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81章 命运纠缠

作者:斯通先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瓷盅被交到一双修长的手中,手的主人像是有些紧张,托着瓷身的的手指打着颤。

    “走吧。”卢晖撑着伞走到他身后,揽过黎旭的肩。

    在这样的天气里,居然开始下起了小雨。阴冷而潮湿的环境让黎旭的膝盖和脚踝处隐隐作痛,他缓慢地走在石子堆砌的小道上,一言不发。

    这场雨倒是下得应景,很能烘托气氛。

    “早上山子去见了杨燕南。”卢晖搂着他,“他这段时间特别安静,杨燕南的那场庭审也没去,没事就待在启安以前的房子里对着骨灰盒发呆。我以为他去找杨燕南是要发疯,没想到他什么都没做。”

    “他为什么去见杨燕南?”黎旭问。

    “他想知道启安到底是怎么死的。”卢晖说,“这是他的心结。”

    黎旭轻轻叹了口气。

    黎霆的葬礼很简单,除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就是卢晖和黎旭。卢晖仔细地打量黎旭的表情,发现他看起来不是很难过,反而更像是已经麻木了。

    或许就像启安的死是山子心里过不去的坎,他父亲的死也是他的结。现在结解开了,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应该算是解脱了。

    离开公墓后,他们回了黎旭的公寓。

    原本卢晖想让他去自己住的地方静养,因为那儿比较偏,而且绿化好空气也比较好。但黎旭大病初愈就决定第二天去律所报道恢复工作……卢晖对这点有些不满。

    他都想不出来黎旭对工作的热情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黎旭把骨灰盒放在之前定做的神龛前,他一派认真的态度引起了酒酒的好奇。它很久没见自己的亲爹妈,没想到一个二个的见了它以后态度如此冷淡各干各的,不免有些寂寞。

    不甘寂寞的它抬起脑袋去打量那个白白的冷冰冰的东西,还想爬上去仔细闻一闻。

    黎旭及时制止了它,把它扣进怀里,它就顺势窝在他胸口上蹭来蹭去。

    “酒酒真的是猫?”黎旭问,“怎么这么黏人。”

    “她就黏你。”厨房里传出了粥的香味,卢晖懒洋洋地说,“以前也黏卢照,现在照照也被它打入冷宫了,喜新厌旧的东西。”

    “谁不喜新厌旧?”黎旭笑着说。

    卢晖:“我啊,我不止不喜新厌旧我还念旧得很呢,暗恋你十几年,这是一般人干的来的事吗?”

    “你之前还不大乐意承认呢。”黎旭被逗乐了,“现在在我面前强调要用这个做砝码让我好好对你?”

    “那我之前是觉得太丢人了。”卢晖端着碗粥从厨房走出来,咬着牙说,“我,三十岁的大好青年,条件这么好,这么多年就惦记着你一个,放心里想着,当宝似的,像话吗?”

    他把粥隔茶几上,然后把黎旭怀里的酒酒拎一边去,自己取而代之压在黎旭身上:“像话吗?”

    黎旭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凑上吻了吻他的唇。

    这一下可不得了。

    两人很久没亲热过,之前怕控制不住卢晖一直在忍,现在完全破了功。

    卢晖很激动,黎旭似乎比他更激动。以前的黎旭不是没有主动过,但每次都很快被夺走了主导权。这次卢晖任由他吻着自己,感受他舌尖的力道,甚至引诱他更深一点。

    他知道黎旭需要发泄。

    多年来累积的压力,还有这些日子的沉重和憋屈,都需要一个突破口。

    而且他们确实是很久没有这样的激情互动了,很需要些刺激的事情来增进一下彻底稳定下来的感情。

    证明一下他们正相爱着。

    一旁的酒酒已经习惯了两人互相在嘴里找食物的毛病,虽然习惯了,但它仍然觉得这种行为很智障。

    连卢照邻居家的那只笨狗都不会干扑在一起互相咬这么粗鲁而且没水平的事了。人啊,觉悟还不如一只狗。

    它很识趣地没有打扰这两个开始互相剥裤子的禽.兽,准备去调戏一下那只叫小八的乌龟。

    可惜屋子里连王八壳的影子都没有。

    唉,没意思,喵生艰辛。

    酒酒没打扰他们,但另一个人却很不巧地打了电话过来,让卢晖烦躁得想杀人。

    黎旭推他的脑袋:“电话。”

    “不接!”卢晖继续发情,“接个屁!老子没空!”

    “万一是正事……啊……”黎旭喘息着抬起了脚,“好像是我的手机,不能耽误工作……”

    卢晖:“……”

    好吧好吧谁让黎旭说的话就是圣旨呢!接就接!妈的是向和那小子!

