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8.超越神圣之外

作者:驿路羁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维伦发疯的时候,狄克在一边旁观。

    他看着拉基什手里的匕首一次一次的刺入维伦的身体,他并非不能阻止,但维伦的意志他必须尊重。

    这更像是一场赎罪。

    安薇娜站在他肩膀上,死死的抓着狄克的头发,光灵脸上满是愤怒,她甚至想要冲出去打翻那个该死的恶魔,光灵对维伦这个老头的感官非常不错,作为能感触到生物内心的存在,在光灵眼中,维伦就是个真正的活“圣人”。

    毫不夸张。

    但就在她要冲出去的时候,却被狄克强行制止了。

    “别去这是维伦的选择。”

    “可是他要死了!”

    “他在赎罪我们没有权力打扰一场父与子的交谈。”

    狄克转过身,不再去看父子相残的人伦惨剧,他多少能明白维伦内心中的煎熬。

    在逃离阿古斯的时候,那些人民将最大的信任给予了这位先知,甚至将自己的生命和未来托付给了他,这侍奉了圣光一生的老人也不会辜负这份信任,他甚至不能表露出一丝懦弱。

    狄克相信,在当初风暴要塞逃离阿古斯的时候,维伦必然在那座最高的山峰上等待到了最后一刻,他在等他的儿子,等他的妻子,但直到纳鲁和人民的呼唤声响起,他都没能得到。

    5千年啊整整5千年的后悔和痛苦,狄克无法想象,如果是自己,在失去了吉安娜和莉亚德琳,还有安薇娜之后,5千年他会被那种痛苦变成一个毁灭世界的疯子。

    就像是曾经失去了儿子的老鹿盔一样。

    宁愿毁掉它,也不会愿意生活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懊恼和绝望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们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它们只会在时间中越发清晰,然后变成一种难以驱散的愤怒,对他人残暴的愤怒,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这种愤怒就是血管中流动的毒素,在时间中越发沉淀,让你痛苦不堪。

    那种痛楚无法消弭,甚至有一,你会期待自己的亲人从未出现过,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减轻它更没有什么能弥补它。

    这是懦弱者必然会行走的一条路,但维伦不是5千年的流亡让他从未忘记这一切,从未躲避这一切,他始终在直面自我的懊恼和绝望。

    就像是一方平,承载着人民的期待和信仰,以及他本身的绝望和痛苦,他用这种双重的压力迫使自我清醒,直到今。

    德莱尼人已经在艾泽拉斯找到了一方立身之地,已经重新拥有了新的家园,他所承载的压力轰然破碎,然后又遇到了自己的儿子,那懊恼和绝望的载体,于是5千年的所有都在这一刻崩溃。

    维伦只想要一种赎罪,他太累了,如果这个赎罪是由自己的儿子来完成,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且这本身也是一种无声的祈求。

    狄克知道,老维伦在祈求他放过他的儿子,放过这个已经被邪能沾染入体的艾瑞达人。

    他知道狄克恪守平衡,那么便一命换一命吧。

    看到维伦倒在血泊之中,狄克的表情阴森到了极致,但最终,他长舒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无法承载失去一位圣光半神的损失,但如果这就是维伦的意志,那就连他也无法阻止。

    除却暴力,谁能阻止一位半神?

    安薇娜已经扭过头,不愿意再去看这残酷的一幕,圣骑士则在原地待了分钟,沉默,就像是哀悼,又像是告别,然后他转过身,大步离开。

    “不!!!”

    拉基什那混杂着愤怒,混杂着残暴,却又混杂着绝望的喊声在狄克背后响起,圣骑士的脚步延缓了一丝。

    “你怎么能就这么死去!你怎么能这么软弱!站起来,站起来打我啊!站起来杀死我!我不要这种怜悯,我不需要这种赎罪,你站起来!站起来啊!”

    重伤的艾瑞达人跪在地上,双手抓着维伦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但不管他怎么咆哮,怎么尖叫,这具已经失去了生命和存在的身体也无法再回应他了。

    那种声音从愤怒转入悲伤,从悲伤转入绝望,直至最后,那声音中最后的一丝残暴和凶戾也消散于无形。

    “不站起来,不!我做了什么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站起来,求求你,求求你站起来。”

    “不,求求你父亲,求求你!站起来。”

    拉基什的身体蜷缩在地面上,这个艾瑞达恶魔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疯癫和愤怒,从某种意义上来,他已经亲手完成了自我的复仇和基尔加丹的邪恶计划,但直到维伦倒下的那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倒在自己身边的老人对他来意味着什么。

    他已经失去了母亲,失去了希望,失去了形体,失去了一切,而现在,失去这一切的疯狂和那种恶毒的声音驱使着他亲手毁掉了他仅剩下的东西。

    他的父亲,他唯一的仅存希望。

    他失去他了基尔加丹是愤怒于维伦对他的背叛,对阿古斯的背叛,他要用一种最疯狂的方式去回应这种背叛,父子想杀,这就是基尔加丹精心准备了年的一出复仇。

    不管是拉基什死在维伦手里,还是维伦死在拉基什手里,甚至是两者双双死去,还能有比这更好的折磨那个背叛者的方式吗?

