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共灭

作者:悲伤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共灭

    第二劫,便像是号召末日,对一尊绝世的战圣做出毁灭宣判就这么恐怖降临,快到超越叶天反应之机,通天战鉴的第三斩方才斩出,已有一股绝世魔威垂临显化,便如那周围萦绕着银色棘刺,其色却始终如血的长枪冷冽扫出,无尽的魔凶伴着这股伟力浩瀚而来,却令叶天勃然色变!

    与之前的魔剑不同,这一击不再是切割,而是突刺,是如同青云剑般无论什么敌手都可直接裂断的终极锋锐!邪兵虚戾有资格执掌如此威能,就仿佛亘古时代的邪族重现,此时全部神情肃穆,一个个毫不犹豫地将自身献祭,慷慨投身于邪枪之内,血的淬炼令此锋愈甚,此时竟是在蓄势之间就于相对叶天直线撕开道径上千的恐怖沟壑,即便混沌也一切成空,此枪锋前毫无对抗可能。

    好恐怖的残爪邪主,好恐怖的灭世第二劫!叶天理解这一招比先前更强,而且是更具针对性,对单一对手的绝杀一击!恐怖威胁下叶天一身星炎暴涌,星纵宙界,火掠诸天竟是再一度强势爆发,一面澎湃朝残爪邪主披靡而出,一面依附于叶天手中焚寂,舞出通天战鉴其后的杀招。

    镇族圣器的横扫奠定着将万族守护的永恒誓言,暗金刀芒的爆耀则驱散无限阴影深邃,大敌当前叶天的气势还在攀升,证明着通天战圣威名不虚,而残爪邪主却也带着那戏谑,如同整个世界已在掌中幻灭的笑容将邪枪重重刺出,那无数邪影顿时爆散,来不及融入邪枪便化作萦绕邪枪之外的血影,以胜过剑阵刀山的状态碾压而来,可以想象无论什么大道胆敢阻拦在前都逃不过被瓦解粉碎的命运。

    刀与枪终究碰撞,这一次没有锵然声响,只有令人心悸的寂灭之恸。亡灭的直感正不断由邪枪朝叶天本心冲击,不断强调在这灭世大难之时通天的战勇也起不到丝毫作用,只是萦绕着星炎的圣刀依旧死死将这魔枪阻拦,毁灭之舌已经张扬地舔舐咽喉,叶天分明感受到这无往不利的星炎之力即将崩溃,而在它崩溃之前,自己已是体会到被贯穿本源,并附着致命诅咒的强烈痛苦。

    只是面对第一劫就那般狼狈,第二劫临,可还有丝毫生路?能将寻常巅峰圣者镇压的星炎之力此时飞速崩溃黯然,看似耀眼,也不过在这终极力量压迫下苟延残喘而已,命运,理应仅存终结。可叶天不信此次的出征以自身陨落告终,一双圣眸锐利无比地贯穿残爪邪主与虚戾这灾厄之源,分明令他洞悉了浩劫的真相。

    灭世万劫何其可怕,就算是准宇宙圣者面对只怕也需全力抵抗,如此手段却绝非残爪邪主能够创出与驾驭,这杀招源于邪心杀道在虚戾内的承载,这尊邪主此刻所倚仗的是虚戾的底蕴,这虚戾与残爪邪主不断从大道与世界积累,乃至依靠杀戮毁灭获得的深厚力量,而力量越是可怕,想要积累显然也是越难,与那混元古炮乃是同理。

    如此,就可肯定残爪邪主的绝杀并非无尽浩劫,双方的战力差距已有显现,倘若他将虚戾的底蕴耗尽而叶天不死,那就是他的死期!甚至,为驾驭这至凶之器与至凶浩劫,残爪邪主在施展灭世万劫中同样要将自己裹挟其中,牺牲自己的本源力量缔造终极一击,这灭世第二劫施展后残爪邪主的生命显然飞速流逝,如此下来他若不可灭杀叶天,自己也会被这恐怖力量生生耗尽!

    是以,残爪邪主故凶,却可一战!叶天的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焚寂扬起,重重斩下,却浮现虚空,那英姿无限,为一场虚空祭奠!紧接着又是玄奥刀舞,引动混沌韵律,显出亘古,神光击魔邪,也正是混沌寻觅,浩荡无双!

    紧接着,叶天眸中的杀意澎湃到极致,通天战圣仿佛在世上消失了,仅存一柄斩断所有敌人的战刀横扫无敌,舍我之杀的意境令残爪邪主的心中都产生几分悸动,接着他就咬紧牙关,在自身的恐怖献祭中刺出绝命邪枪,僵持迅速消逝,舍我的刀斩竟是被这邪枪击得粉碎,与此同时所有星炎也悉数破灭,叶天失去了最后的屏障,落在这绝杀的邪枪前已不会有第二种命运……

    他消失了。

    “什么?”残爪邪主惊愕地看着这仿佛可了结准宇宙圣者的恐怖一击落在空处,靠不知多少杀戮乃至自身邪力献祭而成的浩劫不曾饮得鲜血,就这么混沌作空!他确信这一劫的威力足以令通天战圣荡然无存,可他却不曾得到杀戮的反馈,享受到结果一世天骄的绝佳乐趣,致命邪枪的因不成收获圣灭的果,这简直就是一场荒谬!

