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47,相克之法

作者:关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推开门,一声“吱呀”声惊动了里面本就睡得浅的男子,元卿扶着门框,手有些尴尬地停在那里,看着榻上的人勉强撑着立直身体,扯开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我来看看你。?”

    靳然清淡地笑了笑,“坐吧!”

    元卿走进去,顺手关了门坐在塌边,执过靳然的手腕细细把了下脉,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

    靳然见元卿神色不好,笑道,“我自己的病我自己心里清楚,能捡回命已经算是幸运,多活一日是一日也就罢了。”

    元卿收回手,“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

    靳然摇摇头笑道,“若是有办法,我早就会试了,怎么会拖到今日。”

    “我说到就会做到,你也打起精神,如今脱了幽都,你便也脱离了权利中心,好好养病才是正经,别的就交给我吧!”

    靳然笑笑,似乎不怎么放在心上,看了元卿一眼,才斟酌着开口道,“萧琅渐没同你一起?”

    元卿嘴角的笑意敛了敛,有些心不在焉道,“他应该还在幽都。”

    靳然牵牵嘴角,一股不易察觉的苦涩荡在眼底深处,“他该是有苦衷的。元卿,但凡这世界上有一个人对你全然付出不顾性命,那个人一定是他,若是你与他之间有什么误会,还是早点解开的好。”

    元卿眉心微凝,转而却有些苦涩地笑了,“因为我是一个合格的替代品吗?”

    靳然愕然,“什么替代品?”

    元卿笑笑道,“你难道不知道吗?萧琅渐与锦瑟做了交易,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总归最后的目的是为了见他心底的那个人。靳然,我不是顾宛,你知道的不是吗?纵使再像,她是她,我是我,我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朝臣,是一个浴血从药谷里出来的杀手,与那个大家闺秀根本不是同一人啊!”

    靳然似乎是被元卿给说蒙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你说锦瑟知道顾宛的下落?”

    元卿点点头,“我亲耳听到的,不会有错。”说着又笑了笑,“现在他应该也见到人了吧!”

    靳然面色有些凝重地看着元卿,嘴巴张了张,终于没有开口。

    元卿见靳然欲言又止的模样,以为对方是同情自己,率先笑着道,“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罢了!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连逃命都来不及,哪有功夫理会那些情情爱爱,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倒是你自己,对未来可有什么打算?”

    靳然回过神来,收回眸中的一丝黯然,淡笑道,“我能有什么打算,若是能向上天多借些时日就是最好的了。”

    元卿扶上靳然的肩膀,郑重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你对我相护多年,以前我不懂为何,但总是记在心里,如今我们同命中人,我便交了你这个朋友,你的命,我定会全力保住。”

    靳然眼底亮了亮,看着眼前郑重其事的女子,不由得勾勾嘴角,笑着道,“好。”

    若是真的能好起来,他便不是她的拖累,也许……自己能够保护好她也说不定。

    元卿又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庄元从外面进来,见靳然坐在榻上发呆,忙走近几步,将棉被给靳然盖厚实了,道,“主子对自己的身体多少也注意这些。这天虽然不凉,但主子的身体吹不得风……”

    靳然不耐烦地扫去了被子,自己扯了架子上的衣服就打算起身,庄元被吓了大跳,“主子!”

    靳然手脚无力地跌回榻上,庄元忙手忙脚乱地上前扶,却不敢再多说半句了。

    由庄元伺候着换好衣服,靳然才恢复了平静,“扶我去窗边坐坐。”

    “主子……”

    靳然俊眉微皱,庄元识相地闭了嘴,扶着靳然到了窗边,不放心又去点了一个火炉安置在角落里面。

    靳然看着窗外充满生机的勃勃绿色,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开口唤道,“庄元?”

    庄元忙应道,“主子有什么吩咐?”

    靳然摇摇头,“我就叫一叫,这么久了,我都快忘了自己原来同你一样也姓庄了。”

    庄元愣了愣,接着道,“主子是不是见过元姑娘之后又伤感了?”

    靳然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很想回到当初在大齐时候的日子,虽然苦了点,可是至少安稳,那个时候的我,也不像现在一样是个废人。”

    庄元急了,“主子可别这么想,主子只是太善良,不愿意与那皇帝作对,不然,这苗疆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你倒是敢说。”靳然神色暗了暗,“就是为了怕我篡权,当初苗疆太后才会在我体内种下寒毒。其实,这皇位谁在乎呢!我只是想要她安好罢了。可是如今,我却在拖累她。”

    “主子不要这么说,若是元姑娘知道自己的身份,又知道主子为她做了这么多,一定会感激主子的。”庄元急了,“主子为了她的想法不与靳言作对,可是谁有知道主子的苦衷呢!主子,要不然你就索性将事情同元姑娘说清楚……”

    “庄元。”

    庄元察觉到自己又食言了,只好一脸懊恼地闭了嘴。

    “有些事情,在你没有能力去争取的时候,便不要去,不然得到的只是同情,又有什么意思?”

    ……

    回到前院,元卿急冲冲地就进了云颜的房间,碰上清闲急急从里面出来,闹了个大红脸。

    元卿觉得自己挺不知趣的,人家小两口在这里蜜里调油,自己来掺和个什么劲儿,尴尬地笑笑就打算走,里面已经传来云颜的喊声,“就在这等你呢!你又往哪里去?我早知道你从靳然哪里回来便会来找我,我这一直等着呢!”

    元卿只好抱歉地对清闲一笑,清闲已经飞快行了礼后走了,元卿方才进了房内,云颜正在捣鼓一些草药,整个房间内都是一股难以忍受的中药味。

    “在这么一股味里面,你们两个还能腻歪这么久,在下佩服。”

    云颜白了她一眼,“要不是为了让你早日安心,我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可找到法子了?”

    云颜凝了凝眉,不再调笑,正色道,“我记得以前看过一本医术上面有记载,寒毒性极寒,唯有极烈之物可以与之相克。这相克之物,我倒是想起一物来,不过,得来怕是不易。”

    “什么?”

    “黄泉树。”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