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96章 霹雳手段

作者:人一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霹雳手段,百里良骝会没有吗?

    百里良骝绝不是只会当送财童子的老好人。

    怀疑这一点的人,看到被押过来的拓跋五虎、东北霸龙,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除了恍惚还有人样以外,这六个人其它特征全都模糊一片了。

    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惨不忍睹。

    这几个是成了这个模样,当然不是百里良骝动手搞的。

    百里良骝严格秉承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行动准则。

    这其实也真不是赵兴动的手。

    赵兴动手的时候,一般都是当面锣对面鼓,两个人公平较量。

    当然,他觉得公平较量不是对手的时候,也会运用智慧,来个力敌不过,宜用智取的灵活措施。

    其实,这也不是赵兴指使手下的人干了他们。

    尽管那些退伍大兵都是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要来两手。

    他们最恨这些所谓的二代三代,不管是什么前缀。

    老子在前线流血舍命,你们躲在后方花天酒地,还作奸犯科,甚至还想骑在老子的头上,屙屎屙尿。

    老子什么牛人没踩过,岂能容你等小儿猖獗!

    老子忍你们很久了,你就求各路神佛保佑别犯在老子手上吧!

    现在不但犯在了他们的手上,还栽在了他们的手上,岂不是捏扁揉圆可以随心所欲了?

    不过,大家都是严格遵守命令的,赵兴不让他们动手,他们自然不能动。

    赵兴不让他们动手,当然也不可能政从己出。

    他上面还有武凌霜那位大神。

    不过,即使武凌霜自己,对待这种战略层面的安排,也必须听从百里良骝的指挥。

    百里良骝让她怎么干她就只能怎么干。

    平常调个皮捣个蛋什么的没事,有些事上面就要老实一些,绝对不能伤筋动骨。

    不过,赵兴也给了那些退伍大兵另外一道指令,就是不要他们多管闲事,去禁止别人修理这些人。

    别人去修理他们,他们还要提供方便,否则,他们也无法接触他们不是。

    赵兴只是要求他们看着点,别出了人命。

    当然,也别缺胳膊短腿丢失什么零件,比如鸡飞蛋打那种。

    至于本来就鸡飞蛋打的,比如拓跋不吝,就不用他们操心了。

    因此,这几个人被控制住以后,跟这几个人有宿怨的、尤其是有新仇的,都进来找他们算账。

    既然他们失去了自由活动的权利,他们也就只剩下挨打的份。

    即使他们想用其它方式还债也办不到,比如花钱免灾什么的,就只好挨揍了。

    在那些心狠手黑的老兵指导下,那些过来打人报仇的,打人技巧提高很快。

    也就是打人的疼痛效果很好,但是绝对死不了人。

    因此,这些人都是被打得哭爹喊娘,鬼哭狼嚎,可是绝对都死不了。

    但是挨揍的程度,也达到了人类目前所能承受的极限。

    因此,才偶百里良骝看到他们被带上来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

    被带上来的时候,他们虽然亏缺了正常人的形象,但是神智却非常清醒。

    所以很适合百里良骝对他们进行现场询问。

    这也是百里良骝预谋已久的另一场重头戏。

    对约盟自己的基础,也就是那些平民百姓,那些都是可以载舟亦可覆舟的汪洋大海,百里良骝决心已定。

    就是要为他们服务。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要最大限度满足他们的利益,让他们满意和高兴。

    而对这个害人虫,百里良骝就是一个字——打!

    将他们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也不指望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了,反正只要百里良骝管这摊,他们就没有翻身的希望。

    只要百里良骝鞭长能及的地方,就一定要镇压他们。

    除非有什么重大改变。

    所以,百里良骝要对这几个人进行当众审讯,当众宣判,如果需要执行的话,那么就当众行刑!

    约盟做事,崇尚光明正大,无事不可对人言。

    逢场作戏,更是百里良骝擅长的领域。

    搞管理的,缺了这方面的演技哪行?

