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0章 魔音入耳惊坐起

作者:情字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许邵城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自己,叫他无法挣脱。但是在他的自我意识中,四周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可是脖子上的压迫感觉越发的明显。下一刻就要拧断自己脖子一般。

    “是谁?”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清慕一挑眉,合着这位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啊。于是乎她自报家门:“清慕。”

    清慕……

    许邵城一听到这个名字,挣扎起来。

    清慕看着对方胡乱的施展着法术,而且敌我不分、有的往自己身上招呼,也往四周招呼。

    反正许邵成自己是被自己折腾的够呛。这样子想要杀掉自己,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命。

    清慕扬手就是赏给了许邵城一巴掌。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心道蠢货……

    清慕出手不轻,许邵城脸上火辣辣的痛。他自己痛,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痛。

    清慕看着他这个没用样子,叹了一口气。指尖一点对方眉心。灵气倾灌而出,原本还在癫狂中许邵城身子抖动的越发明显。好像下一刻就要炸裂开来。

    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在清慕的面前。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灌输大量的灵气到许邵城的身体里。

    随着时间的过去,许邵城的神情渐渐平静了些。但是清慕的面容却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在许邵城安静之后,清慕松开他,看着对方身子直直的往下面掉。而后砸在地上,砰砰砰从假山上滚到地上。

    三次好大的响声。

    清慕看着都替他觉得肉痛。这都是许邵城自己作出来的。

    不过看着这个男人虽然口是心非了点,心还算不错,又收留了自己。帮帮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清慕笑了一下,苍白的唇色显得整个人很是虚弱。但是她强打着精神看着四周蠢蠢欲动的人。

    家主重伤,一看就是走火入魔的架势。这下子只要能害死许邵城,他们这些许家弟子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许家。先不管能不能抢过别人。起码要先推翻许邵城才行。这位化神修士把权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对他们来说,可不算是一件好事。

    清慕道:“许家主练功出岔子,险些走火入魔。幸好及时控制住才没用陨落。但是近段时间怕是不能再掌管许家之事。故而有我暂为代理。可有异议?”

    清慕将这个活揽到自己的身上。

    自然有人不服气,这女子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别以为是许邵城的相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一位元婴修士站出来,立场很是正。“这是我许家的家事,哪里用你一个外来的女修插嘴?!许家本就不允许外人进入,现在家主昏迷,为了防止外人有异心,你还是快些离开吧!”

    清慕不说话。

    这个修士说完又有另外一位修士窜出来发言。“这是自然的,你还是速速离开许家。家主的伤势我等自会治疗。”

    好几位许家的元婴长老出现。

    他们对清慕也没什么印象,但是只要在许家就不必害怕对方。

    清慕道:“你们只知道许邵城是化神修士,那可知道我是何等修为么?

    清慕指了指自己道:“若是我执意要帮许邵城掌管许家呢?”

    “那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这几人一副要攻打的样子。

    清慕冷哼一声,身子一晃,忽地出现在一位元婴修士的身前。抬手变掌为抓,直接扣住对方的身子,再狠狠出手,直接扎到了对方的心口。

    直接将对方的心掏出来。说也奇怪,那浓郁的血迹却没用在清慕的衣袖和手上留下任何痕迹。顺着她的手掌,一路流下去。

    那颗心也被清慕扔掉。

    但是该修士的元婴还没用消亡。清慕制服主他道:“我现在毁去了你的肉身,只要我想我就能杀掉你的元婴,叫你万劫不复。你们觉得这么多人一起打,能打得过我么?”

    清慕轻描淡写的反问,似乎是真的不太着急。

    “你这毒妇!”

    清慕哦了一声:“这么称赞我的人多了去,你们算第几。既然你们都说我是许邵城的相好,那我便认了。所以说一个未来的家主夫人来暂时代为掌管许家,不为过分。”

    好话是说了,清慕就该放狠话了。“你们若是执迷不悟,我并不介意一一斩杀。再说,等到时候许邵城醒了过来,我看你们怎么解释、”

    清慕说着便控制住了死去修士的元婴,将对方捆绑在空中。再布下法阵不许别人接近:“这人么,我也不好处置,索性放在这里,等许邵城醒来之后再做决定吧。私自解决者死!”

