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1.隐匿的第三方

作者:驿路羁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伪装的登陆舱砸在地面的那一刻,强烈的冲击力让整个舱室的外壳都在剧烈的冲击完全爆开,碎石如炮弹一样砸向周围的所有存在,索性落点是荒凉的克罗库恩地区,即便是特大号炸弹在这里爆开,也无人关注,无人知晓。

    “咔,咔”

    在环形坑底部,那支离破碎的石块央,黑色的大型登陆舱的落点部位已经扭曲了起来,砸下来2分钟之后,那舱室的大门发出了咔咔作响的声音,紧接着,黑色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从舱室位置上飞出去好远。

    身形有些踉跄的守望者女士提着刀轮从黑暗的登陆舱里走出来,她警觉的看着四周,入眼之处皆是一片墨绿色的末日景象,她抬起头,那一片墨绿色的天幕之下,看不到点点繁星,有的只能恶魔们的魔能结界的存在,而陨石坑里燃烧的带着浓重硫磺味的空气,玛维只是呼吸了一次,就能感觉到其含有的毒素。

    并不严重,但绝对不适合凡人长期生存,玛维面具下的鼻子抽了抽,然后伸点亮了挂在腰上的一块护符。

    简单的空气净化结界,一个学徒都能完成的初级法阵,而就在玛维观察四周的时候,在距离她的降落点并不远的另一个山谷里,一脸阴沉的乔拉齐公爵走在大地上的脚有些发软,最后他扶着旁边温热的火山岩,忍不住骂了一句。

    “见鬼的颠簸”

    但不管怎么样,第一批尖兵已经到位,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克罗库恩地区的军团聚集点进发,然后想办法融入其,收集一切有用的情报。

    当然,这里要强调一下,阿古斯世界虽然在萨格拉斯的黑暗力量肆虐坚持了下来,但不等于这个世界完好无损,实际上,它地表的大陆已经被撕裂成了个大区域,根据艾瑞达双子的诉说,这个世界50%的陆地都已经在黑暗泰坦第一次降临的时候永久的破碎,或者沉入已经变成了毒雾之海的海洋的海底。

    除了荒芜的克罗库恩地区之外,还有作为军团战场存在的安托兰废土,燃烧军团在这个星球百分之0的军队都驻扎在那里,最后是已经化为废墟的德莱尼超大型城市玛凯雷,这里据说是燃烧军团的传送区域,由阿古斯世界出发进攻其他世界的军队,就是从那里迁跃出发的。

    而狄克和伊利丹从未想过用一支远征军征服阿古斯,这是不可能做到的,狄克和伊利丹打算做的事情,要比征服更刺激,难度也更高得多。

    2天后,克罗库恩燃烧军团驻地之外,在一片黑曜石丛林的阴影里,守望者大师娜莎悄无声息的用特制的望远镜观察着远方的恶魔驻地,她不断的调节望远镜的倍率,将每一寸细节记录在心里。

    对于暗影平衡几乎掌握到了极致的守望者来说,这种情报收集简直是小儿科,如果有必要,娜莎甚至可以从暗影里溜入前方的阵地,在不惊动任何恶魔的情况下,将每一个隐藏的地点渗透一次,甚至暗杀掉这堡垒里的恶魔督军。

    但没有必要那么做。

    “现在已经不是在诺达希尔里了”

    娜莎嘟哝了一句,能跟在玛维女士身边,她觉得去任何地方都无所谓,而且奥杜尔给的“员工福利”挺不错,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不过就在娜莎神游天外的时候,她被望远镜放大了数十倍的视界里,突然闪过了一个跳动的阴影。

    守望者大师立刻收回了逸散的思绪,她本能的意识到,那团不正常的阴影里,隐藏着一个足够的线索,她的目光跟着那团浮动的阴影前进了近400米,然后就看到它鬼鬼祟祟的潜入了恶魔们关押囚犯的区域里。

    娜莎玩味的抿了抿嘴唇,然后微微偏着脑袋,对紧扣在她衣领上的一个小型联络装饰低声说,

    “女士,我在号基地这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和我们在寻找的本地土著有关。”

    “保持观察我5分钟之后到!”

    玛维稍有些冷漠的声音传入了娜莎的耳朵里,这让守望者大师的眼睛弯成了一条好看的弧线,虽然女士看上去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但作为跟随了女士近万年的姐妹,娜莎很轻易就能分辨出,女士最近的心情不错,甚至连带着她那种阴郁的思绪都消散了很多。

    这是件好事情娜莎一边想着,一边伸从口袋里取出一颗特殊的晶石,单紧随之后,锋利的,在奥杜尔被那些械侏儒加持了很多额外装置的诡异刀轮出现在了她里。

    守望者内心隐隐有些躁动这个世界对他们敌意很深,而这种敌意是双方的,所以娜莎觉得自己迫切的需要用一场“狩猎”来平衡一下有些暴躁的心境了。

    另一边,哈顿小心翼翼的操纵着身体周围的暗影,来隐藏自己的身形,他是隐藏在克罗库恩地区的艾瑞达土著的酋长,一位曾经的大祭司,现在的潜行者大师。

    他的外表和德莱尼人完全不同,倒像是那些被击溃了神智,又被魔能扭曲了肢体的破碎者,但相比那些身体萎缩,只能沉沦的可怜人,哈顿的身体却保持着德莱尼人惯有的高大,可以说,除了他的长相之外,他和德莱尼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此时他却微微低垂着身体,他的握着一把用恶魔骸骨制作的尖刺战锤,他的目光向着军团基地的其他地方看去,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跟随他一起来到这座营地的勇士们就分布在其他地方,只等待他一声令下!

