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97章 拓跋归天

作者:人一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拓跋归天!你消停点,你有什么资格和我鱼死网破?你也太没有自量了!”

    听着那个土财主一副财大气粗的口气,百里良骝豪不客气地怼了过去。

    老子堂堂国家干部,你小子几斤几两?

    充其量就是有几个臭钱。

    再者说了,就是比钱,你也不行!

    老子我可是刚刚发了一笔大财!

    六万亿美金,你个土财主望尘莫及!

    再说我还有大量黄金呢!

    你不是就有五百吨吗?

    也许你别处还藏了一些,不让你那个傻儿子知道,也超不过一百百吨了吧?

    总共才六百吨!

    你知道老子有多少吗?

    光从古农坞那些老鬼子囤积得那个山涧里一个地方就弄出一千吨。

    这还没算别处得呢!

    对了,别处也没有多少。

    别管怎么样,无论是美元还是黄金,你都不行。

    哪样你也比不上!

    我正愁有了这么多钱,没有机会显摆呢!

    古人都讲究当了高官衣锦还乡。

    赚了大钱讲讲排场。

    我没有那么庸俗,但是不代表我没有这样的渴慕。

    尤其你给我创造机会的话,我顺便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所以,你不要找不自在。

    否则,我会让你怀疑人生。

    让你在你最得意的地方栽一个大跟头。

    还有,你不要以为你儿子在我的面前不堪一击。

    因为你是老子就可以和我抗衡。

    说不定你比你的那些儿子们更加不堪呢。

    你哪里知道,你的那些窝囊废儿子,我的属下就给他们灭了。

    根本不用我出手!

    所以,你跟我叫板,实在是你的悲剧。

    百里良骝这里神神叨叨自信满满,琢磨怎么拾掇那个拓跋归天。

    那边的拓跋归天也没闲着,他首先是憋了一肚子气。

    他二大爷的!今年绝对的是流年不利!

    正所谓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自从那个捣蛋的京华美食楼开业,他的五个儿子想到那里搓一顿的打算未果以后,我五山魁首拓跋归天就开始走了背字。

    其实,他别处还好,他的倒霉,主要体现在他的五个儿子身上。

    尤其是老三那个逆子!

    上次就是他被人砍断一只胳膊,还被弄瞎了一只眼睛。

    拓跋归天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弄得像个人。

    为此,他甚至消耗了两粒归天百灵丹。

    那是他一粒花了一吨黄金从一个高人那里淘换来的。

    虽然他用的黄金成以吨计,可是他宁愿多花黄金,甚至把他的一半黄金都花出去,换取这种归天百灵丹。

    可惜的是,那个高人限量供应,一人最多只能买两粒。

    当然拓跋归天活人不会让尿憋死,他又用其它方法搞到两粒。

    所以他才能忍痛割舍两粒,给拓跋不吝吃。

    否则,别说是他缺了一只胳膊一只眼,就是马上要死,也不会给他。

    因为这个归天百灵丹,不但可以治病,还可以续命,甚至可以夺命。

    拓跋归天必须给自己留下两粒。

    至于拓跋不吝能够断了的胳臂长回来、瞎了的眼睛恢复视力,也确实是中百灵丹的功效。

    可是,这个小子也太不争气。

    去老家胡营的时候,又被一个姑娘兜裆一脚,立马就是鸡飞蛋打。

    这五个儿子中,拓跋归天最喜欢的就是老三,虽然这小子很是不让人消停,但是他聪明啊。

    五个人中他是最聪明的。

    还有他会拍马屁呀!

    这个很重要!

    想我拓跋归天一辈子奋斗,到处都是险恶的敌人,难道我回到家里,还要听你们婆婆妈妈神神叨叨的唠叨吗?

    我那三儿子从来不提那些扫兴的事情。

    他总是能让我开怀大笑。

    其他四个,一个个死皮塌眼,见到就有气!

    因为这三儿子诸般好,很得他的欢心。

    他还打着主意将来把家产都给他呢。

    可是现在闹的,都鸡飞蛋打了,还给他个屁!

    我当然还有两粒归天百灵丹,但是再也不能给你这个败家子了。

    给了你,在我归天的关键时刻,我用什么?