    清慕说完,扬手一吸许邵城,将对方拉入自己的怀中。打横抱着,然后回了自己居住的小屋。

    看着许邵城着烂如一滩软泥的模样,清慕叹了口气。

    指尖在桌子上点了一点,敲打出欢快的声音。喃喃自语:“算了,我在你这里住着,吃你的还吆喝你的人,这点小忙我就帮了。”

    看着对方一动不动,清慕索性拿过对方腰间的储物袋。一般情况下,修士都会在自己的储物袋上布下禁制法阵。

    如果是别人强行打开,就会自爆。正所谓我得不到你的,就算毁了你也休想拿到手!

    许邵城的储物袋毫不例外也有一道禁制。清慕看了一眼,自己要解开也不是没办法。就是会比较麻烦。

    清慕看了看,对方的琴和笛子。这玩意是他们许家家主许邵城的贴身之物。拿来当信物应该不成问题。

    清慕一挥手,布下法阵。十六把阵旗分布在四周,互相交织拉扯出一个可以包裹住这个小别院的小法阵。

    这一切做完之后,她才起身朝外面走过去。

    当然是把许邵城的剑和笛子拿走了。

    还不忘留下一段留言。

    “道友,许家我暂且帮你管着。若是你能从走火入魔中活过来,到时候再将两物还给你,不必担心。”

    清慕走到门口,觉得还不太放心。一拍储物袋,从里面拿出一瓶小瓶子。

    这是明昭雪给她的丹药,还是当初她从通天石碑出来,心境不稳。明昭雪拜托了一人才送到自己手中的。上好的灵丹,比起当初明昭雪给许邵城的不知道好了多少。

    “运气不错。”清慕这般说着,把这瓶丹药硬生生往许邵城的喉咙里塞。她现在心境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也不会因为杀的人太多,手上杀戮太多陷入幻境。

    看先前许邵城的样子,应当是梦到那些死在自己手下的修士。

    啧,其实这种事情习惯就好了。

    看着对方吞服了丹药,清慕起身这下终于出了院子。

    也是赶巧,先前的小丫头在外面打转。道:“仙子,你总算是出来了。我怎么进不去这个院子了?”

    对方刚刚过来,向清慕提出这个问题。

    清慕哦了一声,道:“我都不在这里面,你进去要干什么?”

    对方嘿嘿一笑:“我听人说家主这仙子你这里。家主是不是受伤了,要不要我进去照看?”

    清慕眯了眯眼睛,伸出手指挑起对方下巴。

    看着对方模样,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也是一盘开胃小菜。只是这心思可太多了点。许邵城现在没这个闲工夫来享受这小菜。

    清慕掐住她的下巴,左右看了一看。“啧啧,怎么照顾,是照顾到床上去么?”

    “仙子,我不敢!”对方连连说。心中一大堆小心思。这仙子难道真的和家主是一对。可是先前不像啊。她在小院住着的时候,家主一次都没过来看这位仙子。

    但是现在仙子说出这话,就算不是发怒也是生气了。她连忙讨好。“仙子误会了,我真的是想帮助家主了!”

    清慕冷哼一声,松开她越过对方。与对方离开一段小小距离,这才开口,只是没回头。高傲道:“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这没什么错。只是也要看看自己的能耐。低阶修士,资质不佳,巴结,油嘴滑舌。我和许邵城都是高阶修士,我们要是想要一个美人,或者无数美人都不成问题。但漫长岁月中,可贵的不是享受,而是贴心好友。”

    清慕再度哼了一声:“想巴结,也得看看自己能在我等身边活多少年。”

    清慕说完足尖一蹬朝许家的议事地点而去。

    留下呆愣愣的少女,心中被清慕的这一段话打击到不行。此刻看着对方布下法阵的小院子,只觉得脸上臊的慌。

    尴尬到对清慕起了恨意。

    不就是高阶修士么?不就是担心家主见了自己,在自己的贴心照料下会对自己起了爱慕之心么?乱扯一大堆有的没的,真是讨厌!

