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集皇权相权于一身

作者:官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今年的天气着实怪,才十一月份就冷的出奇,并没有寒流,仿佛就是突然之间冷下来。

    公鸡打鸣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天色渐亮,京城在一片凄冷中,渐渐热闹起来。

    最先热闹的,是督政院,不知道为什么,一干人不约而同齐齐早到,并且都非常认真的工作。

    “哎,李大人,你来的挺早啊?”

    “呵呵是啊,陕西那边的几个督正使落实了,我这边正看着,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还打算去陕西一趟,亲自看看。”

    “李大人做事就是这么认真,惭愧惭愧……”

    “客气客气,都是本分事,说不上认真……”

    “柳大人,您来的也这么早?”

    “别提了,河南那边又出乱子了,几个人为了进督政院,行贿索贿,反贪局那边刚转过来,我估计得亲自出去一趟……”

    “您也要出去,您的身子骨行吗?”

    “一辈子操劳命,早就习惯,再说了,咱们督政院的事,我能不上心吗?”

    “那是那是……”

    “韩大人,您这是要出门吗?”

    “奥,对对,要去一趟山西,那边太不像话了,那边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十几个人在巡抚衙门居然动起了手,气的巡抚赵大人要全部罢免他们,这不,奏本已经到了,我已经给副院正说了,这就去一趟,再不去还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

    “哦哦……”

    话虽然这么说,可一下子这么多人都着急忙慌的要出京,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些听到风声的人,现在是后悔不迭,没能找理由出京,都在暗暗的想法设法的离京,躲开这个大漩涡。

    很显然,关于靖王的一些流言,已经无声无息的在官场蔓延,督政院就是重灾区。

    在另一个小院内,魏学濂看着一封封举告信,眉头不是眉头,脸不是脸。

    他在这里已经不少人日子了,对办案很有心得,虽然这些举告信写的有鼻子有眼,可他一眼还是看得出,里面大部分都是捏造的,唯有一条,他实在辩驳不了:‘亲王之身,僭越为官’。

    在这个宗法大过天的时代,违逆祖法是大罪!

    不过靖王在督政院待的太久了,他从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很多人,包括他都已经习惯了靖王的存在。

    习惯也是一种可怕,可以挑战‘祖制’,比如,魏学濂虽然知道这是违背‘祖制’,心里却没有什么障碍,并不觉得有什么大逆不道,靖王也不应该被人这样扳倒。

    他看着这些举告信,气不打一处来,案子他可以很快查清楚,可‘祖制’这一条,哪怕是皇帝都要慎重,何况是他。

    “皇上……应该有办法吧?”魏学濂自语,他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朱栩了,别人都没辙。

    这一次与往常不同,没有闹的满城风雨,但却在官场迅速传播,快的惊人。

    宗人府。

    鲁王彻夜未眠,枯坐一夜,现在站在屋檐下,望着皇宫方向。

    靖王原本是靖江王,并不是朱元璋直系,一直是双字王,是皇帝前几年特旨加封。这个人,可以说,目前是宗室亲王里最突出的一个,如果他倒了,宗室就真的再也翻不了身。

    京城已经圈禁了近六万的宗室,其他各地还有更多,如果靖王倒塌,他们这些宗室王爷的日子将更加难过,日后的结局更是说不清楚。

    礼部现在也头疼,‘祖制’往往是由礼部来继承,发展,阐述,靖王违背祖制,也可以说是违礼,他们礼部是首当其冲。

    靖王一旦倒台,后面就是追着,这一定会是一场浩大的运动,不知道多少人会被卷进去,六部尚书,从礼部,刑部,吏部没一个逃得了,还要加上督政院,说不得还得牵扯到内的毕自严与孙承宗。

    “也就是说,靖王一倒,整个朝廷就要崩塌一大半了……”

    沈珣轻叹,他坐在班房内,神思不属,难以平静。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在忧虑朝局。这暗中的人手段着实厉害,靖王确实是一个可怕的弱点,一旦他出事,朝廷就等于瘫痪了。

    内。

    毕自严,孙承宗,张问达三人一夜未睡,一直坐在那,默默无言。

    他们与外面担心的不同,是在等着皇帝的处置手段,他们希望能第一时间知道,然后做应对,并且将风波减到最小。

    毕自严又喝了口浓茶,抬头看向外面,道:“差不多了,皇上那应该已经醒了,让郑友元盯着,有什么消息立即来告诉我们。”

    “是。”门外一个差役应声,快速转身离去。

    这差役刚走没几步,郑友元就急匆匆而来,进门就大声道:“二位老,不好了,通政使司那边将一堆奏本都送去司礼监了,全都是关于靖王的!”