    我可以百分之一千的肯定,我是必须使用这种归天百灵丹,否则我归天大计肯定失败!

    既然这孩子不可救药,只要就放弃了。

    如果他就此出息了,练会了葵花宝典什么的,弄出一个拓跋不败来,我在大力支持他不晚。

    他和东北霸龙黑龙骁合作,甚至把家主独有的令牌交给他,也是煞费苦心之举。

    其实他早就和黑龙骁有合作关系。

    他的公司说是叫煤炭总公司,他的经营范围可不是仅仅限于煤炭。

    他的家业,主要集中在五座山上。

    他的煤炭业务主要集中在西山,但是西山只是他的五山之一。

    除了西山的煤炭之外,他还有东山的钨矿。

    除此以外,他还有南山的铜矿。

    除此以外,他还有北山的铁矿。

    其中北山的铁矿就是他和黑龙骁的合作项目,因为黑龙骁的实业是炼钢。

    他的黑龙钢厂世界闻名。

    他做上游,黑龙骁做下游,二人配合得非常默契。

    除了这四座内山,他还有一座外山。

    那座山专门生产黄金。

    那座山坐落在非洲的中心地区。

    可是也就怪了,外山虽然年产量很大,却从来没有人看到他出卖过他的黄金产品。

    相反,他还要收购黄金。

    其实,他所生产的所有黄金都自产自销了。

    这还不够,差额的部分他还要从别的黄金产家购进。

    搞到黄金以后,他就运回来,秘密储藏在他的藏金洞中。

    就是刚才被那个

    叛逆的大小子拓跋不从交代出去的那个五百吨黄金。

    本来按他的思路,这些黄金自己产在国外,就可以藏在国外,还不用费事运到国内,不是有许多人发了大财以后转移到国外吗?

    可是,他有自己与众不同的判断。

    他不认为非洲那个地方是个靠得住的安全所在。

    弄到别的国家?

    还是算了,没有一个国家靠得住。

    自古钱不露白,何况这么多黄金。

    二战得时候为什么基本没有上前线得犹太人死的最多?

    历史学家、神学家都有自己的解释。

    但是,拓跋归天有他与众不同的看法。

    那就是,都是钱闹的!

    杀人也是讲究效益的。

    你杀个人,一分钱好处得不到,还要有若干开支。

    但是你杀一个犹太人,却可以得到几亿财富。

    扣除开支以后,还可以得到一本万利的好处。

    你说你拣什么样的人去杀?

    因此,他的结论就是,那些犹太人没有自己的国家作为保护,还贼有钱,在别人的家园在别人的眼皮底下晃悠。

    那就是十足的招祸。

    也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他们的银钱露白,遭到贼惦记上了。

    二战是一个群雄并起秩序大乱的时期,那些和平事情隐藏了牙齿的盗贼,这个时候还欲所欲为?

    他们一旦不讲规矩,那些平时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原则的富翁们,顿时就没咒念了。

    他们又没有中华上国人那样有功夫保护自己,所以只要好老老实实下万贯家财,走进焚尸炉。

    他拓跋归天可没有那么傻!

    都说人离乡贱,那是丝毫不爽的!

    所以,他打定主意,还是运回来。

    当然,运回来的是主要部分,也就是那五百吨。

    在外面还有三百吨左右,这个拓跋不从那个逆子不知道。

    那是本着狡兔三窟的原则,有备无患用的。

    可是虽然钱还在,五个儿子却都被抓住了,他也透过京华电视台直播,看到了他们的惨样。

    那是对全世界直播的现场,他当然也看得一清二楚。

    不过看到也没有什么用处。

    别人看了,都是心情愉快。

    他看了,只有糟心。

    他的感觉很复杂。

    既感到怒火攻心,又感到有劲没处使。

    就是一种憋闷。

    既然心郁不舒,他就想发泄一下。

    他一生枭雄,一贯财大气粗,哪里受过这个?

