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145 外面的消息

作者:小小沙丁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带着君妙容已经变得没有什么意义。

    除非直接把她摁地里增加石殿吸收的速度。但这样的事,水馨还真做不出来。于是,也只能随着君妙容,带上了那个碰上的筑基男修,继续在这个庞大的石殿里,毫无目的的游荡。

    君妙容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快跑了。

    因为,筑基男修——他自我介绍叫做“金秋”,倒是和他的天生带笑的容貌一样,是个喜庆的名字——明确的告诉她,这些石厅是会认人的。第二次进入石厅的时候,也会算上第一次进入的时间。

    而且,自相残杀并没有结束。跑得太快,得担心被暗算。

    君妙容思量了一下,大概觉得没有了被其他尸体融合的危险,水馨未必会尽力保护她——当初周永墨就是,跑得多快啊!

    所以她也只好小心谨慎起来了。

    也因此,接下来的时间里,能看见君妙容和金秋两人一路戒备。不过,这石殿里面不让飞行,走路无声,而且,神识的感应是受影响的。有人想要暗中偷袭,做好准备的话,至少君妙容和那个筑基男修察觉不到,水馨又不会提醒他们。

    最重要的是,君妙容根本不具备在黑暗中听声辩位行动的能力,所以她必然是要用那盏灯或者照明珠一类的东西的。灵器明亮的光芒,必然会造成对视觉的依赖,其他方面的感知,就肯定要弱一些。

    所以难免还是遭遇了两次偷袭攻击。

    好歹水馨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金秋也就算了,他有自保能力。而君妙容就不行了,没有时刻开启防护的她,若非水馨出手,也要死上两次。

    不过,也正因为有水馨相护,他们在石殿里,终究没有遭受到什么致命的危险,只是难免受伤而已。也正是那样的伤势,让他们不敢放松,到底还是随时警惕着四周。

    但是,作为守护者的水馨,心思却早已经不再石殿内部的自相残杀上面了。她的目光不断的在石殿周围扫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和两个警惕到只能注意眼前的“小家伙”不一样。

    水馨从进入石殿开始,就没有迷失过方向。她由着君妙容和金秋随意乱走,脑海中却在不断的构建、完善石殿的地形图。感知所至,就能记下。

    此时,君妙容也好,金秋也罢,都没有这份心思,去观察石殿的四壁了。她却是清楚的知道,石壁上的那些仿佛自然而无规律的坑洞,正在变得……怎么说呢?

    变得玄妙起来。

    更重要的是,这座石殿的大小,在收缩!

    当然了,哪怕只是她在脑海中构图的那一部分,也比雪怪,青蛟要庞大得多了。收缩,或者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如果她的猜测没错的话,万色莲想要培养的“守护者”们,貌似是很奇特的存在。

    石殿的缓慢收缩,让她难免的联想起了森林曾经发生过的变化。

    那些曾经深深扎根于地底的根系,在地面制造出了无数“地龙翻身”感觉的根系。就是在不管的翻滚之中,将自身那点儿微弱却又真实的生机,传输、凝聚到了那只青蛟的身上吧。

    这次到石殿来,虽然表面上只是做了一个无聊的保镖,花费在保护人这件事上的心思甚至不到全部实力的十分之一。

    但事实上,在森林和雪山的铺垫之后,石殿那难以为人注意的变化,反而让她有了更大的收获。

    从死物到生命的转化,众生愿力与“孽毒”的区别,神魂的收集与融合……

    讲真,如果规模小一点儿,水馨觉得,这大抵是古时候“生命傀儡”的制作方式了。比如说曾经在百媚宫见到的那个。现在在浮月界的主世界,是万万不可能发生这一幕的,遑论领悟与感应了。

    至于这些感悟对一个兵魂剑修有没有什么作用?

    也许对剑修的修为和战斗是没有太大用处的。

    但自从领悟到了“借用众生愿力”的“借力”之法以后,一切就变得很有用了。再是粗暴好战的剑修,都不会介意自己的运气更好一点的。这种玄妙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作用却是毫无疑问的。

    就在君妙容和金秋两人警惕的望着四周的时候,水馨忽然开口了,“金秋,你逃到沙漠来的时候,身边就没几个认识的人?还是说,那些人都已经陷入了自相残杀的怪圈?你们是真身入梦境,很多地方,你走第二遍,下陷的速度,才和这位君大小姐差不多吧?何必如此之急。”

    金秋之前是说过的。

    有人要杀他。

    水馨这会儿回过神来想一想——都知道是梦境了,应该没傻到和梦境衍生物同行吧?

    金秋不知道水馨为什么忽然开口说话了。

    因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会反弹回声,却依然比光照传得更远,有可能泄露气息,引来袭击者(金秋认为是这个原因),所有人都已经沉默了好长时间了。

    但是,剑心开口,是不能不回答的。

    而且既然她开口了,应该也就爱会更尽心出力吧?这么想着,金秋苦笑道,“都是在定海城才认识的。又没有什么交情,光是走到石殿的路上,就已经有好些矛盾了。”

    “你们在定海城和那些怪物也厮杀了至少好几天。”水馨道,“难道连一点儿共患难的情分都没有?”

    “咦?剑首大人您不知道吗?”金秋惊讶了,“我没有在定海城和那些迷雾怪物厮杀多久啊!”

    “你之前可没说这个。”君妙容语气不好的开口了。

    水馨却是一愣,听出了更多问题来。

    得说那个被认出来的“奉沧澜”,还有他的反应,以及那一大堆人里面,明显气息不一样的人……水馨理所当然的认为,那都是从迷雾之中被带进来的,是在迷雾中战斗了许多天的人。

    毕竟按照奉沧澜的说法,那些源源不绝的迷雾怪物,在后来减弱了。

    但是……

    “没杀多久,你是哪来的?”

    金秋闻言,直接垮了脸,“剑首大人您真不知道?晚辈是商人啊!听说了定海城交易会来的商人!谁知道,定海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开始的时候,都是晚辈这样的修士……那情形太诡异了,我们连查都不敢查。”

    &nbs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