    基尔加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拉基什的身体上,在看到这个卒子以超乎寻常的方式疯狂的杀死了维伦,看到了维伦临终之前那种悲哀和带着绝望的眼神,远隔无数世界之外的欺诈者满足的笑了。

    虽然直到最后的那一刻,那个背叛了所有人的家伙脸上还是那种悲悯人的解脱未免让人不爽,但这一出复仇大戏,却已经满足了基尔加丹5千年的仇恨,他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目光,距离太远了,还有狄克在旁观,即便是大恶魔在做这一切的时候,都需要心翼翼。

    而且还损失了艾瑞达双子这样好用的屠戮和阴谋的副官,但无所谓了。

    维伦死了,这就够了。

    “噗通”

    重物落地的声音在狄克身后响起,圣骑士转过身,看到了跪倒在自己身后的拉基什,这个艾瑞达的恶魔的伤势挺严重,在他走过的地方,是一片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狄克看着跪在那里的拉基什,他冷漠的开口问到,

    “你杀死了你的父亲,你完成了基尔加丹的意志,他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但你的父亲临死的那一刻,还抱有仁慈的赎罪之心,他甚至要求我放过你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但我尊敬这样的蠢货,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同行者,我现在很愤怒所以,滚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不不,杀了我然后救他!”

    拉基什的脑袋埋得很低,“我知道,我知道你能做到基尔加丹都在畏惧你,我知道你能做到求求你,救救他!拿走我的命也好,拿走我的所有也好,救救他,救救我的父亲。”

    “我做不到!”

    狄克闭着眼睛,“我做不到!你的性命不如你想的那么值钱我做不到!”

    这句话刚完,圣骑士的耳朵就是一疼,他扭头就看到安薇娜叉着腰,气呼呼的看着他,

    “救他!我命令你!救他!”

    光灵的不配合让狄克营造出的那种冷漠的气势在这一刻完全崩溃,圣骑士苦笑了一下,他摸了摸安薇娜的脑袋,然后看向抬起头,脸上满是希望的拉基什,他的表情重新变得冷漠。

    “好吧,我可以救他,但是拉基什,你得考虑清楚,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了!”

    “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只要您能挽救他,我愿意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不管是生命,还是灵魂我愿意!”

    拉基什的脑袋诚挚的接触在地面上,这一刻他就像是一个自我牺牲的圣徒一般。

    “老维伦的救赎这种人性的力量,亲情的力量,还真是”

    狄克摇了摇头,他活动了一下手甲,然后越过拉基什,走向维伦那倒在血泊的尸体。

    “恨之深,则爱之切啊丫头,开始吧。”

    狄克嘟囔了一句,在踏出第一步的时候,银色的火花在身体表面流窜,第二步,银色火焰包裹身体,第三步,所有的火焰都在这一刻完全逝去。

    秩序使出现在了这个黑暗的舱室里。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拉基什忍不住发出了闷哼,对于他这种扭曲的生物而言,仅仅是接触到这生物发出的光芒,都足以灼伤他,而且不仅仅是外表,还有内在,甚至连直视他都做不到。

    这种灼伤的痛苦,就是威严的展示。

    秩序使抬起头,兜帽之下的一片黑暗,他大步走到维伦身边,走过的地面上留下了银色的脚印,在这个恶魔的邪恶之地,哪怕是行走,都会留下光明的痕迹。

    “维伦站起来,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圣光还需要你的继续前行站起来,重新举起阿古斯和德莱尼的旗帜,你的人民需要你站起来,重新站在艾泽拉斯的最前方,你的世界需要你站起来,重新站在圣光和公正之内,你的信仰需要你站起来,然后超越你自身的神圣,成为一个传奇以秩序和圣光的名义我赐予你第二次生命,站起来接受这恩赐!”

    秩序使·救赎!

    宏大而纯粹的圣光在这一刻从狄克身体里爆发出来,就像是不可阻挡浪潮一样,将周围的一切完全吞噬,将那星舰在瞬间吞噬!

    就像是虚空中绽放的一轮圣光太阳!

    已经结束了战斗的玛尔拉德和艾萨拉的目光同时看向那里,被锁链禁锢起来的艾瑞达双子,这阶下囚也惊恐的向外退去,试图远离那让她们惊慌失措的光芒。

    “咳咳我听到了听到了圣光”

    身体漂浮在纯粹的圣光中的老先知艰难而虚弱的睁开了眼睛,“它告诉我事业未竟,我还不能离开”

    “所以你回来了,老伙计欢迎你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