    所以审讯定罪也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成为这次大会的一个组成部分。

    百里良骝就是定意杀鸡给猴看,光有鸡没有猴成何体统。

    至于具体谁是猴子,百里良骝不知道。

    总之,那些猴子藏在人群中。

    不管是一个,还是一千。

    给它一个无差别攻击!

    至于有人说你想警猴,就直接拿猴子开刀就行了,干嘛要浪费一只鸡?

    其实这样说的,是三七赶集四六不懂。

    杀鸡,是因为那只鸡本来就该杀。

    而不是所谓的浪费!

    如果说浪费,也是那只鸡自己浪费,把自己的小命给浪费掉了。

    至于警猴,那才是智慧的显现。

    那个猴子比较顽劣,靠它自己又没有那个觉悟,还总是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可以称大王,上蹿下跳,好不热闹!

    可是当它看到和人比较亲近的鸡而且一贯听人话的鸡,由于犯错被杀以后,它就不得不反思了。

    猴子是精明的,形容一个人精明就说他猴精猴精的,所以它就会躬身自省,找到自己的毛病,调整自己的行为。

    也许有些猴不精明,不知道自省,不知道调整,那也好办。

    那个时候再把这只笨猴直接杀了就完事了。

    事情总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按部就班总有其颠扑不破的道理在。

    猴子总比鸡贵。

    杀鸡能警猴最好。

    杀个杀猴子也可以接受。

    见到这几个不知道是鸡要被杀还是猴要被警的人形物件上来,百里良骝就要对他们开始审问。

    今天,他要客串审判官。

    其实,也不算客串。

    在他担任的约盟盟总职位中,就有总检察长、总法官这样的头衔包含在其中。

    />  一言以蔽之,约盟范围之内,不管什么官职,只要他相当,他就能当。

    不当也没有关系,他就是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具体名义没有关系,他的权力至上。

    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三权分立,立法、执法、断案分开进行那么一说。

    难道到了他这个位置,还要找三个人并驾齐驱,全都担任盟总?

    这纯粹是天大的笑话!

    现在不管那些了,百里良骝直接开审。

    “你们都是谁?弄得如此面目不清干嘛?

    “该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装什么装!

    先给我报上名来,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年龄几何、是男是女、父亲是谁、官居何位,就这几项吧。

    “我警告你们,不得有丝毫隐瞒!

    “否则严惩不贷!”

    百里良骝义正词严地批评了他们的现状,一直见血地指出他们这样装样子也没有什么用处,然后提出了具体要求。

    这几个人一听这个他们满怀期待公正严明的法官说出这样的话来,差点没一口气憋死!

    合着这种惨样是我们故意弄出来的?这要多么富有想象力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这要有多大的胆量才能问出这样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问题来?

    这不是对全世界直播吗?

    呃!憋闷死我了!

    我们要求最基本的尊严!

    不过,他们想得不错。

    可惜的是,想也白想。

    这里没有任何一个环节、没有任何一个部分,是他们可以左右的。

    在约盟那些人手里,他们哪里有机会喊冤叫屈!

    谁都心里很清楚,他们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是因为他们罪大恶极造成了。

    俗话说,官法如炉真入炉!

    你到了炉子里,还想着一块凉快的地方呆着,哪里有那样的可能!

    别的不说,那些押解他们的退伍大兵都是高手!而且对他们都是恨之入骨。

    到了他们手里,不认命都不行。

    别说他们能力差很多,根本就无法反抗。

    即使是想干什么一般的事情,没有他们的允许,也干不成!

    比如说话。

    那些人犯也许能蹦出一个字,可是一个字不对路的话,第二个字就只能憋回去了。

    试想,老鹰抓住了小鸡,还能让小鸡自由活动?

    叫唤都叫唤不出声来。

    就说现在,百里良骝问话以后,这些押解他们的大兵,都通过手语严厉警告他们,让他们老实回答问题,否则……哼!

