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一件事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索隆闻言将手中的酒樽缓缓放下,而后透出一抹凝重,望着李承久缓缓说道:“你若还信得过老夫的话,就莫要再问为什么,无论你知道什么,或是你查到了什么,崔仲秀一案到此为止,交给三司结案!”

    见李承久沉默不语,索隆再度幽幽说道:“你若是还想过太平日子,便就此罢手,更何况此事已超出你的职权范围之内,你要做的只是做好你的礼部尚书!”

    ......

    离开索隆府上之后,李承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此前他总觉得索隆只是善于装糊涂,而此时他终于明白,索隆是真糊涂,不仅糊涂而且变得谨小慎微,变得懦弱无能,也变得有些陌生。

    李承久缓缓取出一封早已拟好的奏疏,这道奏疏原本是先给索隆看的,但此时此刻已完全没了这个必要,对于崔仲秀一党,李承久志在必得,只待明日早朝之上与御史台一并将奏疏呈上,然后便只待崔党的末日来临。

    想到这里,李承久脸上的阴霾缓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从未有过的笑。

    ......

    当李浈回到驿馆之后不久,骨朵达也缓缓醒转,身中数箭虽未伤及要害,但若换了一个人的话怕是至少也要昏迷一阵子,所幸骨朵达多年行军作战将本就壮硕的体格锻炼得如钢筋铁骨一般,这才能够在短短一日的时间迅速醒转并转危为安。

    李浈与高骈、徐良、严恒三人围在骨朵达榻前,除了一直咧嘴傻笑的严恒之外,其余三人均是一副凝重之色。

    “俺没死!”骨朵达苍白的脸上强挤出一抹笑。

    “你没死!”李浈点了点头说道:“乌力会死!”

    骨朵达闻言面色一滞,而后竟是有些伤感地说道:“我知道乌力恨我!”说罢之后,骨朵达望着李浈脸上现出一副坚定之色,道:“但我不后悔,军法无情,换做是现在,我依然不会留他!”

    李浈点了点头,不禁笑道:“你若留他,我便不会留你了!”

    “将哈里赤他们就葬在这里吧,这里终究是他们的故土!”骨朵达又道。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高骈闻言当即答道。

    “谢谢!”骨朵达望着众人笑道,只是那眼中分明闪烁着一抹晶莹。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明日我们便要离开了,你......”

    “我已与渤海国再无瓜葛!”不待李浈说完,骨朵达便抢先说道。

    李浈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伸手将骨朵达放在外面的手重新盖好。

    似乎刚才的对话已耗尽了骨朵达的力气,又或者是骨朵达不想再说什么,说罢之后便缓缓闭上双眼沉沉睡去,但其脸上却带着一抹淡淡的笑。

    走出骨朵达房门之后,李浈的脸上显得更加凝重,高骈见状不禁问道:“泽远,怎么了?”

    李浈抬头看了看天空,而后将身上的裘皮袍子裹紧,道:“还有最后一件事!此事不解决,我们这一趟就真的白跑了!”

    “何事?我立刻去办!”高骈当即答道。

    李浈摇了摇头道:“不,非我亲自去办不可!”

    ......

    李承久回到府中之后便立刻将自己关在书房之内,他在写一道奏疏,一道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奏疏,一道可以将崔党一网打尽的奏疏,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

    砰——砰——

    正当李承久奋笔疾书之时,却听得门外传来两道轻轻的叩门声。

    “何事?”李承久的思路被打断,显得有些恼怒。

    “启禀郎君,大唐使臣李浈求见!”门外侍女诺诺说道。

    闻言之后,李承久显得有些诧异,但对方毕竟乃是天国上使,于情于理都不能将其拒之门外,只见李承久顺手将已完成一半的奏疏合上,而后警惕地问道:“还有何人?”

    “只有他一人!”侍女柔声回道。

    “请他进来吧!”李承久心下稍安,当即说道。

    片刻之后,侍女轻轻推开房门,一名裹着裘皮袍子的清瘦俊逸少年出现在李承久面前。

    “哈哈哈!上使大驾光临,李某不曾远迎,还望上使勿怪才是!”李承久见状当即起身迎上前去,朗声大笑道。

    李浈见状微微叉手行礼,笑道:“李尚书言重了,原本一直想来拜访的,只是这杂事颇多不得抽身,一直拖到了现在!”

    “呵呵,听说上使明日便要离开我国了?”李承久伸手引李浈入座,同时口中笑问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不错,正因如此,才不得不趁着离开之前前来拜访李尚书啊!”李浈将袍子递给侍女,而后瞥了一眼李承久面前的低案。

    似乎李承久意识到了李浈那道有意无意的目光,不经意间随手将一沓藤纸盖在那道尚未完成的奏疏之上,而后这才一脸轻松地与李浈再度攀谈起来。

    嘘寒问暖一番之后,李承久这才屏退侍女,而后笑着低声说道:“李某多谢上使!”

    李浈见状故作讶异道:“李尚书何出此言?”

    “呵呵,以上使之聪慧,又怎会不知?”李承久微微一笑,反问道。

    “崔仲秀一案?”李浈又问。

    李承久点了点头道:“若非上使一番筹划,那崔仲秀老贼又怎能如此轻易伏法!”

    李浈闻言后笑道:“崔仲秀谋害骨朵达一门三十六命,本该有此结局的!”

    “唉,只可惜崔仲秀被人暗害于刑部大牢,未能以罪论处啊!”李承久说着,目不转睛地望着李浈。

    “怎么?崔仲秀是被人暗害的么?”李浈讶异道。

    闻言之后,李承久冷笑一声,道:“想必无需我多言上使也自能觉察到此事并不那么简单,若说别人畏罪自尽我还尚且可以相信,崔仲秀......呵呵,他可舍不得去死,他也没那个胆魄!在防守森严的刑部大牢,他的毒药从何而来?事发之后刑部对这诸多疑点为何连查都不查问也不问?”

    李浈想了想后问道:“那依李尚书之见,又该如何处置?”

    “自然要查!而且要一查到底,崔仲秀一党遍及朝野,平日里没少做了欺男霸女、贪赃枉法之事,骨朵达一门三十六条人命死于其手,而且还让陛下替他崔仲秀背了这个黑锅,这满朝文武都看得明白,崔仲秀必死无疑,所以有人才会怕崔仲秀会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这才痛下杀手,简直就是无视国法!诸如此辈祸国殃民者怎能不查!”李承久说得义愤填膺,但李浈却始终微笑不语。

    直到李承久慷慨陈词完毕之后,李浈这才幽幽说道:“李尚书真的认为此案应该一查到底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