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不想痒就得疼

作者:雷云风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拿到了天佑的把柄交叉牵制之下,柳媚娘对天佑已经不再有所忌惮,之后的谈话内容倒是和谐了许多。而一旦放开了谈话内容,天佑倒是发现他们和柳媚娘的共同语言还是蛮多的。

    之前因为身份问题,柳媚娘在紫霄宫虽然地位超然,实则却是深居简出,除了个绝味斋之外几乎不与外界交流。之所以有这种情况,主要还是因为柳媚娘的出身问题。妖族即便是具备了仙体,那也是妖族出身,在这仙门之内,柳媚娘的身份可以说还是比较敏感的。所以她总是主动和人保持距离,自然也就没什么朋友。除了青叶仙子,她甚至都不认识几个紫霄宫的门人。

    天佑他们这边之前也是一样。碍于柳媚娘的身份问题,天佑一直是以师长之礼对待柳媚娘的。试问学校里有几个孩子会真心的与自己老师交朋友的?可想而知天佑之前和柳媚娘是个什么状态。尊敬确实尊敬,但要说有多亲近,那绝对是开玩笑的。

    但现在情况却是又有不同。

    柳媚娘忽然意识到了天佑可能有妖族背景,而月影更是个地地道道的妖物,还是个妖族中的明星种族。就像是独自移居国外,多年之后突然遇上个老乡一样。柳媚娘在放开思想之后一瞬间就有种遇上亲人一般的感觉,之前很多不敢也不能与紫霄宫门人讨论的问题,在天佑他们面前却都可以放开了畅所欲言。这种放松的状态显然是极容易拉近关系的。

    而天佑这边情况也差不多。之前一直觉得柳媚娘是仙长,时时刻刻需要小心应对,自然亲近不起来。而如今大家互有把柄,反倒是彻底放开了精神包袱,说话也不再那么客气,但语气却亲近了很多。

    天佑他们因为是刚加入紫霄宫时间不算很久,倒是没有那么多话要说,但柳媚娘可是憋屈了好几百年,如今拉着月影和天佑说起来就没个玩。天佑也大概知道柳媚娘是什么心情,倒也不急着赶人,反正一夜不睡也不算什么,正好利用柳媚娘这难得的心灵空窗期来拉近关系。不管再怎么不问世事,柳媚娘毕竟是紫霄宫的仙长,而且是身份极高的那一类。和这种身份的仙长搞好关系绝对没什么坏处。

    柳媚娘是闷得太久,月影的传承知识渊博,天佑则是太会聊天,以至于一直聊到月落日升之时三人都没意识到,还是里间传出的响动惊醒了三人。

    柳媚娘诧异的问天佑:“你这还有别人住在这里?”

    天佑正要回答却见内间的过道口,柒小妹已经扶着墙壁走了出来。柳媚娘明显看到柒小妹的时候眼睛就开始变大,然后诧异的望向了天佑等待他的解释。再怎么聊了一夜天佑也依然还是紫霄宫的弟子,虽然紫霄宫也不限制婚嫁,可再怎么也不可能随便两个弟子莫名其妙的就住到了一起吧?不限制婚嫁可不等于没有礼法。

    给月影使了个眼色,让她去帮忙搀扶柒小妹,天佑自己则是给柳媚娘简单解释了一下柒小妹的情况。

    柳媚娘在知道情况后便不再计较此事,转而对月影道:“把她扶过来我看看。”

    月影一边搀着柒小妹往这边走一边说道:“经过调理今天情况已经好了许多,想来我之前的诊断是没错的。”

    “你的传承记忆固然全面,但终究没有多少实践,让我看看总没坏处的。”柳媚娘说着已经站起来牵住了柒小妹的手臂将她从月影手中接了过来。

    柒小妹不认识柳媚娘,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不过还是礼貌的行礼致意。

    柳媚娘笑了笑没和她说话,单手搭在她的神庭穴上感应了一下,不过她的感应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松开了覆盖在柒小妹额顶的手掌说道:“月影的感应基本没错,就是灵力乱蹿带来的身体控制失调,只是你这半尸半人的时间久了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什么叫半尸半人?”柒小妹询问这个倒不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事实上这么多天的各种检查和调理,柒小妹就算再笨也该知道自己的大概情况了。只不过因为天佑他们不想刺激她,所以始终没有和她详细说过她的具体情况,这次难得遇上一个看起来说话较直爽的,柒小妹当然要问个清楚。

