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91章 你们干啥

作者:人一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们干啥?”

    两个人正在那里较劲儿,一声娇喝传了进来。

    武凌霜到了!

    就在半分钟前,百里良骝企图倒打一耙,遭到了正在气愤填膺的公子婠霭的迎头痛击。

    你小子占了便宜,还在这里得便宜卖乖,本姑奶奶岂能容你!

    于是一招猴子偷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悠忽而至,惩罚临到了百里良骝的身上。

    自以为得意的百里良骝猝不及防,没有料到弱的小姑娘的反击如此迅速而猛烈!

    当下被公子婠霭的小手偷袭成功,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软肋。

    无巧不巧,正好是以前闻人异香经常肆虐的地方!

    那个方位、那个面积、那个力度,可谓丝毫不差!

    百里良骝顿时感到被浓重的悲哀淹没,了无生趣了。

    难道我命该如此?

    难道你们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

    不过,他好歹也是一堂堂男子汉,倒驴不倒驾,虽然疼得钻心刺骨,却坚挺地坐在那里,我自岿然不动。

    甚至连眉都不皱嘴都不咧,要皱也在心里皱,要咧也在心里咧。

    当那只小手逮住蛤蟆攥出尿拧到第三圈的时候,当百里良骝实在扛不住酷刑就要屈膝投降的时候,武凌霜到了。

    人未见声先至,正在较劲儿的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立刻终止刚才未竟的操作。

    掩盖痕迹,甚至毁尸灭迹。

    等打搅之人进来的时候,二人已经没事人一样了。

    尤其是百里良骝,那叫一个道貌岸然,标准地在那里正襟危坐。

    只有公子婠霭毕竟年轻,脸上还有一丝丝不自然。

    武凌霜是谁啊?

    那可是堂堂约盟区安保署署长,维护治安治理各种作奸犯科的第一号人物!

    那察言观色的本领还能小?

    那个臭小子老奸巨猾,不好下手,你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也想在老娘面前搞事?

    两只美目登时一立,煞气冲天地对着小丫头开始训话。

    “好你个小丫头片子!你倒会钻空子!

    “这么区区三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被你利用得淋漓尽致,甚至蹬着鼻子上脸得寸进尺了!

    “可惜的是,小妹妹你还小,那都是姐姐玩剩下的!

    “在姐姐面前,你还毛嫩呢。

    “以后还是老实一点吧!

    “别再姐姐面前玩什么呀儿呦了!”

    公子婠霭看到这位大姐那不可遏止的怒气,听着态度对立敌意很强发出的甚为尖刻的话语,当时就要反戈一击!

    哼,谁怕谁?

    我官不比你小,武功我让你俩!

    话到嘴边,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样东西。

    就是刚才看到的听到的东西都有一股浓烈的酸味!

    这个是关键,这个是发酵剂!

    可见聪明人并非都是先知先觉。

    而是时刻都保持冷静。

    抓住要点,对症下药。

    如果她不改变,下猛料对着干,那么酸度岂不是越来越高?

    于是改变心态,改变对策,改变语言。

    一系列的改变如同行云流水转瞬之间即告完成。

    “姐姐金玉良言,小妹受益匪浅!

    “今后一定以姐姐为楷模,照着姐姐那样玩。

    “有新花样让姐姐先来。

    “小妹我保证,绝不能抢了姐姐的风头!

    “相反,我倒要一心靠在姐姐这棵大树上好乘凉!

    “今后,姐姐风光无限,小妹沾一点点儿光,嘻嘻!”

    浑身是劲儿斗志昂扬的武凌霜顿时昏了头!

    如同被一大号铅球砸在了脑袋上。

    这个风格完全不对路!

    好像比武,我的拳头坚硬如铁;可是她的身段柔软似棉,这还打什么劲!

    还不仅仅如此!

    我的铁拳没有造成半点杀伤力,可是她的棉球却杀伤力惊人!

    听听她的话,那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以姐姐为楷模,照着姐姐那样玩儿,我玩你个大头鬼!

    姐姐什么都没玩儿好不好?

    还有不抢姐姐的风头,这个话的寓意实在太恶毒,其心可诛!