    毕自严如同被针扎了般,陡然精神起来,抬起头看向他,还不等说话,孙承宗就沉声道“都是什么人的奏本?”

    郑友元道“还不清楚,有几道是河南过来的,还有南直隶,然后就是几个内定的巡政御史,我听说措辞相当激烈,可能会触怒皇上。”

    毕自严深吸一口气,扶着桌子站起来,刚要说话,外面就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唱和。

    “皇上驾到!”

    毕自严身形一顿,与孙承宗对视,孙承宗也目露惊色,接着沉吟着道:“先接驾,其他再说。”

    毕自严点头,整理了下衣服,迈步向门口走去。不等他们到门口,朱栩已经快步迈过门槛,几人匆忙要行礼。

    朱栩笑着摆了摆手,大步穿过几人,道:“都免礼吧,朕就是来看看。”

    说着,他就走到内大堂正中,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打量。

    毕自严,孙承宗,张问达对视,都沉着脸,目光变幻。

    好一阵子,毕自严走到朱栩身侧,斟酌着话语,道:“皇上,这么一大早来内,可是有什么要事?”

    朱栩转头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没事,就是心血来潮,你们都坐吧。”他说着,走向最北面。

    内桌椅的摆放是有规矩的,比如最北面是两张椅子,坐的是毕自严与孙承宗,一左一右,再两边是六部尚书的椅子,依次而列。

    朱栩走过去,抬了抬手。

    两个内监小跑上

    前,将其中椅子一个搬出去,另一个放在正中。

    毕自严,孙承宗,张问达对这些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心里有些不安,在朱栩坐下后,依次在两边坐下。

    朱栩穿着厚厚的棉衣,呵着气,看着两边的三个人,笑了笑,没有立即开口。

    毕自严,孙承宗两人对面而坐,互相看了眼,孙承宗侧身向朱栩,顿了好一会儿,道“皇上,内总理天下政务,些许小事定然能处理妥当,请皇上勿忧。”

    孙承宗这话说的很有技巧,朱栩端起刚刚上好的茶杯,顺水推舟的道“嗯,朕对内的能力很是放心,只是回京之后,还没有与二位老师好好聊聊天,朕就想着找个机会聊聊,这不就来了。”

    孙承宗神色不动,心里不宁。皇帝丝毫不提靖王的事,摆明要有大事情。

    毕自严面上沉着,给孙承宗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接话。

    张问达就更不会开口了,东林党与阉党勾结的事,对他打击不小。

    朱栩喝了口茶,身心舒泰,然后看着毕,孙二人,道“朕上次去陕西,虽然没有见到皇兄,可想起了很多事情,他当年在文昭,衣不解带,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对于政务从不怠慢分毫,朕回京这一路上一直在反省,这一条,朕比皇兄是差远了。”

    众人心头微跳,皇帝这话是何意?要召回信王吗?那万万不能!京城已经够乱,信王绝对不能回来!

    毕自严与孙承宗暗自警惕,静等着朱栩下面的话。

    朱栩并没有照着他们的想法来,目光坚定的道“朕决定了,待明年亲政后,朕便坐镇内,与诸位臣一同处理政务,同坐同休,风雨不停!”

    毕自严与孙承宗,张问达都是神色微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皇帝的话是这个意思!

    圣君临堂当然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若是能时时见到皇帝,他们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会顺手!

    这是盛世明君的作为!

    “皇上英明!”毕自严与孙承宗几乎同时起身,行礼道。

    张问达慌忙跟着,事情也出乎他的预料——皇帝突然‘勤政’了。

    朱栩看着三人,笑着摆了摆手,道:“免礼,都坐下吧。”

    三人都颇为拘谨的坐下,心里还是很震动。皇帝虽然在景阳宫也算勤政,但却比不了在内,这才真正的‘勤政’!

    朱栩有端起茶杯,心里暗笑,他这个皇帝,明年就要兼任内首辅了。这皇权,相权,都将在他手里!

    装模作样的喝了口茶,他放下茶杯,环顾一圈,故作沉吟的道“内辅臣还是少了,这样吧,靖王入!督政院日后会越来越重要,他入,是必须,也是理所当然……”

    众人心头再惊,同时明悟!

    原来皇帝是打这个主意,他要靖王入!

    可是!

    这样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波,朝廷,京城官场还可控,天下士林还不知道会骂出什么样难听的话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