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另一条路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泽远,你真的要将徐良从王元逵手里抢过来?”高骈低声问道。

    李浈微微一笑,“不仅仅是徐良,还有这三千精骑!”

    “你就不怕其怀有二心?”高骈又问。

    李浈摇了摇头,而后转而看了看远处的徐良,却发现徐良正巧也看着自己,二人相视一笑,“怕!”

    “那为何......”

    “但我没得选择,而且我相信他在我与王元逵之间,他一定会选我!”李浈转过头对高骈笑道。

    “为何?”高骈一脸的疑惑,不知李浈的这种自信从何而来。

    “因为他与你是同一类人,他渴望建功立业,因为他清楚得很,只有我才能给他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李浈答道。

    高骈闻言后沉默片刻,而后若有所思道:“原来你将徐良任为先锋意在如此!”

    “呵呵,不错,还望千里兄莫要怪我才是!因为我只有抛出一个希望,他才能看得明白、看得透彻,才能体会到只有跟着我,他才能有用武之地,才能建立不世功勋!而这,才仅仅是个开始!”李浈笑道。

    高骈闻言后苦笑道:“你如今将这个天大的功劳都给了他一人,还真是让人有些眼馋啊!”

    “哈哈哈!千里兄稍安勿躁,一年之内,我保你建下的功勋足以彪炳史册!”李浈拍了拍高骈肩头大笑道。

    高骈闻言后无奈地说道:“你莫要诓我,这四藩之乱虽说麻烦些,但不出一个月必然平定,介时四海承平,哪里还有什么战祸!”

    “哈哈哈,千里兄果真觉得我大唐已四海承平了么?”李浈笑着反问。

    “怎么?”高骈不解。

    李浈随即将目光移向西南方,而后伸手指着远方缓缓说道:“那里还有一个我大唐的心腹大患!”

    话音方落,高骈竟是心领神会地脱口而出道:“吐蕃?!”

    “不错,正是吐蕃,吐蕃侵占我河西十一州已近百年之久,这笔账也该清算一下了!”李浈说着,面色逐渐变得凝重。

    闻言之后,高骈的双目中逐渐迸射出一抹兴奋,但旋即却又黯淡下来,只见其一脸颓丧地说道:“诚如你所言,河西十一州已被吐蕃侵占百年之久,我朝历代陛下虽动过这个念头,但却迫于国力而最终放弃,你如何确定当今陛下就会孤注一掷收复河西?”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李浈神秘一笑,道:“不是陛下动了这个念头,而是有人要为陛下献上一份大礼,而这份大礼让陛下不得不对吐蕃用兵!”

    “何人?又是什么大礼?”高骈追问。

    不料李浈却是摇了摇头笑道:“佛云,不可说不可说!介时你便知道了!”

    高骈闻言后面带不屑地笑了笑,但其心底压抑了许久的那团火却隐隐被李浈这番听上去不着边际的话撩拨了起来。

    “莫说以后了,先说说眼前吧!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上阵厮杀,俺却在这里躺着,这滋味着实不好受!”许久不曾说话的骨朵达不由长叹一声。

    “你能有命躺在这里便已是谢天谢地了,当日若非我们及时赶到的话你早死在阿荣太的乱箭之下了!”高骈一撇嘴说道。

    说罢之后,高骈又想了想道:“不过我倒是真没想到竟会是大彝震秘密赐了崔仲秀一杯毒酒!”

    “呵,这有何奇怪,崔仲秀一党遍及朝廷内外,若真的让三司查到了什么的话渤海国朝纲必乱,大彝震显然对崔仲秀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他也很聪明,只要崔仲秀一死,崔党便不再是崔党,而朝廷却依旧是朝廷,一人之命换取朝廷的稳定,换做是谁也会这么做的!”李浈轻笑。

    “如此说来,那李承久还果真是蠢得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想着复仇一事,若非你阻拦的话想必大彝震必不会饶他!”高骈笑道。

    “李承久只是被仇恨蒙住了双眼罢了,若论心机的话,他不比崔仲秀差了多少!”李浈则摇了摇头道。

    “不错,虽然俺与李承久并无往来,但却也知道此人绝非善类,你当初真不该管这等闲事,他是死是活与你又有何干?”显然骨朵达并不知道李承久在自己一门惨案上起到的作用,而李浈也并没有如实相告的打算,毕竟在此事上,李浈的所作所为实乃有愧于骨朵达。

    但李浈却别无选择,因为他不能因为李承久的偏执而令渤海国的朝纲大乱,继而进一步影响到大彝震对契丹出兵的决策,至少现在不行。

    闻言之后,李浈冲骨朵达笑了笑:“你如今所要做的便是好好养伤,养好了伤日后有你冲锋陷阵的时候,毕竟送死这种事你比我擅长!”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话音方落,三人顿时哄堂大笑。

    笑罢之后,高骈似乎欲言又止,李浈见状则笑道:“你是想问我为何放弃室韦而攻打奚族的原因吧!”

    高骈紧接着答道:“不仅是我不解,如今便是连那些下属校尉、伍长们都满腹牢骚!我知道你不说有你不说的道理,但这对于军心总归是有些不利影响的,毕竟这远远偏离了我们此前拟定的计划!”

    李浈闻言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自己倒是疏忽了,此时既然高骈问起,当下便也答道:“其实我不过是设了一个局罢了!”

    “一个局?”高骈与骨朵达面面相觑,实在想不通跑到契丹与奚族之间来送死会是一个怎样的局。

    “不错,以我们的实力想要对付四族中的任何一个都无异于痴人说梦,此前我们的计划是袭扰四族本部,以乱其军心而迫使幽州敌军回防,但当我真正身处此地之时却发现四族中除却回鹘之外,另外三族本部的兵力远远超处预料之外,单是一个契丹便死死地拖住了我们!”

    “嗯,这一点我也察觉到了,契丹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早已是今非昔比,其实力远超奚族直逼室韦,甚至就连大彝震都谈虎色变颇为忌惮,单凭我们这三千精骑确实无法对其造成什么影响!而乙室部不过只是契丹各族最为弱小的一支罢了,加上其毫无防备,这才让我们有了可乘之机!”高骈紧接着说道。

    “不错,既然我们无法对其造成有效的打击,那么要完成我们此次的任务便只剩下了另一条路可走!”李浈点了点头说道。

    “哦?何路可走?”高骈闻言顿时来了精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