    邪枪的杀力在消散,便像是剐去残爪邪主心头肉般白白流失在混沌之中,若是凋零之力尚可长存,可这种连残爪邪主自身都难以驾驭,又被星炎抵抗激起狂性的可怕毁灭力量实在太过肆虐,它代表着毁灭,无法与混沌、宇宙、生灵、命运共存,也注定无法长存在世,不然,在这没有可毁灭之物的情况下就连残爪邪主自身都会被反噬毁灭。

    邪枪,陨落,紧接着是那浑身光辉耀眼的战圣手持可谓狰狞的圣刀从残爪邪主视野中暴掠而来,他的心口正有不断滴血的创伤,即便圣体万重也不可绝。

    “是那一招?”残爪邪主眯起了眼,杀意寒芒流转,叶天与宙碎渊魔皇的一战他有所耳闻,令叶天最终绝处逢生的手段也被依稀得知,可他不曾想,即便面对灭世第二劫叶天都可倚此逃脱,这通天战圣,简直就是一尊禁忌的存在。

    “即便我道命运上,也无法将这杀力彻底抵消?”而叶天感受着此时心口的剧痛却也震撼于灭世第二劫威能,要知道这一劫可是摧毁了自己的得意顶尖逆天战技,遭受通天战鉴层层猛击削弱,可在这种情况下竟还能攻伐到处于超然状态的自己,并造成重伤!若叶天不施展这超然逆天战技,岂不是真的会被这一杀招直接灭杀!想到这点,叶天便心有余悸,只是手中挥刀之势绝不停歇,既临毁灭,索性便乘这股毁灭之势令自己置身万世皆去,世间唯我的大恐怖内,无往战威得此激励,那是可征绝望的绝世锋芒!

    我念战无极,一念唯吾尔!

    破釜沉舟的一击狠狠地撞在残爪邪主胸膛,令这一世邪主被撕得支离破碎,身躯也伴着一刀之力足足穿过数百道径,虚戾尚在转变之际他却见到叶天以惊人速度追上,且手中的刀吞吐神辉,这一次的光辉在他看来堪称禁忌,他明白了,这绝对是那灭魔之光。

    世间邪恶,古今罪孽,都在一刀之前震颤,叶天杀意决然,有二字如锋,冷然喝出。

    “诛邪!“<b

    r />

    我念战无极,一念邪尽诛!

    摧枯拉朽的力量击穿虚戾,与此同时焚寂断折,前半段锋刃竟是直接如陨星般攻入残爪邪主本源之内将其身躯摧枯拉朽,不等他将虚戾抬起,那股灭世的力量重新暴涌,便是又一重澎湃战力伴着已是断去一半,且刀身布满无穷裂纹的焚寂将辉光疯狂涌现,整个世界如同由此照亮,这是混沌的灿烂,世界的辉煌。

    我念战无极,一念世辉煌!

    “咳!”残爪邪主疯狂咳血,他的身躯被这无上伟力生生镇下,就像是注定无法抵抗历史车轮的尘土莽莽,整个世界的辉光此时皆照耀在他的身上,是一名名人族凡尘间的辛勤劳作,是众多修炼者一往无前的修炼之途,也是宇宙战场的荣耀之战,大宇宙内的文明发展,这是辉煌时代的璀璨,残爪邪主却是这璀璨之路的阻挠者,妄图阻拦辉煌者注定受辉煌审判,在这混沌灰飞烟灭!

    只是面临如此浩瀚伟力,残爪邪主的神情反倒显得格外冰冷起来,他一言不发,心念唯一,只是将手中的虚戾高高举起,这一次,灭世的虚无圣器化作一柄战锤,就像是张开无数凶兽大口的狰狞战锤,风起云涌,灭世的第三劫由此酝酿,这场劫注定降临,任战辉激烈,他势不可挡。

    叶天瞳孔收缩,这在通天战鉴狂攻之下如风中败絮的残爪邪主竟还能爆发这最后一击的绝世伟力?第二劫下的叶天直面死亡,除却动用我道命运上外无可抵挡,而这第三劫的恐怖明显尤甚,一旦落下,岂非注定终结?

    能感觉到,此时残爪邪主的魔邪本源都被辉煌之光生生荡裂,就算此时止戈,残爪邪主的生机也不到三成,而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迎着叶天的猛攻牺牲自身将第三劫爆发,正可代表这尊邪主的绝命杀志,一旦第三劫降下,是他的死期,也是叶天的死期!

    “杀!”叶天发出一声怒吼,如同拨动万道之弦,使诸界为此沉寂,无数大道却震颤澎湃,如同面对君王降临般忠心臣服,这一等统御令一心与眼前战圣共赴毁灭的残爪邪主眼中都流过讶异。

    我念战无极,一念万道臣!

    万道之力皆随焚寂猛击于残爪邪主身躯,一世邪主的圣体、圣魂甚至本源都随着这一刀彻底朽灭了,原本生机仅有三成的残爪邪主此刻生还可能唯有半成不到,可以说,这一场诛邪已经成功,只是伴随着诛邪到来的,却是弑神的恐怖。

    “我残爪邪主争魔帝而败,却悟魔邪之道,执掌虚戾,本当灭世,却是被你终结。”残爪邪主神情冷漠地注视着眼前这尊辉煌无限的圣者,明明自身将要死亡,遗憾之余却面露讥讽。

    “但便是我死,这场第三劫也绝不会止,从此再没有残爪邪主,也没有通天战圣,人族至强,唯有灭世之劫随这柄虚无之兵永传。”

    “你看不到那一天,但世界必灭!”狂笑着,化作战锤的虚戾分明狠狠碾下,面对着那将通天战鉴之势攀升到极点的绝世天骄,誓以此,一击绝杀!

    残爪邪主已是过往,如他所说,这柄传承了魔祖恐怖的邪兵才是最大的恐怖,叶天浑身光辉交错,此时如临毁灭却毫不犹豫将头抬起,面对着浩劫的降临无畏怒吼,一刀至耀,以超越先前任何一式的辉光绝世而起。

    我念战无极,一念无双将!js3v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