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75章 录音遗言

作者:斯通先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要送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

    你看着我的眼睛。

    那个叫卢晖的男人,他对你有所图谋,你要离他远一点。

    元旦的凌晨,一点整,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馆门口等你。你记得那家咖啡馆吧?离你家不远,走路只需要四十分钟。

    你记住我说的。元旦凌晨一点整,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馆门口。来,和我读一遍。

    乖孩子。

    离开那个叫卢晖的男人,我才是会给你带来幸福的人。看着我的眼睛,好孩子,告诉我,你讨厌你现在的恋人。

    不要迟疑,勇敢地说出来。你讨厌卢晖,因为他干扰了你的生活。你应该来我的身边。

    我才是你最终的归宿。

    “……”

    好安静,好冷。

    这是黎旭睁开眼睛时的感觉。

    刺骨的寒意逼进他的皮肤里,肢体麻木,脑袋昏昏沉沉,脖子上有强烈的酸疼感……

    这是哪儿?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听觉变得分外敏锐起来——他听见远远的脚步声。很远,听起来像是在下楼。

    那是杨燕南。

    黎旭讶异于自己的镇定,他内心一片平静,很轻松的就接受了自己的现状。这大概是因为他早有被算计的心理准备。

    门被打开了。金属的叩击声在暗小的斗室中回想,刺得他耳膜作疼。

    “你醒了。”

    杨燕南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好像他们并没有处在如今这样的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

    “为什么?”黎旭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他的嗓子由于受寒变得很沙哑,发出的声音也十分干涩难听。

    “你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么?”杨燕南笑道,“明明都已经开始联合警察来对付我了。”

    黎旭咳嗽了几声。

    “渴不渴?”杨燕南走近他,轻柔地抚上他的嘴唇,“这么多干皮,要喝水吗?”

    黎旭别开头:“你想怎么样?”

    “真是个好问题。”杨燕南低声笑了笑,贴近他的耳朵问道:“你妈妈让你离我远一点吧?她没有和你说过我的事情?”

    黎旭的神经绷成了一根线。他知道自己可能猜对了,但是这个谜底仍然让他无法接受。

    “你去日本做过交流吧?”杨燕南直起身子,“有没有听过那儿的民间传说?”

    黎旭抿紧了唇,他的手被紧紧地捆在背后,手指很艰辛地摸索着他想找的东西。

    “据说有个叫雪女的妖怪,她会专门引诱在雪地里迷路的年轻男人,骗他去交合,然后把他们用冰封起来,当做自己的收藏品。”

    “……”黎旭听得头皮发麻。

    “不会有人找得到这里。”杨燕南勾着唇,绕到黎旭身后,摘下他手指上的那枚戒指,“这儿用定位也找不到,你可以死心了。”

    黎旭咬牙:“……你要杀了我?”

    “哈哈,不要用杀啊死的这种粗暴的词,我只是想把你收藏起来。”

    一个有藏尸癖的变态……黎旭听见戒指被抛进水中的声音,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绝望。

    他想的太简单了。

    “把你弄到这里来可废了我不少工夫。”杨燕南说,“原本我还想借用灰姑娘的那条暗道,可惜那个姓吴的蠢货闹的太大,那条路被封了。现在的警察啊,也不能太小瞧他们,就像吸血虫一样,想尽办法钻空子。”

    杨燕南似乎是搬了个凳子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他们之间离得很近,杨燕南在抽烟,浓烈的尼古丁的味道钻进他的肺部,让他恶心得想吐,几乎要窒息过去。

    “是你杀的杨启安。”黎旭几乎可以肯定,他现在的头脑相当清醒,甚至明白了一切的来龙去脉,“是你杀了他,周正道是替你死的。”

    “哦,话可不能这么说。”杨燕南掐熄了烟,“他绝对不是替我去死……他比我会玩的多。

    “原本我不打算杀启安。”杨燕南说,“周正道才是我的目标。可是我发现他也是个变态,他比我更迷恋尸体,喜欢和尸体——”

    他看着黎旭惨白的脸:“你听不下去了?真是个小朋友啊。”

    他承认自己杀了杨启安。黎旭现在的脑子一个当成八个在用:之前的一切疑惑现在都能接起来了。杨燕南杀了杨启安,把他当做收藏品。后来周正道可能出于嫉妒,把杨启安分尸藏匿起来……

    黎旭越想越觉得可怕,他被捂住了眼睛,根本不知道面前的杨燕南手中是否拿着屠刀。

    “为什么和我说这么多?你想杀我,我已经在你手上了。”

    杨燕南笑了起来:“那样就没有乐趣了。”

    “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他说,“不知道该说你是聪明,还是聪明过头变成了愚蠢?”