    似乎今天我是来和你抢风头的!

    真的是吗?

    那都是瞎扯!

    还有,就是真有,你就该说吗?

    小丫头终归是小丫头!

    不知道什么是看破别说破吗?

    少不更事的小丫头片子!

    她是越想越生气,就想狠狠地给她反击回去。

    一直到打得小丫头没有还手之力。

    可是她左思右想,竟然找不到什么破绽!

    毕竟那些锦里藏针的话,都可以按表面的意思解释。

    可是都按表面意思解释的话,那就一水儿都是拍马屁的虞词。

    而且都是很高级的那种。

    可是往深里究,哪里是她的真实意思?

    如果她没有那个意思,而自己硬要往那个意思想,岂不是自己暴露了思想深处的真实想法?

    那可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都怪那里坐着傻笑的小子,搞得老娘疑神疑鬼!

    想到此处气不打一处来,飞起一脚,就向刚才恍恍惚惚看到挨掐的那个地块踢了过去。

    无巧不巧,正中目标,就是刚才吃了公子婠霭罗圈面的地方。

    也是百里良骝太不懂女人的性格。

    他全心全意正在打着坐山观虎斗的算盘,让二女斗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那样,他就可以浑水摸鱼蒙哄过关了。

    哪里知道女人善变,而且速度太快,那真是瞬息万变迅雷不及掩耳!

    那边脚刚飞起,这边已经中招!

    百里良骝猝不及防,什么伪装都没有来得及配上,大叫一声:“怎么又是我?”

    一脸的表情包,又是惊讶,又是无辜,当然还有痛不欲生。

    这也可以理解。

    小手掐一下,还疼的要命,何况脚踢!

    不过,他没有得到丝毫同情和怜悯,而且二女动作一致,各伸一指,对准他的额头,口中谴责异口同声发出:“都怪你!”

    遭到大多数的判罪,百里良骝满肚子真理也只好认罪了。

    肚子往后一缩,双手上扬,作投降状:“好好,都怪我!你们人多势众!我认打认罚,总行了吧?”

    他算明白了,讲理这回事,有些地方某些时候。纯粹就是扯淡!

    比如现在这里就行不通!

    既然不能讲理,百里良骝这个比较讲理的男子大丈夫就只好退避三舍转移目标了。

    “我说你们只顾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我们还有大事,要去胡营,然后还有十几件大事要做!本来我等应该先吃早饭,这下没得吃了,现在就得走!”

    武凌霜说:“早饭好说!我通知赵兴,让他准备三份,我们到了哪里,一遍工作一边吃,没准还有惊喜呢!农村的特产可好吃了!”

    公子婠霭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我说,去胡营怎么去,难道坐大巴?或者腿着?我是没有问题,估计你们两个不行,尤其弱鸡不行。”

    虽然没有点名,却明明意指百里良骝。

    百里良骝吃了一个闷亏,也不争竞,说道:“都不用,坐我的机车去,分分钟就搞定。”

    这台机车,那是开始的时候,武犟鋆送给他的礼物。

    实际上是一个海陆空三栖都可以使用,而且都是比任何运输工具都要更快的先进设备,不受条件限制,机动性特强。

    而且安全极有保障,据说世界上没有任何追踪仪器可以锁定它。

    而这台机车上的监测跟踪仪器,则非常先进。

    实际上是昨天一天他们一直使用的那架超级系统,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搜集敌情,和他的折价机车连线。