    其实柒小妹若是坚持直接询问天佑他们,天佑也不会隐瞒什么,毕竟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只是并不具体而已。不过既然她要问柳媚娘,天佑自然也不会阻止。

    柳媚娘当然不是愣头青,事实上若不是昨晚的一夜畅谈,加上心理波动比较大,导致行为有些异常,平日里的柳媚娘可绝不是柒小妹以为的那个“直爽”之人。要知道这女人可是狐狸精来着,不骗人就不错了。直爽?那种东西能出现在狐狸精身上才见鬼了呢。

    不过这次柒小妹运气好,柳媚娘倒也真的就直爽了一把,瞄了一眼天佑看到他们点头后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和柒小妹说了一遍。

    柒小妹听完自己的详细情况后倒也没有太大波动,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天佑看这丫头情绪有些低落,于是就走过去想要安慰一下她,谁知此时的柒小妹却是突然又抬头问了一句:“那我以后还能为夫君诞下子嗣吗?”

    “哎呦!”轰隆……

    刚走到柒小妹身边准备去安慰她的天佑冷不丁的听到这么一句,脚下立刻就是一滑,轰的一声把旁边的桌子石桌都给带翻了。

    月影一看天佑摔跤赶紧就来扶他,柒小妹也是着急的想要帮忙,可惜身体不听使唤,帮的都是倒忙。只有柳媚娘一个人在旁边捂着嘴笑的前仰后合,连眼泪都飚出来了。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天佑总算是从一堆碎石下面爬了出来,刚才的二次伤害终于还是让这张可怜的石桌变成了一地碎石,话说这桌子才这里那么多年都没事,天佑这才刚搬进来几个月,居然就直接给弄散了。不得不说天佑的建筑破坏光环着实厉害,最近一年内毁在他手里的房屋、家具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套了。

    “师叔你看到我吃瘪就那么开心吗?”

    “哈哈哈哈,难得有个不必顾忌别人感受的地方,还不许我放松放松吗?”说到这里柳媚娘忽然站了起来,然后道:“行啦,我也不在你这多留了。记得你的承诺,可别让我找到机会和你同归于尽哦。”

    后面那半句话中明显开玩笑的成份居多,但也不能否认柳媚娘还是有些不放心,故意躲提点了天佑一下。不过想想这也是当有之意,换做天佑,那么重要的把柄被别人捏在手中,当然也会有些不放心的。

    />

    不过,真要说有什么限制,其实双方的限制也都不是特别严重。

    天佑渗入柳媚娘心丹中的灵气虽然无法拔除,但只要天佑不再补充灵气进入,里面的那些灵气其实是可以被柳媚娘一点点的炼化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灵力波动也会逐渐向天佑靠拢,但只要不再被注入灵气,这个控制力却是会越来越低。

    至于说天佑丢给柳媚娘的那所谓把柄——其实也是越到后期效果越弱,因为天佑本事就不是妖族,那不过是一种不好的论调,如果现在散布出去,对天佑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可随着天佑的逐渐成长,有了一定实力,这种消息也就再不是问题了。毕竟紫霄宫也不是完全不接受妖族的投靠,不管天佑是否是妖族,只要实力足够强,并且不表现出敌意,紫霄宫的那些真正大佬们都是不可能去为难他的。

    也正因为双方的约束都是一种由强逐渐转弱的约束,所以柳媚娘和天佑之间的关系才会变成这种相对放松的状态,因为他们都知道,这种互相牵制的状态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心态自然会比较轻松。

