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0.渗透行动

作者:驿路羁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在距离艾泽拉斯很远很远的地方…或者远隔了千百个世界,不,成千上万的世界之外,在更靠近宇宙心的地方,那里曾经有一个伟大的明,他们信仰圣光,却被蛊惑着坠入了黑暗。

    它叫阿古斯…先知和所有德莱尼人的家乡,萨格拉斯第一个诱惑的种族,燃烧军团的大本营,或者说,大本营之一。

    如果说燃烧军团的存在像是一个星域帝国,那么阿古斯,绝对就是这个帝国的心,燃烧军团的主力种族艾瑞达就陈列在这个已经在绝望死去的星球上,这是宇宙最恐怖的地狱之一。

    从遥远的星空向下看去,原本和艾泽拉斯一样的,蔚蓝色的星球上,只剩下了一片墨绿,那是被引动着冲出地表的邪能岩浆存在的标志,萨格拉斯用它的无穷伟力侵染了这里,死亡从星球之核里涌了出来,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埋葬了。

    这是这个宇宙里最悲惨的故事之一,但绝非全部。

    安详静谧,原本布满了行星的的星域里只有一片残存的碎石带,这是当初萨格拉斯降临的时候,阿古斯世界那些被破坏的卫星的残骸,它们就像是一道庞大无比的巨石光环,将整个阿古斯环绕在其,就像是在以这种冷漠的方式陈列于阿古斯的星空当,放佛在诉说某种来自过去的悲哀和故事。

    这是曾经的见证。

    绿色的星点在碎石带的外围一闪而逝,这能量波动很快就被停泊在阿古斯世界的燃烧军团捕捉到了,星舰从地面上升空,这些本该悬浮于世界之外的星战舰队就停泊在阿古斯世界的陆地上。

    在阿古斯星域周围十万光年的范围里,他们没有对,他们更无须巡逻。

    但这艘载满了侦查恶魔的星舰环绕着整个阿古斯的星域快速飞行了一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空旷的星域里,只有密密麻麻的碎石带在环绕着阿古斯运行,一切都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驾驶星舰的甘尔葛工程师第次打开了星舰的雷达,在10分钟之后,它骂骂咧咧的操纵着这艘侦查星舰,在星空拐了个漂亮的急弯,朝着阿古斯返航了。

    “没准只是一次射线波异常,这种情况不是经常会发生吗?”

    甘尔葛工程师对地面基地抱怨了一句,那边似乎传来了一阵呵斥,却没有阻拦它的返航,毕竟,谁都不相信,会有人能进入大本营阿古斯,这已经是燃烧军团的真正腹地了!

    又过了0分钟,当碎石带环绕星球转动了近百分之一的跨度之后,一抹微微的蓝色火光却在碎石带的边缘出现,然后推动着一颗和这些大小不一的陨石没什么两样的石块,悄无声息的横跨过整个长度长达200公里的碎石区域,最终停留在碎石区域的最内侧。

    任何有星际旅行经验的人如果看到这一幕,都会惊讶,这分明就是一艘伪装成了小型天体的星舰,但不得不承认,这艘星舰表面上覆盖的那层岩石,简直天衣无缝,就像是真正的小型天体一样,只是在石块的外侧,留出了一排供推进器运行的空隙。

    这可是黑龙女王使用大地的权柄亲完成的伪装,就相当于一层“长”在星舰表面的石头,就算是直接降落在这石块的表面,都不一定能发现端倪。

    嗯,他们是渗透的先锋,一群孤身犯险,有百分之90的可能性无法或者回到艾泽拉斯的真正勇士。

    “在这个位置上,只要我们不主动暴露,基本上可以确保安全了。”

    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舰长制服,带着将军帽的森夏长舒了一口气,双离开了满是按钮和操作杆,闪耀着各种光芒的操作台,他转身看向稍有些暗淡的指挥室里的其他人,他们都是万里挑一的潜行者或者游侠,潜伏的秘密行动守则已经融入了他们的本能里。

    他们是最适合进行这一次渗透的人选,不过这些家伙走路总是习惯性的贴近暗影,这就让这艘本来足够容纳所有的船内的气氛变得怪怪的,尤其是来自刺客联盟的几个人和守望者的几个姑娘把这种潜行对抗当成了游戏之后,就连森夏走在这船的走廊里,都会感觉一股阴森。

    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就会从什么地方跳出来一个人。

    不过今天,所有人却罕见的以真正的形态站在了指挥室里,12名渗透人员,其包括刺客“公爵”乔拉齐·拉霍德,守望者领袖玛维·影之歌,奥杜尔的陶矢,以及艾德温·范克里夫先生,奎尔萨拉斯的潜行者大师维尔莱斯·深影,军情处长官马迪亚斯·肖尔大师,伊利达雷的恶魔猎大师奥利图斯和凯恩·日怒,最后一位则是一名兽人,一脸不屑的看着森夏的“弑君者”迦罗娜。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些征召来的最优秀的那些刺客,其甚至包括一些擅长野性作战的德鲁伊。

    他们将分批潜入已经完全被恶魔占领的阿古斯世界,并且停留在那里为即将到来的舰队军团搜集情报,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到四个月,不管是危险性,还是对于这些人的技能考验,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所有情报会汇聚到这艘飞船里,然后经由陶矢传递给远在艾泽拉斯的狄克,由于跨越了太漫长的距离,以至于陶矢必须使用一种特殊的仪器,才能保证精神链接最低等级的正常交流。

