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回燕北

作者:笑含半步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纹娘惊诧地看着穿着石榴红百褶裙的小雨梳着随云髻从卧房里走出来,经过她时还不忘促狭地朝她眨了眨眼睛。自打映雪随着六爷过来,小雨便与她两个躲在房里叽叽咕咕,纹娘一直以为映雪是他屋里的大丫头。万没有想到,这个夏九爷是个女的,呆了半晌才明白:“怪不得她住在内院了,出去走动也总是带着自己,倒是哥哥时常在前院闲着。”

    到了秋收的时候,燕北来了消息:小夏婆子带了五嫂和六嫂到了燕北。

    小雨在书房里坐了一天,到了晚间同夏六爷商量:“我这时往回走,过个七八天也就到了,想来娘将该处置的都处置了,然后,秋收又忙,接下来要准备过年,她说不定就忘了我。”

    六爷瞧她心虚的样子,不由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小雨将心一横说道:“横竖都要走这一遭,早点挨这一刀,挨完了也就罢了。这里屋舍,院落我都帮你弄好了,等我回去再跟六嫂细细商量。她过来的时候正好再带些布匹,家什。六哥,你这里的家当也就齐整了。”

    六爷想想倒也无妨,秋收过后,逸王照例又要巡边,那时王爷生辰将近,世子打算在这里献上五百铁甲兵。到那时小雨若在这里,少不得又是麻烦,不如送她回燕北。

    因映雪不大会骑马,小雨和八哥等人便一路慢慢走来。说是七八日,却足足走了十天才到了燕北。小雨在马车里,换了七八套衣服,纹娘看得眼睛都涩了,总算听到小雨点头道:“就这一件吧。显得我老成些,要是母亲想训斥我,瞧见我年纪大了,说不定还能给我留几分颜面。”

    瞧着穿了一身黑色缂丝月华裙的小雨梳着百花分肖髻从偏院走过来,小夏婆子心里也不由一酸,回头看着眼睛有些湿润的夏秀才叹气道:“这丫头,这丫头。”

    夏秀才已经不管不顾地拉起跪在地上小雨。小雨心里原本想好的话也忘记。慌忙拿了帕子帮父亲拭了拭眼角的泪水,瞧着板着脸的母亲,便又要往下跪:“儿行千里母担忧。孩儿不孝让父母挂心了。”

    小夏婆子叹了口气,拉她起来斥道:“这会儿做张做致的,你任意妄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日。去给你哥哥,嫂子。侄子们赔个情吧”

    夏秀才还有些不乐意,虎着脸跟在小雨后面。

    小雨走到二爷面前。见二奶奶不在,忙压了心底的疑惑,深深地福了一福说道:“都是九儿不好,让二哥二嫂担心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定然先知会了哥哥们。”小雨刚想起身,耳畔又想起母亲清喉咙的声音,只得接着说道:“这些事情自当由哥哥们出面处置。以后九儿不敢再肆意妄为了。”

    这才听得小夏婆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雨松了一口气暗想:“总算是过关了。”二哥拍拍她的头没有说话。小雨便又走到八爷和如山面前:“八哥哥和如山这次受惊了。九儿实在是太过任性了。”

    如山忙偏了身子,嬉笑道:“有事侄子服其劳,日后姑姑有事尽管吩咐。”

    因五哥不在,小雨便给五奶奶行了个礼:“害得五哥哥劳累奔波了。”

    五奶*扑哧一笑,忙拉着她的手笑道:“这本就他这个当哥哥应该做的。倒是他县里头忙,忽略了妹妹。若是早早将妹妹接过去,便也没有后面这些罗乱事儿了。”

    六嫂也笑着走过来:“说起来,嫂子倒要谢谢妹妹,这一回若不是妹妹提醒,你六哥哥这一趟差事只怕是凶多吉少。”

    五嫂子也跟着打圆场,转移话题:“九妹妹真是长大了,走在街上,若是没人告诉我,我都不敢认了。”

    六嫂便笑着接道:“可不是,也就是她这样年纪的小姑娘家才敢穿这样的皂色,这裙襴是…”说着抬眼瞧了瞧小雨身后,“是这个叫映雪的丫头用银线绣的吧,这丫头真是心灵手巧,咱们妯娌几个也就是四嫂能同她比一比。”

    映雪忙行礼道:“不敢当。奴婢怎么能跟几位奶奶比呢!”