    柳媚娘走了之后天佑又使用了老办法,封了洞府大门,然后带着大家进入密室修炼,不过今天他们没有修炼太长时间,完成基本修行需要后便走了出来,而且是全家出动。

    离开洞府之后首先第一站便是功勋殿,不是来接任务,而是让谢必安帮忙压制天佑的瘙痒症。按计划等这个事情做完,大家就会一起去吃东西。昨晚的意外状况搞的天佑他们全体都没怎么吃上东西,这会嘲风都快两眼发绿光了。再不去吃点东西天佑怕他真要去吃人了。

    不过,原本计划中最简单的一环却是出了问题。谢必安倒是在功勋殿没有乱跑,但骚痒症发作之后他们却发现昨日使用的方法不管用了。原本以为马上就能解除痛苦,天佑还能咬牙撑着,现在知道办法失效了之后他就彻底失控了,整个人痒的满地打滚,压都压不住。

    谢必安看天佑痛苦的样子也是有些着急了,用定身符限制住他的行动后扛起来就走,打算带去丹鼎宗找鸿宝上仙帮忙给诊治一番。尽管天佑说过之前也请鸿宝上仙看过,但一直都没结果,可如今这个样子,谢必安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先去试试看再说。毕竟论医理知识,鸿宝上仙在紫霄宫认第二,还没人敢认第一的。

    不过,谢必安显然是把事情想简单了。

    定身符贴在天佑身上确实立即生效镇住了四处乱滚的天佑,但就在谢必安扛着他来到功勋殿一楼门口,即将跨出去的时候,天佑身上的那张定身符却是突然轰的一声整个烧了起来。

    定身符被毁,失去控制的天佑立刻从谢必安身上翻了下来,一落地就开始嘶吼着用头去撞门。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功勋殿那两丈多高的实木大门竟然在天佑的一撞之下轰然倒塌。竖在那里的半扇门板就这么直挺挺的向着门外拍了下去。

    功勋殿这种地方向来热闹,只开了两扇大门的入口处更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天佑一下把原本关闭的一扇大门给撞倒了下去,外面立刻就有很多人被覆盖在了门板范围之下。不过都是修士,反应都还算挺快,所有人都及时闪到了一边,就是有人因为躲避的太过仓促而摔了一跤,看起来稍微有些狼狈。

    本来这点小事倒也不算问题,关键是这帮被撞倒的门板吓到的人群之中竟然还是熟人。

    “天佑,又是你这家伙!”门外人群中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刚被打了的吕正义。修士的身体恢复能力都不错,昨天那两拳虽都不轻,但此时这家伙看起来还算不错,除了脸上有点淤青,倒看不出什么太大问题来。

    此时的天佑已经基本没了理智,看到吕正义之后立刻就扑了上去,毫不客气的抬手就是一拳。

    吕正义虽然修为不高,好歹也是修士,一个翻身倒是躲了过去。但天佑已经发狂,爬起来又追了上去。

    吕正义一看躲不掉,于是立刻开始凝聚法力准备反击,只可惜天佑速度太快,逼的他根本没空准备法术,倒是周围人群因为天佑被吕正义吸引而及时躲到了一边给他们空出了一大片区域来。

    其实吕正义今天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边还有个楚非凡以及楚非凡的那一大票跟班。做为自己新收的小弟,吕正义如今让人逼成这个样子,楚非凡自然是不能干看着的。不过直接下场在他看来有些**份,何况他也注意到了谢必安谢长使就在一边站着。为此他也需要隐忍一下,但看着不管也不是他的性格。

    “你去帮他一下。”

    楚非凡身旁一人接到指示,立刻大踏步的向着天佑冲了过去。根本不说话,这身材健硕的家伙上来就准备从背后给天佑来一拳,然而就在他挥拳打下去的时候,一只和他的手比起来完全不成比例的芊芊玉手却是忽然托住了他的拳头。壮汉用力下压,可对方的手臂就是纹丝不动。壮汉惊讶的望向玉手的主人,这才发现竟然是个不认识的小姑娘。

    事实上如果真的是战斗,柒小妹是根本帮不上忙的,因为他如今的动作非常的迟缓,基本只有挨打的份。但这种静态角力,她却是丝毫不弱。僵尸的特点就是力大无穷,柒小妹虽然是半尸半人,但却已经具备了僵尸的部分特性,其中力量方面的增长尤为明显,当然这可能与她原本就力大无穷有一定关系。

