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战况

作者:穿过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许行空一开始还有些奇怪玄意道人为何只是利用法阵发动攻击,而不是使用更有效率的灵器攻击,不过这其中的关窍并不复杂,许行空很快就知道自己犯傻了,玄意道人不使用最强的攻击,不正是因为自己么。

    看着身周由元灵空间扭曲而成的咫尺天涯结界,许行空嘿嘿笑着将结界局部打开一处小小的缺口,让一部分火焰泄露进来,当然,那点火焰许行空随手就给同化了,并不可能给许行空造成危害。

    只不过许行空这边的结界开口一出现,胖子脸上就闪过一丝喜色,然后仿佛已经等了一万年的本命灵器咻地一下就飞了出去。

    许行空看着一头扎在结界开口上的锋利剑刃,眼睛好奇的眯了眯,虽然他很想用感知术或者真实视觉看看这把一看就很高大上的灵器,但是他还是尽力的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对面的敌人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无能。

    一个能让许行空无法植入潜伏标记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可以随便碾压的对手?现在双方看起来完全不对等的战斗状况,完全是因为双方法术理论上存在差距造成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玄意道人无法对许行空造成威胁。

    如果不使用咫尺天涯这种程度的法术,许行空一样不敢正面硬接玄意道人的攻击,要知道玄意道人出身道家名门青城,接着又在易学研究会厮混,这家伙的兜里说不定藏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他拿出来立阵的这套阵旗,就不是简单的东西,凡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东西,许行空打斗保持着足够的敬畏,因为他可能比别人更清楚上古与现在的差别。

    许行空并不觉得自己的咫尺天涯一定能防得住上古传承下来的灵器,哪怕现在似乎真的能防得住,许行空也只能认为是玄意道人没有完全发挥出那套阵旗的真正威力。

    所以,许行空并不敢肯定玄意道人手里就没有能打破咫尺天涯的灵器或者手段,当然了,如果玄意道人真的能打破咫尺天涯,许行空也并不是没有别的手段,相反,他很期待有人能在同样的高度跟自己战斗。

    不过玄意道人却让许行空失望了,这把不知名的灵器飞剑看上去很厉害,实际上却没能真正的打破咫尺天涯,虽然,这把灵器飞剑竟然带有排斥元灵的奇怪属性。

    排斥元灵的材料并不稀罕,当然了,在排斥元灵的同时还需要足够的韧性和硬度就比较少见了,更奇怪的是排斥元灵的材料往往用在超大型法阵或者建筑方面,用来制作灵器许行空是闻所未闻。

    正是因为这把剑采用了排斥元灵的材料,许行空才一下想起来这把剑的来历,这竟然就是那把传说中的天劫剑!

    天劫剑非常出名,而且出名的时候非常早,早到上古末期就出现了,这把剑并非打制或者炼制,而是磨制出来,因为这把剑取自一名大妖的血骨,所谓血骨,就是妖族自己身体中长期用精血温养,可以当做增幅灵器使用的骨骼。

    这把天劫剑原本也不叫这个名字,只是这把剑杀了多少人族强者已经无法统计,这把剑对于人族强者来说就像是天劫一样,碰上这把剑几乎就是九死一生,所以被叫做天劫剑。

    这个名声传到妖族,当时使用这把天劫剑的大妖欣慰的将自己宝剑正式命名为天劫剑。

    天劫剑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先秦时期,异常人妖大战之后天劫剑就此消失在世人眼中,想不到这把凶剑今天竟然又出现了!

    天劫剑之所以凶名赫赫,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持有者都是妖族大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天劫剑自身的特点所致,天劫剑由大妖血骨磨制,自身带有斥灵的特点,专门克制结界和防御灵器,尤其是偷袭时更是无往不利。

    幸好,天劫剑今天碰到的是咫尺天涯,咫尺天涯虽然也算是一种结界,可是却不是有单纯的元灵构筑的,而是利用元灵世界的结构扭曲,制造一个特别的裂缝,这个裂缝既不存在于现实,也不存在于元灵世界,这就是咫尺天涯的真相。

    天劫剑的斥灵特性虽然能排开元灵,却没法干涉元灵世界的结构,不,不是没法干涉,只是干涉的程度不够高,没法打破咫尺天涯的结界层,或许是因为玄意道人并没有真正的掌握这把天劫剑,否则许行空此刻只能用斩天剑跟天劫剑硬碰硬,看看谁的剑术法术更高明了。

    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天劫剑轻轻颤抖着,似乎正在努力挣脱它身上的束缚,也许这种屈辱让骄傲的天劫剑燃起了滔天的怒火,它的颤动越来越强烈,几乎连扭曲的维度结界都要崩溃了。

