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幕后之手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然要一查到底,正如前一日索相所言,国有国法,唯有如此方能肃正朝纲,严明法纪!”李承久毫不犹豫地答道。

    李浈闻言微微一笑,而后有意无意地轻声说道:“难道李尚书就不怕么?”

    “怕?”李承久顿时一滞,旋即正色说道:“我怕什么,该怕的是那些贪赃枉法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才是!”

    李浈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李承久淡淡地说道:“听说在崔仲秀死之前,李尚书分别去见了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和御史中丞,不知谈得可还顺利?”

    此言一出,李承久面色微变,眼神中似乎有些许慌乱一闪而过,当即辩解道:“我见三司......”

    话还未说完,便只见李浈一摆手笑道:“李尚书不必如此紧张,此乃贵国家事,至于你们都谈了什么也不必向在下这个外臣解释,不过......”

    李浈话锋一转,而后笑了笑,道:“不过李尚书觉得连我整个外臣都知道的事,贵国陛下会不知道么?”

    见李承久沉默不语,李浈则继续说道:“我自然相信李尚书行事光明磊落,但别人呢?或者说您就能保证贵国陛下也如在下这般认为么?”

    不待李承久说话,李浈紧接着又笑道:“我相信李尚书比我更了解贵国陛下吧!”

    虽然李浈之言只是点到即止,但却让李承久心头骤然一紧,大彝震生性多疑举朝皆知,而自己此前又在崔仲秀临死前一夜分别见了三司臣,如此一来即便自己真的没什么,但在陛下看来也是百口莫辩了。

    “上使的意思是......”李承久想到此处一转身坐在李浈身侧。

    “到此为止!”不待李承久说完,李浈便抢先说道。

    “到此为止......”李承久闻言后双眉紧蹙,口中沉吟着。

    李浈看了一眼李承久,而后抻了一下被其压在膝下的袍角,继续说道:“若在下没有猜错的话,方才索相也是这个意思吧!”

    闻言之后,李承久满脸惊诧地望着李浈,道:“你跟踪我?!”

    李浈闻言却是微微一笑:“说句冒犯之言,索相看似糊涂但却心如明镜,在这一点上,要比李尚书更聪明一些!”

    “更何况......”李浈说到这里缓缓起身,稍稍舒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腰身,淡淡地说道:“李尚书就真的那么干净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你此言何意?”李承久面色顿时一沉,语气骤然变得凌厉。

    “呵呵,有些事没必要说得那么明白吧,李尚书觉得呢?”李浈笑着,但那双眼睛却让李承久顿时感觉自己内心的所有秘密都在这一瞬间暴露无遗,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似少不经事,但一言一语,甚至一个动作、一抹微笑之间都充满着令人无法捉摸的深意。

    李承久望着眼前的少年人突然生出有一种错觉,他像极了一个人,一个在渤海国朝廷之内历经了四朝却依然巍然不倒的老臣,一个让自己永远无法看透、更无法生出小觑之心的老臣,一个令自己在其面前永远小心翼翼的老臣。

    不错,正是索隆。

    李浈像极了索隆,但非是朝中那个看上去目光浑浊、靡靡不振实则可以洞穿一切的老狐狸,而更像是一个锋芒毕露却又无所畏惧的索隆。

    如果说现在的索隆是一只老狐狸的话,那么李浈便是一匹狼,一匹让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亮出自己獠牙的头狼。

    “你......”李承久起身,而后转过身子望向窗外,口中冷冷说道:“你究竟都知道些什么!”

    “在下知道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陛下不知道什么!”李浈答道,说得云淡风轻。

    “你就不怕你走不出这龙泉府?”李承久闻言豁然转身面对李浈,几乎是咬着牙挤出几个字。

    李浈瞥了一眼李承久,面上恬淡如水,甚至那神色中竟还夹杂着些许嘲弄与不屑。

    “怎么?李尚书是要杀了我?”李浈将视线从李承久的身上移开,“若是如此的话,现在当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见李承久语塞,李浈不由负手道:“怎么?李尚书可是怕了?或是你知道就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杀不了我?”

    显然,李浈对于李承久虽谈不上熟络,但对其心中所想却是一清二楚,虽然李承久杀心已动,但其却没这个胆量击杀一名大唐使臣,更没有足够的力量。

    因为李承久毕竟只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他所擅长的是阴谋,而不是武力。

    “或者......”李浈再度将视线移开,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后突然又转身笑道:“或者你可以将我的行踪告诉契丹人,如此一来我必定逃不过契丹人的弯刀!借刀杀人不失为一个除掉我的好办法!”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李承久闻言之后却是面色大变,当即说道:“你莫要胡言乱语,我身为渤海重臣怎能勾结契丹敌国!”

    “呵呵,看来李尚书理智尚存,既然如此为何还看不破眼前这再简单不过的事呢?说得再明白些,难道你真的就想不到崔仲秀之死的真正原因么?”

    李承久闻言顿时为之一愣,而后怔怔地望着李浈,显然对于李浈的这番话倍感疑惑。

    李浈见状微微一笑,道:“不错,的确有许多人想要崔仲秀死,但有一个人却比任何人都更希望如此,在这个人面前,一切的党派、势力、阴谋都将化为乌有!”

    “何人?”李承久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但仍不死心地问道。

    李浈闻言后伸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天,笑道:“李尚书应该猜到的!”

    见状如此,李承久竟是顿时冷汗淋漓,“不!不可能的!陛下不可能这么做!”

    “李尚书不妨仔细想想,以陛下之明察秋毫怎会不知崔仲秀在朝中结党营私,怎会不知在自己的朝堂之上崔党已是积怨已深?但为何陛下却依旧对崔仲秀信赖有加?”

    “为......何?”李承久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李浈的这番话无疑让其心中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很简单,离不开!陛下需要崔仲秀,不可否认,崔仲秀虽结党营私、只手遮天,但在处理朝政方面我想在贵国还无人能出其右吧!”

    李承久闻言后轻轻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李承久并不否认。

    李浈则继续说道:“贵国陛下不是一个事必躬亲、圣躬独断的君王,他想要做的是那只把控全局的幕后之手,所以他就必须寻找一个对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能够去严格执行的臣子,而崔仲秀正是这样的人!这一点从崔仲秀数次被贬又数次重新启用便能够看得出!”

    “这些年来,崔仲秀在朝中羽翼颇丰,一家独大,而陛下却对此采取无视的态度,可以看做这是陛下的一种回报,对崔仲秀的回报!”

    “那......那这一次陛下为何还要杀崔仲秀?”李承久战战兢兢地问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