚集万族之力的辉煌生生凿穿,此时心口剧痛,仿佛命门都在这战圣掌握之中,很明显残爪邪主在碰撞中败了,手持虚戾的他竟落于下风!

    “好可怕的通天战圣,距离那玄虚至强,你也不过一步之遥了吧。”残爪邪主死死盯着叶天,此时的神情是罕有的疯狂,只是他并未等待叶天回答:“不过即便你是玄虚至强者,也再不可回归宇宙了。”

    “既然你要守护人族、神界,那就与它们永别吧!”狰狞森然的话语从炼狱而出,舞动着这场绝命的风雨将至凶的邪器染为血的色彩,若有无边爪牙在残爪邪主身后狂舞,整片混沌伴着邪势层层崩毁,预示着超越之前的大恐怖即将出世!

    “这就是你的底牌?”叶天冷冷地注视着此时威势大增的残爪邪主,自身战意也是毫不相让地澎湃暴涌。他从不认为一代至邪残爪邪主可以如此轻易击败,之前自己的一连串爆发足以将寻常巅峰圣者打得万劫不复,哪怕宙碎渊魔皇这等圣者都需重创,可残爪邪主状态看似惨烈,气势依旧强得恐怖,显然没有到落败的边缘,论自身大道底蕴他未必胜过宙碎渊魔皇,可领悟魔邪之道的他隐隐创造出类似叶天混沌本源的底蕴手段,再加之虚戾庇护,他所能承受的攻伐绝不是宙碎渊魔皇所能比拟。

    而在此时更是如此,周身毁灭与罪孽之力狂舞,自身明明面容狰狞,却在叶天眼中不断趋于完美的残爪邪主堪称诡异存在,叶天明白此时的他已不单单是魔,更在不断朝“邪”的概念转变,与先前相似而不同的召唤传荡混沌,亘古时代的邪力澎湃着从暗藏之深涌现,为这久违的邪主加身神骸甲胄,一股股鲜血杀戮的威能也为血色虚戾吞噬,将这柄妖异的魔剑衬托得不可战胜,如此蜕变的残爪邪主望向叶天,却见到这尊无双星将身上又有一重烈火燃起,最为英勇者在他身后凛然屹立,除却天玄神皇外还有何人?

    独留吾战心,这招逆天战技终于也被叶天施展而出,与屠魔妖戮杀等不同,这招逆天战技或许是因其底蕴过于深厚而不曾升至近乎顶尖的境界,对如今巅峰层次的叶天所起帮助自然也是大大减小,不过叶天仍然毫不犹豫将此力调集,面对状态邪异的残爪邪主,他必须以最强状态面对,无论是为自保或杀敌。

    无妨,哪怕是身为邪族克星的天玄神皇虚影在这一刻也无法力挽狂澜,甚至哪怕天玄神皇亲临,也是免不了被狂怒虚戾终结的,残爪邪主笑容灿烂,甚至伸出舌头舔过嘴唇,圣血的滋味,永远是那么美味。

    接着,血色魔剑扬起,仿佛将整个世界分为两面的界限,就这么面对浑身汹涌神罚之刃与众多恐怖刀芒杀来的绝世天骄。

    心悸感在这一刻传遍叶天全身,包括素来高傲的战皇羽也不禁震颤着发出低吼:“这是什么手段?挡不住!”

    “挡不住,就斩了!”叶天怒吼着镇压所有圣器圣物的恐惧,却感受到手中焚寂的强烈兴奋微感宽慰,于是毫不犹豫地将这股炽盛伟力横扫而出!

    这是无双的一斩,星炎在此光华绝耀,甚至如同令遥远的火之起源与人宙星空都一阵震颤,一整座大宇宙降临的浩荡巍然也在叶天身后一闪即逝,为这一招的风采更添一色,无双,纵横,是这杀招的真意,最能代表无双星将的一击出世,其名为星纵宙界,火掠诸天!

    神罚世无邪,星纵宙界,火掠诸天,还有包括神令必杀之、战圣通天斩、始源大势征天卷、我果道心祭英魂等一招招强大逆天战技的攻势浩荡而出,这已是令整片混沌为此惊耀的绝强手段,在更强大道底蕴的支撑下这每一招都比叶天当初面对宙碎渊魔皇时更强,在整个世界都没有几尊巅峰战圣有面对如斯战威的破解之法,只是显然,残爪邪主不在那些巅峰战圣的范畴内。

    “神,灭之。”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一句话,残爪邪主手中的血色魔剑斩落。

    这一刻,始终萦绕在叶天心头,仿佛能将他一剑斩为两段的恐怖威胁感消失了,叶天无法感到丝毫心安,圣心震颤得反倒更加激烈,下一刻,另一种危险气机几乎将本源割裂,不再是一刀两断的剑,而是从无限层面进行切割,令英姿雄伟者连一丝一毫都无法留存的终结!

