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98章 等等还有

作者:人一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等还有!你自己的事还没说呢!”

    百里良骝说给拓跋归天留下一吨黄金,让他过一个丰衣足食的晚年。

    拓跋归天一看到了这个程度,估计就过关了吧?

    于是抬脚就走,就要退去一边,离百里良骝这个瘟神远一些。

    我惹不起躲得起,不和你照面,你怎不能追过来吧?

    这样一来,就希望过关了。

    虽然损失巨大,好歹人还都活着。

    可是百里良骝年轻,没那么健忘,立刻就叫住了他。

    “你这人怎么这样?得寸进尺!逮住蛤蟆攥出尿来?都告诉你我没钱了。”

    拓跋归天现在是归心似箭,一看那个疲沓的家伙还是不依不饶,顿时有些急眼。

    “少扯!你能骗得了你儿子,你能骗得了我?”

    百里良骝岂是他这二把刀就能糊弄过去的?

    冷笑一声,揭穿他骗人的把戏。

    “狡兔还三窟呢,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要是不预作准备,你就不是拓跋归天了!”

    百里良骝对这个家伙倒是比较高看。

    他在国内搞起四座山,占山为王,百里良骝还看作等闲。

    可是能搞到国外去,而且还是非洲那种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就不容易了。

    百里良骝不得不佩服他一把。

    百里良骝自己白活了二十多岁,还从来没有迈出过国门呢。

    “你要我怎么做你才相信我?”

    拓跋归天气急败坏地问。

    “你怎么做我都不相信你!除非你交出五百吨黄金。”

    敌人急我不急。

    百里良骝不动声色地重申他的要求。

    “要不这样,先把我儿子他们的事情办了,剩下的事情稍后再谈如何?”

    对这样的人,拓跋归天也没辙,只好提出退一步的要求。

    提要求啊,那倒好说。

    只要你不走开,不信你不低头。

    百里良骝慢慢跟他砍价。

    “我倒是无所谓,我不过是给你一个机会!

    “我这人心软,看你也不容易。

    “你如果不谈,我也不强迫你,没有你这个人掺乱,我也省事。

    “不过,此次不谈,你也别想在和我谈了,机会只有一次。

    “我也很忙,虽然不像你们那样忙着赚钱。

    “估计我们这里一停,请你喝茶的人就该敲你的门了,呵呵。

    “听说哪里的都是好茶,呵呵。

    “我真不骗你!我认识不好和你一样人五人六,一生喝过无数好茶!

    “但是,还是认为那里的茶最好喝!

    “何以为证呢?因为他们还在那里喝呢!

    “茶如果不好喝,谁会在那里喝个没完?”

    百里良骝煞有介事地信口开河。

    出了有人去喝茶一去不回还以外,其它都是顺口瞎扯的。

    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拓跋归天一听这家伙拿这事胁迫他,顿时就不淡定了。

    说别的还好,不要提喝茶这事!

    老子是老西,从来不喝茶,只喝醋!

    于是恼羞成怒又强压怒气地对百里良骝咆哮起来。

    “百里良骝!你够了!你怎么这么无赖!我又不是官员,喝什么丧门茶!

    “那种茶,只有你们当官的人才有资格喝!

    “即使你去喝了,我都不会去,喝死你!”

    看起来这位拓跋归天不喜欢喝茶,一听说请他喝茶,他就有些着急,还是给他多上点醋。

    百里良骝哈哈大笑!

    “看起来拓跋老兄对喝茶的门道很清楚啊?不错!不错!那样合起来才有味道!

    “不过,那都是一般的门道;有一种茶也许你不是太清楚,我就给你透漏一下。

    “就是有些人呢,他们本来是没有资格喝茶的,因缘际会,他也被邀请去喝茶了。

    “所以拓跋老兄不要犯经验主义错误,说不定你已经具备了喝茶的资格!

    “当然,这里还有一种例外,就是有人可以额外建议有关部门邀请指定的人去喝茶,以示优裕于其他客人。

    “事有凑巧,本人就有这种特权!

    “也就是说,我可以随时建议任何人去喝茶,包括拓跋老兄你。

    “不但你有资格,而且还名列前茅。

    “也就是说,只要我推荐,就立刻有人上门去请你,绝对比你想象的速度快得多!