    武犟鋆掌管的这种机车,当然不仅仅是给百里良骝的着一辆。

    他自己起码也要有一辆。

    实际上他是有一个机车战队。

    不管是攻打丫山庙的时候和那些忍者的鏖战,战胜了许多高级忍者,还有许多超级忍者。

    还是后来实施蜜罐战略,消灭了东瀛岛国还有美利坚合众国的顶尖特种兵,都出动的是他们这些机车战队。

    因此,这些这些最先进的设备和超级侦测系统,是连接在一起的。

    其实,武凌霜虽然把那个系统要了过来,实际上在服务对象上,原来的那些人都没有变。

    增加的不过就是约盟这么一个地区性的民用服务项目。

    说实话,那只是一个小小不言的带捎着就能完成的小项目。

    至于武犟鋆的那些项目,都是那些军人系统专家在负责管理,百里良骝并不知情。

    当然这也不是武犟鋆不信任他,而是百里良骝不管这方面的事情,让他知道没有什么用。

    这也是对他人身安全的一种保护。

    他不知道的事情,别人也不会惦记他。

    那种程度的机密,一旦别人惦记上,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生命危险。

    这个正如中华上国的智慧所言,不该你知道的,你最好就不要知道。

    懵然无知,反而倒是幸福。

    这次去胡营,虽然最初的攻坚战,已经为赵兴都干了下来,但是农村的复杂性,封建宗族势力的盘根错节,还不知道遇到什么危险。

    再者说来,同行的还有两位娇娇女。

    虽然她们二人发起威来,百里良骝只有屈膝投降的份,可是要遇到凶狠的敌人,让二女上战场,就有些唐突佳人了。

    对了,武凌霜也许还可以,毕竟经过了古农坞的考验,那里的凶险,比上战场更严重十倍。

    可是那个小妹妹型的公子婠霭,就不行了。

    她毕竟只有二八年华,要严加保护。

    如此这般一想,审时度势,百里良骝决定动用这个先进的铁家伙。

    这个机车还有一样好处,就是根本不用手工操作。

    甚至根本就不用管它,只是输入一个目的地的名称就行了。

    然后它就自动调整高度,自行选择路线,完全自动。

    如果你不想输入目的地,口头上说一下也行。

    它拥有各种可能的接受指令方式。

    甚至先进到即使成员失去了说话动手的能力,完全靠思维能力都能操纵它。

    也不知道百里良骝用什么方式,那辆机车突兀地出现在三个人的跟前。

    百里良骝和武凌霜见到它非只一次,自然非常熟悉,可是公子婠霭却是第一次。

    三个人正在热络地聊天,这辆机车突然就出来了,悬空停在三人面前。

    当时就把正在说话的公子婠霭吓了一跳。

    真的是吓了她一大跳!

    因为那辆机车无声无息,就毫无征兆地探头出来了。

    公子婠霭还以为是一辆汽车呢。

    汽车当然开过来的时候带着引擎的轰鸣声。

    这个时候,百里良骝当然要当绅士,因为名义上他是这辆机车的主人。

    他微微躬身,手臂弯曲,伸手延请:“两位尊敬的女士,请上我简陋的座驾,不胜欢迎!”

    上车?

    公子婠霭又是一阵纳闷。

    你那车门明明关的严丝合缝,而且离地三尺,上车?怎么上?上个锤子!

    可是武凌霜微微一笑,轻移莲步,走了上去。

    公子婠霭又是一惊,难道这小姐姐会什么穿墙走壁?

    或者她会铁头功?

    拿道机车门可以一击而穿。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登上去?

    正在纳闷,眼前一花,机车门已经打开,而且弹出一个小巧的楼梯。

    这些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这个时候,武凌霜才一拉公子婠霭的小手,联袂登上机车。

    上去以后,公子婠霭虽然见多识广,乘坐过各种飞机,但是到了这里还是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她觉得她自己就是一位年轻版的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

    她最想找到的就

    是那个驾驶员。

    她要和他聊聊,哪里搞来的这样一辆别出心裁的家伙,她也要搞到一辆。

    可是,她左右张望,前后睥睨,就是没有见到司机!

    这里不照一般的机车,驾驶室和后座还要分开,这里没有,就是一目了然。

    即使想藏人,也藏不住啊。

    这个时候,百里良骝也一个鹞子翻身把自己运到了车上,大喝一声:“走人了!直奔胡营!”

    那辆机车陡然一个垂直拔起,然后水平移动,向南飞去,正是胡营的方向。

    百里良骝说:“公子婠霭!别发愣了,来来来,我们接着昨天没有完的事情继续!”

    武凌霜顿时两眼圆睁,大喝一声:“好你个大胆狂徒!竟敢在本姑奶奶面前欲行不轨!拿命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