    血剑斩落,却召唤出一场风暴从残爪邪主身后爆发而出,那是一道道血红的恐怖线段,每一条都接连世界的尽头,每一条都锋锐得无法阻挡,它们是如此众多,堆叠起来就像是包含万世的血色平面推进,可实际更是从万方到来,在道径层面将混沌完全占据的绝杀之阵,当这一剑斩落,“生路”已不存在,邪主想要毁灭的存在都将迎来支离破碎的结局。

    星炎浩荡,向来所向披靡的它遇到了敌手,恐怖的血丝竟然能将星炎都切割粉碎,甚至逆星炎之潮向星炎主宰推进,神罚之刃同样遭遇如此强敌,暗金之刀与血红之剑在无数层面碰撞出生死幻灭的锵响,一招招叶天赖以纵横世界的逆天战技则在这血色的杀阵中竭力征战,或许可以击溃一方血色,却免不了迅速被另一方袭来的恐怖撕成碎片!

    大道在颤抖,对叶天预警,但无需预警,身经万战的叶天很清楚这血色魔剑斩落带来了何等可怕的魔威。

    这不只是毁灭,更是灭世,是威能超出自己任何一招单独逆天战技的真正浩劫!

    就算是准宇宙圣者出手一击也不过如此了,而除却血阎魔帝,或许没有第二人能营造出如此骇人的毁灭之象,这已是魔威的极致,遭遇这般劫难理所当然的结局就是毁灭。

    可,通天战圣并非是寻常的圣者,自宙碎渊魔皇陨落,他已经是战道的传奇,他也绝不会甘于埋葬这片邪恶以内,手中以狂舞将夺命血色阻挡的焚寂已是崩开道道裂口,但这无心的圣器依旧振奋狂啸,寻求着更刺激的挑战!

    圣辉流转,代表着战之本质的圣念扫过血色,尽管那尸骨无存的恐怖始终萦绕在本源,可实际上这场浩劫并没有那么可怕,它很强,但在面对通天战圣的两招绝强手段之时终究被拖住了极致的锐气,当其后全新的澎湃力量顺着超然圣器爆发而出,这妄图绝灭叶天的血世终究倾覆,带着直接从本源切过的伤,叶天撞碎了血色屏障,一刀强绝,同样奔向残爪邪主本源。

    “

    锵!”又是一响惊天,血色魔剑与暗红圣刀上皆裂纹密布,且魔剑上裂纹扩散的速度简直快得夸张,但叶天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两大顶尖逆天战技的余力被邪主周身爪牙轻易撕断,混沌所奏一声声萧萧为鬼哭神嚎,似乎断绝了击败这浩劫之源的所有可能。

    “不错,不错,灭世万劫,你熬过了第一劫。”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通天战圣,残爪邪主展现出凌驾万圣之上的自信傲然,以如同教训的口吻随意评价,在他手中的血色魔剑颤抖,就像是孕育凶兽即将破壳的血卵般带来不祥之兆,一抹惨然的色彩也在叶天的瞳中极速掠过。

    灭世万劫?只是一劫就这般恐怖,那万劫降临,又有谁能抵挡?玄虚圣者?螳臂当车的可笑。准宇宙圣者?略作抵抗的劫灰。宇宙圣者?虚无圣者?依旧寻不得半点生机,正如其名,万劫降临的结果便是灭世,没有任何一尊圣者能将其阻挡!

    不过即便昔日魔祖邪心欲要灭世都未曾成功,只是玄虚圣者的残爪邪主就算籍虚戾之力又岂有半分灭世的成功可能?叶天的理智也第一时间将这狂象摧毁,然,灭世万劫四字就仿佛诅咒般不断对叶天的本心侵袭扎根,如最狰狞的鬼面不可挣脱,梦魇已临,该由通天祭此魔!

    这就是虚戾所蕴含的力量?这就是昔日魔祖邪心所拥有的毁灭底蕴?叶天心中有狂啸响起,为这等灾难心惶震怖,虚无圣器的底蕴果真不可想象,残爪邪主耗费这三千宙却是令其中深藏的恐怖不断觉醒复苏,构成无人能挡的终极厄难。

    魔剑与圣刀碰撞接着荡开,心有恐怖,叶天却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圣刀斩出,这一次锋芒掠火,诛尽奸佞,一斩前尘,正是通天战鉴起手,预示着接下来的无穷之威,没有人敢小觑通天战鉴真正爆发的恐怖,可残爪邪主在此时却不做抵挡,直接承受了通天战鉴这两式锋芒。

    伴着深刻的刀痕在那苍白寂灭的本源交错,叶天身上亦有一股纵横无敌的威势崛起,此时便若巍峨高峰,却是绝世之岳的起始,真威若动,岂可想象?然这般威势崛起之时另一等截然相反的凶威却被残爪邪主握于手中,以一等倾覆世界的更恐怖狰狞显化。

    灭世万劫,第二劫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