    “现在拓跋老兄,你还认为你不会被邀请去喝那种滋味难忘的好茶吗?

    “呵呵,别走神,要正视啊。”

    百里良骝乌鸦报丧一样的声音在耳边鸣响。

    拓跋归天的心在一点点往下沉。

    他也没有闲着他的脑袋,这个时候,正在评估百里良骝说的这些话是否可信。

    他希望这小子都是在胡说八道。

    可是,他的评估结果把他的希望击得粉碎。

    虽然这个人很是讨人厌,百里良骝的话却是十分可信。

    可信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其实,稍微正常一点的都知道,只要那个百里良骝不是傻子,他就不会在全世界面前撒谎。

    其实,拓跋归天也是面对同样的窘境,他也不是傻子。

    他可以不同意百里良骝的要求,他也可以推迟给出回复,但是他不能否定百里良骝提出的他还有五百万吨黄金的事实!

    他虽然没有五百万吨的金块,但是他有四百吨,外带各种财产,起码能折算一百吨黄金。

    由此可见,百里良骝对他是知根知底的。

    起码比他的儿子们知道得多多了。

    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内情的,但是他清楚他背后站立的是国家力量,知道这些内幕,那就不足为奇了。

    如此说来,那小子说他会被请去喝茶,而且请他的人说不定已经到了他的家门口,还真有可能。

    什么可能,那绝对已经过来了。

    嗯?也不对!

    早就在预定的地方等着了。

    不管

    是三规还是四规,之所以人人变色,那没有一套完善的保障措施,能够那么确定无疑地完成吗?

    人们看到的只是表面水,水底下的大千世界不知道多么绚丽多彩呢。

    为了我这一千吨黄金,他们出动万八千的人也值了。

    所以,我今天才和百里良骝那小子交锋,暗中准备不知道已经进行了多少天了。

    这种自己吓唬自己的猜测,让拓跋归天魂都掉了。

    虽然他的胆子很大,敢自己一个人在几里地深的矿井中一人行走,还黑灯瞎火。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是人吓人吓死人的时候。

    更有甚者,现在是自己吓自己,吓的自己已经六神无主了。

    那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恐怖景象,对自己进行威胁恐吓。

    因为那种想象出来的恐惧,是没有止境的。

    而且每一个克服恐惧的理由,都被另一个更加巨大的恐惧所战胜。

    就这样自己吓唬自己自己折磨自己地折腾了一番,拓跋归天终于决定,还是留下来和百里良骝谈谈。

    尽管这小子同样很恶毒很刻薄很不讲情面,至少他还是可以预测的,而且说话比较爽快直接。

    还有一条,最重要的,就是看样子这小子能作主。

    像自己这个状态,似乎表面上并不是归他管,甚至没有一点关系。

    只是因为自己的那几个不成候的儿子才搭上关系。

    这几个坑爹货!

    真是坑死爹不偿命!

    不过,要弄清楚百里良骝说话算不算数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否则跟他说了半天,即使丧权辱国签署城下之盟,结果却不起作用,还不是猫叼尿泡——瞎欢喜?

    于是摆平了心态,放缓了语调,跟百里良骝开谈。

    “我说百里良骝,我听你的劝告,不走了,直接跟你谈。

    “不过我要问你一个关键问题,你说话算不算数?

    “这个我想你能够理解吧?”

    百里良骝回答的很干脆。

    “理解!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

    “那就是我拿百里良骝的名誉担保,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只要是答应你的条件,绝无反悔!

    “如果做不到,我这个盟总也不干了!

    “到你西山煤矿,最深的那矿井,挖煤去!”

    拓跋归天哈哈大笑!

    他如果碰上豪爽的人,也是颇为豪爽的。

    “你够狠!比我年轻的时候还狠!本来我不看好你,一个奶油小生而已!

    “现在我对你改变看法了!你够硬气!

    “如此甚好!我说说我的要求!

    “我可以把我的所有资产都交给你!

    “包括四百吨黄金,东山的钨矿、西山的煤矿、南山的铜矿、北山的铁矿、外山的金矿,以及所有的附属设施.

