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70.最后一晚

作者:唐醉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最终,还是没有发现按门铃的是谁。

    艾薇有点崩溃, 撂下一句“我困了!我要睡觉!谁再吵我睡觉我就打谁!”然后气哼哼的转身回到了房间, 咔的一下落了锁。

    走廊里站着的三个人有些懵, 本能的想要面面相觑,但互相又看不顺眼, 且为了避免眼神走火打起来激怒艾薇陛下,还是默契的选择了回房间睡觉。

    ***

    时间过得很快, 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眼就只剩下了两天。

    艾薇看着对着课本咬指甲的国蔷, 问道:“怎么样?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国蔷信心满满的摇头:“不会!相信我!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合体呀?”

    本来对于这件事,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每当仔细回想,对于“芙彻尔”这个身份,都有点抗拒。

    于是她有些敷衍的回答:“送走他们再说吧。”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塞勒姆呀?”国蔷期待的不行, “我好想过回原来的生活,每天看你白天上课晚上浪, 可好玩了!”

    艾薇没想到她的痴迷点在这里:“你自己也可以白天上课晚上浪啊。”

    “那怎么行?”她一敲课本, “灵魂里那点‘浪’的属性都在你那里!”

    “……”艾薇无力反驳,“那‘吃货属性’是不是都在你那里?”

    “噗!”国蔷自己都没忍住笑了, 举起拐杖轻轻打了她一下,“讨厌!”

    打完以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她立刻抱头蹲下:“各位姐夫我错了!我刚刚跟小薇开玩笑的!姐夫们饶命!”

    艾薇一脸问号的回头看了一眼,三个人明明都在各干各的事啊!

    汉克在看书,哈利在给绿魔飞行器里的铁链抹油,艾瑞克……呃,在憋着找机会给他们两个捣乱。

    ……什么人啊这是!

    国蔷惊魂未定,跑到一边研究塑料管子,再也不敢跟艾薇讲话了。

    艾薇叹了口气,小嘟囔了一句“瞧你怂的”便也不理她,随手拿起了芙彻尔的课本翻了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年头,女巫都这么厉害了?

    时空法术,更改时间进程,制作□□,能力延续……

    操,我是个文盲。

    ***

    最后一个晚上。

    艾薇在床上如同一张烙饼,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明明过了今晚,他们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自己也不用像带孩子一样,时时刻刻看着他们了。

    但是……

    说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是假的。

    她终于有点懂得芙彻尔了。

    她悄悄走出卧室,蹑手蹑脚的走到走廊尽头。

    走廊尽头的房间是艾瑞克的,当初挑房间的时候,他最傲娇的挑了离她最远的一间,可是每天也没见他少来找她几次。

    她想起他拆车门殴打军队时那指挥交通一般的姿势,突然很想笑。

    “中二病!”艾薇突然影后上身,指着面前的房门,严肃的做着口型。

    “小伙子,啊不对,大兄弟,我告诉你啊,中二病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论做什么都很中二,这就尴尬了你知道吗?”

    她想了想,一拍脑门接着道:“你不知道吧!你还有个儿子呢!小伙子一头银毛可萌了,一点都不像你!你后来……好像又有了个女儿,但是……不行,明天你走的时候我得提醒你,保护好你女儿。”

    她叹了口气:“还有,可别生太多,俗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

    妈的,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为什么突然指导起生孩子的事?

    “不好意思跑题了。”她抱歉的对门笑了笑,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我一直很感谢你从小矮子博士那里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跟卷毛可能都玩完了,估计也没命回来了。”

    “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变种人就是生存在被歧视和被恐惧的夹缝中,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做些什么,我们永远都得不到解放。”

    她突然觉得自己讲话好深刻。

    “只是你这人本来就嚣张成这样了,我如果还肯定你,为你喝彩,你绝逼要撅着个腚飞了!”

    “所以……”

    啊,算了。

    她房间左边住的是汉克。

    跟汉克要说的话,可能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艾薇总觉得他好欺负,随便来个人都能将他欺负的眼泪汪汪,但事实上并不是。

    她揉了揉脑袋:“光好人卡的事,我就得跟你一天强调十遍。说真的,我一直没问你,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你啊?”

    “你那么好,不要总是不喜欢自己,我就——”她做贼一样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又继续放心大胆的无声演讲。

    “我就很喜欢你啊,不管是你平时的样子,还是蓝色毛绒绒的样子,我都好喜欢。”

    “你不知道,从没有人对我这么温柔,这么好过。”她低下头看着20版的手套,叹了口气。

    “其实我知道,和我相比,你应该更喜欢瑞雯。我一直觉得她对你……不够喜欢,不想让你和她再有什么。但仔细想想,我又能好到哪儿去?”