    总之楚非凡派出来的手下一拳下去什么也没做到,再想抽手继续攻击的时候却发现手拔不出来了。柒小妹看似柔弱的小手其实力大无穷,仅仅捏住那壮汉的手腕让其无法撼动,而随着柒小妹的力量不断加大,那壮汉的脸色也开始由红转白又重新变红,最后竟然连另外一只手也上来了,拼命的想要将被控制住的手腕拽出来,可却怎么也做不到。

    这边柒小妹挡住了那名壮汉,天佑却是终于追上了吕正义,正和他抱在一起打成了一团。原本吕正义还准别动用刚学的术法脱困,可天佑却是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如今两个人近距离纠缠在一起,他也是彻底没了机会再用什么法术,与其干等着挨揍,干脆也是和天佑一样抛弃了术法,拿出了小混混打群架的气势,开始了拳拳到肉的近身肉搏。

    说实话对修士来说这种战斗是相当没有水平的,也是相当低级的一种方式。但天佑此时几乎没了理智,纯粹就是在发泄情绪,而吕正义被追的没机会用法术,不这样还击就只能干挨打了,所以打成这样也就不奇怪了。

    />

    其实在两个人打起来之后一边的谢必安就打算拉开两人来着,但看到天佑的战斗之后他却是又忽然停下了,而且还挡住了准备上去拉架的其他人等。

    之所以这样做不是谢必安想要看弟子们打架,而是他发现了随着战斗的进行,天佑身上暴走的灵气竟然有逐渐安定下来的趋势。

    昨天帮天佑搞定了那骚痒症后谢必安也没闲着,他专门去查了典籍资料,还招人问过天佑的情况,最后虽然也没研究出来什么东西,却大概明白了,只要能安抚和疏导天佑体表活性过高的灵气,自然就可以缓解这瘙痒症。本来知道这点对天佑来说也没什么帮助,因为谢必安也不知道要如何让天佑身上的灵气活性下降,似乎只要他修炼之后都会出现灵气高度活化的现象。

    不过,就在刚才,谢必安终于发现了让灵气安静下来的秘密。似乎只要让天佑大量运动,并且不断的用外力击打震颤天佑的身体,自然就能让这些灵气安定下来。刚刚天佑和吕正义的战斗,就是因为天佑一直在不断地全力抢攻,所以体力消耗了很多,这才导致了灵力安定了不少。而天佑好像也是发现了其中因果联系,所以才借着之前的冲突一个劲的对着吕正义穷追猛打。

    谢必安既然看出了其中关联,又注意到双方的战斗虽然看似激烈,其实却都留了分寸,他也就没有多此一举进行阻拦,并且还挡下了其他人的阻拦,为的就是帮助天佑尽快的梳理身上的灵气。

    事实上此时的天佑真的是相当纠结,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他高兴的是随着不断的战斗,身上的瘙痒竟然神奇的得到了压制,尤其是被吕正义打中的地方,几乎立刻就不痒了,当然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地方之后会火辣辣的疼。吕正义虽然不擅近身肉搏,但毕竟是个修士,体能方面没的说,基础体术也还算扎实,真动起拳头来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过,虽然吕正义的拳头可以让天佑感觉舒服很多,可天佑却总感觉心里怪怪的。毕竟为了减少那要命的麻痒,他现在其实已经完全放弃了防御,基本上就是在和吕正义以伤换伤,双方你一拳我一脚的互相伤害,在天佑感觉自己完全是在找虐。随着麻痒的痛苦逐渐减少,他越来越担心自己以后会不会落下爱自虐的毛病。

    两人的战斗持续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才堪堪结束,最后不是两个人不打了,而是全都累瘫了。不过打完架的天佑是满面笑容,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吕正义却是鼻青脸肿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天佑这边打完架虽然全身都疼,可好歹身上不痒了。比起那能让人死去活来的麻痒,这点疼痛天佑还真不放在心上。再说紫霄宫有的是药品能治疗这种皮外伤,心里有底自然就不担心。可吕正义那边就不这样想了。他又不知道天佑怎么回事,纯粹就是糟了无妄之灾,不过嘴臭了一点多了两句嘴而已,没想到居然被打成这幅德行。

