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7.苦难的结束---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即便是在被星舰爆炸而击伤,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情况下,拉基什强忍着身体里传来的痛苦,他还能记得25千年前的那一天…阿古斯最漫长的那一天。

    “…就在不久之前,我们得到了来自天外的、确切的联络…而这一事实…”

    基尔加丹先生的声音在阿古斯唤醒者学院的全息投影来回回荡,那是夏至之日,整个阿古斯世界最古老的庆典,学院的广场布满了所有的学生和导师,大家都在期待三人执政团说出那历史性的宣言。

    那是萨格拉斯降临的那一天,那是维伦带着流亡者逃走的那一天,那是他父亲抛下了妻儿仓皇逃离的那一天。

    “在这一年白昼最漫长的那一天,前往这个世界最古老的高峰…然后等待。”

    拉基什很清楚的记得,在他父亲准备那个大胆的“越狱”计划之前,他曾反复叮嘱过他这一句话,作为大先知维伦唯一的儿子,他知道父亲在做什么,当初的他也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

    阿古斯世界的权力已经被三人执政团的其他两人,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摄取了,他们在进行一场危险的尝试,维伦则反复阻止过他们,但他失败了。

    尤其是在阿克蒙德以出卖他的导师,曾伟大的阿古斯文明的唤醒者,却又是德莱尼人中第一个投身于萨格拉斯召唤的强**师萨奇尔晋入三人执政团之后,他和基尔加丹联手,几乎将维伦和他的信徒们逼到了绝境。

    先知从未来的碎片里看到了阿古斯世界会发生的一切,但他改变不了这个现状,在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的鼓吹下,几乎绝大部分艾瑞达人都确信萨格拉斯的降临会成为阿古斯世界走向光明的一个里程碑。

    今天,就是夏至之日,祭典开始的那一天,也是唤醒者学院守备最疏松的那一天,拉基什用一种悲哀和怀念的目光将学院的一切都试图记忆在脑海里,直到忠诚的塔加斯来接他。

    他将和他的父母,一起前往另一个世界,成为可悲的流亡者,但年轻的拉基什相信,他们迟早会再回来,夺回这个曾经温暖美丽的世界,将恶魔的信仰彻底放逐。

    那一刻,拉基什是这么想的。

    但直到忠诚的塔加斯背叛的那一刻,他才恍然大悟…他只是一个筹码,阿克蒙德也许希望斩草除根,但基尔加丹,那个和他父亲共事了大半生的统治者,以他作为筹码,希望维伦能留下来,和他一起接受这来自黑暗泰坦的“恩赐”。

    最少在那一刻,基尔加丹还是这么希望的。

    可惜,维伦走了,他抛弃了他的儿子,他抛弃了他的朋友,他抛弃了他的妻子…

    “我们把你扣在这里!是为了给他一个留下的理由!”

    在拉基什从漫长的沉眠中苏醒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已经恶魔化的,丑陋而病态的塔加斯,他疯狂的抓着拉基什的身体摇晃着,他怒吼着,充斥着他对于维伦的失望,

    “可他却辜负了这一切!”

    “这是因为你们的…可耻的…背叛!”

    在那个时候,还是年轻人的阿拉基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父亲,他朝着叛徒脸啐口水,但塔加斯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拉基什年轻的心蒙了一层阴影。

    “是啊,我们背叛了…”

    那个叛徒狞笑到,“什么样的伟人,会抛弃他的妻儿,抛弃他的人民,甚至抛弃他的星球?”

    “孩子…你也被背叛了…不过没关系,基尔加丹得知你还活着的时候很高兴,他对你可是有一个令人期待的“计划”…是的,我们会找到他的,即便是花一千年,一万年!我们会找到他的。”

    塔加斯的手掰开了拉基什的手掌,在那个年轻人…不,在那个少年人的惨叫中,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断,无尽的痛苦袭来…但那只是,无尽折磨的开始。

    痛苦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尤其是在明白一种痛苦漫长的毫无结束的希望的时候,意志崩溃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从怀疑,到动摇,到绝望,到崩溃…25千年的时间之后,拉基什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叫维伦的父亲。

    他甚至以为父子此生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最重要的是,曾经是满怀希望的等待父亲的挽救,而现在,则是满腔愤怒的想要给那个抛弃了他,抛弃了母亲的混蛋一个真正的痛快。

    即便是在这种复仇的摧毁之后,灰飞烟灭…拉基什不在乎。

    然后,机会来了!

    在看到那个腹部几乎被爆炸的碎片完全切碎的艾瑞达人的那一刻,维伦手里的法杖坠落在了地,一向注重仪表的老先知在这一刻,几乎将自己25千年沉淀下来的所有坚定和神态全部扔到了一边,他快步走向那个艾瑞达人。

    他的声音颤抖,他老泪纵横,他的袖口和长袍被地面的碎片划开,他步履踉跄,

    “圣光在!不…拉基什…我的儿子!”

    狄克闪身挡在了维伦面前,他双手扶住了老先知的手臂,大声喊到,

    “维伦,清醒一点!他现在是个艾瑞达!等到确认…”

    “让开!狄克,让开!”

    老先知的手臂传来了一股巨力,他急躁的朝着狄克甩动双手,神态坚定到近乎执拗,“让开!躺在那里的,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已经失去了他一次,无论什么,也无法再将我和他分开!让开!”

