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80章 尘埃落定

作者:斯通先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空气里恢复了寂静,用一个俗套的比喻,掉根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没听清。”卢晖舔舔嘴唇,“再说一次。”

    黎旭苍白的脸上添了一点红晕,转身躺了回去,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卢晖笑着躺在他身边,追着问:“我刚刚真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不是要分手么?”黎旭闷声说,“你还要我说什么?”

    卢晖被噎了一下,他原本也就是想矫情一下,没想到黎旭会这么直白地说“我爱你”这种三字妖言。

    “因为我从来没听你说过。”卢晖抚上他的头发,“不管怎么样……我很高兴。”

    黎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调整身体面向着卢晖,没去看他的眼睛,而是示弱似的,将额头靠在他的下巴上。

    “对不起。”黎旭说。

    卢晖顿了顿,然后把他紧紧搂在怀里,柔声说道:“没关系。”

    这样的距离和温度让两人都觉得很舒服,心意互通的感觉也让人愉悦。他们很难有这样的时候,没有了矛盾纠缠,没有了外界的干扰,单只剩下了两人之间简简单单的感情。

    “你爸的骨灰,你打算怎么办?”

    虽然这会儿说这个有点儿不合时宜,但是问题却迫在眉睫,急需适当的处理。

    “我想火化掉,让他早点安息。”黎旭说,“待在那种冷冰冰的地方,过二十多年……”

    “你爸的事,你母亲知道么?”卢晖又问,“用不用告诉她真相?”

    “……”黎旭又把自己的鼻尖往卢晖颈窝里蹭了蹭,“她应该知道,她可能什么都知道。还是不要再告诉她了……”

    他不想让她再面对一次那样的痛苦。

    卢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他很想问问黎旭,那关于他俩的事情,到底该不该和黎母说?如果说了,黎旭最后又会怎么选择?

    “我和我父亲不一样。”黎旭像是猜透了他的想法,安抚道,“你不用担心。”

    “唔。”卢晖点点头,“换做是我,我还真做不出把你做成标本的事来,我最喜欢的还是你这种口不对心的样子,最可爱。”

    黎旭:“……”

    什么玩意儿。

    黎旭最后还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最近自己在准备案子,没有时间理会别的。

    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黎母没有怀疑,照旧担心了几句他的身体,问到他嗓子怎么这么沙哑时,黎旭就说自己有点小感冒,免不得被数落了几句。确认自己的乖儿子一日三餐都正常,黎母就开始给黎旭说尹慧珊的情况。

    黎旭时不时回应几句,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勾得旁边的卢晖忍不住在他脸上咬了一口。黎旭狠狠瞪他一眼,这货看起来还挺兴奋,又一口咬住黎旭用来推他的手。

    所有的事情都在好转,不管是困扰了黎旭很多年的谜团,还是他多年来都没什么波澜的感情世界,还有那些一直压在他身上的包袱。一切都将得到解决,他的生活也终于能够走上正轨。

    “妈。”想到这儿,黎旭郑重地和母亲说了自己的决定,“等这次的事情忙完,我有件事想和您说。”

    黎母笑着问:“什么事啊?现在不能说?”

    “还是等见面以后我再好好地和您谈谈吧。”黎旭笑了笑,“电话里说不清楚。”

    “怎么?”卢晖把弄着他的手指,问道,“你打算和伯母谈什么?”

    “你希望我和她谈什么?”黎旭反问。

    他以为卢晖会在这个问题上明知故问地纠缠,没皮没脸地开玩笑。可是卢晖没有,相反他的表情还很严肃。

    “这件事咱们要规划好,不能草率就决定。”卢晖说,“你家的情况比我家的要更复杂,所以更不能随便就说出来,你妈肯定接受不了。”

    到时候只会是两败俱伤,黎旭又是这种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吞的性子,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他最害怕的还是黎旭会为了家人而动摇。黎旭说自己和他那个短命的爹不一样,可卢晖心里就是没底。

    这是常年累计下来的缺乏安全感,不是黎旭一句温柔的情话就能马上填补的。

    “我一定要说。”黎旭反握住他的手,“就因为她是经历过背叛的人,我才不想继续骗她。迟早都要知道的,早晚又有什么区别?不论结果,我不会后悔。”