    直到天佑这边战斗结束,谢必安才像是刚刚想起自己的职责一般走了出来,安排杂役清场,将受伤的天佑和吕正义各自送去治疗,而其他的相关人员也是被一番批评之后各自遣散。

    楚非凡一行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骂却不敢还口,谢必安的凶名紫霄宫真没几个不知道的,别说他们,姬瑶来了也一样得客客气气。至于说他们所受的委屈……当然是全都发泄在了吕正义身上,谁叫这家伙没事多嘴招惹天佑的。

    柒小妹之前也出手和那壮汉斗了两招,不过很快被谢必安拉开了。那壮汉被训斥了两句后灰溜溜的跟着楚非凡一起走了,柒小妹却是有些担心的一直跟在谢必安身边。她本来一直想去帮忙来着,但谢必安始终拉着没让她过去,如今战斗结束,她便急忙跑到了天佑身边守在了那里。

    “不用担心他,能睡着是福气。”

    听到谢必安的声音,柒小妹这才转头望向谢必安。之前来找他帮忙解除麻痒问题的时候天佑给他们互相介绍过,所以柒小妹和谢必安已经认识过了。“仙长,我相……天佑他到底怎么了?”其实刚刚柒小妹差点就把相公两个字脱口而出了,好在及时想起来了天佑的叮咛,这才紧急改口。

    谢必安倒没注意这个,而是解释道:“他的情况很是特殊,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修炼之后灵气并不会直接回流丹田,而是由奇经八脉分散到了全身各处,之后又……”话说到一半看到柒小妹迷茫的大眼睛,谢必安嘴里剩下的半截话就都卡住了。意识到柒小妹根本听不懂这些对修士们来说不过是常识的内容,只能换了个说法。“总之呢,就是这小子修炼之后吸收来的灵气滋养了他的身体快速生长,而因为生长太快,所以会产生麻痒的感觉。刚刚一通战斗,让他的身体快速适应了这个过程,自然麻痒也就消失了。不过这小子显然是累坏了,所以痛苦过去自然就睡着了。”

    听了谢必安的解释,柒小妹脸上的愁容立刻便化了开来,欣喜的感谢了一番谢必安。

    谢必安倒是也没客气,安抚了两句后又叫来天佑相熟的赵全帮忙安排人把天佑给送回了自己的洞府。

    本来天佑今天还有不少的计划来着,谁知道居然遇到这种事情,倒是白白耽搁了一天。昨晚一夜未睡,加上早上的那场战斗消耗过大,天佑这一觉是直睡到了月上中天才醒过来的。

    刚一睁眼天佑就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就在他眼前不到半尺的地方就是一双猩红的眼睛正直愣愣的顶着他。不过稍微缓了一下他也就反应过来了,又重新放松了下来。

    “呼,嘲风你想吓死我啊?没事不睡觉你贴我这么近干什么呀?”

    “是我让他帮忙盯着你什么时候醒的。”月影这时候正好从外面走进来,听到天佑的话便顺口回答道。

    天佑左右看了看,“我怎么回来了?你们把我带回来的?”

    “是谢长使安排人把你送回来的。”柒小妹这个时候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显然也是听到了天佑醒来的声音。

    看到柒小妹,天佑立刻坐了起来,略带惊喜的又看了两眼后问道:“你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听到天佑说到这个,柒小妹也是立刻兴奋的原地转了两圈展示了一下。“是啊!除了动作不能太快的时候回有些不适应,基本行动已经不是问题了。月影说只要再修炼几个时辰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完全恢复了。”

    “你就算是完全恢复,身体也会自发的吸收灵力,所以你自身的修行也决不

    可停下。再说你既然想留在主人身边,那就该有一定实力,否则只会成为拖累。”

    天佑听到这话看了月影一眼,本想批评她两句来着,没想到柒小妹倒是很诚恳的接受了,并且保证一定会认真练功的。

    想想让柒小妹多练练紫霄心法也不是坏事,天佑也就没再说月影了,而是又问了一下自己和吕正义战斗最后的情况。月影和柒小妹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很快给解释清楚了,可天佑却是陷入了思考。

    “所以说……谢长使总结了我麻痒症的解决方法就是不断挨打?”