    “他会伤害你!”

    狄克再次喊了一句,但看到维伦那近乎于殉道一样的目光,他轻叹一声,让开了道路。

    维伦几乎是扑到了那个重伤的艾瑞达人的身边,将他从已经破碎的指挥桌扶了起来,但迎面而来的是一道冰冷阴森的刀光。

    老先知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那刀光一样,任由它刺入了自己的腹部,他好像没有痛觉一样,没有抵抗一样,任由那刀锋刺入他的皮肤,半神的牧师若想要抵抗攻击,仅仅是厚重的心灵之火,就能让他拥有不逊于城墙一样的防御,但他没有。

    根本没有抵抗的意思。

    “噗”

    温热的血液从伤口里喷出,老维伦神态柔和的将那个重伤的艾瑞达人抱在了怀里,就像是重新获得了某一样瑰宝一样。

    “啊,我的儿子,在我失去你的那一天,我的悔恨犹如吞噬心灵的毒蛇一样,死死的啃咬我的意志,我无法忍受你不在的每一天,但很抱歉,我却没能回去救你…太愚蠢了,真

    的是太愚蠢了。”

    “噗”

    对这种道歉,那个沉默的艾瑞达人的反应,又是一刀刺出,但老先知温情的声音却没有一丝变化。

    “那个时候,我的眼前摆放着你和那些愿意相信我的人民,我…当初我认为我不能为了我的一己之私放弃那些生灵,最少…最少我要为他们找到一个家园,然后才能…”

    “噗”

    第三刀捅入了老先知的心脏,维伦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痛苦,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而那个被他抱在怀里的艾瑞达恶魔的表情也因此变得享受,变得狰狞,似乎就是大仇得报。

    狄克快步前,压抑的秩序之火已经冲了他的双拳,他无法允许自己的同行者,一位圣光的诚挚信徒死在这里,以这种方式,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但就在他靠近的那一刻,维伦伸出手掌,阻止他靠近,那手掌沾满了鲜血,那是涌动着淡金色的血液,代表着维伦高贵的身份。

    “!”

    狄克明白了老先知的一丝,他痛骂了一句,转身一脚踹在了那舱门,直接将破碎的舱门踹的飞了出去,撞碎了沿途的一切。

    而在他背后,维伦的忏悔还在继续。

    “我知道,我将你和你的母亲留在阿古斯,我等到了最后一刻,纳鲁们呼唤着我,燃烧军团的前锋已经抵达了那最高峰的山脚下,他们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载体来启动风暴要塞…”

    “噗”

    “我知道,我错了…在那漫长的旅行开始之后,我知道,我错了…你和人民一样重要,失去哪一样,都会让我变得不再完整…我曾以为我没有机会在弥补这一切了,但…感谢圣光,我等到了…感谢它的恩泽。”

    “噗”

    维伦的脸因为快速失血而变得暗淡,半神的力量确实恐怖,但是在他本能的卸去所有防御之后,他的力量被他主动的隔绝在身体内部,现在的他,简直和一个凡人差不多,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在那艾瑞达狰狞的面孔拂过,那温热的鲜血顺着那赤红色满是骨刺的脸流了下去。

    他很痛苦,但在那艾瑞达的眼中,老先知脸却没有一丝痛苦之色,有的只是慢慢的慈爱和一种名为“解脱”的笑容。

    “太好了…太好了,你还活着,这太好了…人民已经得到了他们需要的,而我…我也将得到我期待的…感谢圣光,再次将你送到了我面前,我的儿子,我可怜的拉基什。”

    “啊啊啊啊!”

    眼前这个仇人的表情和拉基什记忆最深处那已经模糊的那张脸慢慢的重合在了一起,他幻想过自己站在维伦面前,那个人会恐惧,会羞愧,甚至会愤怒,会想要杀死这个变成了恶魔的儿子。

    但他没有…即便是堕落成了他最不愿意见到的那个样子,他依然是他的父亲,拉基什数千年的仇恨在这一刻快速融化,那让艾瑞达人感觉到恐惧,就如同当初在被折磨的时候,他的希望慢慢消失的恐惧。

    他不愿意这样,他尖叫着,他怒吼着,

    “不!不是这样!不是!!!你是仇人!你是抛弃了我和我母亲的混蛋,你是背叛了我们的混蛋,你应该去死!你应该杀了我…反击啊!杀了我啊!混蛋,反击啊!”

    “噗”

    又是一刀刺穿了维伦的心脏,老先知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他用最后的力量朝狂怒的拉基什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他的手掌慢慢的放在了拉基什的肩膀。

    “不…孩子,我的儿子…不,这是赎罪…这是我应得的…不要…不要愤怒…不要难过…这是我…我应得的,我是一个…抛弃了妻儿的…懦夫…感谢圣光…感谢它…再次让我…让我见到…你…”

    “活…下去…为了你的…母亲…”

    在最后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之后,那手掌…悄然落下。

    艾瑞达人看着倒下去的先知,看着他身狰狞的伤口,就像是傻了一样,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那沾满了金色血液的赤红色的双手,他看着那把在身边藏了25千年,用来复仇,或者是自杀的匕首。

    他想起了塔加斯的那个“计划”…

    “当啷”

    拉基什手中的匕首砸落在地面,他颤抖着左手摸在了维伦…他的父亲的脸。

    “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