    黎旭没有回答,他在心里想怎么才能延长自己活命的时间。

    “我很久没有和人说过心里话了,小旭。”杨燕南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语气颇为怀念,“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是同性恋……不知道阿霆知道了是什么感想。”

    黎旭心里一跳。

    “你和你爸爸真的很像。”杨燕南说,“我之前说的不是骗你。他是个很固执的人,也是个很自私的人,除了他自己,谁他都不在乎。”

    他猛地揪紧了黎旭的衣领:“可是他在乎你,在乎你们!为了你们他连命都不要!家庭?未来?呵!”

    黎旭被他勒得脖子疼:“……”

    “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也是同性恋,可能会哭吧?”杨燕南松开他。

    黎旭的脸涨得通红,嘴唇由于情绪和低温有些发紫,他一直在咳嗽,恨不得把肺都咳出来。刚刚被杨燕南触摸过的地方,每一处都仿佛有寄生的蜱虫在撕咬。

    “同性恋不可耻……”他慢慢地恢复了过来,被眼罩裹住的眼睛没法睁开,一直在流泪。他突然想起了卢晖的脸:“可耻的是你这种懦弱的蝼蚁。”

    “懦弱?蝼蚁?”杨燕南笑得有点疯狂,“真是小朋友会说的话啊,可爱死了。”

    黎旭:“……”

    “阿霆。”杨燕南不知道走到了房间的哪儿,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像是在对自己的情人说甜言蜜语,“你不想来和你可爱的儿子打个招呼吗?”

    ***

    “不管是谁听到这段话,我都请你能够帮我一个忙……”

    卢晖的手死死地握着方向盘,不顾前面刚刚跳转的红灯,一路驰骋了过去。后面一个吹着口哨的交警追着他不放。

    “我叫杨启安,还没有到三十岁。再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自杀。在我死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办,这件事我自己办不到,只能请别人来帮我。”

    卢晖看了眼后视镜里死咬不放的交警,啧了一声,把车速又提了个档。

    “请你帮我举报我的养父,他叫杨燕南,在中心医院工作,是外科主任。他是个杀人犯,也是个变态。我没法举报他,因为他我是他的养子,他对我有恩情,我做不到,也没有人会相信我。但是在我死后,这段录音就能成为证据。”

    那个交警的摩的始终敌不过揽胜的车速,只好找了同区其他的交警,让他们拦住那个扰乱秩序的疯子。

    “七岁的时候,我的养父和他的朋友黎霆收养了我。我只见过黎霆一次,在收养我以后,他就失踪了。养父说他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过了几年,我发现了我养父对我的不寻常。他会要求我帮他解决生理需求。用嘴,或者用手。那时候我很害怕,但是我更害怕他把我赶出去,所以一直不敢反抗。”

    卢晖拿着东西下了车,大步跑进警局,门口盯梢的警察喊住他:“登记!”

    “每次做完那些,他都会哄我,让我不要生气。有时候他会突然变得很生气,掐我的脖子,说要我陪他一起死。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十五岁。他强.奸了我。事后他一直在对我忏悔,求我原谅他,让我不要责怪他,因为他爱我……但是之后他还是会强迫我和他发生性.关系。其实那个时候我没有觉得多可怕,甚至有种被人需要的满足感,所以默认了他的行为。……直到我发现了他可怕的占有欲。”

    卢晖在走廊上和外出的李牧青撞个正着,李牧青差点和他打起来:“你神经病啊!”

    卢晖抓住她的肩膀:“我要见向和!”

    “他对我的限制越来越厉害,有时候甚至不让我去上学。他监视我所有的动向,不让我有朋友,不让我有依靠的人,我越来越孤立,甚至害怕和别人说话。有一次他对我说,如果我离开他,他就让我死。我很害怕,我特别害怕……可是我离不开他。我很想逃,可是我逃不掉,他总会想办法找到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被他洗脑了……他确实也给我洗脑了,他精通催眠术,会篡改我的记忆,后来我发现自己的变化,开始偷偷的写日记。曾经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可能都要被他限制,被他束缚住,可是我没用想到……”

    向和看着冲进来的卢晖和李牧青,一脸的奇怪:“怎么了?”

    “去抓杨燕南!黎旭被他绑走了!”卢晖几乎是冲到他的面前,“快!马上!他给黎旭催眠了!”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撞破他的真面目。在他领养我时的住处,有个地下暗室。那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我发现他在那里面……藏了一具干尸。”

    收音机里清晰地传出杨启安颤抖的声音。

    “那具尸体,就是他的那个朋友,黎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