    许行空好奇的又补上了一个新的结界,然后努力的用被动真实视觉观察着天劫剑的状况,可惜,天劫剑在被动真实视觉之中显现的只是一把灰色毫无光泽的一尺短剑,剑身上既没有绚丽的元灵光晕,也没有隐藏的符文和罡气。

    如果这把剑不是扎在许行空面前不远的地方,许行空只要闭上眼睛,就完全没法感觉到这把剑的存在,这果然是一把擅长偷袭的利器。

    既然看不出个所以然,许行空无趣的抬起手,迅速的翻动指诀,不断的扭曲着空间,眨眼间就将整个天劫剑给拖进了扭曲的空间之中,一瞬间,天劫剑似乎挣扎的更加猛烈,但是挣扎过后,天劫剑却忽然又安静下来,就像失去了生命一样。

    不过许行空可不敢大意,他并不急着解除天劫剑周围的结界,反而增加了几重,然后将自己身边的结界打开一个缺口,观察着远处的胖子。

    胖子此时嘴角趟下一溜鲜红的血迹,脸上却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远远的看着许行空,又似乎在看着许行空身后的虚空,仿佛一个看破红尘的世外老仙。

    许行空撇了撇嘴角,故意显得有些得意的说道:

    “老道士,你这把剑不错,我收下了。”

    胖子叹了口气苦笑道:

    “传说中的天劫剑竟然也没用,或许,这次我真的高看自己了。”

    许行空嘿嘿轻笑:

    “我可以接受你的投降。”

    胖子冷笑了一声道:

    “难道你以为你能赢?”

    许行空耸了耸肩道:

    “难道你还有什么手段或者宝物?”

    胖子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个黑黝黝的疙瘩,这玩意大概有两个拳头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装进口袋里的。

    “咦?这不会是那东西吧?”

    />

    胖子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就是那东西,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许行空呲了呲牙花子,似乎有些牙疼的感觉:

    “这还真是这东西这么危险,拜托你们别随身携带好不好!”

    胖子闻言不由得乐了,他哈哈一笑,摸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道:

    “这玩意砰地一下,就能将这周围十里范围都夷为平地,不,应该会制造一个人工湖吧,这下面有浅层地下水脉。”

    许行空翻了个白眼,现在是讨论地理学的时候么?浅层地下水脉是什么鬼?

    许行空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

    “老道,你若是真的想同归于尽何必在这里喋喋不休,你就不担心我直接发动你元神中的陷阱?到时候你手里的疙瘩就真成了疙瘩了。”

    “呵呵,如果你真的能控制我,又何必跟我喋喋不休,直接控制我不就好了!”

    许行空扯了扯嘴角,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好吧,其实我没把握控制你,说实话,你的元神怎么会如此圆融无痕?这不合常理吧?”

    “不合常理的事情多了,你自己就是一个最不合常理的家伙!”

    “嘿嘿,过奖,过奖,其实我也这么觉得来着。”

    胖子鄙夷的看了许行空一眼道: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今天咱们俩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许行空用力点了点头,不过他对玄意道人后半句话并不赞同,只是他不会告诉死胖子这个秘密。

    “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用了灵器,或者应该说是天材地宝的宝物才对。”

    许行空双手一拍,兴奋的接道:

    “对呀!就是这个,我就说看起来不像是灵器呢,一点滞涩的感觉都没有,完全与元神融合为一体,这是典型的增益魂魄的宝物嘛!那到底是什么宝物啊?”

    “容虚之心!”

    许行空一怔,随即十分艳羡和嫉妒的摇了摇头道:

    “不得不说你确实很富有啊,容虚之心?!那东西是传说中风神的核心吧?”

    “不错,正是风神的核心,所以啊,就算你想方设法的给我设下陷阱,却依然没有办法彻底控制我的元神,甚至现在我很怀疑你是否能真正伤害我的元神!”

    许行空撇嘴:

    “你想试试?”

    许行空话音才落,胖子的身体忽然一歪,他的脚步错了一下,才堪堪稳,然后抬眼沉沉的看向许行空:

    “原来如此,许长老果然好心机,竟然想到通过深层意识直接干涉我的植物神经,这么看来,你确实能让我的肌体死亡,只不过,这个过程对你我来说都有些长了,足够我启动手里的同尘。”

    “同尘?什么破名字!那不就是个自毁灵器么,起个文青的名字有意思吗?不过老道士,你确定那东西真的能炸到我?”

    许行空得意的挑了挑眉,胖子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说实话,他真没把握一定能炸到许行空,不过嘛

    “也许吧,不过,我没告诉你这法阵是建立在**脉分支上么?”

    “龙脉?啥意思?”

    说到这里,许行空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似乎这龙脉才是胖子最后的底牌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