    “所以啊,如果到最后,你发现真爱还真就是她,那就——祝福你们啦。当然,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她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我不行!我不能,也不合适。”

    “用你的话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大概是见不到了,这样挺好的。”

    她转过身,看了一眼哈利的房间,沉默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直接进了房间。

    不能说了,会哭的。

    很久之前欠你的还没还呢,没想到这次又欠了你的。

    妈的,真希望自己是查尔斯,可以钻进他大脑里,把一切关于她的记忆都抹掉。

    艾薇轻轻关上门,有些崩溃叹了口气,额头抵在门上,郁闷的想撞头,又怕将他们吵醒。

    凉飕飕的夜风顺着窗户吹进来,让她打了个寒颤。

    忘关窗户了?

    她刚准备去关窗,可转身一看,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

    原本关得好好的窗户,现在不仅打开了,玻璃上还有个不小的洞!

    完了,这下要赔人家玻璃了!【重点错

    这明显就是被人从外边割破玻璃然后打开的!间谍片里都这么演!

    艾薇心道可以啊,溜门撬锁什么的,欺负到你祖宗头上来了,我可是传说中的盗圣【白展堂脸

    她想看看是否还有这个后辈的踪影,没想到,人影没见到,却被窗帘里伸出来的手猛地拽住了。

    诶?怎么又变成恐怖片了?

    那手一点愣神的时间都不给她,一把将她拽到窗帘里,一手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捏着她双手手腕,将她从身后箍进怀里,动作十分迅速,一看就很熟练。

    这他妈是个流氓啊!

    艾薇想劝他赶紧走,吵醒了屋里这三位,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身后的这个人……很熟悉。

    那人“嘘”了一声,在她耳边低低的笑了出来。

    “惊——喜——”

    听到这个声音,艾薇顿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小丑明显感觉到她身上一僵,笑得更开心了。

    “不给爸爸一个见面吻吗?”他拖长音道,“我可是找了你好——久——”

    呸,这才不到一个星期。

    但艾薇不敢这么说。

    真是奇怪,明明上次差点跟他相杀,可这次再见,却还是发自内心的怂了起来。

    她干笑道:“那……辛苦你了。”

    她尝试着动了动手腕,却被他捏的更紧,甚至有点痛。

    擦,没发现你力气这么大!

    “你过得不错啊。”他的笑意带着点阴沉,“这让我很不开心。”

    噫,这满满的“你若不举便是晴天”的赶脚。

    艾薇想了想,叹了口气:“你这爸爸当的不厚道,哪有盼着女儿过得不好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吐槽你奶奶个腿的爸爸,我是你大爷!

    “你这女儿也不厚道。”小丑一秒变脸,哭唧唧的道,“哪有抛弃孤独的父亲,自己出来玩的。”

    他腾出一只手,拿枪挑了一下她的下巴:“好像还包养了几个小白脸?”

    一听这话,她立刻背后一凉,赶紧摇头。

    “不是不是!不是包养的!也不是小白脸。”

    这两句都是大实话,但他并不信。

    “哇哦,难道都是我的女婿?”

    他说完,不知道又产生了什么脑洞,突然笑出声,也松开了钳制她的手。

    诶?不妙。

    凭她对他的了解,当时就断定他没憋好屁,立刻转过身,伸手拉他……

    却被冰凉的枪管顶住了额头。

    “嘘,不要乱动。”小丑沉下脸,语气却十分兴奋,“家里人多才好玩,你知道,爸爸憧憬这样的大家庭很久了。”

    说罢,他挪开枪口,冲着紧闭的房门bang就是一枪。

    艾薇心都凉了,这下完蛋。

    这一枪太管用了。

    其他三个房间的门同时打开,三个女婿(?)几乎是同时冲进来。

    汉克是三个人里唯一一个认识j先生的,看到他的一瞬间,立刻变身小野兽,扑了上去。

    艾薇连忙伸出尔康手:“汉克不要!”

    汉克刹住闸,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丑,小碎步挪到他身前,解释道:“那个,他上了年纪,身体不太好,不禁打。”

    j先生哈哈大笑,一把搂住她,像个儿童一样对汉克挥手:“又见面了,小蓝毛。”

    这个动作直接惹怒了哈利,绿魔飞行器刷的一声破窗而入。

    得,要赔两个玻璃了。

    “别别别!”艾薇惊恐的一个劲儿冲哈利摇头。

    绿魔飞行器停在半空。

    “哦,酷。”小丑悠然看了一眼旁边的绿魔飞行器,一咧嘴笑了出来。

    他强压着想要刺刀□□炸弹全上的冲动,咬着牙怒视小丑:“……这家伙是谁?”