    少女打了一下那道法阵屏障,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不过她可以确定,这个女修仙子真的和自家家主关系匪浅。

    清慕拿着许邵城的东西去议事大厅,算是新官上任了。

    觉得蛮有意思的。她虽然去了不少大宗门,也加入了两个门派都在里头有一定的地位。但是碍于一些原因,她管的事情还真不多。

    现在她能掌管一个大家族,还真是有意思。

    数位元婴修士在这里等着她的到来,这些以前不融洽的修士,现在表情倒是一直的很。臭脸一张。好像自己是何等凶残的鬼物。实在是恐怖啊。啧啧。

    清慕先开口。还把许邵城的古琴和笛子露出来了。

    在旁人眼中就是颇为厚颜无耻道:“许邵城还没用苏醒,近些日子,许家我来管。有什么事情快些说出来吧。解决之后我好去照看你们的家主。”

    也没征求这群人的意见,直接把自己算上了。

    清慕看着他们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轻轻一笑。还真是和主子一个模样,肚子里主意打的挺多。就是表面看起来是个怂货。

    “这是许邵城的琴和笛子,应当是个信物什么,你们现在可相信了?”

    “胡说,这分明是你趁着家主昏迷,硬生生抢过来的!”有人反驳。

    清慕心道自己还曾经当着对方的面抢东西呢,许邵城都没说什么,这群人真是热心肠。

    她端坐在位置上。“我对许家没兴趣,帮了许邵城这一次以后也不会死磕着不放。尔等尽管放心。当然也可以来挑战我,生死之间确定。”清慕提出了比试。

    但是没一个人同意。这个女子先前可是一招斩杀元婴修士,怎么可能和她打。那就是不要自己的性命啊!

    清慕不想再和他们扯淡,掌心一挥,一道灵气从她的掌心激射而出。打在了地上。

    但是石板没用一点点事情,叫人看的匪夷所思。但是下一刻那石板却整个塌陷下去。这是对灵气的控制,她早些年对灵气的掌控颇为感兴趣,也研究了一些时间。

    现在用来唬人是最好不过了。

    其实清慕一开始就是想把这些不听话的人全部杀了。婆婆妈妈,打不过自己还有脸和自己争许家的掌控权。

    但是想到许邵城醒来之后若是看到自己又“一不小心”帮他解决了些许家弟子,怕是第一件事情就是和自己翻脸。

    哎,许家住着太舒坦了,她都舍不得走。要是许邵城还是当初的元婴修士。清慕做事可就不会这么畏手畏脚了。

    在修为解决一切的美好前提下,清慕成功让那群人同意了自己来掌管许家。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大群元婴修士会不怕自己这个化神修士。

    一直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难道是自己长的不凶?那许邵城他们怎么就怕。许邵城那张脸只能用花容月貌来形容,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而不是叫人瑟瑟发抖。

    汇报完工作的长老纷纷告退。清慕也让他们离开。

    有两人走了一起,嘀嘀咕咕。“没想到这个女修竟然是个不省油的灯!”气息和化神修士许邵城相似就算了。而且做事说一不二,完全不给商量的余地。

    “幸好她是许邵城的女人,顾忌许邵城的颜面和脾气不敢对我们怎么样。”要是一口气全他们这些长老杀了,许邵城恐怕会立马甩掉对方。

    真是气人。

    清慕不了解他们的打算,正在听着刚才留下的最后一个修士汇报。

    “那宁府有邪修打着许家的名号击杀各大宗门弟子!”

    清慕道:“杀掉啊。把尸首扔到受害者面前,信不信由他们。”

    “对方是元婴修为,我许家弟子一时间抓捕不到。而其他宗门逼迫的紧。”对方擦了擦汗,心虚道。

    清慕嗯了一声再道:“元婴修士都抓不到么?废物。如果宗门闻起来就实话实说,就让他们自己过来找许家问个清楚。”

    “可是……”

    清慕打断他的话。“这么多的人这都想不明白,还敢找来许家?估计也是废物一群。怕什么,就这么办。啧……既然找不到许家就不找了。”

    清慕站起身子道:“让那些宗门自个去找。反正死的又不是许家的人,担心什么。”

    这种费力不讨好,只想在别人面前留个好印象的行为真的不是懦夫?