    五嫂和六嫂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道:“咱们也成奶奶了,那婆婆便是…”

    六奶奶便和五奶奶两个装模作样地去给小夏婆子行礼:“见过大太太。”一家人听了,便笑成一团。

    六奶奶回头一瞧,见小雨还端着小娘子的架子,不由揶揄道:“二哥,延昭,你们看这皂色的衣服是不是衬得九儿这小脸蛋都白了几分。”

    小雨再也绷不住,笑着扑到六奶奶怀里:“嫂子真是的,映雪都说王府里的郡主都没有这我通身的气度。”

    八爷便打趣道:“唉,要不怎么都说:逸王爷真真是好福气。”

    小雨便拉着二哥道:“二哥哥,你怎么也不管管他们,一个两个的都来欺负我!”几个人说着话便进了饭厅,二爷心里涩涩的,笑容便有几分勉强,抚着小雨的头道:“我这次又给你带了匹好马…”话音未落,二爷,八爷和如山便飞身堵在门口,六奶奶拉着女儿灵儿笑得打跌:“哎呦,九儿,快,笑得嫂子肚子都抽筋了。”

    小雨本来急匆匆地想去看那马,这时也只能气呼呼地坐下道:“嫂子就是疼我娘,肚子疼便不用吃饭了,倒替我娘省了一顿酒饭。”

    众人这才依次落座,小雨瞥见如澜跟五哥家里的如涛,琪儿玩闹的正欢。便按下心底的疑问,又追着母亲叽叽喳喳地问起自己酒楼的收益,地里庄稼的收成如何?

    六嫂笑道:“我原说要再歇息几日,娘说,九儿必定要问起她那几块地收成如何,你还是赶紧帮她把帐看了。她哪里要我帮着看着,她那个小帐房,二哥,您是没瞧见,那小丫头巴掌大的小脸,就这么板着,噼里啪啦算盘打得比我娘家的三弟妹还要厉害。”说着将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小雨用食指点着桌上催道:“哎呀呀,这生生要急死我了。讲了这半日,嫂子您从婆家讲到娘家,我到底收益怎么样,好嫂子,六奶奶,求您了,快点告诉我吧。”

    五奶奶急忙吩咐人叫林子拿了账本过来:“这一句两句的,可说不清楚,你呀,还是自己慢慢地数数你这些嫁妆,不要少了什么才好。”

    二爷笑着看弟妹们与九儿打趣,心中却如打了五味瓶一般:“果然,我们这样的人家是高攀不得的,五弟妹和刘弟妹便游刃有余,便是大嫂子不过是个乡间粗野村妇也能在母亲面前承欢。”转念又想:“说来,还是宛如的不是了,娘也是大户出身,这些年不是一直过得很好。”想想也不对:“爹爹是独子,母亲自然没有这么多兄弟姐妹和妯娌要应酬,若是有…”二爷摇了摇,有又如何,是又怎样。如今,姑嫂不合已成事实。

    小雨瞧见二哥神情恍惚,心里不免难过:“总是我性子不好,若是再拖几日,二嫂也就不必背这么大的黑锅了。”一面想着,一面草草翻了翻账簿,起身对着六奶奶福了一福道:“我这丫头必定是从嫂子那里学了几招,早前我教她的,帐可不是这么记的。如今倒越发清晰,细致了。”

    六奶奶便道:“想这么福一下就过关,这可不行,得多给灵儿些添箱。”

    灵儿已经有四五岁的年纪了,听了便稚气地问道:“娘,什么是添箱啊!”如辰便拉了灵儿在一旁慢慢解释。

    小雨促狭地同五嫂说笑:“辰哥儿倒是继承了爹爹诲人不倦的衣钵。”

    有五嫂和六嫂凑趣,这顿饭吃得颇为热闹,小雨也没有被训得太惨。吃过饭,又随五嫂六嫂去了母亲房里,彼此讲了讲别后的情形,晓得如海同吕家的一个小娘子定了亲事:“是个极温和知礼的,只是相貌上略逊如海了,做宗妇却是极好的。这边,如山定了刘家十二娘,我前儿见过了,那也是个绵里藏针极厉害的,但愿如山仕途上争气,不然这妯娌俩碰到一处可不好办了。”

    小雨也同母亲讲了讲五爷,六爷那里的事情,少不得也要揶揄两个嫂嫂一下,好扳回一局。一直闹到傍晚,才回了自己的小院,林子和院子其他的丫头婆子都过来行礼。小院倒还是旧貌,房间里却被重新装饰了一番。林子在一旁说道:“都是太太亲手置办的,说你也太过简慢了。”

    小雨便叹了口气,暗想这就是有娘的孩子了。当初安顿这宅子的时候,日子也是有些紧了,自己的房里不过置办了一张床,喝茶都是在梳妆的桌子上,二嫂性子冷清,只进来两三回,也未曾留意。便转头问起二嫂的事情,林子叹道:“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晓得许多,听说二奶奶怕鬼,还是不肯搬进来,二爷就带她去了望月山。太太说,孙儿们都要一起长大才好,便将如澜留了下来。二奶奶也是个倔犟的,一直也没有过来看过。偶尔,二爷过来,带了如澜出去。”

    小雨哑然无语,暗想:“二嫂这样子,是不打算跟我们家一起过了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