    不过这只是明面上的任务,各个小队的队长,都是知道这一次渗透的第二个任务的内容,那才是狄克最希望得到的一些东西。

    森夏看着眼前种族各异,但都出自同一个星球,同一个明的众人,他们之间甚至是彼此敌对的,但在跨越了无尽的距离,那只有神灵才能丈量的距离之后,在这个孤立无援的邪恶世界里,他们彼此的斗争已经弱了太多。

    只有站在这里,才能真正明白艾泽拉斯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在面对一个满怀恶意的世界的时候,一切的恩怨都不重要了。

    马迪亚斯甚至可以和迦罗娜合作,不光是为了那个崇高的目标,更现实的,是让自己在这个危四伏的世界里活下去。

    “咳咳,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

    森夏轻咳一声,他看过每一个人的眼睛,低声说,“虽然你们已经在奥杜尔里掌握了关于阿古斯世界的一些情报,但我希望诸位能以保全自我为主,这是在出发前,世界守护者特别强调过的,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艾泽拉斯明最重要,最宝贵的财富,如果不是战事必须,他也不会将诸位送到这里。”

    “一旦战争真的开始,就必然是一

    场闪电式的突袭战,我们的世界没有那么多力量和恶魔打消耗战,更何况在他们的地盘里,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为后续的突击军团寻找到足够迅速,安全的进军通道,以及摸清楚各个据点的位置!”

    “我会在这里等待大家,等待第一舰队的到来,很遗憾的告诉大家,如果你们陷入了绝境,我无法为你们提供任何帮助,身陷敌营,在我们落入阿古斯世界的大地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生死就已经不在我们的了。”

    森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挺直身体,朝着前方即将远行的渗透者们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诸位,我们战场再见!为了艾泽拉斯!”

    如果他对面站着的是一群战士,没准森夏的这个动作会引来一片附和声,但这里的都是真正的刺客大师,隐藏情绪,不被思绪控制行为是他们最基础的能力,所以即便是森夏自己都说的慷慨激昂,但也只收获了几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但从眼前的这些人的姿势和他们的气息,森夏就判断出,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伙人不喜欢说话,他们更擅长用事实回答质疑。

    所以舰长也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伸出,轻轻一摆,

    “那么各位,进入你们的登陆舱吧,哦,对了,这一次的旅程,可能会有些…颠簸。”

    0分钟之后,十几块从碎石带脱落的岩石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朝着阿古斯世界坠落了下去,这样的陨石每天都有成百颗落下,尤其是在那些恶魔启动了某些大功率的设备的时候,这种陨石砸落的频率会更快。

    在这个已经濒临破碎的世界里,从天而降的陨石并不稀奇,就连最低级的恶魔小鬼,也不会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只会将地面砸出一个环形坑的石头上,当然,如果这块陨石的落点是恶魔居住区,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区域,在半空,就会被地面的邪能火炮击碎。

    一旦有陨石产生了破坏,负责看守火炮阵地的恶魔督军,就要承受10鞭的责打,这是一种实打实的酷刑…实际上,由那些希瓦魔执行的鞭刑,10鞭下去,足以把一头恶魔卫士抽的血肉模糊了。

    不过狄克不会将勇士们的性命这样浪费,他从艾瑞达双子的脑海里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情报,所以这些陨石只会坠落在曾经是一片德莱尼城市,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片邪能荒野的克罗库恩地区,那里被当初萨格拉斯降临的力量砸成了一片起伏不定的山地,贫瘠到就连恶魔都不愿意待在那个鬼地方。

    但作为渗透点,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玛维安静的站在登陆舱的内部,她以靠着的姿势被固定在登陆舱的内壁上,这些伪装成陨石的登陆舱,实际上就是地狱伞兵的登陆舱的改进本,更加安全,但体验却同样糟糕。

    不过守望者女士却不在乎这些事情,在被狄克从影月谷的牢房带出来的时候,玛维的脑海里依然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逮捕伊利丹,但在亲身加入了燃烧军团对于德拉诺世界的入侵,以及在了解了伊利丹和狄克的所作所为之后,守望者女士失踪了一段时间。

    她返回了已经被差不多毁掉的守望者地窟,在那里独自一个人生活了2个月,最终,她回到了德拉诺,带领着娜莎和那些依旧忠诚于她的守望者姑娘们,继续自己的追猎之路,但这一次,却不再是为了狱卒的使命。

    狄克和她长谈了一次,守望者以后再不是狱卒了,她们被赋予了更高贵的使命,实际上,当初从德拉诺战场上逃离的马克扎尔王子,最终就是在德拉诺的虚空风暴的法兰伦废墟当,一对一的厮杀里,被玛维亲斩下了脑袋。

    事实证明,真正重新运作起来的守望者,是一把极其锋利的战刀,尤其是在执行抓捕和渗透的时候,也因为如此,玛维和娜莎也被选入了这一次的行动里。

    守望者女士看着舱门上方那红色的数字不断跳动,她敏锐的感官能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在牵引着这块石头加速坠向地面,这一刻,那种不归她掌控的,命运之外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摸了摸腕上那个粗糙的骨牙吊坠。

    那是他的弟弟,加洛德·影之歌刚刚4岁的女儿,亲编织给她这个姑姑的,玛维知道,自己的转变,并不是完全因为狄克的劝说,还有那个陪着自己在阴森的洞窟里住了2个月的小丫头。

    想到这里,玛维面具之下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紧接着,就是那颗曾经冰冷的心泛起的,一股很难得的温暖。

    “我会活着回去的…我还会带给你礼物,我的小蒂芬妮,等着我…”

    与此同时,跳动的数字在这一刻归零…

    “轰”

    陨石砸入墨绿色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冲击型的凹陷,万丈泥土到处飞舞,就像是一颗航空炸弹在地面上爆开一样…正如船长所说,除了一些“颠簸”之外,一切安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