    起码清慕是这么想的。

    解决了这最后一件事情。

    清慕就拿着许邵城的琴和笛子回了院子。那个小丫头已经走了。

    清慕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聒噪又有上进心的小丫头虽然烦人,但是罪不至死。离开了好,省的她生气杀掉。

    许邵城还在昏厥。清慕指尖拨弄了对方的衣角。说也奇怪,许邵城的身材并不算单薄,算是精瘦。却有一张五官精致的脸蛋。虽然女里女气的,但是和这幅身躯搭配并不会显得奇怪。

    就像凡人戏本里常说的风流琴师之类,相貌俊俏,身形健硕。若是自己修炼的是合欢之类的功夫,估计第一眼见到许邵城。一定要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入幕之宾。享受那风花雪月之事带来的欢愉。

    “许邵城啊许邵城,我帮了你那么多次,你究竟该怎么报答我呢?”清慕喃喃自语。

    她这些年可没少帮人,但是能回报她的人却寥寥无几。就好像明昭雪一直帮助自己一般,而自己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报答对方。

    “若是许邵城你和当初的明昭雪,也是个小小奶娃子就好了。”

    可以抱在怀中又亲又哄的。

    清慕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去养个什么玩意。

    但现在估计是没机会了。清慕叹了口气。指尖拨弄了下许邵城的琴弦。

    古琴的音色比古筝低。单独听还不错,可不会弹琴的人胡乱弹那就是魔音入耳。

    清慕想了想,把琴架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搭在琴弦上。

    撩拨一下,嗡的一声。

    实在难听,清慕自己都嫌弃。于是乎她动用了一个小法术把自己的耳朵堵上。听不到声音。

    然后肆意享受指尖波动琴弦的乐趣。

    许邵城原本在昏迷,魔音入耳,蹙起了眉头。

    在他的梦境中,本来是有一大群被他所杀的人要找他报仇。而他的修为却退却到筑基初期。只能动用小法术。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四周漆黑,自己被捆绑在一个柱子上。动弹不得。

    他看着面前的漆黑,只觉得自己方才的灵气动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平稳了许多。

    有一股温润灵气传入他的身体里,只觉得异常舒坦。故而被锁在这柱子上也不觉得煎熬。

    因为一直漆黑加上绝对的安静,所以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睡了醒,醒了睡。好像他可以这样一直到坐化而死。

    就在他再度想要陷入睡梦中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道琴音。

    这琴音咋听之下还没觉得什么。可当第二道琴音响起来的时候,许邵城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这是毫无技巧的拨弦,甚至只是在琴弦上动了一动。前两个音就这么难以入耳,作为琴师,许邵城听着传入自己耳中的声音,只觉得比什么还要难受。

    杂乱无章,胡乱拨弦。

    对于乐者而言,这当真是最大的惩罚。许邵城紧蹙眉头,究竟是谁想出这么狠毒的招式!

    快,快别弹了!

    许邵城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开了。在一个极度安静的地方,他原本可以安安静静享受这安逸。

    可是居然有个混蛋用这种招式来害自己。他被锁在这里,想不注意琴声都难啊。

    许邵城想要捂住耳朵,但是那乱七八糟的琴声好像钻到他心里去了。

    清慕这边拨弄琴弦拨弄的正是在兴头了。

    虽然自己不会弹奏,但是还能假装一会儿乐者,趁着许邵城没醒来,玩不了他的人,玩玩他的琴也不错。

    就在清慕很是惬意的时候,许邵城突然一个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扭头一看,发现清慕坐在自己的床边,腿上摆放着自己的古琴。手指拨动琴弦。清慕察觉到他苏醒了,慢慢把手指从琴上放下来。

    装作没发生什么的样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