    所以上来就对百里良骝来个不客气。

    哪里知道,百里良骝看起来好先生一枚,如果以为他的真的好脾气,把他当软柿子捏,就倒了霉了。

    软柿子马上会变成一个硬钉子,甚至变成一个刺猬。

    听了百里良骝强硬的口气,拓跋归天一口气憋了回来。

    只好口气转软,说:“那你意欲如何?”

    百里良骝继续强硬,他才不管这是不是现场直播,丝毫不给拓跋归天留面子。

    “拓跋归天!你的五个儿子还有你这个当老子的,违法乱纪被抓现行!

    “你虽然没有到达现场,但是拓跋家主令牌是你给的吧?

    “都已经三方对证了,你是无法否认的!

    “就这样一条,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妥妥的叛国之罪落到你的头上!

    “看你一脸懵圈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的罪名,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你真想知道?好!我可以告诉你!

    “不过时间嘛,就是你被判处死刑绑缚法场执行的时候!

    “如果你好奇心够强,你完全可以拒绝接受我的条件。

    “所以你不要以为只有你儿子有罪,你也一样,而且你的罪行证据确凿,你也在劫难逃!

    “不过,既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百里良骝虽然小人物一枚,我也有!

    “因此,我给你个机会,花钱免灾,就是花钱赎回你的儿子!

    “你儿子得了活命,看到你愿意配合得份上,我就作主,免了对你得刑罚。

    “但是如果你如果犯浑硬抗呢,也随你,反正儿子是你的,绝后也是拓跋家你的直系!

    “何去何从,速做决定,我没空儿和你磨牙玩儿!”

    你二大爷的,你这是讹诈!耻骡骡的讹诈!

    可是他还得受着!

    最最耻骡骡的是,这小子的讹诈还是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让自己破罐子破摔都不能。

    如果就是两个人暗中较劲,凭拓跋归天那种滚刀肉性格,他真敢一拍两散,他二大爷的什么龟儿子老子不要了!

    只当给狼叼去了!

    西山的狼多,一次叼去五个儿子也不稀奇!

    可是,现在他哪里敢把滚刀肉摆在这么多人面前!

    众口铄金,在十倍滚刀肉也给灭得渣都不剩。

    想到此,拓跋归天悻悻地说:“你待如何?如何交换?”

    大概早就想好了,百里良骝张口就来:“五百吨黄金,换回你的五个儿子!另外五百万吨黄金,换你平安无事!”

    拓跋归天一听立即炸毛:“你穷疯了?再说我只有五百吨,何来第二个五百吨?真是岂有此理!这么严肃的事情,你少胡闹不行吗?”

    百里良骝心里一乐,你承认有五百吨,我就先收了你这五百吨!

    “拓跋归天!既然你承认你有五百吨,就先结决这个五百吨,五百吨交出来,我放了你的五个儿子,然后再说你的事情,如果你确实没有第二个五百吨,我就放过你如何?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完全可以不和你讲条件的!”

    拓跋归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真是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啊!真他二大爷的难对付。

    “你这也太狠了吧?这些金子都是我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你就那么狠心一点都不给我留,全部要走?”

    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打起了苦情牌。

    百里良骝一声冷笑:“你少来这一套!你还辛辛苦苦血

    汗钱?我不说你你还来劲了!你自己扪心自问,你那些黑黑的煤炭,有多少挖煤工人的皑皑白骨?你那黄灿灿的金子,有多少矿工成河的鲜血?你敢算算帐,给我一个精确数字,一吨黄金里埋葬了多少人的尸骨吗?你要是没有时间,我可以找些人来,给你弄个包间待遇,好好和你算算细账如何?”

    这个方法拓跋归天哪里敢啊?

    那纯粹就是耗子添猫鼻子——找死!

    于是,拓跋归天口气软了下来,灿灿地说:“我虽然觉得我很清白,自然也就不怕算账,但是还是算了吧!算完以后,你也不会改变主意不是,该给你还是给你,我费那个事情干嘛?不过你总不能一毛不拔吧?”

    百里良骝心中一乐,不敢吧!估计你也不敢!

    他也没有逮住蛤蟆攥出尿来的习惯,于是也松开一个口子:“你交出四百九十九吨黄金,我放了你五个儿子,给你留一吨,让你退休以后过一个丰衣足食的晚年!就这样,一口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