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权力之心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浈闻言后看了看李承久,笑道:“因为崔仲秀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忘记了自己不过只是一只手,陛下的一只手,如果这只手让陛下觉得用得不那么顺畅,那么李尚书觉得陛下会怎么做?”

    “杀......杀了他!”李承久此时已是满头大汗。?

    李浈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因为骨朵达一案,崔仲秀让陛下替他背了一个天下骂名,所以陛下才要杀他?但若是如此,陛下为何不趁机铲除崔党?”李承久旋即又问。

    “李尚书聪明一世怎么到这个时候却糊涂了,崔党羽翼遍布朝廷内外,若是铲除干净的话,又到哪里去补这么多的空缺?谁来替陛下做事?所以陛下必须点到为止,而崔党没了崔仲秀这个党魁,自然也便树倒猢狲散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说着,李浈示意李承久入座,而后又道:“而李尚书却在这个时候对崔党穷追不舍,这显然与陛下的决定相悖,如此李尚书岂不是自找麻烦么?而且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上使但说无妨!”李承久急切地问道。

    “失去了陛下的信任,况且陛下如今失去了一只手,那么便一定会再找一只更听话的手,如此一来,李尚书岂不是白白失去了一个独得恩宠的好机会?”李浈笑道。

    李承久闻言之后方才恍然大悟,同时心中又不免暗自庆幸,当即起身冲李浈一躬身,一脸感慨地说道:“今日闻听上使一席话,顿觉醍醐灌顶,多谢上使不吝指教!”

    李浈见状上前将李承久扶起,而后笑道:“指教倒是不敢当,只是在下不忍见李尚书凭白误了自己的好前程罢了!”

    李承久闻言连连拱手称谢,却并不曾注意到李浈脸上划过的那一抹如释重负的笑。

    ......

    待李浈回到驿馆之后已是将近子时,当李浈看到高骈等人一脸焦急之后,脸上终于灰心一笑,这是李浈迄今为止渡过的最为漫长的三天,这短短三天的时间里生的一切也让李浈感到心力交瘁,这其中虽没有战场上的腥风血雨,但自己所面临的却同样是明枪暗箭,战场考校的是武技,而这里考校的却是人心,同样都是杀人的技巧,一个杀人于有形,一个却是杀人于无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李浈有些无力地瘫坐在低案上,而高骈等人早已习惯了李浈这种近乎无礼粗鄙的姿势,自然也不会再多说什么,时间久了倒也并未觉得李浈这种等同于骂人的坐相有什么不妥。

    “办妥了?”严恒笑问,尽管他知道李浈只有在胜券在握的时候才会显露出这种颓败之态,但仍是忍不住想问,因为他想听李浈的回答,那是一种李浈独有的自信,让自己也会自信起来的自信。

    “办妥了!”李浈点了点头说道,只是那有气无力的语气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将自信联系到一起。

    “如此一来,渤海国就安宁了,我觉得那个大彝震是不是应该犒劳一下我们呢?”高骈笑道。

    李浈摆了摆手,笑了笑,问道:“老骨如何了?”

    “这家伙体壮如牛,只是虚弱了些,不打紧的!”严恒笑道,答得中气十足。

    “嗯,那就好!”李浈转而看了看高骈,又问:“出兵计划可与兵部商量好了?”

    “放心吧,原本我想着明日在路上告诉你的,既然你现在问了,那我便......”

    然而高骈还不曾说完,便只见李浈一摆手赶忙说道:“既然如此那便路上再说吧,圣人云,寐而不论兵事!”

    说罢之后,李浈连连摆手如同赶苍蝇般将二人赶了出去,高骈则一脸诧异地嘀咕道:“寐而不论兵事?这是哪个圣人说的?”

    严恒闻言一脸嫌弃地瞥了高骈一眼,尽带鄙夷之色地说道:“除了他之外,你觉得哪个圣人会说出这般臭不要脸的话?”

    ......

    翌日。

    大彝震亲率一干文武重臣前来相送,然而这却并不能让李浈的心中产生丝毫愉悦,相反却更多了些伤感,虽然自己仅仅在渤海国逗留了三日,但却看尽了这里的官场百态,由此李浈突然想到了大唐,想到了自己还远不曾涉及的大唐官场,那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呢?

    李浈不敢去想,因为大唐的官场远比渤海国更加凶险,在那里不仅仅是文臣武将,更有藩镇、宦官、皇亲国戚,哪一方的势力都不是自己所能与之为敌的,哪一方的心思都不是自己所能预想猜测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此时此刻李浈突然觉得自己的皇帝老爹将自己调至幽州或许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培养势力,更是为了保护自己,因为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身处朝廷这个权利中枢,走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权力,这个曾被李浈不屑一顾的东西,这一刻在李浈的心中变得越清晰明了起来,也变得越沉重起来,李浈开始有了对权力的渴望,犹如一颗干旱许久的小树,疯狂地吸取着周围的一切水分。

    因为李浈知道,在当下这个时代里,只有权力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才能让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

    人群中,李承久在对着自己笑,那笑容让李浈觉得恶心,他知道李承久并不比崔仲秀干净多少,他甚至知道正是李承久的安排才使得崔仲秀“意外”地现了老骨的妹妹赫舍里,他知道李承久在骨朵达一门的惨案上甚至罪孽比崔仲秀更加深重。

    但李浈终于还是放过了李承久,并非自己做不到,而是李浈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渤海国待得太久,三日已是极限,而另一方面,若是李承久再被拿下的话,那么渤海国朝廷的平衡势必被打乱,如此也自然会影响到出兵一事。

    说到底,李浈赌不起,也耽搁不起,河北之困必须要尽快解除,因为李浈知道,此时此刻就在西域那个叫做沙洲的地方,有一个叫做张义潮的人正在厉兵秣马,朝廷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整军备战,而那一场战斗注定将成为自己鱼跃龙门的那潭深水。8

    </b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