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730章 你想笑就笑个够吧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时,围绕在孟沛远脑海里转的只有两件事,一件事是惜儿身体平安无恙,一件事是惜儿怀的是个男孩?

    见孟沛远喜怒不明的盯着自己,医生不由战战兢兢的问道:“孟二少?您没事吧?”

    不应该啊!

    明明他聊得都是些喜事,怎么孟沛远却露出这样一副表情?

    他当然不知道,孟沛远这其实是开心到出现短暂失语的状态。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特意查过惜儿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那是因为他觉得不管生男生女都一样,但在乔司宴设计绑走惜儿后,他的想法突然有了改变。

    比起娇滴滴的小公主,他更需要一个勇敢的小骑士,能够在他触手不可及的时候,保护惜儿免受坏人的侵扰。

    而现在,他的想法成为了现实:惜儿怀的是个男孩!

    虽然他将来出生后,难免和他这个当爸的争风吃醋,但只要一想到家里又多了一个男人可以保护惜儿,他就觉得一切都变得好接受起来了。

    收敛思绪,孟沛远对上医生那担惊受怕的眼神,开口说道:“我没事,谢谢你了。”

    言罢,扬了扬手里的检查报告,冲医生微微一笑。

    见状,医生不由舒了一口气。

    在回了声“不用谢”后,医生主动帮孟沛远带上门,告辞了。

    ……

    正当孟沛远拿着报告往回走的时候,洗手间内的白童惜恰好洗完澡,正挺着个大肚子站在花洒下面伸手够放在洗漱台上的新衣服。

    这肚子大了,连穿个裤子都费劲,好在孟沛远给她准备的是连衣裙,有效的减轻了她的负担。

    最后在插上吹风筒将头发吹了个七成干后,白童惜伸手拉开面前的洗手间大门,踩着拖鞋走了出去。

    坐在窗前低头翻阅检查报告的孟沛远,在听到动静后,反射性的抬眼一瞧。

    就见白童惜白裙飘飘的步出,一头黑色的长发柔软的垂落着,明明身上再无多余的饰物,素面朝天,但就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呼。”

    在舒了一口气后,白童惜注意到孟沛远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不由好奇的朝他走近。

    “孟先生,这是什么呀?”

    “这是你的身体检查报告。”

    在白童惜微微一屏的呼吸中,孟沛远笑着宣布:“惜儿,你很健康!”

    闻言,白童惜面上不禁跃上喜色,随即询问:“那我们的孩子呢?”

    “我们的孩子也很健康。”孟沛远说着,轻轻将手放在了她隆起的肚皮上,柔声问道:“你想不想知道,你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童惜“嗯?”了一声,其实早在乔司宴让医生给她做孕检的时候,她就已经得知自己怀的是个男宝宝了。

    不过这事,她并没有告诉孟沛远亦或者是其他人,免得招来不必要的误会。

    只听她装傻道:“孟先生,是不是检查报告出结果了?”

    “嗯。”孟沛远先是点头,再是说:“我们即将迎来一个男宝宝,他可能会很淘气,不过我会帮你一起教训他的。”

    “教训?”白童惜轻笑一声后,问:“他那么小,你舍得吗?”

    “当然,在我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大实话,孟沛远之所以想要生男孩,是建立在想要保护白童惜的基础上,而不是单纯的想要传宗接代这么简单。

    如果白童惜听得到孟沛远的心声的话,估计会哭笑不得,刚出生的小孩才那么一点大,身为父母的他们呵护都来不及,哪能反过来要求孩子保护他们啊,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言语间,白童惜突然想到什么的问:“孟先生,你说,我们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啊?”

    孟沛远盯着她的肚子,一本正经的说:“首先,他必须姓孟。”

    “废话!”白童惜忍不住嗔了他一句,亏她还听得那么认真,结果他却在跟她讲冷笑话!

    孟沛远呵笑了一声后,说道:“我觉得叫孟念惜就不错,你觉得呢?”

    “孟、念、惜?”白童惜一字一顿的读过去,只觉心底涌起一道暖流,但

    “孟先生,这个名字是不是太女气了?”

    “女气吗?”孟沛远嘀咕一声,改而道:“要不然,叫孟爱惜?”

    “别闹!”白童惜险些笑喷:“小心他长大后找我们算账。”

    “他敢!”孟沛远故意板起脸:“看我不把他揍一顿。”

    “你敢!”白童惜双手一叉腰,用更严厉的声音压了回来。

    对此,孟沛远心头不禁冒出了酸泡泡:“这臭小子还没出生呢,你就这么疼着护着了?慈母多败儿,你听说过没有?”

    “你放心,我一定因材施教,绝不过度溺爱,但也不会让你莫名其妙的惩罚他。”

    孟沛远道:“男孩子不打不成器,除非你想把他培养成一个娘娘腔。”

    “你!”白童惜被他噎的不轻:“你这都是哪个世纪的歪理啊!”“21世纪的。”孟沛远道:“我爷爷当年就是这么教育我爸的,我爸当年就是这么教育我和我哥的,要不然我们孟家的男人能成长得这么好吗?惜儿,我可先跟你说好了,这臭小子将来要是做错事,你要是拦

    着我打他,我就连你一起打。”

    闻言,白童惜不由失声道:“你、你还要打我?!”

    “当然!”孟沛远一点脑袋,神情变得暧昧起来:“打屁股,打得你哭着喊着求我停下来也没用。”

    打屁股?

    白童惜原本盈满怒气的心田顿时被羞涩取代:“孟沛远!我警告你,你将来要是敢在孩子面前打我屁股的话,我就……我就……”

    “就怎么呢?”见她急得、气得、羞得连话都说不好了,孟沛远忍不住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样的表情落入白童惜眼中,可以说要多欠扁有多欠扁:“哼,你想笑就在这里笑个够吧,我不理你了!”

    正当白童惜佯装生气的转身走人时,她的腰身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手。

    不过是被略施巧劲,她便跌坐在了身后男人的大腿上。白童惜还来不及扯开对方的手,就听身后传来“唔!”的一声低吟,好像很痛苦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