    这种威压之下,他们只有两种选择。

    或者是一言不发。

    或者是老师说话。

    站在第一位的那个人赶紧说:“我是拓跋不服,家住京华皇城根二百五十号,年龄三九,父亲是拓跋归天,不在正式官员品秩中,现任中华上国煤炭公司董事长……”

    百里良骝插话:“停一下!你父亲名字是拓跋归天,怎么搞起挖煤矿这个行当来了?”

    拓跋不服满脑袋懵圈,我怎么知道老爸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

    再说我想那个东西干什么?

    还有,这么高深的问题,我就是状态最佳的时候也回答不出来,何况现在这个惨样?

    百里良骝一看这小子真的是答不上来,期待他回答有深度的问题看来是缘木求鱼,于是只好继续点拨。

    “挖煤矿就是钻地,难道钻地和归天有什么关系,你说说这里有什么玄机?”

    众人一听,果然这里似乎有些名堂!

    不过也都对百里良骝所提问题的角度感到无语,归天对钻地,倒是挺对仗,可是有这样联想的吗?

    拓跋不从心里的苦,就如同连着吃了一百天黄连一样,可是又不能不回答。

    “谢谢主审大人的问题!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问题!佩服得我毫不犹豫地五体投地!

    “可是呢,晚生生不逢时,老爸他们决定干这个行业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所以他们就没有征求我的意见,擅自作主了!

    “这也是一直到现在为什么家族这项产业依然有许多美中不足的地方的直接原因!

    “不过呢,我这人天资聪颖,观察事物细致入微,察言观色,还是掌握了这种做法的微言大义!

    “我老爸他们的打算是,只有钻透了该钻的地穴得到所有地下宝藏,才能保证他归天成功,脱胎换骨!”

    听到这家伙煞有介事地胡说八道,百里良骝差点没有乐喷。

    不过,这是一个严肃的场合,百里良骝还是板着一个判官脸,继续对他质问。

    “你说得靠谱吗?听着怎么如同跳大神的胡言乱语?

    “你如果瞎编的话后果严重,别怪我没有警告你!

    “说说吧,你有什么可以令人信服的证据!

    “你的机会不多了,可不要轻易浪费掉。”

    听着百里良骝冷静而平稳的语调,尤其是思虑到其中的内容,拓跋不服后背的汗如同黄河之水天上来!

    差点没有把他冲一个跟头。

    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说出了最隐秘的东西,力图博取百里良骝这难缠家伙的信任,可是好像效果不佳!

    说不得,只好拼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最后的硬货!

    “我有证据!我老爸为了这件事情准备了一辈子!

    “他的所有钱财都兑换成了黄金储备,一共五百吨!

    “这个地方之隐蔽,普天之下只有我老爸他一人知道!”

    百里良骝挑刺:“你不是人吗?你怎么知道的?”

    拓跋不服现在心情很激动,心率的波动很大!

    听到百里良骝的诘问,突然激动起来!

    “对!我不是人!我是变成了耗子才发现老爸的秘密的!

    “不是,是耗子发现的这个秘密!

    “是我精心培养的一只寻金鼠找到的!

    “然后我就跟着它进去看到了那个金窖。”

    百里良骝的察言观色能力不是盖的,立刻就判断出这个

    家伙说的是真话。

    既然是真话,就不宜继续下去了。

    于是断然制止了拓跋不服的继续爆料。

    “行了!我信你了!“

    想了想,又问道:“我要找你老爸对质,你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反正那东西我也得不到!哼,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还归天?别做梦了,入地吧!”

    也不知道他是对所有人都这么恨,还是只恨他老爸,怎么如此不共戴天的样子?

    百里良骝暂时顾不上理他,直接打通了拓跋归天的电话。

    当然号码也是拓跋不服提供的。

    “我是拓跋归天!百里良骝,难道你非要鱼死网破不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