    “还有我在京华古都的所有房地产项目,总价值肯定超过五百吨黄金!

    “不过,我有一个简单的要求,我要一个美食楼的所要配套工程!

    “我也不怕告诉你,那里就是我养老送终的地方!

    “也是我的几个儿子安度余生之处!

    “他们没有你那么打本事,老子我也只好给他们铺出一条路,让他们安逸生活,了此余生了。

    “请老弟你看在我愿意配合的份上,给我留条活路!

    “嗯,就这些。”

    看来这个拓跋归天确实是想通了,简明扼要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即使在百里良骝看来,也是很规矩的一些要求。

    百里良骝也不墨迹,立刻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谢谢你的配合,你的要求我认为是认真的可以理解的,容我稍加考虑,两分钟以后给你正式回答。”

    其实,百里良骝已经有了决定。

    不过呢,好吃的要多焖焖。

    好吃要多熏熏。

    百里良骝揭晓答案不能太急。

    说过两分钟,就过两分钟!

    这且不说,机车里还有三个年轻姑娘小燕儿一样,看着他呢。

    虽然武凌霜、公子婠霭、弱柳三人平时跟他打闹,跟他干得势均力敌,不分雄雌。

    如果论起吃货的能力,甚至要比百里良骝还略胜一筹。

    但是看起实事来,真刀真枪,赤膊上阵,几个小姑娘就自愧莫如了。

    她们看着大哥哥在百万军中,取对方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全都两眼冒出了小星星。

    只要到了这个时候,她们才心甘情愿、心悦诚服、心安理得地把自己摆在了小妹妹的位置上。

    如果小女孩坐着小板凳听老爷爷讲故事那样乖。

    虽说这不是真的百万军中冲锋陷阵十荡十决,但是一千吨黄金,在经济战线的威势和杀伤力,也堪比百万大军!

    三个小姑娘看到大哥哥眨眼拿下,跟自己对比了一下。

    嗐!还是算了吧!

    没法比。

    自己去商场买个小小的金饰品,还要花三四个小时,都那不下来!

    以后再去,一定叫上大哥哥,估计一座大型金店,分分秒秒就给扫空了。

    百里良骝虽然前面跟着拓跋归天侃得热闹,却也没有什么紧迫感。

    相反,他倒是有一种游刃有余得悠闲。

    过程当中,忽然感到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一阵一阵地袭来。

    一股彪悍。

    一股祥和。

    一股浓烈。

    捎一琢磨,就知道了原因。

    原来自己刚才的表演,博得了美人的欣赏。

    这个不错!

    感觉良好。

    需要巩固一下。

    于是,他借机需要思考,延迟了给拓跋归天的回答。

    他是又用心的。

    他就是要和三位美女套套近乎。

    对,就是来一个小型民主集中工作会议。

    百里良骝很是喜欢这种形式,有时集中民主,有时民主集中,方式很是灵活。

    “来!集中过来,我有个事情,

    ,请三位美女出出主意看看怎么办?你们说说,对面那个老头儿要一个美食楼配套设施,给不给?”

    心直口快的弱柳问道:“你刚才当周扒皮跟他那里扒来一千吨黄金,没错吧?”

    百里良骝愕然:“没错!怎么也有这个数儿。”

    脾气更加直爽的武凌霜问道:“你不是铁公**?”

    百里良骝更加愕然:“当然不是!我是百里良骝!可是……”

    公子婠霭笑吟吟地问:“你不想给你人下心狠手辣贪得无厌的形象,以后一提到你就如同恶魔一样吧?”

    百里良骝再次愕然:“当然不要!我对那个形象如见蛇蝎、避之唯恐不及……”

    三女兰花指一甩,指着百里良骝的额头,一齐说:“那还犹豫什么!给呀!”

    刚好两分钟以后,百里良骝对拓跋归天当众宣布:“最后决定——给你一座美食楼周遭所有设施的百分之五十股份,但是只是干股,你享有一切利益,只是不参与任何管理!约盟负责给你们盖一座“拓跋楼”,足够你的直系亲属居住,这座楼的产权归你们自己,好,就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