    “谢长使修为太高,我当时没敢窥探外界情况,所以都是柒小妹转述给我的。不过据我分析,谢长使所说应该是没错的。主人你确实可以试试。”

    天佑皱眉道:“可我也不能天天找人打架吧?”

    “那有何妨?”月影道:“就以训练切磋为借口,仙长们知道了只会认为主人你勤学刻苦,绝不会责怪于你。”

    “可我也不能天天弄的一身伤回来吧?”说到这里天佑忽然愣住了,他猛然惊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又开始在自己全身上下一阵摸索,还拉开了衣袖看了下里面的皮肤。“咦?我的伤呢?谢长使出手给我治过了?还是说你们给我用了药?”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药品,天佑立刻开始翻找自己的无忧袋,同时葛朗台一样的担忧道:“你们到底给我吃了几颗啊?这药可是很贵的,老这么吃要不了几天我非得破产不可!”

    听到天佑的疑问柒小妹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然后双眼也下意识的瞄向了月影。倒是被看着的月影一脸的淡定。“主人你说什么呢?有我在哪里还需要药物?”

    “你?”天佑忽然停了下来。“难道说你又挤出了几滴凤凰泪来?你不会都给用掉了吧?你要知道你的眼泪可是价值连城的啊!”

    “不是,我的眼泪可没那么容易得到。不过,除了眼泪,我还有别的治疗方法。”

    “别的方法?”除了凤凰泪,天佑还真没听说过凤凰有什么其他的治疗能力。

    月影也是调皮,天佑着急问她却偏偏不说了,只是告诉天佑,等他下次受伤自然就知道了。

    无奈暂时先搁置这个问题,天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找人切磋的问题上来了。

    如果说月影能解决受伤问题,这找人切磋的办法天佑倒还真觉的可行。他本来就是很擅长格斗的,以前没穿越的时候就学过不少近身格杀之类的技法,如今到了神洲大陆更是融合了很多本土的格斗技巧。纯论近身格斗技术,天佑相信自己至少也是一流水准。只是他如今找人切磋的目的不是为了提高技艺,而是为了挨打,所以这个具体执行起来自然还需要稍作改动,起码不能按照正规的切磋方式来,不然以地球上的格斗技巧重视防御的特点,他就算找人切磋怕是也达不到梳理暴走的灵力的目的。

    就这样,一夜过去,第二日一早天佑便开始了昨晚制定的行动计划。

    大清早的他先是照常晨练,吸收了足够的灵气之后就去演武场找人切磋。不过因为是早上上大课的时间,多数弟子都去听课了,所以演武场中只有小猫两三只,看起来稀稀拉拉的。不过天佑不在乎这些,询问了一圈就找到了这里修为最高的一位师兄。

    这师兄已经73级了,也就是凝魂境力魄期中期的修为。这个阶段其实战斗力已经相当不低了,不过天佑要的就是挨打,所以不能去找那些实力差不多的,还就要找这种等级高的才能达到目的。

    那师兄本来是不肯和天佑切磋的,不过架不住天佑能说会道,很快就被说服,最终还是和天佑切磋了一场。不过……最后的战斗结果让双方都很不满意。

    那位师兄惊讶的发现不用法术和武器,他居然打不过天佑。而天佑更郁闷,因为那师兄每次都是点到为止,根本不会伤到他。偏偏这位师兄的力道还控制的特别好,以至于打了半天天佑身上一下重的都没挨着。照这个节奏,他一会麻痒症发作可就完蛋了。

    一般师兄不行,天佑立刻就想到了吕正义那帮人。以后怎么样先不说,今天先去找那家伙顶一天再说。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来那家伙总不会也留手吧?js3v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