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裴罗可汗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高骈微微颔首一笑,道:“启禀大汗,我家李将军说大汗一定会前来相见,至于其中原委外臣便不知了!”

    男子闻言不禁朗声大笑:“哈哈哈,本汗倒是越发想一睹到李将军尊荣了!”

    片刻之后,前方二骑如风而至,李浈与严恒二人于百米之外止住缰绳,早有两名黠戛斯武士候在那处,待二人下马之后当即右拳按胸颔首行礼。

    “二位将军,我家大汗已恭候多时!”言罢之后,二人这才引着李浈与严恒行至那中年男子跟前。

    李浈虽不曾见过黠戛斯裴罗可汗,但从其穿着与身后那只巨纛不难猜到,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这个面上略带着些许喜色的中年男子,便正是那个将曾经盛极一时的回鹘汗国生生赶出漠北汗庭的一方雄主。

    “李浈拜见大汗!”李浈与严恒二人对裴罗可汗行大唐叉手礼,神情坦然,不卑不亢。

    “你便是李浈?”裴罗端坐于马背之上,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子问道,一脸的和蔼之色,任谁看了都绝对不会与那个纵横开阖的雄主联系到一起,倒更像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邻家大叔。

    “外臣正是!”李浈抬头笑道,虽然只一问一答,但裴罗的那张脸却没来由地让李浈感到格外轻松,甚至比面对自己那皇帝老爹时还要轻松。

    “嗯,果然还是个娃子,方才我问高将军,你因何确定本汗一定会前来见你?”裴罗笑问道。

    李浈闻言后摇了摇头,道:“外臣不能确定!”

    此言一出,裴罗的脸上不禁现出诧异之色,忍不住又问:“在此之前高将军已将贵军所处形势告与本汗,若本汗今日不来,你岂不是要白白赔上那三千精骑的性命?”

    “可大汗终究还是来了,既然大汗来了,那外臣便此前的不确定也便成了确定。而且......”李浈说着微微一顿,而后只见裴罗却是紧接着问道:“如何?”

    “而且这份大礼,不知大汗可还满意?”李浈笑道。

    裴罗闻言先是一滞,而后顿时朗声大笑:“哈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娃子!不过你却深得本汗之心!”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说罢之后,只见裴罗翻身下马走至李浈跟前面带赞许之意,笑道:“随本汗金账之内说话!”

    待众人入账之后,裴罗端坐上首,李浈、高骈、严恒三人次第而坐,不待李浈开口,裴罗便率先问道:“李将军,你可能代表大唐皇帝陛下?恕本汗直言,据我所知你前来见本汗从未得到大唐皇帝授意,这大礼虽好,但若介时大唐皇帝不认账的话,本汗岂不是要空欢喜一场,徒做了你大唐的嫁衣?”

    李浈闻言笑道:“黠戛斯一族乃前汉李陵将军之后,又与我大唐素来交好,我朝武宗皇帝时便欲为大汗册封尊号,无奈武宗皇帝陛下早崩,我当今陛下前些日子重提此事,相信不久之后便会遣使而至,在这个时候,大汗觉得我朝陛下会做出有损两国邦交之事么?”

    裴罗闻言微微点头,显然对于封号一事其早已知晓,况且此时出兵无疑能够为大唐解此燃眉之急,对于李浈之言当下也便信了几分。

    李浈紧接着又道:“我大唐素以仁孝治国,尊奉孔孟之道,如今大汗出兵相助乃为义,解刀兵之祸于黎民乃为仁,如大汗这般至仁至义之人,我朝陛下自当以诚相待,所以方才大汗所忧实为多虑,若大汗仍有疑虑,我李浈愿以项上人头作保!”

    闻言之后,裴罗的目光自严恒与高骈二人的脸上扫过,却只见二人面如止水,对于李浈这番听似有些鲁莽之言似乎无动于衷,似乎事情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然而裴罗却做梦都不会想到,此时此刻坐在自己账内的那个少年乃是货真价实的大唐皇长子。

    也正因严恒与高骈二人知道李浈的身份,所以二人才能如此神情自若,正因裴罗不知,所以才有方才那一问。

    不过既然李浈愿以人头作保这种话都说出了口,裴罗也便不再疑心,当即笑道:“呵呵,李将军好胆识,既然如此,本汗便应了此事,只是不知李将军有何计划?”

    李浈闻言心下大定,当即笑道:“常言道大国不尚谋,区区四族联军在我大唐与黠戛斯勇士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大汗要的是回鹘余孽,而回鹘的乌介便正在室韦境内,大汗自当直取室韦!”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裴罗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紧接着又道:“我取室韦,其间所得一切用物皆归我黠戛斯汗国所有,大唐不得夺取分文,同理,大唐攻奚、契丹,所得之物尽归大唐,本汗同样不取分文,不知李将军意下如何?”

    李浈闻言不禁暗骂一声老狐狸,三族之中以室韦物产最为丰饶,契丹虽强但却物资匮乏,而奚族效法大唐以农耕为主,但在大唐眼里也不过是个东北土著而已。

    而裴罗以追剿回鹘余孽为由进攻室韦,在这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便将这最大的一块肉不动声色地占了去。

    然而尽管李浈知道裴罗心中所想,但此时此刻想要彻底平定帝国东北,便必须要借助黠戛斯的力量,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对于裴罗的这个要求,李浈别无选择只能接受。

    “大汗所言甚善,我大唐自当履行承诺!”李浈颔首应道。

    裴罗的脸上现出一抹难掩的喜色,当即笑道:“既然如此,还请李将军尽快挥师而进,本汗今日便调兵八万直取室韦!”

    不料李浈却是摇了摇头,道:“还请大汗切莫操之过急,外臣另有谋划!”

    “哦?愿闻其详!”裴罗闻言不禁笑道。

    ......

    三日后,幽州。

    尽管大唐已向幽州增兵数万,但对于幽州的战事来说却依旧难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四族联军退守檀州、蓟州一线,形成互为犄角之势,唐军虽收复了过半的城池,但却再也难进分毫。

    而对于四族联军来说,虽枯守着两座空城,但却死死扼住了唐军前进的路线,已然形成胶着之势,无论攻城一方还是守城一方均再也难进分毫。

    但今日对于张仲武来说无疑是一个幸运之日,起因是两封手函,一封来自于裴罗,而另一封则来自于李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