    卢晖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重新扑回黎旭的身上啃。

    “谁?”黎旭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仰起脖子由着卢晖在上头印下吻痕。

    “没谁,反正没正经事。”卢晖抬起头,轻声道:“你快心疼心疼我吧,我都忍多久了……”

    黎旭累得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太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性.爱,现在真的就像登上了极乐,卢晖压在他身上他也不管了,闭上眼睛陷入了昏睡。

    他又做梦了。

    这回的梦不是那种封闭的空间,或是没完没了的雨,而是一个视野开阔的小公园,他正蹲在地上玩弹珠。

    父亲坐在椅子上,微微笑着看他。

    “过来,小旭。”黎霆这么叫他。

    他犹豫着后退了几步,观察了一下父亲的神情,又小步小步地凑近了他。

    黎霆的眉眼缓缓舒展了,他抬手摸着黎旭的头发,黎旭能感觉到他指尖的颤抖,也似乎能看见他眼中含着的泪。

    “好孩子。”黎霆说,“谢谢你,小旭,谢谢你。”

    “你要走了吗?”黎旭抬起头,小声问。

    “嗯,爸爸要走了。”黎霆的声音很温柔,“你要好好保护妈妈,因为你是我们的希望。”

    黎旭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再见,小旭。”黎霆说,“你一定要过得幸福啊。”

    “再见……”黎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掉下泪来,“爸爸。”

    天色很暗,或许是屋里拉了窗帘的缘故。黎旭睁开沉重的眼皮,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是卢晖。卢晖站在窗户边儿上,他在和谁讲电话?

    “我不想再参与这种事。”卢晖的声音很疲惫,“黎旭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我实在是不想再……你明白我意思就行。”

    “……”对方不知又说了什么,卢晖陷入了沉默。

    “向和,我不打算劝你,但是你也要想清楚。”卢晖说,“你在明处,他在暗处,他有什么手段你是最清楚的。到现在为止你因为他干了多少糊涂事了?黎旭的事我可以不怪你,你是个聪明人,不要被恨蒙蔽了眼睛。你和他硬碰硬是不行的,我是说……你只能选他的弱点下手。”

    “向和?”黎旭仍然不想动,抱着被子问,“他说什么?”

    “想查邢如雷。”卢晖说,“因为我知道一点,想让我提供线索。”

    “那你为什么不帮他?”黎旭又问。

    “我立场尴尬。”卢晖摊手,“其实我知道的也就是一点皮毛,没什么特别有用的,而且我还欠着邢如雷一条胳膊,他确实不是好人,但是他帮过我,我没法不记这个恩情。”

    “……”黎旭说,“我之前提出要帮他套杨燕南的话,是因为我也想他扳倒邢如雷。”

    他记恨着尹慧珊曾经在cinderella的遭遇,虽然他其实也清楚,没有cinderella,就吴凯那样的混蛋,也迟早会让尹慧珊吃别的苦头。

    这种地方越早取缔越好,省得有更多的人再受害。

    “就我知道的,好像是四年前还是五年前,那儿就没做过这种事了。”卢晖说,“不知道是为什么,邢如雷突然就急着给自己全盘洗白,我觉得可能和向和有关系。”

    黎旭没说话。

    “所以我跟向和说他不能硬碰硬……因为他自己就是邢如雷的软肋,只要他肯软化态度,装样子回邢如雷身边……邢如雷没准儿还能上当。”

    不论男女老少古今中外,八卦都是人类的美好品质。黎旭:“继续说。”

    “这事知道的人不少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卢晖乐于分享八卦,“说是邢如雷的前妻,你可能不知道,是个女明星,她就是为了邢如雷死的,也有说是被邢如雷的对头害死的,十几种死法……”

    黎旭眼里的八卦之火仍然安静地燃烧着,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猜啊,向和那么记恨邢如雷,可能和这个也有关系。”卢晖说,“反正他俩关系不正常,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不知道到底怎么个不正常。”

    “嗯。”黎旭重新闭上眼睛,轻声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帮帮他,多多少少帮一点。他其实是个可怜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卢晖想这么说,然而很明显他不能这么说,于是他只能点点头,乖巧地钻进被子里。

    “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卢晖忽然想起来。

    “……嗯。”黎旭说,“你以前怎么过?”

    “凑合着过呗,有时候会厚着脸皮回去。”卢晖说,“今年的话……”

    “今年你要和我回去么?”黎旭问。

    “……不。”卢晖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还是让他们过个好年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