    以前的他缺乏勇气,现在的他需要往前走的勇气。

    爱往往使人走进两个极端:或是不堪一击的脆弱,或是豁出一切的勇敢。

    一月的天气正值寒风怒号。这是名符其实的冷冬,温度持续降低,给人一种就要熬不过去的错觉。

    杨燕南的案子就在这种绝对冰冻的状态中进行。

    半年内,“水泥尸案”几次翻盘,翻到现在已经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了——之前口口声声说请求法律给一个公正的父亲,其实是杀害自己儿子的真正凶手。

    不仅如此,这个惯犯的恶行已经在不为人知的状态下荼毒了不少青年。

    黎旭从业八年,打了大大小小上百场官司,这还是第一次自己以受害人的身份参与到审判中。

    向和给他看了杨燕南的口供,里面记录了杨燕南第一次杀人的情况,和杀人的动机。

    杨燕南仍然不承认这是凶杀,他说了一句让黎旭心尖儿发寒的话:他要离开我,我只好想办法留住他。

    黎旭忍着反感的情绪继续看笔录,加上自己的理解和填充,这才完完整整地了解到了二十五年前的真相。

    名义上说继续当朋友,但事实上,黎霆在结婚后就和杨燕南切断了一切联系。杨燕南不接受这个事实,明里去黎霆工作的地方骚扰,被黎霆再次拒绝后,开始了暗中的跟踪。

    长达三年的时间,黎霆每天都能收到来自杨燕南的信,信中是他的照片,夹带着炙热的告白,还有一些近乎变态的占有宣言。

    黎霆决心要搬离这儿,被杨燕南发现了他的意图,用各种手段胁迫他待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在这个时候对杨燕南来说,黎霆是否还爱他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他更喜欢这种暗中窥视掌握别人生活的快.感。

    可黎霆还是找到机会逃跑了,带着妻儿在n市开始了新生活。很快杨燕南也追了过去,他扮成黎霆的旧友,刻意去接近黎霆的妻子林蓉。黎霆一边害怕被妻子发现过去的事情,一边又恐惧于杨燕南的阴魂不散。他舍不得现在这个完整的家,只好选择去向杨燕南求情,杨燕南提出要求,让他履行曾经的诺言去陪自己领养一个孩子。

    黎霆答应了,同时在这一天,杨燕南强迫他和他发生了关系。黎霆心知自己背叛了婚姻,在痛苦中彷徨了数月,终于决定和林蓉离婚。他不愿意耽误一个无辜的女人,尤其他们还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他不能毁了他们。

    黎霆把黎旭留给了林蓉。他和杨燕南去当地的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叫小男孩,给他取名叫启安。本来他打算做完这一切,就能够彻底和杨燕南脱离关系,然后默默地做前妻和儿子的守护者。

    没想到杨燕南把他们那天晚上的事拍了视频,而且发给了黎霆的前妻。

    事情完全乱了,林蓉像疯了一样,马上带着黎旭离开了n市。而黎霆,他甚至不知道林蓉得知了真相,完全被杨燕南囚禁了起来。

    这场□□也长达整整半年,黎霆试图逃跑,杨燕南就用毒.品来挽留他(从哪儿搞来的毒.品笔录里没有交代)。偶尔恢复神智的黎霆会自杀,杨燕南阻止了很多次,最后失去了耐性,亲手结果了他。

    黎霆的尸检报告上说,死者死于窒息,也就是被活活掐死的。

    难怪杨燕南会说表情痛苦的尸体不够好,也许黎霆临死时的痛苦和挣扎至今是他血迹斑斑的犯罪史上的一桩憾事。

    笔录里只字未提邢如雷和他的酒吧。被问到他在那儿的经历和消费时,杨燕南也是缄口不言。

    向和拉侥幸得了一命的吴凯和杨燕南对峙,杨燕南居然还能笑着说:“他以为说你们的意思做就会活命,爱怎么乱说都是他的事,我是一个要死的人,我有什么可隐瞒?”

    他们都心知肚明,邢如雷和这些逃不了干系,但是这个人居然有能力把自己整个都洗白,还让杨燕南这样的恶棍为他守口如瓶。不得不说他确实非常有本事,难怪卢晖会说向和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不过这些事情就不是该黎旭操心的了。他沉浸在父亲死亡的过程里,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个什么心情。

    他的父亲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人,甚至不算是个好人。他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有软肋,胆小怕事,没有抗争的勇气。

    在杨燕南被宣判死刑的那一刻,黎旭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过去的种种磨难,都仿佛随着这个结果全部清零。

    结束了。

    全部都结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