    “他是……”

    艾薇有点说不出口。

    他是我爸爸?哪有被自己上过的爸爸啊?

    再说了,就冲他们俩这相处模式,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不正♂常吧?

    “啊?我吗?我是你们的……”

    j先生指了指自己,笑道“岳父。”

    岳………………

    “宝贝,你看,为什么都不介绍一下爸爸呢?”

    爸………………

    哈利难以置信的看着艾薇。

    艾薇捂住脸,默认了。

    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微妙。

    关键时刻,还是年纪大的会做人。

    忽然,j先生手里的枪在一秒内不受控制的脱手,在半空中调转枪头,对准了他自己。

    艾薇都要哭了:“艾瑞克,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艾瑞克瞥她一眼:“不让人省心的是你。”

    说罢,他转移目光,对上小丑的视线,冷冷的道:“你最好别动。”

    “好的,当然没问题。”他完全不像被枪指着脑袋,十分自然的举起手,微笑着歪了歪头。

    艾瑞克转头看向汉克:“你认识这家伙?”

    汉克紧紧盯着小丑,怕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听见这句,略一犹豫,神色复杂的点点头。

    哈利根本不信:“怎么可能?”

    “养父。”汉克小声答,指了指自己的头,“这里有点问题。”

    艾瑞克扬起下巴:“看出来了。”

    三个人沉默的达成了共识。

    ****

    艾薇从来没将j先生当过“爸爸”。

    也没这样叫过他。

    上一次喊他爹,还是去阿卡姆疯人院救他,怕他发现自己就是“芙彻尔”,不得已才一口一个爸爸,喊的那叫一个亲。

    而现在……

    “爸爸,你喝水吗?”

    “爸爸,你冷不冷?”

    “爸爸,你困了吧?”

    “爸爸……

    …”

    艾薇简直要咬舌自尽了。

    最后一个晚上了,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

    他也太会挑日子了_(:3」∠)_

    她看了看互相眼神杀的翁婿(?)四人,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要拆房子。

    于是她想了想,讨好的冲小丑笑了笑,用恶心到不行的腔调道:“爸爸,你看,天都快亮了,折腾了一宿你也累了吧?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先——”

    “嗯?你这是在赶我走吗?”他像摸猫一样摸了摸她的头顶,一扁嘴一副委屈的样子,“有了男人就不要爸爸了。”

    顶着这张脸装可怜,你觉得合适吗?

    艾薇嘴角一抽:“不是……”

    “啊,没关系,你说得对,确实该睡觉了。”他看了一眼手腕上浮夸的金属手表,冲他们三个咧嘴一笑,“晚安,女婿们。”

    说罢,便向后仰倒,一点也不见外的躺在了她床上。

    三个人差点气到高血压。

    艾瑞克当时就想拆了窗框门框,用铁条将这蛇精病叉出去,再捅个一二十下。

    汉克看着窗外湖边的山,很想像扔铅球一样把他扔了。

    哈利的绿魔飞行器则一直没熄火,随时随地准备突突他。

    但这都只是想想而已。

    艾薇刚才那个样子,谁下得去手?

    可他这个德行也很让人来气,哈利终于忍不了了,冷声道:“先生,你这样很不礼貌。”

    小丑睁开一只眼睛:“嗯??”

    他这一“嗯?”,艾薇背后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他却一点也不生气,爬起来脱掉了外套,露出了布满纹身的棵体。

    一言不合就裸奔真的没问题?

    小丑脱了衣服又躺下,就差钻被窝了:“小鬼,你洁癖很严重哦。”

    “…………”不,不是说你穿着衣服上床这件事。

    他向艾薇伸出手,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过来,小艾薇。”

    她心里一紧:“干嘛……”

    j先生拍了拍旁边的床单。

    “………………”

    卧槽,可以的。

    当着三个女婿邀请女儿上/床,你太会玩儿了。

    艾薇都不敢回头看他们,连忙摇头:“不要不要不要!”

    “为什么?”他靠在床头,随意的翘着二郎腿,搞事嫌疑十足的笑道,“来嘛,又不是没跟爸爸睡过。”

    哈利:“……”

    汉克:“……”

    艾瑞克:“……”

    晴天霹雳裤衩一声。

    艾薇生无可恋的捂住脸。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小丑眨了眨眼,把面前四个人复杂的脸色都看了一遍,接着像想起什么一样,一拍脑门,道:“对了,小朋友们——”

    他明显的冲艾薇扬了扬下巴:“要不要……一起呢?”

    一,一起什么????

    她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