    哈顿舒了口气,他双握住了里的战锤,作为曾经的圣光祭祀,他用的更顺的,应该是法杖和圣刃才对,但在萨格拉斯降临,维伦逃走之后,圣光就永远抛弃了这个地方,他侥幸从恶魔的残酷屠杀逃得性命,又和其他幸运者组成了这个苟延馋喘的部落,互相依附着求生。

    在最初的几百年里,哈顿没有想过自己的部落会延续下去,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已经落入了恶魔的,还有那些背叛了阿古斯的艾瑞达恶魔,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的忠犬,哈顿从不认为自己和那些被救下来的人能活下来。

    但这个破碎的世界最终庇护了他们,在他们最艰难的时刻,哈顿在克罗库恩地区的地下发现了一条巨大的隧道,那巨大到可以容纳所有的可怜人生活在其,再加上克罗库恩地区的贫瘠和荒芜,他们最终活了下来。

    在25千年的时间里,哈顿从支离破碎的阿古斯世界收拢了超过2名逃过了恶魔追杀,又不愿意屈服于基尔加丹的邪恶统治的族人,他们聚集在克罗库恩地区之下,韬光养晦

    晦,又幸运的得到了来自其他盟友的支援,他们活了下来,这片土地回应了他们的祈求,给了他们庇护。

    势力在壮大,这些抱团求生的可怜人们坚持着最初的朴素理想,他们会尽力挽救一切被抓住的同胞。

    这种行动从未断绝过,这一次也是

    哈顿已经很老了,即便是对于长生种德莱尼人来说,25千年也是个漫长的日子,但他依旧没有停下拯救的脚步,在部落,所有人都尊崇的称他为“酋长”,一个充满了荒蛮气息的名字。

    哈顿内心最大的期待,就是有一天他们可以从恶魔夺回他们的家园,即便是已经支离破碎,即便是已经面目全非,哈顿不希望下一代人在这个没有希望的大地上生存,但

    “呼”

    哈顿舒了口气,人老了,就经常会漫无边际的陷入一些回忆里,他重新握紧了战锤,用那自称为“奎尔萨拉斯游侠”的女人传授的技巧,在阴影悄然前行,德莱尼人是没有刺客这个职业的,曾经向往光明的他们不屑于学习这种阴影的技巧。

    但现在,传统早已经被抛弃了,为了活下来,哈顿不吝于向那些该死的恶魔学习。

    为了活下来!

    酋长悄然走到了看守着俘虏区的恶魔卫士身后,的骨刺战锤精准的朝着它的后脑砸了过去,在恶魔卫士感觉到呼呼风声的下一刻,它的大半个脑壳都被掀开,它的同伴想要帮忙,却被另一个影子从身后割断了喉咙。

    出狠辣,毫不留情。

    哈顿对那个破碎者点了点头,后者挥舞了一下里的骨质匕首,重新进入了阴影里,而酋长则走向那些被锁在恶魔囚笼里的同胞,他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他。

    “您您就是哈顿酋长!”

    一个被用锁链捆在墙壁上的破碎者年轻人脸上满是痛苦,但他的双眼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惊喜和尊敬。

    哈顿点了点头,这么多年的反抗生涯,早已经让他失去了多说话的兴趣,他大步走到那年轻人身边,从腰间抽出从恶魔身上搜到的钥匙,将他的锁链打开,低声问到。

    “愿意加入克罗库恩部落吗?”

    这声音冷漠,阴霾,却又有一种接纳的含义在其,年轻人虚弱的趴在地上,他使劲点了点头,“愿意,我愿意!我从玛凯雷废墟跑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好!”

    哈顿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就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那破碎者年轻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扭曲,下一刻,混乱的阴影和巨大的形体出现在了哈顿身后,还有那冷酷入骨的声音,

    “哈,终于找到你了老鼠!”

    哈顿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下来,就像是某种火焰在他眼睛里熄灭,他甚至没有回头,他知道那是燃烧军团的恐惧魔王,最残忍,最狡猾的捕猎者和刽子,在他眼前,那些被囚禁在囚笼的破碎者们也纷纷撕去了伪装,不到10秒钟的时间,哈顿就被超过15头恶魔卫士精英,以及一头恐惧魔王包围了起来。

    那恐惧魔王用爪子抓着下巴,满脸桀骜的看着被困在最央的哈顿。

    “克罗库恩部落?一群丧家之犬你真的以为你们的行动能瞒过军团?”

    恐惧魔王哈哈大笑,然后表情又猛地变得狰狞,“说!圣光军团那群杂种在什么地方!不然就杀光你们!”

    “那就杀吧。”

    哈顿抬起头,他深吸了一口硫磺味的空气,他嘿嘿一笑,“杀光我们这些阿古斯的最后后裔,你想从我这得到情报,别开玩笑了”

    酋长闭上了眼睛,握紧了里还沾着血液的骨锤,他喃喃自语,“我我已经活了太久了,让我看到我在25千年前就应该接受的命运吧。”

    “我将为阿古斯而死,为我的世界而死!这真是无上的荣耀”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